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深山兰细语  
冷眼看世间,细细品人生。  
        http://blog.creaders.net/u/547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对以色列击毙伊朗高官的推测 2019-07-06 22:17:39


对以色列击毙伊朗高官的推测

 

 

最近,以色列空袭了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据报道击毙了多名军事高官。

这一行动结果对未来的敌对方有巨大的威慑作用,那些军事高官整天生活在恐惧中:他们随时都会被突然来袭的导弹炸成粉末!而那些低级的军官和士兵反倒不太担心,他们不会成为刻意的打击目标的。

我们对于这一过程做出一个推测。

以色列此类军事打击行动的前提是尽可能完善的情报工作。它的间谍卫星仔细监视欲打击的目标。各个目标中具体的功能尽量完全掌握清楚了。对于物的侦查还是比较容易做到的。对于人的侦查就难办得多。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一定把无人机的侦查用到极致的。以色列就是最先利用无人机做侦查的先驱。以色列一定会制造非常微小的无人机。并设法使它基本或者完全隐身。就算叙利亚的俄罗斯的什么雷达几乎无法发现的。

这种无人机会长期在那些军营上空滞留。无人机传输的实时视频或者录像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会利用公开和秘密渠道得到的伊朗军方高官的照片。利用图像识别系统准确摸清他们在军营中具体的作息时间和藏身的地方。这是决定斩首行动最关键的地方。

搞清楚了这些情报后,决定军事打击的具体时间一定是选在那些目标都在熟睡的时刻下手的。争取一网打尽。

以色列人在搜集和分析情报方面堪称做到极致的。情报的收集和分析是两个有很大差别的技术,二者并不是容易协调的。俄罗斯可以做以色列人反面的样板。并且俄罗斯有此传统的。

具体的行动细节只有以色列情报机构最清楚的,我们的描述仅仅是外行的推测而已。




浏览(1157) (16) 评论(1)
发表评论
中共内心的想法与干法 2019-06-23 08:44:18

 

中共内心的想法与干法

 

有一门科学叫做《系统辨识》。其主要的方法是对于一个系统输入若干参数,并且把参数适当变化,观察该系统的反应及变化。从而推断该系统内部的特性及参数。我们把此法用于中共,看看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而不是看他外表上如何说的。

首先,中共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法律的,所谓的法律就是当权者对付没有权势者的方法而已。他对内就是这样干的;对外也是这样认为的。并且也想经常这样干。他的什么发言人一次声称:“不要用法律作挡箭牌。”就是这种思维的自然流露。是他们内心潜意识的流露。他对内是怎样干的,基本无需多说的,他自己制定的法律,可以随便解释和推理的。反正,百姓是无法吭声的。

对外,他也是这样干的。他把加拿大的学者随便安个罪名,胡乱关押。他对香港基本法的解释和干法,就是这种思维的结果。他这样干,认为是为了吓唬别人,其实结果只有一个:让全世界认清了:他根本没有法律的观念,他的国内也没有法律的。对所有的法律也不想遵守。并且还要去别人也这样干,自然这样的结果得有利中共。他对加拿大的产品做出的质量检测结果就是他们随心所欲的产物。他用这样的行动告诉世界:他的所谓质量检测机构的结论都是卫生纸上的产物。你没有必要理会的。

问题是,他还想世界将来给他生产的大型客机给他需要的适航证。还有世界上他需要的人相信他的质量检测机构的结论有权威性!这如何能办到?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祈求的就是他的另一个信念:百姓都是善于忘记的。希望全世界明天就忘记他今天干了什么。

他对香港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承诺,本来就是为了骗一骗台湾人的把戏。今天,他连这个遮羞布都不要了。他自己对加入世贸的承诺视为无物,并且认为其他人抓住此点是找他麻烦的。

在这两个信念的激励下,中共想把南海大面积连成片划为自己的内水。连国际法上怎样讲的,怎样划定的,完全不管的。连希特勒都从来没有想过的,连想一想都没有过的。他却要全世界接受他的这种解释。中国的某些愚民在中共控制的媒体上按照中共此调叫唤。他就认为人的思想是他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的。他们都相信了我的话,你们为什么不相信?这个“你们”指全世界的人,包括美国总统!

中共在国际上,几乎专门和流氓国家打得火热。伊朗、北朝鲜都是这类国家。今天,连恐怖组织塔利班都请到北京表演。这基于一个假设:我放横,你们就得害怕。你们就得让着我。这让中共已经和国际文明社会分道扬镳了。可是,当他需要的时候,又需要全世界忘记他曾经干了什么。这怎么可以办到呢?

中共干过的罪恶,百姓可以忘记了,但全世界的学者们却记得。特别是他把加拿大的学者抓起来一类举动,更加强化了学者们的记忆。可惜,中共不知道此点,也理解不了此点的。

他叫嚷,和美国打贸易战,不惜一切代价。他认为,当年,饿死了几千万的农民,他们不是老老实实的吗?并且你们今天不是根本不知道此事曾经发生过吗?今天就是再饿死几千万,也没有问题的。

中共就是这样和国际社会打交道的。无论你愿意不愿意,他都是这样的。



浏览(1155) (29) 评论(6)
发表评论
中共打稀土战有多大效果? 2019-05-30 13:01:41


中共打稀土战有多大效果?

 

中美贸易战争正在进行。双方正在不断抛出各种威胁和实际行动。一种制裁措施能否有效,或者实际效果如何,取决于双方的各种条件。而中共要在稀土上,和美国对抗,事件效果会多大呢?

中国的媒体宣称,中国供应了世界市场上百分之八十的份额。中国若掐断对美国的供应,美国立即傻眼了。这种思维方式的推论,无法再低级了。

现不说此种数据的真实性如何,就算是真实的,那也是现行价格下的市场运作而已。如果中共真的切断对美国的供应,那么,这其中的许多参数立即就会变化的。其产生的效果,可能完全不同了。

先看中美及其它国家的具体稀土产品产量数据。我们要知道这个数据背后的原因,否则仅仅见到的是数据,而无法准确理解其中表达出来的信息,及各种参数以变化后的效果如何了。

美国原来是生产稀土的,且其产量有不小的。只是因为前几年,中国以很低的价格销售其稀土产品,才导致美国几乎完全不生产稀土产品了,因为在这样的价格下,那些公司根本不赚钱的。市场上有低价的稀土产品卖,直接买就算了。

 

http://i63.tinypic.com/33okzuf.jpg />

 

中共仅仅基于这种市场上显现的数据,认为掐断对美国的稀土供应,就会达到让美国害怕的地步,从而在贸易战中让步,那几乎是幻想。

一种具体的贸易战措施要发挥其作用,首先取决于实施国的影响力及其它相关的国家跟随实施国积极采取相应的措施的能力。而这两点上,中共基本上是靠虚幻的假设和想象,来维持将来能产生对自己有利的效果。

中共在国际事务上,特别是近几年时间内,基本就是专门去和国际上流氓国家为伍。和他们套近乎。拿百姓的血汗钱去喂养那些国家,以获得中共自己认为的影响力。看看中共经常打交道的国家都是谁:北朝鲜、伊朗、叙利亚、古巴、委内瑞拉、巴基斯坦、许多中亚苏联当年的加盟共和国和非洲国家。这些国家,基本都是要饭的出身。他们自己在国际上的名声都是很糟糕的。中共想靠他们来帮助打赢贸易战,看看有多大的胜算。

中共若和美国用稀土打贸易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对美国的企业完全禁运。对其它国家怎么办?也完全禁运吗?那不可想象。那是和全世界为敌!那是自我找死!如果对其他国家稀土销售一切正常,美国的许多在各地都有分公司。其他国家的各种公司会把稀土转运美国。对稀土需求很大的国家,很多都是民主国家。就算他们和美国有矛盾,不一定完全追随美国。但他们会在有意和无意间帮助美国,而不会相反的。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中共对美国的稀土禁运,基本就完全无用了。中共想靠他们的影响力,使得其他国家在法律上也禁止稀土转运美国。那是根本不会发生的事。

中共经常给他们输血的流氓国家,会起什么用?根本无用的。在某些时候,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会对中共背后捅刀子,倒是经常会发生的。

在禁运开始发生时,稀土的价格必然会上涨。其他国家生产稀土的公司,必定会尽力加大产量的。美国在战术及战略考量上,一定会在金钱上扶持自己的公司,开采稀土矿和加工提炼。以美国的国力和技术,和战术的努力,全力开采稀土矿,应当是顺理成章的事。虽然我们对稀土工业的具体生产过程和技术的实施不清楚的,但美国大量弥补由于中国的禁运而导致的损失,也许在几个月至一两年的时间尺度上就能做到了。看看二战时,日本袭击了珍珠港后,美国工业的转型之快,可以想象今天会怎样做的。

而这些,可是中共毫无办法的事情。

中共若打稀土战,估计会在短时间内对美国的工业形成某种程度的冲击。更可能是不久后,基本无效了。

那时,中共如何办?




浏览(431) (4) 评论(5)
发表评论
一只尿盆的游历 2019-01-18 13:16:51


 

 

一只尿盆的游历

 

 

公元五千余年前,华北平原与秦岭山脉交接的山麓,一个起伏不大的小山坡上,一个部落的人正在修房子。房子是树枝搭成框架,上面盖上茅草。

 

时值盛夏,烈日当头,酷暑难当。许多人正坐在树下、树上避暑。

 

为了防止别的部落的人袭击或骚扰,房子都靠在一起建。周围挖了一道沟,还修了一道篱笆墙。这可以称为一个村子了。村子坐落在一小斜坡接近顶部的地方。东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一条河从南边流过,在左前方转了一个湾,向东流去。由于新近村民在不远一低洼处凿了一口井,他们就不用去河边取水了。许多猛兽常在河边或路边埋伏,常有人由此丧命。现在情况好多了。

 

现在天热,食物丰富。各种水果、浆果先后成熟了,随时可摘得到。村民们利用这个时机,抓紧修房子。不然,天一冷,可要遭罪了。

 

酋长——老大——他们这样称呼他,正坐在树下,村民围了一圈。他一边啃着羊腿,一边和村民聊天。随手用石刀将熟羊肉割下几块,递给周围的人。他们时而说话,时而哄笑。看来光景不错。那时节,语言很简单,词汇很少,句子很短小。

 

老黑——周围人这样称呼他,他脸比别人黑许多。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善于低头思考问题。他的房子在斜坡的最高处,现在已基本完工了。他屋子里摊放着一堆他才摘来的桃子、李子一类水果。他“按例”送了些给老大。余下放在屋里。有时有的村民进他的屋里,“拿”去一些。他也懒得去管,反正不远处就能摘得到,仅出点力而已。

 

他此刻正在屋子旁边的台阶处挖了一个炉坑,准备烧他制的罐子、盆。那些罐子、盆他已做好几天了,现在快干透了。

 

前几天,天气好。他挖了些粘土,做成了二十几个罐子、盆。做完后,他觉得无聊,就又调制了点染料,用干枯的草的茎作笔,在盆子里随手画了几幅画。一幅是一圈人彼此手拉手跳舞。因为当时他正在想前几天晚上围着篝火堆跳舞的样子,就随手画上了。

 

他在给另一个盆画时,一个村民从旁边走过,手中拿了一串刚捕到的鱼。他觉得有趣,就画上了。对另一个盆子,他觉的没什么可画的,就拿起旁边一截草绳,用它在上面印上几道绳印。然后就把盆拿到外头去晒。

 

待炉膛挖好后,他小心地把各种罐子、盆装入炉中。各件之间留下间隙。上面盖上石板。然后在下面点上火。

 

待火烧得差不多了,他用一块大石板将炉门堵上。因为一个老人——那人已有四十岁了,

告诉他若不将炉门堵上,要是有精灵钻进去,烧好的盆就会裂些口子。

 

过了一天,他打开炉盖。炉火早已灭了。他将各件都拿出来。逐一检查,发现这次烧得较好。各件受热均匀,色彩一致。只有几个有几道黑的烧痕。

 

他捡出几个最好的,准备送给另一村里的一个姑娘——他几天前才见过一面。

 

他另选出几个“按例”送给老大。

 

他把盆搬入屋里。将果子装入盆内。

 

还有一些盆空着,他拿了一个,放到屋角。天黑后,若到外边方便,有时会遇到闯入村子里的狼、虎什么的。用它作尿盆,人就免去了这个危险。

 

尿盆白天就拿出去,扔在一个土坑里。

 

后来,老黑的房子失了火。他嫌清理很麻烦,就在不远处又搭了一个屋。

 

那只尿盆躺在土坑里,他早已把它忘了。雨水沖下的土慢慢地将它埋住了。越埋越深。

 

五千年过去了。

 

躺在土中的尿盆仍在沉睡。忽然它听到有挖土声。不久透进亮来。它听到有人说:“小心!用刷子刷。”不过发音与过去相去甚远。

 

慢慢地它又见到太阳了。

 

有人为它照相,还人为它画像。它被小心地放入箱中,好像坐上了车。待箱子被打开后,它又被放入一个更大的柜子中,并被上了锁。

 

住了一段时间,它被放入了一个玻璃柜,下面还垫着红绸布。

 

它的照片被放在考古的杂志、其它杂志的封面上。

 

每天都有人来参观,围着玻璃柜转。

 

有人解释:“这是仰韶文化的陶器。看,它的彩绘,栩栩如生,精美绝伦。是艺术珍品。这是国家级的文物。……”

 

尿盆想:“这些人见识太少。我可以告诉他们许多我同时代的东西。这是不错的。但是说我是艺术珍品。笑话!我的主人老黑,那是三大五粗的人物。那画仅是几笔粗线条,他画的时候就是慢不精心地。‘精美绝伦’,纯粹是扯淡!许多比我好的多的弟兄不是被打碎了,就是还在土中,他们不知道罢了。他们更不知道我当初就是用来装尿的。至于‘国家级’是个什么东西?啊,可能这个国家需要太多的等级吧。……”

 

尿盆慢慢睡着了。

 

人们惊呼:“这彩色怎么退色了?”

 




浏览(129)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首无限伤痛的歌曲 2019-01-16 08:20:58


一首无限伤痛的歌曲

 

 

 

今生无法把你拥抱

 

谢三宝

作词:音缺VS筱翎児

作曲:随歌飘洒

其实我真的知道,今生无法把你拥抱。

偏偏我的思绪,总是把你环绕。

其实我真的知道,怎样的结局即将来到。

偏偏还是希望,和你相依到老。

爱过何必计较,那些所谓的天荒地老。

只是无法抹掉,曾经的点点美好。

伤过谁能知道,明知今生无法再拥抱。

还是无法忘掉,和你的点点美好。

*****************

其实我真的知道,今生无法把你拥抱。

偏偏我的思绪,总是把你环绕。

其实我真的知道,怎样的结局即将来到。

偏偏还是希望,和你相依到老。

爱过何必计较,那些所谓的天荒地老。

只是无法抹掉,曾经的点点美好。

伤过谁能知道,明知今生无法再拥抱。

还是无法忘掉,和你的点点美好。

心在哭,泪在流!长相思,思断肠!

心在哭,泪在流!伤别离,离别伤。

伤别离,离别伤。

 

 

 

https://youtu.be/SONNtxWYUts

 




浏览(46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两个有名科学家的错误论点 2019-01-05 20:01:44


 

两个有名科学家的错误论点

 

 

中国人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任何人都会犯错误,这是绝对的。如果是在口语谈话时,偶尔说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在深思熟虑后,写在著作中的话,并且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内,还是非常严肃的判断,错得有点古怪,那么,就有几分轻率了。


人的嘴是吃食物的;而鼻子是呼吸用的。如果像工程师们设计产品那样思维的话,把嘴和胃,鼻子和肺分别用一根管子相连,就行了呗。就算你对人体解剖完全陌生,你大概也发现了人体实际上不是这样设计的。有时在吃东西时,被呛着了,或者噎着了。你感觉很难受。猛烈咳嗽后,会有小块的食物从鼻孔里喷出来了。另一个表现是,在你学游泳时,教练会告诉你,请用嘴巴呼吸,而不要用鼻孔呼吸。以防止呛水。这就说明了,人的呼吸道和食道有相同的地方。


如果你翻一下人体解剖学的书籍,你会发现,人的呼吸道和食道两个管道在喉部完全开放,连成一起的,就像两个管道,各自切去一半,焊在一起了。这样的设计要干什么用?


先说在这样的设计下,人如何完成呼吸和吃食物这样的功能?在舌头的根部,相连了一个器官叫做会厌。这是个古代的名字,有点古怪。下面我直接抄百度百科上的话:“会厌:由会厌软骨和黏膜组成的喉头上前部的树叶状的结构。说话或呼吸时,会厌向上,使喉腔开放;咽东西时,会厌则向下,盖住气管,使食物或水不至于进气管之内。舌根后部软骨的树叶状皮片,吞咽食物和液体时能防止它们进入气管。咽食时,会厌下降,盖住喉头(气管的顶部),喉头又同时产生向上的反射性运动,从而有效地封闭气管的入口。”会厌实际上是一个带软骨的活动双向阀门。它主要的功能是在吞咽时,准确关闭向肺部的通道,不容任何差错的。


当然,这样的设计还有其他防御和保护的功能。我们不详细说了。


关键的一点是:这样的设计是好还是坏?


两位科学家新书《我们为什么生病》,一位是密执安大学医学院的临床医生和教授,另一位是生态和演化的教授说:“many aspects of the body seem amazingly crude. For instance, the tube that carries food to the stomach crosses the tube that carries air to the lungs, so that every time we swallow, the airway must be closed off lest we choke. “他们说,人类的食道和气管相通的,是一种令人愕然的粗糙设计!


注意,第一位是临床医生和医学教授。他们的论点很容易被驳斥的。撇开两个管道对保护和清理吸入呼吸道的微粒集聚等功能的细节不论,假设它们二者完全不相通,那么,在下列情况下,会怎样呢?我们患了感冒,特别是流感,很多的时候,我们的鼻子完全被塞住了。这样的情况发生了,而我们的气管和食道完全分离的,很自然,我们会被窒息而死的。也就是说,我们人类几乎所有成员活不过一个流感的周期。而这个周期不会太长的,最多有几年的时间段。


如果你理解了此点,那么,那两位教授说人类食道和气管相通的设计是令人愕然的设计,我们也很愕然,不过是对那两位教授而言的。临床医生加医学教授难道没有想到我们上述所言的事实吗?


我认为那两位教授上述的论述,绝对错了。















浏览(685) (2) 评论(5)
发表评论
总共有83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