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怀念我的导师 2011-12-04 07:25:52

      杨自厚教授简介:1926-2009.11.24 ,河南人。 195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同年赴东北大学任教。杨自厚教授是苏联专家五十年代指导的副博士,杨教授是我国自动控制界的著名学者,也是系统工程领域在中国的学术带头人。

 

2009年感恩节这天的凌晨四点,家里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睡意朦胧的我拿起了电话,心里很不解谁会在大过节的时候这么早打电话。电话一接通,里面一位年轻的女子用中文说,“请问您是百草老师吗?”一听这句话,我的睡意全消,已经有二十多年没人这样称呼我了,只有东大的学生才会叫我老师。我马上反问一句,“请问您是哪一位?”对方回答,“百草老师,您不认识我,请容我跟您解释。是这样,您是杨自厚教授的开门弟子,我的导师是杨老师的关门弟子,目前,我算是杨老师最小的徒孙。”听到这儿,我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闪了一下少林寺,感觉我们好像是江湖上论师排辈呢。不过接下来听这位师侄女讲的话,就把我完全击倒了,电话中的女孩还在接着说,“杨老师两天前因心脏病不幸去世、、、”我的脑子一下子变成一片空白,根本再也听不到对方在讲什么了。怎么会?杨老师,我的恩师怎么会不在人世了?!当时是方寸全乱、只感到从心里往外的打颤,那天,我渡过了一个终身都不能忘记的感恩节。

 

一直以来就想写写我眼里的杨老师,现在就插在忆海拾贝里献给各位网友和读者。

 

在东大读研究生的日子,与大学生活的多姿多彩相比,是非常的单调和孤独,能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是我的两位硕士指导老师。

 

当年大学招研究生远不如现在的博士生多,一般一个教授只带一个研究生。我有两个指导教授,他们两个合伙带了两个研究生。两个导师分别为,杨自厚教授和李宝泽教授。在国内熟悉自动控制和系统工程专业的人,一定对他们不会太陌生。杨老师可以说是国内搞自动控制和系统工程的泰斗,也是那两个学科的著名人士。今天,我作为他老人家当年的研究生,写这样一篇小小的纪念文章,真是难以概括和表述杨老师的那份学识和正气。好在我已经说了,这里只是写我眼里的杨老师。

 

杨老师,从外貌看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通常办事说话总是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慢条斯理的,让人感觉他是一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人。可是如果讨论起论文和课题,他的表情会是另一种样子,常常是非常认真,话题和问题都非常犀利,你是绝对不可能在他面前打任何马虎眼的。杨老师本人搞研究非常注重理论研究,他自己有着非常雄厚的数学底子,博览群书,好像无论你提系统工程这个领域里的任何一篇尖端论文,就没有他不知道的。这也就表明,我读研的日子并不是非常好过。

 

当年的研究生是用一年来学习课程,再花一年半时间做论文。

 

对许多学过的课程,我都没有太深的印象了,而只有三门杨老师点名的必修课,是牢牢地铭刻在心里了。一门是日语,研究生都必须学二外,所以学英语以外的外语,应该不是特殊要求。不过杨老师的要求不一样,他不关心我上课的成绩,只关心他给我指定的一堆日文论文是否精读过了。可对只学了一个学期日语的我,能做的,就是抱着一本大字典,苦苦地啃那些论文,记得当时特感谢小日本的文化是中国的根,论文里至少有一半字是中文!第二门印象深刻的是《泛函分析》课,那可是硬碰硬的数学系研究生课,只记得当时是学的头昏眼花,同寝室的一位女生是数学系的研究生,跟我一起上这门课,一天我们一起证明一道数学题,她看了我的证明,非常惊讶地说,“哇,你的证明非常简练,看来你已经弄懂了数学的真髓!”其实我心里蛮惭愧的,我之所以让她看我的证明,是自己觉得推论过于简单,就好像讲故事,没把来龙去脉全交代明白似的。第三门课是杨老师和李老师共同负责的论文研读课,惨啊!咋那么多论文呢,每篇都要求精读、精读,后来做硕士论文时才知道,什么是比这更较劲儿的精读。

 

一开始做论文,杨老师和李老师就做了一下分工,杨老师管我的论文理论部分,李老师负责指导论文的实际数据搜索和处理。

 

做论文一开始是读一大堆国际上在优化领域非常前卫的日文和英文论文。记得第一次读杨老师布置的与课题有关的论文,我是下了一番功夫,字典都翻的哗哗的,基本把那些论文都读明白了,也非常认真地准备了一下应该如何向杨老师汇报,当时是计划一篇篇地跟他老人家讲讲读明白的内容。到了杨老师家(那时我们都是去他家碰头汇报),杨老师和蔼地问,论文都读了?我点点头,清清嗓子准备开讲,没想到杨老师的第二个问题像连珠炮一样过来,那你对这几篇论文有什么见解?你更喜欢哪一种计算方法?谈谈你对这几篇论文观点的比较。当时我是真傻眼了,忙乎了好多天,好不容易看明白了每篇文章中的意思,也就是说读的大意差不离了吧,跟本没进行什么比较分析,更不知道读论文是要吃透人家的东西,再产生自己的东西。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把自己的那一点底儿暴露无疑。杨老师笑笑说,回去吧! 再好好看看,你要搞的课题是优化和预测,看看人家的论点,多想想你应该怎样利用和发展人家的论点来解决你的课题,研究生论文,不能就是生搬硬套人家的东西,要有自己的独创。那天,我是心里盛着满满的苦水往宿舍走,唉,如果知道读研究生是要搞发明创造,当年我绝不会使那么大劲儿往里钻啊!

 

在杨老师的一步步指导下,终于,我有了自己论文的方向、提议、和立论,最后,历尽千辛万苦,计算出了想要的结果,终于到了写论文阶段,也写出了自己的第一稿论文。把自己写好的论文呈给杨老师看,一天后,杨老师问我,你的论文怎么写的?我让你学泛函分析,难道你没明白,就是要你现在能用泛函的语言写论文啊!那一阶段,一直在苦苦地挣扎,心里还愤愤的,真不知道好不容易混过了的泛函课,最后的用武之地竟然在这儿等着呢!

 

我的写作水平也与当年杨老师的严要求有关,他跟我说,写论文要有很高的学术水平,语言组织一定要严谨,论文从破题、到立论、推演、和结论都要清晰明了,不能有一句多余的话,逻辑推理要丝丝入扣、有理有据,论文要写到内行看了拍案而起,外行也要让他们看明白论文的大意。那时杨老师就教我写东西要仔细推敲,要想一想如果同行们看了,能不能让他们在不太了解这个课题的前提下,可以从我的叙述中,能很快地明白论文的精髓。到现在为止,我写东西也不是很快,而且常常喜欢把描述的事情换一换叙述的方式,看看这样是不是能让人更容易接受,这都是源于杨老师的影响。

 

那时的论文是要自己一笔一划地工工整整地写出,我的字写的不是非常好看,杨老师跟我说,字好坏在其次,但论文一定要写的非常整齐干净,中国的古语讲“文如其人”,我希望你不但文如其人,还要字如其人。

 

就这样,我在两位严师的督促下,渡过了我的研究生生涯。中国有句话,叫严师出高徒,我的导师们的的确确在学术上是我的严师,可我自己一直惭愧没能成为他们期望的高徒,尤其是在海漂到美国后,一直就是碌碌无为地在IT届,当一个普通的IT员工。正是由于自己总是觉得愧对导师,在我出国二十多年里,只是在1998年去拜访过两位导师,每次回国都觉得无颜见他们,其实2009年秋天我回过国,当得知杨老师已经仙逝后,才知道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为什么自己就是那么钻牛角尖,一直想着无颜见导师,现在就是想见也见不到了。其实,杨老师一定是希望我生活的幸福,学术上有无创建又何妨呢?!

 

写这篇文章很耗费我的心力,也让我的心情非常低落,无法再多写了,引用当年匆匆忙忙写下的送给杨老师的挽联来结束这篇文章,送上我对杨老师的一份怀念。

 

      感恩节,闻噩耗,恩师仙去

      敬师表,寄思念,师恩永存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4345) (0) 评论(3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16 19:22:16
椰子,谢谢留言。

我们的老师,他们那一代就是和现在的老师不一样,我自己觉得我们应该庆幸。一生遇几个好老师,是我们的福分。

最近好忙,估计还得忙一阵子。

祝你们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1-12-12 00:13:05
百草,
我又来晚了。但是我第一时间是拜读了,没有时间加评论,而且,说实话,你的文章勾起我对我大学以后的一些老师的回忆,这种回忆,是太一言难尽了。

能碰到好老师是太幸运了,因为真正的好老师不是容易遇到,而且日久才知人心。我的大学本科的一个老师,就要日久才知其人心。

我敬佩你的导师,也敬佩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这种精神的东西,现在还有吗?有总归会有,但是不多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6 15:50:42
晓竹,
我们碰到一个好老师也不容易,得到的教诲真是受益终生。


山梓,
是要感师恩,不过可不能说我游刃有余之类的话,现在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的。


冬儿,
跟你的感受太一样了,我的这个还有一些悔恨自己。今年去看了李老师,问起现在在干什么,还是无言以答啊!

这篇文章写好有一段时间了,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贴上了,每次读都不太好受,最后还是认为应该给老师一个交代,也算自己卸包袱。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1-12-05 21:20:04
百草,昨天读到你这篇文章,很受感染,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今天还是来说两句吧。我的三位导师都已经仙逝(碰巧我选的导师都是老先生)。国内的导师是几年前走的,尽管他去世前不久我回国时还去医院里看望了他,并不能减轻我难过的心情。他去世时我也写过一篇文章给他的家人,至今我自己不敢重新翻看那篇文字,怕再拾起那份心情。师恩如海,特别能感受你的伤感。
回复 | 0
作者:山梓 留言时间:2011-12-05 20:07:19
真是应该感谢恩师的严格要求和培养,百草今天在IT界的游刃有余和文字间的丰富流畅都多多得益于当年的勤学苦读。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1-12-05 19:42:59
一位好老师,可以从很多方面影响学生,如何做学问,如何做人。
百草的文章写得真挚感人。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5 18:18:12
乡华,
那一辈的人做事都是非常认真,人品正的非常多,让人敬为师表。今天的许多孩子们都是在中小学老师收费、创收中长大,没法让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许多品质纯正的人。


欢笑,
我的两位老师的确是有让人敬为父的地方,失去一位,痛心。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5 18:14:02
阿黛,
多谢。


阳光大哥,
俺的日语当时学的就不好,现在基本都忘光了,只剩下“空傍晚”了:).


漂移,
你的导师这么年轻就故世了?我感觉我的导师们像我的父辈,你的感觉可能像兄长,亲人离去,心里总是非常难过。
回复 | 0
作者:华欢笑 留言时间:2011-12-05 17:55:34
我非常理解你听到噩耗时的感受。中国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之说。尤其是咱们那个年代,对待老师更是尊敬有加。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5 15:20:14
山月,
和你有一样的期望。


昭君,
多谢!写自己心里的呼唤也难也易。


幽幽,
希望这个世界有更多感恩、施恩的人。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5 15:17:10
分芳,
只是在写自己的心声,希望好人遍世界。


山哥,
后悔万分,好几次都想去看老师,一想到老师问:百草,现在在干什么,无言以答啊!


芦鹤,
那本书仍然是自控的经典书。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5 15:12:18
水儿,
你知道杨老师,我不惊讶。今天刚刚通过间接渠道把这篇文章给仍然健在的李老师,希望能弥补一下我愧疚的心情。也希望杨老师在天之灵能欣慰。


夏子,
挺欣赏你的“饮其流者怀其源,学有成时念吾师”.是我心情的写照。


五彩,
我一生碰到过几个好老师,杨老师可以说是好老师里的表率。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5 15:06:55
月弯儿,
老师当年那样培养,我自己就出国不回头了,愧疚、无言。


马黑,
这篇是非常用心写的,也是自己的心声。


雨露,
当年的老师不但教了学问,更教了做人,一辈子受用啊!
回复 | 0
作者:乡华 留言时间:2011-12-05 12:51:30
文章很感动人,你的导师若身后有知,心中也可有慰籍了。 由你的文章又想起我自己的导师,他们那辈人中的优秀者都大同小异,为人热情,认真,太多的社会责任感。 回忆他们,反观今天,令人稀嘘不已。 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漂移 留言时间:2011-12-05 11:49:47
百草,几年前我在国内时的硕士导师病逝,他只比我大10岁,离开时还不到50岁,我也是他带的第一个研究生,所以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去年我也曾写过一篇怀念老师的文章。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1-12-05 09:16:00
百草老师:
这篇文章很感人!“多么阿里噶多可炸亦马希他”,没想到你也会讲日语。俺的日语都忘的差不多了。
回复 | 0
作者:阿黛 留言时间:2011-12-05 09:06:06
节哀
回复 | 0
作者:幽久桥 留言时间:2011-12-05 08:33:31
百草,“常存感恩的心”在你身上得到极好的实现, 相辅相成的是,你也常常是一个施恩的人。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1-12-05 06:37:30
情真意切的好文章!!!

草儿是名师出高徒啊,难怪样样出色!!!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1-12-05 03:45:57
很感人!杨老师在天国里一定能感受到你的思念。
回复 | 0
作者:芦鹤 留言时间:2011-12-04 22:11:12
情真意切。

杨老师的自控原理一书应该还在。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1-12-04 21:22:34
百草的故事是“子欲效而亲不在”的翻版。。。
回复 | 0
作者:白黑分芳 留言时间:2011-12-04 20:17:35
百草好,

那是当大学生不容易,当研究生更是百里挑一,你可真是人才呀。

从文章看百草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1-12-04 20:11:10
百草:遇上这样的好导师,终身受益,看你写文章的严谨和丝丝入扣般地吸引人,俺佩服啊。写得情真意切,感动ing。。。
回复 | 0
作者:夏子 留言时间:2011-12-04 19:22:39
“饮其流者怀其源,学有成时念吾师”.过去了的师情、恩情巳变成亲切的怀念。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1-12-04 17:10:19
百草 杨自厚教授的名字一直如雷灌耳,可见百草当年是个好学生才能成为她的开门弟子.你对恩师的真挚情感流溢在朴实的文字里,让人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杨教授的天之灵知道你还这么铭记着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回复 | 0
作者:雨露滋润 留言时间:2011-12-04 14:55:14
写得确实朴实感人,情真意切。你有一位好严师和名师,这一辈子也值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12-04 14:06:48
百草,写得感人,每一个字都是那么自然地从心里流淌出来。我也懂了,为什么百草的文章写得那么好。
回复 | 0
作者:月弯儿 留言时间:2011-12-04 11:55:30
喜欢读你的博客,每每情真意切,朴实无华。善良的人总是心存感恩、内疚。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12-04 11:32:23
汤安,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们都有过人生不同的师长,也都受过他们的教诲。你写的我非常有感触“那些为人之师的人,不管留洋多少国家贡献多大和国际名声多高,除了蜡烛成灰地奉献一生,离开时都是几乎居家简陋旁无他物的俭朴学者。他们离开之时的仪式,如果没有弟子们的答谢和悼念,我相信只能用可怜两字形容。”

至少这些老师是活在我们心中。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