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18)--忆奶奶[姐妹篇] 2010-12-03 08:45:57

       您在这儿读到的是两个孙女写奶奶的故事,孙女之一是我,大家还算熟悉的百草,另一个是我以前介绍过的,我的小堂姐燕儿。

 

 

《奶奶》

                                                                                    燕儿

  

奶奶是我永远的珍宝!

 

她在我出生前半年,从东北老家来北京“待命”。是这个世界上抱我最多的人。从医院抱回家,又抱着我搬过三次家;第一次去天安门、颐和园、百货大楼、动物园都是她抱着的。

 

反过来,在我的生命之初,我又成了奶奶的救命恩人: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反常的提前啼哭不已,爸妈无论如何不能控制住我的哭闹,只好去敲奶奶的门。发现她中了煤气已昏倒在地。开窗、通风、抢救,一通忙乱。七十岁的老人醒转过来,从那天起,她逢人便说,我救了她的命。

 

其实我的命常常要从她说起。四分之一的满族血统、宽宽的颧骨都来源于她。还有性格,还有我们那一对覆盖率最高的灵魂……

 

作为皇族的奶奶,因家道衰落下嫁给汉人的爷爷,他还比她大整整15岁。一辈子生了11个孩子,仅5个活到成年。她有过丰衣足食的日子,有个叫“张奶奶”的佣人,跟了她一辈子。但丈夫的骤然去世,和国家的战乱,也逼迫她做过装雪花膏入瓶这类的小工养家。

 

她是个沉默寡言地人,我不记得她给我讲过任何故事,只记得她常叨念的一个俗语“好吃不如饺子,坐着不如倒着”。有一段,我疯迷这句话,一天说上无数遍,被我勤奋工作的妈妈听到了:“你这么小,怎么就学这些乱七八糟好吃懒做的思想?不许这样说了。”她也告诉奶奶别教这类话给我,于是奶奶更沉默了。我长大一点,注意到她常常在部队大院门口的马路边站着,一站好久,就问她:“奶奶,你在干什么呢?”她发现我在观察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囔了一句:“没干啥,卖呆儿呗。”说完就低头走了,好像让我撞见了她的隐私。“卖呆儿”这个生动的说法,会跟我这一辈子。

 

她一般早早起床,先是扫楼梯、扫院子(当时社区的每日功课),然后用约一茶杯的水洗漱。我妈总笑她:“您这是给小鸟洗脸呢,用这么少的水?”她不回嘴,用更避开人的办法“我行我素”。她只会做些简单的菜,看我爱吃炒莴笋,就天天炒。直到一天,我看到一个迷你的小铁锅,比过家家的大不到哪去。就磨着她卖,还催着她用新锅炒莴笋。结果浓浓的铁锈味倒了我的胃口----从此不再吃莴笋。奶奶懊恼了好久:“看我把孩子给耽搁的!”

 

她从不在大院的浴池洗澡,都是从小西天走到新街口(约40分钟?)去洗单间的盆塘,每次还拖着我。她紧紧地攥着我的手,昂首挺胸的朝目的地行进,从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张皇。洗过澡的奶奶是我见过的最幸福的人----红红的脸上,写着全幅的满足!再紧紧攥起我的手,昂首挺胸地回家,从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张皇。

 

每到晚上,我们邻居的几个孩子有时在我家屋里玩“捉迷藏”,就十来平方米的房间,无非是床底下、桌子底下、双层床的上铺躲着。我发现可以爬到奶奶的背上“缩”起来。她一直静悄悄地坐在黑暗里,从头至尾的卖呆儿。奶奶厚厚布衣的背宽厚、扎实、稳定,有人触摸到她,她会掩护我说:“这是我,摸什么?”

 

文革来了,一字不识的奶奶被我逼着天天学“毛语录”。我们折腾了有一个多月,她连“下定决心”都背不下来。更甭说写字了,结果是以一字不识终老。她亲眼目睹有人抓走她的儿子,撕下他的领章、帽徽。又让他穿着无标识的军装回来送母亲回老家去。她始终沉默,像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莴笋吃不成以后,我就闹着要她给我做鞋穿,她坚持说忘了,我坚持让她想起来。祖孙两人又一次上新街口,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所有细节都历历在目:买了尺把长的一块灯芯绒布头儿,有些海蓝色的底上,有黑色的花朵。我把那双在同学中绝无仅有的鞋,穿到稀巴烂,奶奶纳的厚底,最后磨得犹如一张毛边纸。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她开始给自己做“寿衣”。从里(衬衣)到外(棉袍)、从上(帽)到下(鞋),她全部自己打点,只央求过我远从西北来的小舅舅,帮她买过一回棉袍的面料:“他能耐,帮我行棉袄,知道我想买啥。”从此,装“寿衣”的小牛皮箱,成了她唯有的财产,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后来再在叔叔家见到她,奶奶已不太记得我的弟弟。但一眼认出分手几年的我,宽宽、紧实的脸,仍是那一抹善良、慈祥的笑。告诉我,她越来越回陷(xǜan)了,打破了一只饭碗。后来这个回陷的老人,开始用塑料饭碗。

 

我妈和我奶奶是一对得过奖的“模范婆媳”,我妈始终不忘有一年,她和我爸都下部队演出去了。在四川的姥爷吐血不止,发来急电求援。留守的叔叔给奶奶读了电报,她随即从贴身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手绢包,取出所有的350元钱,让给我姥爷寄去救急。我妈回家后才知道这事,又一核对,奶奶那时平均每个月的全部花销是9块钱。

 

 

我总觉得燕儿没把《奶奶》这篇文章写完,估计是想奶奶伤心,无法再写下去,大家只好看我这个妹妹继续写我和燕儿共同的奶奶。奶奶在1967年,从燕儿家回沈阳,到了燕儿的叔叔家----我家。

 

《我的奶奶》

                                                   

                       百草 

   我一直在犹豫应该怎样写我的祖母,北方人叫奶奶。

 

   奶奶在我七岁多时来我家,一直到我十七岁时她去世,期间我们至少共同生活了近十年。我说的共同生活是指,我和奶奶每天除了白天有许多交往以外,晚上还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因为奶奶是我七岁以后才来我家,我的童年记忆里没有她。她对我的性格形成,有一定影响,可是由于错过了早期的雕琢,她进入我的生命时,我已经基本长成了一株我行我素的荆棘,和蔼的奶奶对我以后的发展影响,就不是那么大了。

 

   能记住第一件跟奶奶有关的事是,她刚来我家,父母希望她能帮忙照看三岁多的弟弟。可是弟弟非常淘气,根本跟她以前照看过的孙儿、孙女完全不一样。第一天奶奶看弟弟,就让她老人家非常生气。傍晚父母下班了,奶奶先跟妈妈告状。奶奶说,“你家的孩子我看不了,这个秃小子惹祸了,我的手刚举起来,准备打他一下,手还没落下,他人就早跑没影了!”妈妈只好一个劲儿跟奶奶道歉。一会儿就听妈妈跟父亲说,“婆婆也够奇怪的了,咱家的秃小子,怎么可能傻傻的站在那儿,等着让她打呢!”我也觉得奶奶挺有意思的,看来她以前带的我的堂哥、堂姐们,都是一群非常听她话的小绵羊。

 

   正如燕儿写的《奶奶》,我的奶奶是旗人,满族。在写这篇文章前,我不知道奶奶的祖先算哪一旗。 Google了一下奶奶的姓氏,知道属于“纳喇一族的,算正黄旗之下,因为解放后,这一族都改了姓氏,或者姓那、或者姓姚,就像爱新觉罗都改姓金一样。

 

   既然是旗人的后代,女孩子还是占一点儿光的,奶奶不像她同龄的汉族女孩子那样缠过脚。奶奶有一双不大的天足,这与她后来的长寿有着密切的关系。

 

   如果让我简练地概括一下奶奶这个人,我要说,奶奶朴实、少言、善良、勤劳,是那种典型过去中国妇女相夫育子的样板。

 

   奶奶一生没上过学,据说她只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搞的扫盲运动中,去学过几个字,当然燕儿也曾希望她能学会毛语录,大家在学文化这一点上,对奶奶都非常失望,最后奶奶只能认认数字,可以很笨拙地写出自己的名字。

 

   没有文化的奶奶,懂得的人生的道理并不比许多读过书的人少。奶奶来我家后,曾是我开始学做饭的启蒙老师,奶奶教给了我如何做针线活,奶奶自己很爱干净,也很整洁,这一点也潜移默化地对我有很大影响。我喜欢把房间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用过的东西也一定会放回原处。

 

     读了燕儿写的奶奶,我才知道我的奶奶亲眼目睹了她两个儿子文革的不幸。燕儿的父亲被当着她的面给人打倒,扯下了军人的帽徽和领章。而我家被抄家的那天,我和弟弟被邻居保护起来了,没有人想到奶奶,她老人家又一次直接目睹了她小儿子的家,被人抄的天翻地覆。

 

   奶奶一直都非常勤劳,即使是八十多岁了,家里根本不用她做任何事情了,她自己还是每天扫扫地,搞搞卫生,每天坚持在设计院的大院里转转。

 

   76年的夏天,我中学毕业,走了当年孩子们唯一能走的路---上山下乡。临行前,平时不太表露感情的奶奶,非常难受,她跟我说,“草儿,农村苦啊!要好生看着自己。”

 

   我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奶奶,奶奶在76年年底,以87岁的高龄去世了。

 

在农村的我,接到妈妈的信,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奶奶和我一起生活了近十年,她基本从来没跟我唠过嗑,可天冷了,总是她在默默地给我加衣裳,下雨天回家,也总是她递给我搽脸的毛巾。妈妈在信里告诉我,奶奶是在摔了一跤以后,大脑的毛细血管出血,在床上躺了两周后,最后不治。在她昏迷的两周中,每天都在说着胡话,以前的许多事,都从她昏昏迷迷的状态中说出来,她嘴里叫的最多的是,我的两个小堂哥和燕儿姐姐,因为他们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偶尔,奶奶也会叫出我和弟弟的名字,可见在她老人家的心里,一直都是挂念着她的孙儿们、、、

 

 

相关文章:

燕儿姐姐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3410) (0) 评论(2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5-12 09:02:06
椰子,才看到你的留言。是的,燕儿的文笔非常好,她是中文系毕业,加上自己出过书,她也是我开始写东西的帮助人之一,当时我戏称她为我的第二编辑。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0-12-11 23:57:38
草园,
顶!你们俩的性格仿佛也在文字里头呢。两个有自己独立性格的作者!

燕子的文笔很好,“她紧紧地攥着我的手,昂首挺胸的朝目的地行进,从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张皇。洗过澡的奶奶是我见过的最幸福的人----红红的脸上,写着全幅的满足!再紧紧攥起我的手,昂首挺胸地回家,从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张皇。”---我看到了奶奶的性格,也看到了燕子的自信、神气活现的性格。

你的平和、朴实、细致的文笔,令人亲切,百草,这个形式真有意思,好!真为你和奶奶的幸福时光而羡慕和高兴。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2-07 19:45:59
水儿,快过圣诞了,儿子会回家吗?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0-12-04 16:22:56
百草园 姐妹俩一起些回忆奶奶的往事,读起来很亲切,温馨,写出了你们对奶奶那份真情。我也像北雁,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和奶奶,但小时候和姥姥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2-04 06:30:55
晓竹,读了你的评论,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又看到奶奶细细针脚的手工活。奶奶总跟我说,针线活针脚要密,露在外面的要小,这样才好看,比做写文章,就是要有内涵了。慢慢努力吧。



夏子,感谢盛赞!


雁妹,跟你比,我在这方面算有福气的,外婆带大到快四岁,与奶奶一起生活了十年。刚刚看你写的婆婆受骗记,惊心动魄,准备今晚告诉我的父母,让他们也小心。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2-04 06:24:19
雪枫,写奶奶是在我的计划之中,没料到的是,让燕儿写她自己,她给了我这篇《奶奶》。也许我该多动员她写写,她写的故事有灵性。



春阳,多谢,和你一样的感觉,奶奶在天之灵会高兴的。



五彩,奶奶的家族就在沈阳市郊,估计那地方已经算沈阳市了,她的话中常常跳出一些地地道道的沈阳方言。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2-04 06:18:37
阳光大哥,嘻嘻,可不想这么快做奶奶,不过总忆旧就是快老了的表现。周末快乐!



冬儿,谢夸奖和鼓励。


马黑,你的观察非常深入,做父母的对待孩子,一则父母还忙要养家糊口,二则父母总是望子成龙,所以父母总是时间紧,也比较严厉。而祖父母一辈就不一样了,他们一般已经到退休年龄,没有工作的牵挂,对孙儿、孙女们只有单纯的爱。


欢笑,是的,奶奶就是一位慈善、少言的老人。很想她。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2-04 06:10:02
雨露,沙发坐的舒服吧,来再给你一杯香茶。


怡然,谢谢你一直看这个系列,更谢谢你的支持。


山月,读了你写的忆外婆,为你外婆的坎坷命运震惊,也非常欣赏你笔下的曲折故事。


多多,呵呵,记忆是件不错的东西,当然也说明我自己也快老了。



剧团,非常喜欢你贴的西塘水乡照片,摄影水平高,喜欢你的取景角度。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0-12-03 20:32:27
草儿姐:真羡慕你,有和奶奶一起的美好回忆。
我从没见过我的奶奶和爷爷。有时会想像,他们是什么样子?
文章写得情深意长,好看!
回复 | 0
作者:夏子 留言时间:2010-12-03 18:58:26
文情并茂,感人!!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0-12-03 17:25:12
姐妹俩细密深情的文字,表达着对奶奶的怀念和敬佩。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0-12-03 16:43:00
真情流露,很感动,燕儿姐文章中的东北话太亲切了。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0-12-03 15:03:23
姐妹俩一起回忆奶奶,老人家在天之灵一定很欣慰。好文章,谢谢。
回复 | 0
作者:雪枫 留言时间:2010-12-03 13:53:55
两位孙女如此细致的回忆,一定会让奶奶在天堂里幸福地微笑。
回复 | 0
作者:华欢笑 留言时间:2010-12-03 11:44:59
从两人的笔下都可以看出,你们的奶奶是个勤劳,善良,朴实,忠厚,饱经沧桑的老人。从文中看出你们对奶奶的深刻怀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0-12-03 11:31:28
写得好!来回读了好几遍。想起了我奶奶,读着也是被感动。祖孙之间的感情和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是不同的,但有时候那种紧密性依恋性会甚至查过和父母的感情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0-12-03 10:59:27
用心用情之作,两篇读来都很感动。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0-12-03 10:48:20
多么美好的回忆!再过些年,燕儿、草儿也要做奶奶了。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0-12-03 10:37:21
有第六感觉啊!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多虑了 留言时间:2010-12-03 09:26:46
温馨的回忆。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0-12-03 09:08:33
燕儿草儿都写得很感人,看得我泪流,我也有一篇写外婆的文章,有时间看看。人类就是在这种伟大的母爱中繁衍传承的。
回复 | 0
作者:怡然 留言时间:2010-12-03 09:00:56
百草:
奶奶这一篇,读了很感人。你和燕儿姐写得都很投入,看来奶奶给你们留下的的确是内心的感动。
回复 | 0
作者:雨露滋润 留言时间:2010-12-03 08:56:16
哈哈,终于让我第一次抢到沙发了。不容易啊!
奶奶写的很生动。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