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24)--青年点:无泪爱歌 2011-01-07 15:09:46

尽管青年点的日子非常苦,可一大堆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在一起,日子过的还算快乐,也总是有人擦出爱的火花。

 

可能由于我年龄太小,那时没感觉有任何人在追我,总是感觉有许多大姐姐大哥哥在关心我。不过上大学后,从原来青年点家长来提亲的,和男青年自己写信的人数看来,如果不是考上大学,继续留在青年点的话,恐怕难逃恋爱这一关。

 

在农村的期间,长这么大,除了在书上读到过,我第一次见证了,爱能让人多么回肠九转,又可以发展到怎样的问苍天,欲哭无泪。

 

我下乡的地方,那村子很有特色,一村老百姓,就有三个姓,毕、文、秋。都不是中国的大姓,村里是家连家、户连户的,全是亲戚。

 

在我干活的一个小队里,我认识了一个农村姑娘,桂兰。桂兰姓秋,长的比较好看,说话也显的比其他农村姑娘有见识。只是一点,让我心里挺有疑问,那就是,桂兰当时有二十四、五岁了,还在队里干活。当时那村子里的女孩子,一般都在二十一、二岁就嫁人了,结婚以后的妇女是不下地当壮劳力干活的。桂兰都这个年龄了,她父亲是在公社上班的管理员,用当时的话讲,是吃着公粮的,家境应该算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年龄还没嫁人。

 

我跟桂兰算是能谈的来的,一天,她跟我说,她妈妈说可以让我去她家玩。我这个人,只要有什么新鲜或者好玩的事情,是一定会刻不容缓立即执行的。去了桂兰家,一进门,迎面碰到一个女孩子,她的美丽,让我惊呆在那里,我心里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这是谁?仙女?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甜甜的笑容,蛋鹅型的脸上,笔直的鼻梁,红红的嘴唇,与我们这些天天下地的黑姑娘们比起了,这位姑娘白嫩水灵,有一种逼人的美丽。

 

大概桂兰看出了我的疑问,她向我介绍说,“这是我妹妹,玉儿。”“玉儿,没看见你下地干活啊?” 桂兰家根本就不直接回答我的问话,桂兰的妈妈,秋大妈拿出一些地瓜干给我吃,关心地问了我干活累不累,还留我在她家吃晚饭。整个过程,玉儿一直就是脸上挂在一抹笑容,低眉顺眼地,在屋里忙这忙那地干活。这让人纳闷,玉儿好像不是养在家中的娇惯孩子,有一点像家里的使唤丫头。

 

我这个人,绝对是心里憋不住事,回青年点就跟挨着我睡觉的高姐姐说了,还问她为什么桂兰的妹妹玉儿不下地,却要姐姐下地干活。

 

高姐姐非常吃惊,桂兰居然请我去她家了。把我拉到一旁,小声地说,这里藏着一个很凄凉的故事。高姐姐家在这个村子里有亲戚,所以知道事情的全部,知青没人知道,她让我不要跟人说,也不要再问了。

 

事情要追溯到六七年前了。当时,玉儿只有十五、六岁,也是象现在一样,长的如花似玉。

 

那年,她认识了刚刚从部队复员转业回来的柱子。柱子高高的个子,长的浓眉大眼,由于在部队上呆过,走起路来,昂首挺胸,一副英俊豪气的样子。柱子是一个孤儿,和自己唯一的亲人爷爷一起生活,他的家境可想而知,不是那么富裕。

 

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样擦出的火花,反正两个人坠入了深深的爱河,而且在情到深处时,没有把握住自己。

 

玉儿怀孕了,玉儿那时还太小,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在怀孕四个月左右的时候,秋大妈认为女儿是得了什么肚子大的病,给领到公社的医院看病。医生告诉秋大妈,玉儿怀孕了。

 

这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按当地的风俗,如果未婚女孩怀孕,那可是家门的奇耻大辱!秋大妈当场把医生骂了一个狗血喷头,“我们家的姑娘还是黄花姑娘,不可能怀孕!你这个医生是头发晕了,才会这样说。”医生也给吓坏了,不敢再知一声。

 

秋家把玉儿领回了家,审问玉儿,玉儿坚持说她没怀孕,也没有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时间过了两个月,玉儿的肚子更大了,秋家再怎么不想面对现实,也是不可能的了。秋大妈又一次领玉儿去了医院,这回,不同的医生肯定了,玉儿是怀孕了,而且都六个月了。

 

玉儿又一次被领回了家,不过这次可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了,秋家基本都快气疯了,玉儿挺着肚子跪在地上,秋家和整个家族要她说出谁是那个男的。玉儿知道说出来的后果,坚持不肯说。据说是僵持了一天多。最后,柱子实在受不了玉儿受这种煎熬,自己跑出来,承认了一切,并且恳请秋家,把玉儿嫁给他,他一定会善待玉儿的。

 

晚了,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秋家把玉儿又押到了医院,让医生把孩子给拿掉。开始,医生坚决拒绝做这种事,告诫秋家,这样做,大人可能也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为了脸面,秋家坚持要打胎,做完手术的玉儿,脸像一张白纸一样,用马车给拉回了家,也从此失去了出家门的自由。

 

秋氏家族,并没有放过柱子,他被告,按诱奸少女罪,给判了八年刑。

 

在柱子入狱以后,秋家开始准备远嫁玉儿,可是每次玉儿都坚决不从,以死相逼。秋家只好作罢。

 

在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柱子已经因为在监狱中表现好,提前两年给释放了。一般的人释放后都会远离出事的地方,但柱子回来了。回乡后,柱子又托人恳请秋家,把玉儿嫁给他。

 

高姐姐跟我说,由于这个事件,连玉儿的姐姐桂兰都受了牵连,没人要她家的女孩子。秋家那时也很难心,当时为了家族,把柱子送进了大狱,如果现在把玉儿嫁给他,心不甘、也情不愿,可如果不嫁,这两个人一定会等上一辈子,两个人的一生也就都毁了。

 

听了这个真实的爱情故事,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我是真心地希望这对莽撞的情人,最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青年点--待续)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谢谢大家浏览,把评论关闭了,因为这个系列写了太长的时间,想快一点出博文(嘿嘿,有点痴人说梦的样子,看看能写多快)。

浏览(248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