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8)--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2010-08-02 16:42:21

   七岁,终于要上学了。真高兴,这下可有好玩的去处了。

 

   我去的是沈阳市和平三校,学校离我们家走路也就七、八分钟。开学的第一天,妈妈送我去上学。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大部分由父母陪着去,家长们都匆匆地与老师简单地交谈一下,就把我们留在学校里了。

 

   由于学校是按地段分的,班里有许多孩子是设计院的子弟,大家都比较熟悉,一去我就碰上了几个以前认识的玩伴,大家相约以后每天上下学一起走。

 

   其实,在学校里,只要你学习好,一般地来讲,都会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尊重。学习成绩好,是我可以很骄傲地说出口的一件事,那可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而且还是横跨大洋两岸。总的来说,我喜欢上学,学校对我来说,是一个快乐的天堂。

 

   刚上学,老师开始教拼音,和简单的数字,我的作业都是在老师的对号和好评中转悠,日子过得就像一首快乐的歌,充满着美妙的音符。

 

   我们几个朋友兼同学,每天邀了一起走去学校。大家说说笑笑,有时还追追打打,一路嘻嘻哈哈地上学去。

 

   刚上学没两个月,一天,我们又早上一起走路去学校,刚刚走到必经的和平大街,只见马路上横坐着一排工人,他们都头戴柳条帽,身穿工作服,最可怕的是每人都搂着一个大铁棍子,他们一个挨一个的坐着,我们根本无法走过去。孩子们嘁嘁喳喳小声地商量,怎么办?无法上学了。其中一个工人,看起来年龄大一些,也和善一些,他对我们说,回家吧,学校已经停课了,你们的老师也参加文化大革命不教课了。

 

   文化大革命就是以这样方式,进入了我的生活。

 

   在以后的一年里,我们都不用上学去了,美其名曰---罢课闹革命。其实,孩子们就是在家里混,在这一年里,我基本是东家走、西家串,朋友邻居家的胡乱玩,而逗留最多的是我家一个单元里的邻居家。那家的妈妈,常年生病在家,一年来,她给我们讲了无数个王子仙女的故事,现在想想,那位阿姨一定是安徒生童话故事的崇拜者。

 

   文革开始,由于我刚刚七岁,能弄懂的事情不多,父母也很少跟我们谈国事。断断续续能记住的是,辽宁造反派分成了三派,什么八三一、辽联、辽革站。大人们都激烈地讨论这些事情,大家都说自己那派是革命派。更可怕的事情是,听大人讲搞武斗,什么“东宫”(东北工学院)都被哪哪个派系占领了,都开枪了。当时在我的脑海里,马上联想到看过的电影和听过的故事,眼前浮现出的是一群高大的宫殿,就像一个大碉堡群,每个窗口都有人拿着机关枪守候在那里,一片恐怖的景象。哪里知道,十一年后,我会是东北工学院的一名大学生,东工就是一所很气派的大学,跟战场中的碉堡完全是两回事。

 

   文化大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周围许多人家开始被抄家,父亲也多日不回家了。由于平时父母总是出差,这回我还是以为爸爸就是去施工现场去了。直到有一天,父亲忽然与几个我认识的同事回家。我当时别提有多高兴了,大声地叫爸爸,还跟父亲身旁一个以前常常恭维我的阿姨打招呼,没想到,那阿姨脸一沉,冰冷的吓人。父亲让我领弟弟出去玩,那天我和弟弟得到了童话阿姨的照顾,她不但让我们在她家吃的晚饭,而且留我们直到妈妈来接我们。回到家,看到家里被翻的天翻地覆,就明白了,我家也被抄了。

 

   一年后,我们又重新回到课堂,不过已经算是二年级了,当然也就不用学什么拼音了。直到现在,在计算机上敲汉字时,偶尔,我会因为不会拼音而卡壳,每每这个时候,老公都会听到我的大声呼救。他会常常摇头,嘀嘀咕咕地说,文章都能写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拼音就是学不会。我会马上顶回去,拼音都是一年级学的,我没念过一年级。

 

   许多年以后,设计院给父亲平了反,说是文革关押批斗错了。我曾听到妈妈在跟父亲讲,设计院让你写材料,检举以前整过你的人,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写?以前xxx还打过你呢。父亲说,那时他们都年轻,大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是尽量宽容他人吧。我问过父亲,抄家的那天,那个跟你一起来的阿姨,文革前是很会给你溜须拍马的,文革中,就完全变脸了,你一点都不记恨吗?父亲竟很严肃地回答我,你说的是哪个阿姨,我不记得了,你也最好把这件事忘了吧。

 

   我也很想有父亲那样宽容的胸怀,可那阿姨文革前媚笑的脸,和抄家那天冷若冰霜的脸,怎样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相关文章:

忆海拾贝链接

浏览(8329) (0) 评论(6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朵而 留言时间:2010-08-11 13:50:42
百草,写的生动,把我也带回到当年的岁月,您刚去我哪里串门,笑我四岁神童?万维我登记的是重生的生日,而真实的和你同一时代,66年刚一岁多点,所以记得的事情似乎文革快要结束了,不过童年感觉还是很快乐的----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8 08:22:20
水儿,噩梦醒来是早晨。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0-08-07 03:01:51
百草园 说起文革,像我们这种家里成分不好,有海外关系的家庭都有被批斗,被贴大字报的经历。那是一场噩梦,也是全中国的劫难。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5 08:13:48
枫苑梦客,看过你的许多大手笔的文章,由于我在政治方面不是很敏锐,所以常常是在潜水的行列。

文革是一场人性的疯狂和愚昧无知的大暴露,当然发动和领导这场史无前例运动的人,估计历史会给予真实的评价。
回复 | 0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10-08-05 07:46:41
很真实的见证,谢谢分享。希望看到更多的人写出自己的感受,看看文革是怎样进入每个人的生活的。也希望那些当年的红卫兵能坦率地写出自己经历,哪怕一鳞半爪也行啊。集腋成裘,文革的整体轮廓就会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4 19:02:36
谢谢山哥夸奖!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4 19:01:19
易,欢迎来访!

好像冒了不止一个泡:)。

看来大家都对文革有深刻体会,谢谢你能体会到我父亲的心境,现在看看他是很对的,许多人那时候的被一种狂热和盲目崇拜冲昏了头脑,当然,人善与恶的天性也表露无遗。

我写东西不快,加上又会常常写一点别的东西,不过好在每篇都独立,让人能放下,慢慢看也可以。谢谢喜欢我写的东西。
回复 | 0
作者:易 留言时间:2010-08-04 17:38:57
写的真好,忍不住冒个泡。

通过你的眼睛,又看到那个混乱的年代。政治的斗争打乱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令举国疯狂,扭曲了人性,在人们心中留下了多少创痕。

非常佩服你的爸爸,能够那样对待伤害他的人,能有那样宽容的心。

等着看你更多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0-08-04 05:11:15
百草园:你的回忆写的很细致动人。。。
回复 | 0
作者:易 留言时间:2010-08-04 03:20:18
写的真好,忍不住冒个泡。

通过你的眼睛,又看到那个混乱的年代。政治的斗争打乱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令举国疯狂,扭曲了人性,在人们心中留下了多少创痕。

非常佩服你的爸爸,能够那样对待伤害他的人,能有那样宽容的心。

等着看你更多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易 留言时间:2010-08-04 03:16:20
写的真好,忍不住冒个泡。

通过你的眼睛,又看到那个混乱的年代。政治的斗争打乱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令举国疯狂,扭曲了人性,在人们心中留下了多少创痕。

非常佩服你的爸爸,能够那样对待伤害他的人,能有那样宽容的心。

等着看你更多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8:18:31
芦鹤,老乡好,校友好!

文革只有七岁,没去看过任何大辩论的场面,妈妈也不让去看如何批斗会,大字报看过很多,因为妈妈无法阻止这些到处都有的东西。

南湖桥我走了十来年,熟悉的不能再熟了。

真有一点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一会去你家串个门。
回复 | 0
作者:芦鹤 留言时间:2010-08-03 18:07:50
和平三,铝鎂设计院的吧?马路湾,新华书店,电业局,202,哈哈,老乡好。

戴柳条帽的是辽革站的。应该去省委门口看过大辩论吧?辩论的双方人人都在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辩论的双方都觉得自己最正确,那是文革武斗前『最精彩』的时候。现在的有些人,很像那个时候的人。

看到你介绍东工的图文,相当亲切。我家就在东工边上,过南湖桥道边上那几个红楼(和平区少年宫、南湖消防队的对面)

也是校友了,我是78级走读那伙的。

写的不错,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59:57
转悠,刚去你家转了一圈,玩的好开心啊!我们在这里怀旧呢,还是不知道文革的好。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57:57
蛮夷,竟敢跟你家领导说“笨死你”!太胆大妄为了吧!:)

给你夫人代个好,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54:38
雪枫,我这个有一点“往事不堪回首”的架势。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51:17
dewatdawn,看了你写的文革感受,觉得你挺有趣的,肯定是那时候看《地道战》《地雷战》看的太多了,你应该想怎样与“鬼子”们周旋,给他们放烟、设陷阱!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44:51
晚秋心情,欢迎来访!

你说的非常中肯,文革不是我们能很好的描述的,所有我只写了自己7岁时的经历,没加任何评论和写以后听说和理解的东西,让历史学家和后人来给文革做结论吧!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37:45
蛮夷,非常赞同你的说法,经历文革和不经历文革的人对待同一个问题,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方式,你想想,没经过文革的人,谁会认为一台收音机,你可以说成是用来接收外国敌人的电报。

我也一直犹豫,要把这篇写多深,最后写了一篇非常浅的,只把7岁时看到的听到的写了,没加任何以后又遇到和理解的东西,不想让文革的阴影再污染了现在的人。
回复 | 0
作者:转悠 留言时间:2010-08-03 17:36:57
百草起的话题,总能引来很多的共鸣,看来大伙对文革的“感情”很深哈。俺那时候还小,父母经受的苦难只是些模模糊糊的片段记忆而已。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07:13
怡然,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何要焦虑呢?

还能记得一次有人写反标,学校组织全校对笔迹,俺当时给吓的不浅,主要怕如果写的那个人跟俺的笔迹一样咋办?

谢谢夸奖,我在努力地尽自己的能力写这个系列。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7:02:57
谷语草鸣,你的遭遇比我的更让人同情。我的父母虽然受冲击,但他们都活着,也尽力让他们的孩子们少受生活上的干扰。不管是苦还是乐,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也非常佩服你自己向上的精神。我们是有着共同经历的朋友,像你说的,让我们以后永远快乐!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57:35
多思,你说的更深刻一层,我有一个高中同学,直到毕业(76年),我们才知道她有父亲,文革中父母由于政治而离异,其实妈妈只是为了保护三个孩子,可是等到她高官的父亲平反时,身边已经有了文革中同患难的女人。当时是那位女同学要在毕业前改姓,我们才知道来龙去脉,她母亲非常绝望。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51:57
海风妹妹,你和小梅一样没生在那个年代,不见人性疯狂的另一面挺好的。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50:08
小梅,那你幸运,没人想赶上那个年代。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16:14
米笑,老天爷,两卡车的人?!那你家要被翻个底朝上了!是你们那儿被抄家的不多,还是你家被抄的早?俺是看过许多家的东西都扔在走廊上,对抄家是一见就知的。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11:56
山梓,太对了,“文革那场大戏实在是太疯狂,太残酷,太不可思议,不是真正的经历者很难想象当时的情景。”要不连发动者自己都说是“史无前例”呢!我要替人类祈福,希望是空前绝后的,以后永远不要发生。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08:48
琴韵,写这篇我也很犹豫,可是不写,后面的故事不好衔接。改了几次,写的温和的多了,想想父亲说的也对,当时的人都在一种无知的狂热中。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6:01:08
叶子,真正的抄家过程我还真没看见过,只是看见人家抄完家的一片混乱,家里所有的地方的翻了,记得奶奶那年七十多岁,根本不懂什么文化大革命,她的东西也给翻的一蹋糊涂,奶奶气的大声喊,“造反了,这些人翻天了,什么都乱翻!”她老人家不知道,连她的箱子上的几个外文字母,都是她儿子里通外国的罪证之一。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08-03 15:43:23
五彩,俺在这个小学就读过两年,不知道以后改名没有。不过俺家离中山广场、马路湾和沈阳牛奶站非常近。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