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15)--回城上学 2010-11-17 15:25:32

我跟家里走五七道路,在农村上了一年学,一年以后,父母觉得农村的教育还是比较落后,就又送我回了沈阳,寄养在姑姑家,继续在沈阳求学。

 

回沈阳是在冬季,学校都刚开学,那天,姑姑把我给送到学校,帮我办好转入五年级的手续。因为姑姑要赶去上班,也就无法顾及我还有几分怯生生的样子,匆匆离开了学校,剩下我一个人去面对陌生的环境。

 

学校看了一下姑姑家的地址,把我分到了第四班。那时候,一切都是革命化、军事化,五年级的第四班,被称为五连四排。班里的老师姓李,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老师。李老师起先不太喜欢多进一名学生,在老师的办公室,她慢慢地开始审问我,“是红小兵吗?”我小声地答,“是。”“第几批参加的红小兵?”小蚊子声答,“第二批。”李老师忽然精神一振地说,“好了,跟我去班里吧!”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在城里,第二批能参加红小兵的人,都是班里的骨干,而李老师不知道,我是在农村参加的红小兵,在农村,班里孩子第一批可以参加红小兵的,都是上数几代赤贫户,就是所谓苦大仇深、根红苗正出身的人,而余下的人,第二批集体全部给划入了红小兵的行列。

 

跟着李老师,往新班教室走去,还没进去,就听里面闹闹哄哄的,学生们都在大声说话。我和李老师一进教室的门,屋里一下变的鸦雀无声。李老师清了一下嗓子说,“我们班新来了一位同学,她叫百草园,以后就要跟我们一起学习了。”老师介绍完了以后,班里还是沉默,几秒钟后,忽然从一个角落里传出一声大叫,“什么百草园,不就是小草吗?喂,还记得我不,我是你姑姑家院里的苏三儿啊!”随着这一声怪叫,班里有一半的同学开始说话,大家七嘴八舌的介绍自己,主要是要唤醒我的记忆,告诉我,他们都是我儿时的玩伴。其实,我的记忆比他们哪个都好,一进门自己就在心里偷偷乐,这班里的同学,有一大半是我几年前一起玩的小伙伴啊!

 

尽管班里的同学都比我大一岁,但都是姑姑家大院和周围的孩子,大家小时候一起跳皮筋、踢毽子、崩爆米花、吃糖葫芦来着。我自己也没想到,回城来姑姑家上学,居然能跟这些儿时的伙伴,成为了同班同学。

 

再次离开父母,又过起了寄养在姑姑家的生活,偶尔,我还是会比较想家、想父母,不过大多数时间,日子还是过的有声有色、轻松快乐,这可能就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吧。在姑姑家我是最小的孩子,好吃的都紧着我,表哥、表姐们也挺呵护我的。在学校里,同学们也不陌生,大家虽然不是众星捧月地对我,可一般的情况下,我还是可以做到,有呼有应。好像从小到大,我都是喜欢管闲事的人,无论谁碰到什么事,在乱支招的人群里,好像总有我的一席之地。

 

好多好多年以后,燕儿姐姐上大学时,她的一位同班同学居然是我五年级的同学,那位同学竟然讲出了一个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实。她跟燕儿姐姐说,小草当年虽然年龄小,可还是很聪明能干,除了学习好,还喜欢帮大家,碰到什么事,都比较讲义气,常常给大家出谋划策,大家都愿意听她的,我们背地里都叫她“阿庆嫂”。当时听燕儿姐姐跟我说这件事,我自己给吓的不浅,太过分了吧!那时我也就十二岁,不可能有阿庆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估计也就是像现在一样,最多弄个一壶香茶,招待四方而已。

 

后来,班主任李老师,慢慢发现我的学习成绩很好,她开始跟其他的老师大讲特讲,新学生百草如何如何聪明。那李老师好像在老师中声誉并不太高,无论她怎样说,其它老师也就是个将信将疑,并不太信以为真。

 

那时是五年级,学的算术课,虽然不是方程式,但有些问题还是要稍稍转一个弯才会有解。

 

一天,二班的老师给她班的学生做算术小考,其中一道题,那位老师出的有一点难,全班学生没人会做,到了下课时间,二班的全体学生仍然闷在屋子里。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位老师心里是如何想的,她是想证明李老师是否正确、或者想测试一下我是否真聪明,她出了教室,让我班的一个学生把正课间玩耍的我给叫了过去,让我从教室的窗子外面读了一下那道题,然后问我会不会,我跟她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这个题要分三步来解,又讲了一下应该如何做。哇,这下不得了了,那位老师从此成了我的粉丝,一直在广为宣传我的聪明。没想到,在时间飞逝了多年以后,上了大学的我,在春节去给姑姑拜年的路上,会又碰到这位我已经不记得姓名的老师,她居然还记得我,而且还记得当年的那件事。

 

文革虽然让我们耽误了许多宝贵的年华,可还是有许多老师在勤勤恳恳地教育着我们。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2730) (0) 评论(2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9 06:15:41
莺儿,山哥,谢夸奖。

当年大家的是那样,天天上学还戴红袖章。我不想写太多不愉快的回忆,所以挑的都是高兴的事情在写。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0-11-18 21:40:33
嘿,百草园的回忆录简直就是我们60后的集体证言,亲切!
回复 | 0
作者:莺歌燕语 留言时间:2010-11-18 17:53:00
哈哈,原来是阿庆嫂,像!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8 15:50:33
昭君,你是越长越聪明的那一种:)。



伊萍,你也是昭君,冬儿一样的人,你们都是和爱因斯坦一类的。非常高兴你能用共鸣。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8 15:43:37
五彩,接龙乡俺会当好拉拉队队员。可是俺不会作诗、也不会写对子,所以没法但当重任。俺提议你去干,琴大总裁肯定高兴。


冬儿,俺现在记忆力好像开始不行了,估计快到老年痴呆了,所以天天上网,听说写博治那病:)。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8 15:35:12
阳光大哥,好像不敢接受你的夸奖,俺只是得到了一个老师的喜欢而已啊!



转悠,有同样的经历,如果你都碰到不高兴的事,那一定是对方不讲理,我们转悠应该快快乐乐的啊!



多多,你知道我当年考大学时,最想学的是什么吗?中文,被父亲一下就枪毙了。后来是听父亲的话,子继父业,学了电气。以后慢慢会写到。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8 15:28:26
水儿,你现在在偷懒呢,咋不写东西了?


谷语,其实孩提时代的无忧无虑的玩乐都是挺让我们怀念的。



晓竹,谢谢夸奖!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8 15:25:46
山月,我一直就不敢贴这篇文章,也想删除那一段“阿庆嫂”,试了几次,对后面的故事都有一定影响,只好这样贴了,最怕的就是当这个我自己当年根本都不知道的角色。



欢笑,俺肯定不是金子,每天自己都在想去什么地方能捞到一块金子:)。那老师的的确确记住了我,估计那件事对她影响深刻。
回复 | 0
作者:伊萍 留言时间:2010-11-18 13:05:19
看来小时候的事记得朦朦胧胧的不光是我,我还想是不是我觉醒的年纪比较晚,我小学三年级以前的事基本都没记忆,三年级以后的有些记得,但如果真要写,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记得当时的感受。我小时候没有百草园那么颠簸的经历,但你的很多感受我觉得理解有共鸣。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18 10:08:40
写得好玩儿!百草记性真的很好,我小时候的事儿,跟老冬儿说得一样,基本上全是朦朦胧胧的了:)。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0-11-18 08:51:35
好个灵气十足的小草。你怎么记性这么好,记得这么详细。我的儿时记忆全是懵懵懂懂的。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0-11-18 08:51:19
百草: 你原来从小爱管闲事儿呀,这下子你有事儿干了,接龙乡里缺帮手,你去当总裁助理吧。 阿庆嫂有用武之地了。
回复 | 0
作者:多虑了 留言时间:2010-11-18 06:21:37
那个年代,磨难就是多。后来你(指上大学)学数学专业了吗?
回复 | 0
作者:转悠 留言时间:2010-11-18 05:54:31
百草,你的“回城上学”读起来很温馨,回城俺也经历过,可是想起来的怎么大都是不愉快的事呢?。。。。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0-11-18 00:40:37
俺这位大妹子原来是人上人啊!了不得,连老师都成了粉丝!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7 18:46:15
米笑,OMG,俺咋也没想到,你班还曾有过刁德一,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一”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7 18:30:12
春阳,确实是“老革命”了,那时我最怕的是开会发言,不是表决心,就是斗私批修。



蛮夷,奇怪了,你一定跟我一样,有同样的鉴定。这个什么骄傲自满,跟了我许多年。还好,来美国了,大家不用总装着很谦虚的样子。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0-11-17 18:16:33
点点滴滴的童年回忆,有灵气的文字,读起来很有味呢。
回复 | 0
作者:谷语草鸣 留言时间:2010-11-17 17:37:36
佩服你还能那样清晰得记住那么远久的日子。文革中我被农民家庭代养,没有上学。不过和农民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了几年,我还真象个假小子了。整天开开心的,感觉真好啊!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0-11-17 17:33:27
哈哈, 知道百草小时候是聪明的红小兵,能干的阿庆嫂,有趣的回忆.
回复 | 0
作者:华欢笑 留言时间:2010-11-17 16:41:51
是金子,迟早会发光的,只是需要时机。那位出“数学难题”的老师记忆真好,可能与你的解难题有关系。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0-11-17 16:29:50
阿庆嫂来了,你是当之无愧的阿庆嫂,以后改名得了。
回复 | 0
作者:米笑 留言时间:2010-11-17 16:11:46
套个近乎,俺也是五连四班的。可惜班里有刁德一没有阿庆嫂
回复 | 0
作者:又一蛮夷 留言时间:2010-11-17 16:05:43
后来是不是经常要检讨自己的骄傲自满情绪呀? :-)
哈,《忆海拾贝》又开始了。别着急,慢慢道来,我这仔细听。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0-11-17 15:48:29
红小兵啊,老革命喽!小草儿是真聪明。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