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22)--青年点:艰苦历练 2011-01-03 15:55:38

     76年夏天,高中毕业了,按当时国家的政策,我就没商量的成了一名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

 

     那时,知青下乡都归父母的工作单位管,设计院当时有两个青年点。一个条件好一些,离家也近一些,在辽宁的新民县;另一个条件比较差,离沈阳远,是辽宁的康平县。按设计院当时的政策,如果你家只有两个孩子,下乡的那一个可以去近点---新民,如果你家有三个或者以上的孩子,那就至少要有一个孩子去远点---康平。我家只有我和弟弟,所以我去了新民县的知青点。

 

临去农村的那天,妈妈爸爸做了许多好吃的,一大早,就一个劲儿的让我多吃,妈妈非常不舍地说,“草儿,当年是你自己非要跳级,看看,现在小小年纪就要去农村吃苦,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结果我们磨磨蹭蹭,设计院送知青的大客车可等不及了,派人来我家说,“大家都上车了,就你家百草还没去,人家让赶快去,车要开了!”妈妈爸爸送我上车,妈妈忽然说了一句话,“百草,希望你是最后一个上的车,能是第一个回城的。”还真没想到,妈妈一语中的,一年后,我的的确确是第一批考上大学回城的知青之一。

 

下乡的那年,我刚满十七岁,虽然也知道农村苦,下去了有可能会有许多年回不了城,由于还是太小,那些烦心的事,只是在脑子里过了一下。一去农村,马上就被那里不同的田园风味给吸引住了,加上知青点,都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大家日子过的还是嘻嘻哈哈、快快乐乐的。

 

我下乡的村子,那时叫大队,一个大队又分成了八个生产小队。

 

刚去,在我们这批新知青里,我加上另外两个知青给分到了一个生产小队。我们加上以前几届的老知青,一共有那么十来个人在这个小队里。

 

去农村是在七月份,按季节算,没到秋收,但春耕夏锄都过了,所以农活不是很忙。刚开始,大队让全体知青加上一些老农去挖土,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挖那些沟干什么,反正工作量是按人头分,每人每天若干立方米的土。虽然我家下过乡,但那时我还小,尽管家里从来没娇生惯养过我,可干这种苦劳力的活,对我来说还是头一遭。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根本完不成分给的指标,而更可怕了的是,挖了没两天,我的手上不但是打满了泡,十个手指的指肚还撕裂般的痛,后来实在无法硬挺了,找到大队赤脚医生给看,结论是手指肌腱拉伤。估计那个所谓的医生,也就是乱说,肌腱肯定没拉伤,就是第一次干这样的重体力活,身体所有的部位,都受到了空前的挑战。

 

有了医生的结论,小队给我换了一个活,剥麻。真希望读我文章的人中,有人干过这个活。剥麻不累,一起干活的都是妇女和半大孩子。但剥麻又脏又臭,麻杆在臭水里泡着,我们的任务就是把麻杆从黑水里捞出来,再把麻杆的皮,也就是麻,从麻杆上剥下来,一天干下来,不但双手,整个人都是臭烘烘的。

 

就这样,在下乡的头两个月里,我就跟着这群妇女加孩子一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干了许多杂活。

 

终于,秋收来了,开镰的前一天,小队长还开了总动员大会。会后,队长对我说,百草,你可以跟着大家一起去秋收,不用再跟这些老弱病残一起干活了。

 

在东北,秋天第一个成熟的是大豆,当然我们要开始收割的也是大豆。那时,队里的大豆都是和苞米套种的,四条垄大豆挨着六条垄玉米这样依次下去,说是这样对作物透风好,是科学种田。

 

开始割豆子的早上,我兴冲冲地拿着一把崭新的镰刀,跟社员们一起去了地里。一去,队里干活打头的就跟我说,“小草,让我看看你的镰刀,给你磨一磨。”我赶快把镰刀递了过去,打头的一看我的镰刀,马上大叫起了,“草儿啊,你的镰刀上还涂着蜡,根本没开刃,你今天是割豆子还是拔豆子?!”说着把镰刀还给我,“今天没时间给这镰刀开刃了,你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吧!”

 

割豆子开始了,队里知青加老农有近三十号人,每人拿两条垄。豆子地一条垄有500米长,由于玉米杆的关系,人站在地的一面,根本看不到地的另一端。

 

大家一声不响地开始刷刷地割豆子,我拿着那把没开刃的镰刀也割了起来,不出十几分钟,所有的人都割到前面去了,只有我一个人远远地落在后面,我在拼着我的全力,连割带拔豆子。又过了一会儿,全体割豆子的人都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在我的周围除了高高的玉米,还是玉米。风吹过来,那些玉米杆随着风哗哗作响地摇摆,就像有人走过来了一样,这把我吓坏了,手里紧紧地握着镰刀,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哭了一会,看看没办法,只有继续割豆子。

 

一上午,就这样哭哭、割割,好不容易到中午,终于割到了地的另一头。一出地头,看见队里的人也从地里出来,打头的一见我就大喊,“唉呀妈呀,吓死人了,小草,一上午不见你,在这青纱帐里,要是出个事,俺可负不起责任,你下午不用来了,回队里让队长给你分派别的活吧!”

 

原来,一上午,人家割了一去、一回,加上一去1500米,我只割了一去500米,大家捉了半天迷藏,我自己给吓个魂飞魄散,人家领头的也提溜着心,闹了个心惊胆战。 (青年点--待续)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2639) (0) 评论(3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48:21
欢笑,好像这里的许多人都有一样的经历。你的参军经历,是那个年代另一类青年的代表。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46:45
五彩,你可是龙乡的备用乡长,不可以看俺哭,你就笑啊!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啊!500米豆子可基本都是拔出来的,主要给吓坏了,所以秋收俺只干个半天。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43:25
转悠,一过6.4,我就来美国了,那时还有下基层劳动?写出来给我们看看。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42:05
雨露,那你也下乡一年了?

呵呵,有人看上了,还给予照顾,挺幸运啊!我就不行了,好像也有看上的,不过都没大的表示,等一上大学,来提亲的可不少,当时我还跟妈妈说,“咦,这个xxx那时没有照顾我干一点轻活啊,怎么现在说很喜欢我呢,没看出来,没感觉。”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37:24
莺儿,没下过乡挺好,少吃了不少苦。

多多,那时并不知道过一年能上大学,否则下乡的日子会过的更精彩。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34:23
舟舟,你真能开玩笑,500米还没割够,还继续割。是啊,贫下中农的什么气味你不能闻,还敢戴口罩!简直反了天了!哈哈哈,好玩,我还从来没看见过我们点的知青戴口罩,就是干捣粪的活,也得跟贫下中农呼吸一样的空气。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11:43
水儿,下乡的日子很苦,现在的再回首试乎很好玩,其实我是挑好玩的事情讲了。200斤的大麻袋,肯定能把我压趴下,好在我还没干过要那么大力气的活。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08:50
阳光大哥,所以呀,给你讲讲故事啊,你也可以讲你那时在台湾的事情嘛。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07:29
冬儿,你没下过乡,那么你很幸运,我现在讲试乎挺好玩,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何时能回城,干的活又累,日子真不好过。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6:05:45
米笑,一直以为你是南方人,怎么下乡到铁岭?那儿里沈阳不远啊!

呵呵,500米豆子基本是拔的,那把镰刀根本没法割豆子,惨啊!吓个半死,还得干活,日子不好过啊!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4:33:53
晓竹,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干力气活都不行,如果让我做一些有技巧的手工还行。苦力地干活,真是死了死了地有:)。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4:31:29
马黑,我们下乡的时候,条件是好多了,青年点都归父母的单位管,我父亲的设计院花了许多经费给我们盖房子。点里的带队干部,也是设计院出的,人都不错。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4:27:42
山月,那你至少是在农村呆了两、三年呢。也是住青年点吗?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4:22:40
哈哈,春阳,干过一样的活呢。使劲抖一下也不太容易。
回复 | 0
作者:华欢笑 留言时间:2011-01-04 10:53:03
你的每一篇回忆对我来说都是一个难忘的故事。那一段特殊的经历磨练人的意志,为以后的人生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那一段经历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
回复 | 0
作者:转悠 留言时间:2011-01-04 10:30:53
百草,没赶上上山下乡,但6.4后的下基层锻炼就没躲过。。。不管是苦是甜,都是难得的人生经历。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1-01-04 10:20:59
百草: 写的生动好玩儿,看见你“手里紧紧地握着镰刀,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哭了一会,看看没办法,只有继续割豆子。”,俺笑了。 割了500米,相当不错了。
回复 | 0
作者:雨露滋润 留言时间:2011-01-04 09:53:24
百草:

你还受过这茬罪啊?你写的东东总能引起我的共鸣。。。我们经历还是蛮相像的。我是77年高中毕业,下放一年棉乡知青点。78年考上来的。在农村,摘过棉花,锄过地,还好,没干过太累的活。。。知青点的队长对我有点意思,对我挺照顾的。。。哈哈。。我几乎都快忘掉那段历史了, 被你这么一整,又想起一些来了。 总之,我们这些从农村考上来的真不易啊
回复 | 0
作者:多虑了 留言时间:2011-01-04 08:15:09
真是难忘的回忆,好在你77年考上大学了。
回复 | 0
作者:漁舟舟 留言时间:2011-01-04 05:28:46
百草, 你的 “剥麻, 臭烘烘的”, 让我想起一个真实情结, 有位知青挑粪时戴着口罩, 贫协主任问他 : “我们贫下中农的什么气味你不能闻?”
回复 | 0
作者:莺歌燕语 留言时间:2011-01-04 05:20:46
百草不容易啊!我只学过农,那与插队很不一样。
回复 | 0
作者:漁舟舟 留言时间:2011-01-04 05:20:00
百草, 新年好。
第一次就能割500米, 很不错了, 继续割。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1-01-03 22:29:06
百草园 我虽没下过乡,但我哥也是十七岁时当的知青,听他讲过很多知青的事.记得清楚的是他要扛200多斤一袋的粮袋,还有青年点里的知青偷老乡鸡的事.你们那时都很不容易呀.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1-01-03 22:07:08
看到你艰苦历练的过程,现在回忆起来有意思了哈!可惜俺没有哪个机会历练!76年俺在台湾呢!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1-01-03 20:47:20
我没当过知青,但也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去知青点应该比单独落户要好些。
回复 | 0
作者:米笑 留言时间:2011-01-03 19:56:41
写的有趣。用没有开刃的镰刀,割了500米,相当不错了。俺下乡是到铁岭,新民县不算远。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1-01-03 18:50:46
十七岁就下乡,做这些农活,挺不容易的。写得很生动,独特的经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03 18:49:07
看来你和我小妹妹一样大。她差不多和你同岁也是那个时候下乡的。我们云南不叫青年点而是叫知青点。最早的知青下乡比如我姐姐她们968在四川下乡时,是按学校下去,这个学校这个县那个学校那个县,和单位是无关的。到了知青下乡的后期,因为李庆霖的信,政策开始调整,各个单位就开始负责管理知青下乡的事了。这时的知青下乡条件比早期的要好些,因为父母单位要管要负责。
回复 | 1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1-01-03 18:15:43
草儿:我比你早下去一年半 。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1-01-03 16:25:14
哈哈,剥麻,我干过。拿住粗的那一头使劲一抖。 想起来了,是真臭哇。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