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12)--文革举家走五七(上) 2010-09-06 09:45:07

   对中国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有印象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那时候有一项特殊运动----知识分子走五七道路。这条光明大道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指引的,就是把一些知识分子,全家给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当时对农民的又一称呼)的再教育。在农村,老农们跟这些人叫五七大军,亦称五七干部。

 

   在饱受了文革的批斗、抄家之后,我家当仁不让地成了五七大军里的一员。

 

   我家是在春节前,在一个冰天雪地、北风凛冽日子,给送到农村去的。设计院当时有许多家庭,都给下放到了辽宁的黑山县。

 

   那时我十岁出头,虽然不能说是非常小了,可还是一个孩子。

 

   记得家里的东西都给装在一辆大卡车上,我家和许多走五七的家庭一起,大人孩子都上了一辆大客车。已经不记得汽车开了多长时间,从沈阳到黑山,反正我们是上午出发,晚饭前到达的。

 

     一路上许多人晕车,我是坐在离车门很近的地方,那些晕车的人,都急急忙忙地冲出车门开始呕吐,把本来不晕车的我,也搞的非常地不舒服。慢慢地,我模模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就觉得有人在摇我,睁开眼睛看到妈妈正俯下身跟我说,百草,醒醒吧,我们到了。到了?我马上向外面看去,哇,眼前的景色让我终身难忘。到处都是石头,石头盖的房子、石头垒的院墙、石头铺的路,石头的颜色是那种淡淡的米黄色的,与白雪混在一起,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浅浅白白的颜色,真象一个童话世界。我跟妈妈说,妈妈,我喜欢这里!

 

   刚去,村里让我家住在一家农民三间房子中的一间。

 

   到那儿的第一天,父母都忙着从卡车上往下搬东西,安置一切。村里派了一个67岁大的孩子替我家烧土炕。看着比我小得多的孩子,非常熟练地干着活,我当时是又好奇、又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因为大家都在忙,只有我像一个千金小姐一样,站在一旁没事干。那个小孩在烧了半捆玉米秸以后,拍拍手走了。妈妈用手摸了一下土炕,似乎不太热,于是就叫我再去院子里拖一捆玉米秸来,妈妈又把这一捆玉米秸烧完了,摸摸炕,非常满意地跟我说,百草,已经很晚了,你先睡觉,爸爸和妈妈还要安置一些东西。

 

对于孩子来说,搬新家什么都新奇。我躺在土炕上,很兴奋地看着妈妈和爸爸忙忙碌碌的整理东西,根本无法入睡。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感觉身下的土炕很热,跟妈妈说了,她不以为然地说,天气冷,炕热一点好。又躺了一会儿,我开始感觉皮肤被土炕烫的灼痛,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把被子一掀,只见一股浓烟从我身下的褥子里冒出,父母见了大惊,褥子着火了!接下来是老农们和父母一阵忙乱,大家开始七手八脚地往褥子上泼水,最后火终于给扑灭了,不过,那条褥子和炕席都给烧了一个巨大的洞。后来村里的老农告诉父母,这里的土炕也是石头搭的,石板一烧就很热,不可以烧很多柴火。

 

这件事让我家在下乡的地方很出名,老农们每每提起五七干部,就说,连柴火都不会烧,把自己的褥子都点燃了。

 

刚到农村,正好赶上要过春节,让我有机会目睹了,东北农村老农是如何过春节的。那里虽然不像城里的人那样张灯结彩,可家家户户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过年。在村里,男子汉们真是磨刀霍霍向猪羊,每天都能听到可怜的猪们,在做最后的生命吼叫。妇女们则天天做着一种叫粘(年)饽饽的东西,那饽饽是大黄米面包红豆沙。她们会一锅锅把饽饽蒸好,然后冻在院子里的大缸中,家家户户都做一大缸粘饽饽,看着数百个黄澄澄的粘饽饽,给人一种仓满囤圆的感觉。 

 

由于全家给下放到了农村,父母的心情比较低落,但我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一切都非常新奇,而且在我心里,还蠢蠢欲动地精心计划着一件事。

 

我小时候先长,上小学时,在班里总是数一、数二的高,那时不兴高个子,像我这样的孩子常常被人叫为“傻大个”。这回到农村了,换了学校,我想好了,我要跳级,要自己动手,跳出这个“傻大个”的圈子。

 

一去农村,我就跟父母提出了这个要求,估计父母当时烦心的事很多,想都没多想就同意了。妈妈领我去了村里小学校长的家,提出了这一要求,那校长根本就不在乎,一口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就这样,我在十岁半时,就上四年级了。

 

进了新班,语文好办,只要跟着学,多记几个字就行了。算术有一点麻烦,我跳过的三年级是讲多位数乘除法,在什么都没学的情况下,直接进四年级,头半年,我做那些乘除法,常常会出错误,不过混过半年就适应了。父母根本没注意到,在那半年里,我的算术常常得个7080分,半年后,算术成绩就又在100分左右晃了。

 

只是,唯一不幸的是,我精心策划的这一事件,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尽管跳了一级,由于农村孩子比城里的更矮,我在班里还算是个高个子!(待续)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3551) (0)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9 06:43:24
山月歌,就算那是一段人生的不同经历吧。

雁妹妹,给你留了悄悄话。



谷语草鸣,呵呵,看来我们大家都不会烧炕,你的经历更吓人一些,还好,炕塌了,你没问题。
回复 | 0
作者:谷语草鸣 留言时间:2010-09-08 20:30:23
我也有你一样的经历。回老家住窑洞,嫌堂兄烧的土炕不热,自己又加柴多烧了一会,半夜里土炕烤人,结果塌了,好在我没有被烤熟。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0-09-08 14:14:31
草儿姐: 说的妙极啦。俺就是那样想的。想猜猜你有多高?
俺认为是1米64到1米68之间。给个准数,1米66?猜猜俺的?嘻嘻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0-09-07 19:53:34
是啊,那段日子不堪回首却难以忘记。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7 19:34:59
山月歌,欢迎来访。

看来大家都有很多相同的经历。非常同情你家的遭遇,估计那是一段不想回首的往事。

读过你写女儿的文章,你有一个优秀的女儿,你对女儿的爱也点点滴滴这在你的文章中了。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0-09-07 18:50:27
我也有相似的经历,不过我家没有你家幸运,坐车到干校。我父亲被赶到五七干校,我母亲被罢教,行李和锅碗瓢盆用架子车拉回到父亲的祖籍------一个荒凉的山村。我那时也和你一样,刚到老家体会得更多的是新奇。可后来一连串的事让我早早的就体会到了人世的炎凉和人性的多面性。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7 17:14:05
Rondo, 俺是难忘往事啊!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7 17:13:05
五彩,黑山县离锦州很近。粘饽饽新鲜的很好吃,尤其如果你喜欢黏的东西。在我以后的日子里,从来也再没见过那种大黄米了。

你还笑,俺的精心计划根本没起作用,不过如果不跳级,估计就是个特傻大个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7 17:09:14
欢笑,过完元旦就把人往农村干,那年春节估计就我一个好奇心强的孩子在兴奋,大人都没心思过节。


北村,现在回头看看,那段经历给了我人生不同的知识和看问题的角度。就是父母,今天谈起来也说不能全算坏事。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7 17:03:05
莺儿,你父亲走五七喂猪?后来还爱写诗了?看来下乡也有收获啊。

是啊,我和北雁认姐妹了,谢谢祝贺。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7 16:50:17
水儿,晓竹,

当时我是觉得非常新奇,但也明白自己家被下降到农村了,以后可能回不了城里了。父母的压力就更大,除了觉得不被重视了,主要也是愁我们以后能不能回城。
回复 | 0
作者:Rondo 留言时间:2010-09-07 13:57:20
唉,那个年头真是苦了许多无辜的人。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0-09-06 20:45:04
百草: 黑山不知在山啥地方?俺没吃过“粘饽饽”, 一定很好吃。

你真行啊,那么小就会精心策划谋反了,给自己跳了一级,看到你跳完级后还是傻大个儿,俺笑了, 嘻嘻嘻。
回复 | 0
作者:牛北村 留言时间:2010-09-06 20:23:46
谢谢分享。
那个非常时期的五七战士和知识青年每人都有一段故事。
从某种意义来看,这一经历正是现在孩子们所缺乏的,虽然当时家长们哭都来不及。
回复 | 0
作者:华欢笑 留言时间:2010-09-06 19:23:03
春节前被遣送走,而且还是个冰天雪地、北风凛冽的日子,连饺子都不能在家吃。这笔帐不知将来能否算一下。开玩笑,这笔帐是算不清了。
回复 | 0
作者:莺歌燕语 留言时间:2010-09-06 18:34:45
我老爸一人去干校养了一年的猪,结果回来以后就仄仄平平平仄仄什么的,教机械的写起古诗来了。

恭喜大雁飞到百草园认了亲。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0-09-06 18:19:52
对于孩子来说,到了一个新地方,总是觉得新鲜好奇的。
那段经历对大人们会比较艰难。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0-09-06 18:10:12
百草园 你家也去走五七了.我妈妈学校那时也有很多人家被下放到农村走五七干校,印象中他们再回学校时,不论大人还是孩子心里好像一直有块阴云不开心.看你这一篇,你还是一种很好奇的心情.期待下一篇.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6 18:00:53
昭君,是非常沉重的历史,就像你说的,现在留在我的记忆中,少了许多苦涩,多了许多快乐,希望我能写出那份让人难忘的经历,也希望厚重的历史能在我的字里行间再现。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6 17:57:09
北雁妹妹,一下子又找了这些多的相同项?呵呵,最喜欢第12条,对极了,俺也总是第二高,十四、五岁以后就不长了。当时,别人一说傻大个,俺就来个阿Q精神,反正还一个比俺高的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6 17:51:20
米笑,现在想想,我家走了五七,好像也没损失什么,不过当时知道父母非常有压力,主要怕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回城里了。


冬儿,东北的粘饽饽是用一种叫大黄米面做的,其粘度比糯米还要粘,老农把粘饽饽做的一个个像窝头的样子,吃时要热一下,粘粘甜甜的很好吃。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6 17:44:59
阳光,俺小时候个子高,等现在兴高个子了,俺又不太高了。可惜学问不行,不能算高的。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9-06 17:42:42
满弈,东北的五七道路好像和南方的五七干校有区别,我们全家给下放后,就没人管了,父母除了精神压力大以外,在那地方过了几年不用太奔波的日子。

山梓,写的是十岁的孩子眼里看的一切,是挺兴奋、好奇。


春阳,非常同情你家的遭遇。就是,老农许多都是文盲,记得一次忆苦思甜,一老农大讲,旧社会如何好,因为给地主干活,高粱米水饭盐豆子随便吃!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09-06 17:07:41
真是让人感叹的经历!! 这些往事几十年后再回头看,可能少了一些当时的苦涩和无奈,但那份历史的真实和厚重让人心里沉甸甸的。。

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0-09-06 15:37:11
草儿姐:写得好生动呦,俺7岁跟父母下放,那些事儿就像在昨天。。。
草儿姐,又发现了相同点:哈哈,
13。小时与父母一起下放东北农村。
14。下放时也是坐大客车。
还有更奇的:
15。俺也是班里的高个,第二高的。12 岁以后再也不长了。
16。家里的炕(土坯做的)也冒烟着火,把俺的棉衣烧了个大洞!
17。俺在城里上小学一年,到农村就直接跳到二年级!
18。写博客时,遇到不会拼的字,一着急,会大叫老公帮忙。:)
还会有更多吗?:)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0-09-06 15:18:19
很好奇你说的粘饽饽,听起来很香。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0-09-06 15:12:30
我们家只是父母去了五七干校,孩子们留守。读你的回忆文字,特别有共鸣。都是那
个年代过来的。。。
回复 | 0
作者:米笑 留言时间:2010-09-06 12:19:28
百草,好文!那时候能去五七也挺好,少了不少心思,俺家想去还没去成呢。等你的下文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0-09-06 11:50:47
哇!百草个子高,学问又高,成了是名符其实的高才生啦!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0-09-06 10:21:01
自己就跳级啦。我觉得五七干校,就是一顿穷折腾。我爸也被折腾走了。当时,中国农民就可怜,还要教育这个,教育那个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