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23)--青年点:群架英雄 2011-01-04 14:37:01

我下乡的青年点,是归父亲的设计院所有,基本都是设计院的子弟。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不错,由于都是自己的子弟,设计院出资给知青们盖了两趟条件不错的红砖小平房。其中的一趟房子里有十几个单独的房间,另一趟房子里有一半的地方是一个大食堂加伙房,另一半是七、八间单独的房间。

 

当时我们每七、八个知青住一个房间。我所在的房间,一共有八个女知青。

 

好像青年点的风气是老青年要占香,无论是发言权还是生活待遇。我住的那房间,一铺大炕,烧炕的炉子靠一进门的走廊。这就有了北方人叫炕头和炕梢的区别,炕头离炉子近,冬天热乎,炕梢靠烟筒近,比较凉。因为我是最后去的,理所当然地,行李卷就给安排在了炕梢。我自己也无所谓,认为安排的合情合理,反正父母怕我睡觉着凉了,还给我带了一条厚厚的羊毛毡子。

 

没想到,老青年中的一位高个子的女青年,忽然发话,“我看百草太文弱,人年龄也太小,还是我来睡炕梢吧!”说着把她自己的铺盖搬到炕梢。我就和这位热心的大姐姐来了个并排连铺。

 

后来知道,这位早我两届的知青姐姐姓高,人非常能干,跟我是同一小队,而且是队里的妇女队长。以后下地干活,没少接我的趟子(就是她干完她的活,再来帮我)。

 

前面说过,我住的青年点是一排小平房,知青的屋子是一间连一间,虽然每间屋子的墙有一人多高,但为了节省用料,房子上端的人字部分,那块隔墙是空着的。人在一侧屋子里说话,另一面屋里听的清清楚楚。墙两边的房间如果都住的是女青年,或者男青年好像问题还不大,关键是我住的一间刚好与男青年的最后一间相连,这中间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那时在农村干活,是没有周末休息的,每一天都是工作日,知青们就盼着下雨,我们跟雨天,叫雨休。

 

一到雨休日,同屋的几个女青年会常常勾上几个其它屋的女生侃大山。大家东家长、西家短的胡乱说,有时还会把青年点里的男生,按小白脸的英俊度排排队。到这时候,我们都得压低了嗓门,悄悄说话。青年点的厕所是在两排小平房的后面,下雨天,我们这帮女青年,肯定是不会冒雨上厕所的。大家就在一个盆里方便,为了不让隔屋的男生听见,其它的女生会放喉高歌,或者大家一齐敲脸盆。后来邻屋的男生说,我们屋子的女生非常会发疯,要么忽然安静的要命,要不就是敲锣打鼓、扯着脖子乱叫,嘻嘻,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奥密。

 

点里的知青,由于大部分是知识分子的子弟,当时在十里八乡的都知道我们点的人老实、本分。知青们有时会随大队出民工,就是去村子以外的地方修大坝。一次,点里的青年出民工,我们点的一个男生让另一个青年点的男生给欺负了,据说是没有道理地,把我们点的男生打了一顿。

 

被打伤的男生,平时在点里老老实实,大家对他印象都不错。

 

人都说,不能欺负老实人,这话一点也不假。这件事把我们青年点的知青全给惹毛了,大家都认为,这不光是那个青年点的人欺负这个男生,而且是没把我们大家放在眼里。

 

点里的男生们,先背着女生,研究出了一个袭击那个青年点的方案。方案是让这个被打伤的男生骑着一头毛驴(当然驴是偷队里的),其它全体男生一个也不许拉下的(主要要大家一起参与,让大队以后来个法不责众),每人拿一把铁锹,趁天黑,夜袭打人的青年点。

 

临行前,男生们把这个方案悄悄地告诉了我们,要女生们也都注意安全,守好青年点。

 

当时我们的点长是一个女知青,她一听说这件事,马上就要报告大队领导。我们女生都跟她急了,告诉她,如果她敢去汇报,我们大家就会让她当不成这个点长!在男生走了40多分钟以后,我们才放她去汇报。

 

最后,我们点的男生成功的袭击了那个青年点。当然,这帮男生是有一个计划好了的方案。他们主要的报复对象,是那个打人的知青。说好了,不打别人,但要狠狠地修理一下打人凶手。如果对方青年点的人还手打我们的人,我们可以自卫。但为了长我们的威风,可以把那个青年点的东西统统打烂。

 

结果也正如他们计划的一样,正好他们快打完了,双方大队的领导也赶到了。

 

后来大队给我们全体知青开会,要揪出谁是这次行动的组织者。你还别说,包括点里的干部,竟无人肯说出牵头的人,大队领导愣是没有找出来带头闹事的骨干。估计连大队领导也认为对方先欺负人,不想深究,这事就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我们青年点可出名了,外出再也无人敢随便欺负了。由于受伤的男生姓汤,大家后来一直开玩笑说,汤司令骑了一头毛驴,领着大家夜袭高家庄。

 

现在想想,也知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做,可那时都是一群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一个个都愣头愣脑、血气方刚,当时大家还都认为,我们做的非常义气呢。(青年点--待续)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2801) (0)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6 07:47:57
椰子,我就是写着玩了,是有一点太快哈,还有两篇准备过两天再贴。

那时候大家都是这样,下乡了,不知道何时能回城,所以知青们都有一点玩世不恭的架势。那时恶作剧的事情,现在拿来说,大家都是一笑了之了。逗大家乐乐,我们好笑口常开嘛。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6 07:10:14
桑妮,年轻有你自己不一样的经历,下乡这样的故事,总是可以听别人讲的。我喜欢看你写的小说,非常有灵性也非常有悬念。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1-01-05 21:01:48
"大家就在一个盆里方便,为了不让隔屋的男生听见,其它的女生会放喉高歌,或者大家一齐敲脸盆。后来邻屋的男生说,我们屋子的女生非常会发疯,要么忽然安静的要命,要不就是敲锣打鼓、扯着脖子乱叫,嘻嘻,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奥密。"

百草,这个太真实,太好笑了,老冬儿说得好,这才叫生活!和北雁一样感叹,你写得太快了,上一篇你在玉米地里一屁股坐下大哭我想留言,可你这篇已经出笼了,写的好,看着是享受,也跟着长经历。。。
回复 | 0
作者:桑妮 留言时间:2011-01-05 17:50:18
打群架,真带劲。我迟到几年,没赶上这热闹,亏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5:18:50
冬儿,哈哈,想想在另一个房间,就听见我们忽然敲锣打鼓的,也够恐怕的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5:15:51
水柔妹妹,那时你还太小,你有你这一代的不同经历。这个忆海拾贝已经写的很长了,对我是一个挑战。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5:14:04
山月,赶快写出来,机关枪都用上了,那一定非常精彩,你还是劝架的说客,啧啧,能干,等着听你的故事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5:12:01
雨露,俺就一个好的长记忆可以得意了,现在,记短期的事情也不行,常常丢三落四的。人家都说只是老了的表现,俺心里不服啊,快乐的日子还没过够,怎么就能老了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1:11:12
剧团,是啊,我也在农村混过一年多,有下乡的经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1:09:27
芦鹤,盘锦算比较艰苦的地方。冬天里难道水里会有小鱼吗?还是就是寄生虫,不管如何都挺吓人的啊!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10:37:22
马黑,呵呵,以后你来写电影剧本,我给你提供素材,发了财,大家来分分。


水儿,那时打架是常事,不过百草胆小,好不容易参加了这次,兴奋的要命哟!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1-01-05 09:18:17
“方便”那一段把我笑坏了。这就叫做生活。
很多事情都是“当时只道是寻常”,过后回味悠长。
回复 | 0
作者:水柔石刚 留言时间:2011-01-05 08:23:51
百草园姐,从忆海拾贝中看到了很多我不知道也没有经历过的事哦,真是有意思!期待你写成厚厚的专辑。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1-01-05 08:01:53
知情的故事大同小异,你的故事让我也想起很多知青生活的故事。有一次知青打群架,大队民兵小分队把机关枪都加到大队部的房梁上了,是我从中周旋才平息了一场大的械斗。回想起来真悬。
回复 | 0
作者:雨露滋润 留言时间:2011-01-05 07:45:46
百草,
你记忆力也太好了点吧?怎么都记得这么清楚啊!好记忆,好故事,真是人生的财富。。。俺可是要嫉妒你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06:40:22
雁妹,呵呵,一共写好四篇,觉得这个系列拖的太长时间了,想快快写完,本来想把评论封了,后来还是想看大家的反应。
就是就是,我们在打架呢,百草没打,但是威胁点长的骨干,嘿嘿。


琴韵,看来我们都搞错了,“狗蛋的老乡”是五彩!那篇文章的文风像在水,真真是藏龙卧虎,让人眼花缭乱。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5 06:24:33
莺儿,要是那个青年点的人在这就好了,百草先道歉,然后再跟她(他)PK一场。

晓竹,呵呵,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大打出手呢。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1-01-05 06:03:47
嘿嘿,你青葱的时候,还下过乡的,佩服!
估计困难面前无百草的。
回复 | 0
作者:芦鹤 留言时间:2011-01-04 22:41:55
百草新年好!

我下乡在盘锦,架没少打。

看到你这篇,勾起一些回忆,模式基本一样。

你那时候,大概已经有单位干部带队了。

我那时在冬天喝的水,就是夏天放鸭子的河塘水。奇怪的是,那么冷的天,水里依然有浮游生物在水缸里游动。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1-01-04 19:01:18
百草园 打群架是那个年代经常有的事,好多演那个时代的电视剧都有这样的镜头.写得很真实,写出了时代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04 17:53:58
百草: 这个故事真有趣,这些情节我喜欢:女生敲打盆掩盖小便的声音,四十分钟后才让点长去报告大队,汤司令夜袭高家庄。我要是写电影剧本,一定要把这些情节写进去。
回复 | 0
作者:琴韵 留言时间:2011-01-04 17:46:26
在屋里“方便”那段很有意思。同意五彩说的,这狗蛋的创作来源于生活。我也以为“狗蛋的老乡”是在水一方呢,原来是咱们下届乡长!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1-01-04 17:39:51
这集写打架,看得过瘾,跟看小说似的。

草儿姐,你也太勤奋了吧,上集俺还没来得及留言呢。你是一天一篇啊。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1-01-04 17:21:14
这一节写得有趣,写出了年轻人的特性。
回复 | 0
作者:莺歌燕语 留言时间:2011-01-04 17:13:33
不知这万维上有没有被打的那个青年点来的,三十年后,再打一架,哈哈。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7:05:20
夏子,打没打到那个打人的凶手,我已经记不得了,不过好像,基本没打到人,只是把人家的东西打烂很多,算大家出出气。


五彩,wow,你是那个狗蛋的老乡?俺一直以为是在水呢? 那不是张冠李戴了吗?琴总发奖时和转悠编电影时好像也没纠正呢!好了,准备当下一任乡长吧,老乡:)。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1-01-04 16:48:19
百草: 看到炕头和炕梢,很亲切。打架那段挺吓人,不过符合东北人的风格。这段农村青年点儿经历很有意义,怪不得把狗蛋儿写得那么生动, 嘿嘿。(狗蛋儿的老乡)
回复 | 0
作者:夏子 留言时间:2011-01-04 16:19:59
每人拿一把铁锹,趁天黑,夜袭打人的青年点。真的打了那个青年了吗?
难忘而有趣的经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04 15:36:09
蛮夷,别提了,不但那天晚上我们非常紧张,在以后的几周里,我们都害怕的要命,因为那个青年点的知青也扬言,要平了我们的青年点。


阳光,俺说的都跟政治没大关系,没人会审俺,要真不行,俺就一律坦白,把责任统统推到万维一个叫阳光的人,就说是他想知道文革的事情,让俺讲故事的:)。


春阳,嘻嘻,是打架了,全体男生把人家的青年点基本给平了。回来后绘声绘色地跟女生们炫耀了好几天,什么人家的女生吓的怎样尖叫,男生如何转桌子底下等等,呵呵,很好听哟。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1-01-04 15:18:07
呵呵,打群架啦。。。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