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s://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从李中堂差点做了民国总统说起 2022-05-23 23:54:40

万维转载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俺先抄录如下:

李鸿章差一点当了总统?没错,如果当时他同意的,没准历史上就真多了一位“李大总统”呢。

1900年,因义和团运动与清廷保守势力合流,酿成激变,帝国主义列强趁机发动侵华战争,整个华北地区几乎全部卷入变乱之中。在此举国鼎沸情势之下,李鸿章、张之洞等东南督抚发起“东南互保”,在南方与列强讲和,实现局部和平。

在东南与朝廷政见歧异的情况之下,列强、保皇党、海外革命党人与东南督抚关系渐呈微妙情势,所以就有人提出“两广独立”,而且呼声越来越高。

于是呢,当时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人与梁启超等保皇党妥协,谋求策反两广总督李鸿章,在两广建立“独立”政府,拥戴李鸿章为:“两广共和国总统”。

说来奇怪,在庚子年的乱局中,不仅是华南的孙文一系,似乎有很多体制外的变革势力都寄希望于李中堂这个安徽人,希望他能与腐朽的旧体制做切割,带着中国走向现代社会。

此时大家都有一个奇怪的幻觉,觉得李鸿章李中堂或许可以救中国。

1900年6月,章太炎写信给李中堂:“某等所望于公者,则明绝伪诏,更建政府,养贤致民,以全半壁,今世足以定天下者,无过相国”。而康圣人更是在《知新报》上直言:“天时不可失,人心不可违,变乱之间,差于毫发,成败所决,惟公图之”。

甚至连一度主张过暗杀李鸿章的梁启超当时也为李鸿章谋了“上中下三策”,上策是“拥两广自立,为亚细亚洲开一新政体”,中策是“督兵北上,勤王剿拳,以谢万国”;下策是“受命入京,投身虎口,行将为顽固党所甘心”。

这听起来像个笑话,但确实真正存在的事实,这来源于孙中山、梁启超、刘学询(李鸿章的幕僚)、日本革命党和英国友人的通力合作,但这个合作只存在了一个月不到。

而这件事背后的最大的推手其实是一个叫何启的人。他是孙中山幕后的金主,也是香港殖民政府立法局华人议员。

这位何启是香港华人领袖,雅丽氏医院和香港西医书院的创始人,与孙中山可以说是有师生之谊。何启对李鸿章印象一直很好,其原因可能在当初西医书院创立之时,还在北方担任直督的李鸿章就是其赞助人之一。孙中山的老师、西医书院教务长康德黎曾经盛赞李鸿章为“中国之俾斯麦也”。

在刘学询的穿针引线下,李鸿章同意与孙文会面。此时,英国驻香港总督卜力(Henry Arthur Blake)也竭力推动李鸿章与孙文联合,实行两广独立。卜力和孙中山给李鸿章开出了一张诱人的支票:如果独立成功,将共同推举李鸿章出任“两广共和国”的“总统”。

不过呢,粤省独立的计划可能只是何启、刘学询以及革命党人的密谋,李鸿章对之或许知道,但应该不会当真。至于孙中山,似乎也是“颇不信李鸿章能具此魄力”,但是也认为“此举设使成功,亦大局之福,故亦不妨一试 ”。

在这样的背景下,双方进行试探性接触。1900年6月17日,孙中山一行从日本乘船抵达香港海面 ,为防范李鸿章“设阱诱捕”,“不欲冒险入粤”,特派宫崎寅藏等三位日本友人赴广州与李鸿章的代表刘学询会谈,会谈双方就特赦孙中山、保障他的生命安全和贷款十万两两个问题 ,达成了共识。

但是,就在这次会谈之后的第二天。朝廷却发布谕旨,命李鸿章北上赴京,收拾那一堆烂摊子。李鸿章似乎放弃了与革命党人的密谋,立即宣布遵旨北上。

莫非李鸿章之前完全是对革命党人的虚与委蛇,其实也不尽然。义和团运动与清廷保守权贵合流之后,北京政局陷入混乱,未来充满了不可预知性。“东南互保”算是一种未雨绸缪,“两广独立”可能也是李鸿章内心一种最糟糕的危机应对方案了,划地自保而已。

李鸿章虽然宣布遵旨北上,但并未动身,这莫非他真的在计划搞独立,对清廷阳奉阴违,这也是过于高估李中堂的胆识了。朝廷谕旨令李鸿章北上,粤省官绅却极力挽留,《中国旬报》记载 ,当清廷“特召粤督李鸿章入都,粤省绅商纷纷禀留”。可见,李鸿章在广州,就意味着秩序的稳定。李鸿章逡巡不行,可能与此有关。

另外,朝廷起初的谕旨仅仅命李氏北上,而未涉及职衔,李鸿章三思之后 , 当虑 及与其含糊 应命 , 不如坐待挟成 。直到后来,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任命到达,李鸿章才愿意动身北上。

1900年7月17日,李鸿章乘招商局“安平”轮离穗北 上,经香港时,受到港英当局隆重欢迎,并与香港总督和各国驻港领事会晤。在李鸿章抵港前一天,孙中山也已经从西贡返抵香港海面。因英方受清廷要求而下的驱逐令,当时的孙中山是无法登陆的。

港英当局可能还想再作努力,但是孙中山此时已经放弃希望,以为“ 李以八十老翁 , 本无远大理想 , 今既取道北上,未必因外人之劝告而终止其行 ”。

港督卜力试图做最后努力,劝说李鸿章独立,说“ 刻下是两广脱离清廷独立之良好机会 ”。李鸿章对“两广独立”之事不置可否,但是却耐人寻味地探寻了 “英国希望谁当皇帝 ”。卜力回答道:“西方大概会征求他们所能找到的中国最强有力的人的意见,然后作出决定。”李中堂眯起了眼睛,似乎终于拿定了主意,他说:“慈禧皇太后是中国最强有力的人。”

这场“两广独立”的努力最终化为空花泡影,在天津陷落的时候,李鸿章启程北上,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孙先生也继续努力,完成他希望完成的事业。

李中堂在北上的路途中说:“不能预料!惟有竭力磋磨,展缓年份,尚不知做得到否?吾尚有几年?一日和尚一日钟,钟不鸣,和尚亦死矣!”

梁启超曾断言,李鸿章没有“独立”的魄力,但在我看来,李中堂有没有魄力不是这件事的关键,说到底,李中堂还是局中人,在他的心里天然排斥共和,他的东南互保,保的恐怕还是大清的安危,对他抱有“总统”的希望,本身就是一件可笑之事。

------------

对今日李中堂也适用:即使中共有可能用中堂换下包子,对中堂大人抱有改变大党王朝的希望也是可笑的。但是,假如李鸿章动了心思愿意试着做一下新牌号的皇帝,他或许有意无意创造了一个连武昌起义都不必要的和平推翻大清, 创建一个名义上的的“民国”的条件。尽管他或许跟袁世凯一样想复辟做皇帝,尽管孙文等人一样会在苏联扶持下搞北伐去推翻李鸿章这个“总统”或者皇帝,中国仍然免不了走那么一长段内战加外敌入侵,最后还是归毛泽东的路子,但是想起来还是很戏剧化的, 至少创造出一个不流血改朝换代的先例。

其实当年戈尔巴乔夫也是极不情愿地把苏联推向解体的。主要原因是出了叶利钦这样的彻底放弃共产党的叛徒,再加上老邓的天安门事件把苏联人震醒了,戈巴乔夫做不到邓和习这样顽固冷血,苏联人包括党员军队做不了包子们指望的那种完全以党性灭掉了人性的“血腥男儿”,人类历史上最伟大长久的大规模活体白鼠实验才告一段落。

中共国对于习近平终身专制独裁并没有任何制度限制,因为这个制度就是极权独裁。斯毛铁托金日成等在台上时, 其实都没有充分的自信自己能够独裁至少一辈子,或者死后不被人掘墓鞭尸,因为这也是独裁者的大概率归宿。这就是极权独裁制度的一个根本性悖论。独裁制度是对独裁者最没有限制的制度,可以到完全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指鹿为马天马行空,颟顸独行刚愎自用为所欲为,要搞垮消灭独裁者极为困难。但同时, 独裁者几乎每一秒钟都生活在极度不安全感中, 睡觉都要睁开一只眼, 喝水吃饭都是别人先尝过的口水汤饭,也是真的可怜。越到最独裁极权地位,比如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父子,这种绝对安全与绝对不安全,就如同李鸿忠的名言“绝对忠诚绝对不忠诚“一样绝对矛盾鲜明。俺觉得目前包子并没有到达斯毛金家父子那样的绝对独夫地位,也就是说他的权势并没有如日中天,同时他的不安全感也就没有那些绝对独夫那样的绝对死无葬身之地,有点类似于“英明领袖华国锋”,不同的是中共目前没有一个邓小平, 包括习近平本人也绝对没有毛泽东邓小平那种打造成功的魅力型领袖威望。目前中共内部的袁世凯很难寻觅。即使袁世凯重兵在握,也是要到武昌起义全国暴乱形成态势之际, 他才有接受孙中山名利权势之诱惑威逼清廷的机遇。今日的李中堂,倒是有老李中堂的地位,但是也缺一个洋人支持的两广独立东南自保脱离朝廷的态势机遇。因此这些时空差, 就是目前传闻有几分可能成真的因素:包子既然没有完全掌控党国军警特务文宣经济政务一切权力,也就没有到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地步, 他有被非暴力取代的可能以及非横死的出路。中共内部反习势力有一定机会,以李中堂替代包子,来换取内外政策调整改善一下中共自身处境。假如这种改变成真,虽然还不到李中堂甚至袁世凯取代清廷做新牌号皇帝的程度,也至少类似于赫鲁晓夫取代贝利亚,甚至一个更坚持共产理念但相对多一些见识圆滑一些的戈巴乔夫出来,给和平理性人性在中国相对增加一点存活发展空间罢。

有那么一点概率,就会有更大概率的希望与推动力。李克强做总书记, 俺不会觉得有什么弹冠相庆放鞭炮的必要,但是包子被换掉, 估计除了鬼哭狼嚎,应该没有哭。



浏览(13651) (24) 评论(6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6-04 06:56:23

>>汤化龙替代孙中山当国父,发现份量不够

哪样份量不够?

孙中山要学历没学历、要能力没有能力;要功劳没有功劳, 要人格没有人格!就是江浙流氓集团和日本黑金扶持的一个无赖边缘人!

谭嗣同、唐常才、汤化龙、黎元洪、余日章、黄兴、宋教仁, 哪一个都比孙中山有份量!

奥维尔喜欢虚假的东西!其实就是个 被洗脑的土油太党人! 哈油人士、喜欢大党棍!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7 09:54:24

哈哈,你的英雄是他的狗熊,或他的英雄是你的狗熊又有何妨?博主提到的戈爾巴喬夫不也一樣是充滿爭議嗎?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27 04:42:09

哈,哈,哈,不理解为何会有那么多人仇视泽连斯基,也没见到谁能讲得清自己为何如此仇视。

但总算知道 自由人博为何仇视泽连斯基了!孙中山反清,蒋介石抗日,泽连斯基抗俄,只要是有英雄豪杰气盖的领袖,都让他咬牙切齿。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7 04:29:24

你想找老乡汤化龙替代孙中山当国父,发现份量不够。转找谭嗣同当国父,没想到谭嗣同是扶助光绪帝的,最多只能当个新大清帝国的副国父。不得已,找出一大堆人当国父,但论起功劳要推黎元洪为第一,现在发现黎的国父资历实在上不了台面!


这种思维,呵,呵,呵,古怪到有点好笑。


更好笑的是:


孙中山反清,你仇恨他,求爹告奶地想找个新国父取代他。

蒋介石抗日,你仇恨他,不惜谎称中国是日本二战的次要作战对象,连荷兰都不如。

泽连斯基抗俄,你仇恨他,恨不得亲自帮普丁做了他一样。


仇视孙中山的,仇视老蒋的,仇视泽连斯基的,都很多,但同时仇视三人的,还没发现。


太古怪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26 19:31:18

哈哈, 同感!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26 17:32:23

樓下兩位吵得不錯啊,我真沒看出任何怪異的言論。哈哈,難道僅僅是在為Putin鬧心?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6 16:40:58

宪政共和的现代文明政权, 其关键特征是:权力结构是自下而上的, 而非专制主义、自上而下金字塔型的权力结构。

1. 以美国为例, 最高权力机关是国会。

美国华盛顿DC的 national mall 的主干道 是宪法大道(或译 宪政大道), 其体量最大、最高的建筑物就是国会、国会山。

华盛顿将军的军权, 由国会、大陆制宪会议 授予, 军队称之为 大陆军。 所有的军人为宪法而战! 法律上,国会可以随时收回华盛顿将军的兵权。

联邦、州和地方政府, 不是上下级关系, 而是平行、平级的。


2. 武汉共和 是最符合 权力结构必须自下而上的宪政共和的原则的。


袁世凯旧式枭雄、军阀,把北洋军据为私家军。以袁世凯为核心的金字塔权力结构。

军阀手段, 军人干政、胁迫政府。


孙中山及陈其美蒋介石一党,充满黑社会帮会性质。以孙中山为核心的金字塔权力结构。

帮会暗杀手段一直用到蒋经国刺杀江南。成为列宁式政党, 有其必然性。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6 14:06:19

说黎元洪上不了台面,你就只能想到他躲起来这个具体行为,却无能理解背后的含义,你的思维与视野,,,不说也罢。


姑且不论黎元洪在起义前还处决了麾下的三名革命党人,之后也是被义军枪顶着脑袋,为了保命才加入义军的。你现在找他当国父第一,奈何他的“建国革命史”实在上不了台面,比起汤化龙的都差太多了。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6 07:29:27

@奥维尔

你没有看过这幅油画吧?

《马拉之死》(法语:La Mort de Marat或者Marat Assassiné)是雅克-路易·大卫绘制的一幅油画作品[1],是法国大革命时代最著名的画作之一。此画描绘的是法国革命家、记者让-保尔·马拉被夏绿蒂·科黛刺杀、死在浴缸之中的场景。

La Mort de Marat

在这幅作品中,马拉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被理想化了[2]。例如马拉生前有著的皮肤问题就没有在这里表现出来。但这幅作品仍包含有大量真实的细节,毕竟画家大卫曾在马拉死后前往其住所,并看到了当时确实存在的一些事物,例如绿色的围毯、马拉手握的纸张以及笔。大卫创作这幅画的目的便是悼念马拉之死,将其描绘成了为革命而献身的“殉道者”。


如果一群陌生人拿着武器,突然闯进你家, 如果你正在洗澡、上厕所, 或者和姨太太做爱, 这就成了上不了台面了?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6 07:06:17

>>黎元洪也太上不了台面了吧?

黎元洪怎么上不了台面了?

从你的落后的思维方式上, 可以看出中国人走向共和道路艰难!


1. 一群陌生人拿着武器闯进我家, 难道你不躲起来?

不论是坊间流言的床底下、柜子里、隔间帷帐里, 只要有地方躲

都很正常。

利用这种小市民心理、对政敌进行人格谋杀, 是天下左棍的共同特长:从文革揪斗破鞋王光美, 到白左取消李将军、推到塑像。


2. 难道暗杀政敌上得了台面了?

你潜意识里崇拜狠角色,对不对? 我跑去中国大陆县城里,朋友好心提醒我、说我对人太客气、不够霸气, 乡下人会不服。 他们和你一样, 只服从强人!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6 04:28:54

1. 有必要继续宣称荷兰是二战日军的“主要作战对象“么?不能还是像支持普丁一样,讲不出理由,只靠嘴硬。


2. 美国国父多人,但华盛顿地位超群,华盛顿记念碑耸立首都正中。你想捧老乡汤化龙当国父,心情可以理解,但现在找出更多的人一起当国父,更说明了你的底气越发不足了。


3. 你现在把黎元洪排国父第一了,那就看看他的资格吧:

-----

1911年10月11日。武昌首义后,时任湖北新军陆军第二十一混成协协长(约莫相当于旅长)的黎元洪躲在黄土坡刘文吉家中的一张大床底下,据说那床还是他姨太太黎本危的,他瑟瑟发抖,唯恐被革命党人发现。

他可能害怕自己曾杀了三个革命党人和若干次革命党起义,亦或是害怕被当做“封建主义的遗毒”被当做典型杀害。

而此时在刘文吉家中,翻箱倒柜是革命军小将是马荣、汤启发和众多革命党人。黎元洪在被“团团包围”后,无奈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圆润敦实的身躯,做如此高难度动作,实属艰难。(一说并无此事,一说是被排长萧燮和班长虞长庚硬拖出来的)

但革命党人却另有目的:他们想让黎元洪出山当领袖,做武昌大都督。黎元洪还是害怕,他先叫革命党人去找孙文,后来又叫他们去找实际的临时总指挥吴兆麟(时年不过30岁,军衔只是个哨官,类似排长)。

但这帮小哥们急了,他们掏出了枪,有的笑呵呵、有的怒气冲冲的指在了黎元洪的脑门上。革命党人甚至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今夜黎不决,明日晨即弃诸市。”

后来他在给师傅萨镇冰的劝降信中写:

“其时枪炮环列,万一不从,立即身首异处。洪只得权为应允。”

----

土共网上介绍,如有不实,你可指出。

当然人无完人,华盛顿也畜奴,孙中山爱美女,但你现在捧的黎元洪也太上不了台面了吧?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20:37:08

暗杀同盟会三会之一的光复会首领陶成章, 刺杀 辛亥元勋、中华民国进步党 (共和党、统一党、民主党 三党合并而成)政党领袖汤化龙, 理由都是 镇压反革命!

然而,这些谋杀政敌的凶手,还自称是在为建立民国奋斗。

所以, 我认为这些凶手对于西方宪政的理解, 类似洪秀全对于基督教信仰的理解。 至少都是乡愿,乡巴佬的视野, 如果没有口是心非、心怀鬼胎的话。


另外, 1900年唐才常、容闳、严复等人在上海成立的中国议会, 为什么会被中国人遗忘, 很值得今天的中国人反思。

回复 | 2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5 19:43:25

1. “二战日本的主要作战对象是 英荷美这三个西方国家、海权国家”。 包括在荷属印度支那。

请勿思维混乱、打岔、杠精!




2. 中华民国国父们, 本来就是多人。和美国国父是多人, 一样。

武昌起义之前自立军多次起义; 武昌起义的组织者口号“建立民国、平均人权”。 反对孙中山的“平均地权”。

如果论战功, 黎元洪第一。组织起义, 有唐才常、黄兴, 就是轮不到孙中山。袁世凯利用北洋军权逼宫有功。

论组织议会、起草颁布签署宪法, 汤化龙第一。还有宋教仁, 没有孙中山。


孙中山被党棍们钦定为国父, 是为一党专政服务的政治骗局。


3. 江浙流氓团伙(陈其美蒋介石)在起义期间抢夺权力,其后还暗杀(江浙绅士为主的)光复会首领陶成章。回顾历史,中华民国就是毁在 以孙中山为吉祥物的 江浙流氓团伙(陈其美蒋介石)手上。


回复 | 2
作者:奥维尔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9:18:42

1. 所以现在知道日军跟本没跟荷兰打什么仗了!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哪来的“主要作战对象“?日军催枯拉朽击溃荷军时,中国抗日战争已打了至少四年了。


2. 想帮老乡汤化龙争中华民国国父的名号,却拉上没啥相干的谭嗣同作陪,一无逻辑,二显得底气不足。而拉上黎元洪,就更古怪了:那袁世凯就更配当国父了。


3. 不好意思再骂江浙上海广东人了?视野还是要大些,才能超越老乡情节与私人恩怨,看清世界大局,也就不会支持普丁侵乌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9:04:09

你与奥威尔两位都是俺的好友。你们的观点看法也都有各自的见地。大家和气探讨,求同存异。 不要像万维那朵尸花那样专门找茬恶语伤人。

回复 | 5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5 18:32:24

“思维本身怪异”, 这可真适合你留着。

基本事实:

1. 日本本身是个岛国,其二战的主要作战方向是争取海权。

向南,从香港、中国海, 一直打到澳大利亚; 向东,偷袭珍珠港。

2. 在这个地理范围内, 主要就是英(英国主导的南洋的海权和殖民地)、荷(荷兰殖民地、荷属印度之那, 印尼)、美三国。

据此,我的判断:

“二战日本的主要作战对象是 英荷美这三个西方国家、海权国家”。


你的思维怎么跑到, 我认为二战荷兰比中国抗日的战功大?还什么“仇恨中华民国”?


你的脑子坏掉了吧?


回到历史基本事实: 日军 “向南,从香港、中国海, 一直打到澳大利亚”, 没有将荷兰一个国家单独拎出来打。 而我的、基于事实的判断,时间范围(二战期间)和地理范围(三个西方国家、海权国家)都是整体。 你的阅读能力修复了吗?


还有你党棍风格很下流。

中华民国是你们家的?你们党棍小团伙的?你们省籍小团伙的? 不是天下为公?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7:27:19

你的逻辑很怪异。支持普丁的人很多,有些人能给个像样的理由,但你的理由却三天两变,像是有时喝多了一样。现在看来不是因为支持普丁太过热心昏了头,而是思维本身怪异。


1. 你既然承认说过“二战日本的主要作战对象是 英荷美这三个西方国家、海权国家”,还赖我撒谎?帮你理解你的意思:你在宣称中国是二战日本的次要作战对象,连荷兰都不如。

2. 本人让你给出证据,日本跟荷兰打了什么仗,你却讲不出。显然你不光无知日本与荷兰的作战,更不知国军与日军的作战,才会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3. 现在发现, 你是对中华民国充满了仇视,才会如此无知。而仇视的原因,是因为江浙上海人,广东人占据太多要责,没把你的老乡捧为国父。不用乡巴佬视野一词,但这样的视野确是太狭窄了。

4. 中华民国国父之争,你还是先确定一个人选吧。没什么关系的人都提名,只说明自己都觉得汤化龙份量不够。

回复 | 2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7:16:55

孙中山最大的罪行, 除了引进列宁式政党, 就是在南京 与江浙流氓集团(陈其美蒋介石, 及背后的日本黑金)勾结,用抢来的临时大总统, 匆忙与袁世凯做政治交易。

从而埋下了袁世凯、及其私家军北洋军(个人党羽)军阀干政的祸根!

回复 | 1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6:59:19

立宪派和武昌新军建立的中华民国第一共和、武汉共和, 才是中华民国的正朔。

1. 议长汤化龙, 传统士大夫、缙绅阶层与留学海归的代表, “立宪派”这一群体包括谭嗣同、唐才常、容闳、严复, 以及梁启超、康有为等。(被流氓孙中山一伙暗杀)

2. 都督黎元洪, 海军出身的职业军人。 海军是最现代化的兵种,早年参加甲午海战、落水遇救。操练湖北新军, 曾在南北会操(演习)中多次击败段祺瑞指挥的北洋军, 业务精湛, 且不结党。 是当时中国最杰出的新军将领,最适合军队国家化的人选。

指挥湖北新军第八镇,迎击北洋军五镇(五倍)以上的兵力进攻。(却遭流氓孙中山一伙的人格谋杀。 造谣什么被武昌起义军从床底下拖出来, 才参加起义。)

3. 外长/国务卿余日章, 美国教会培养的本土基督教传教士、哈佛大学海归。 所谓孙文的建国大纲、实业计划的英文起草者。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5 16:40:32

@奥维尔

看来我是高估你了。 你不过就是个爱撒谎造谣的脑残小混混。


>>又宣称荷兰对于二战日军是比中国还重要的作战对像。

这话是你说的, 还是我说的?

我说过, 二战日本的主要作战对象是 英荷美这三个西方国家、海权国家。


>>湖北乡巴佬

让你爷爷剪掉辫子、中华民国第一部宪法的诞生地,可不是什么乡巴佬。

立宪派和武昌新军建立的中华民国第一共和、武汉共和, 才是中华民国的正朔。 你的那个在夏威夷(当年的美国托管海外殖民地、和菲律宾一样)想着靠改朝换代“平均地权”的唐人街乡巴佬孙中山, 对西方政法制度的理解, 也就和洪秀全对基督信仰的理解差不多。

而你这个脑残, 到今天也整不明白什么是宪政, 汤化龙与宋教仁起草颁布的宪法里有没有皇帝。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6:14:17

你的逻辑依旧漏洞百出。

1)你只不过更证明了谭嗣同想建立的最多像是日本,英国那样的君主立宪,而孙中山他们想建立的是像美国那样共和国。

2)谭嗣同早被杀了,与中华民国的关系撑死了也只能等同创立共产党的李大钊,陈独秀。连土共都没你这么昏头,把他们当成国父。

3)也许袁世凯倒该尊谭嗣同为国父:他建立的中国帝国有皇帝,有宪法。

4)汤化龙的作用当然极大,但你的视野跟湖北乡巴佬一样,只看到自己的老乡,想把他捧为国父,不知道外面有更多的豪杰。


这样的浑脑袋,难怪会支持普丁入侵乌克兰,又宣称荷兰对于二战日军是比中国还重要的作战对像。

回复 | 1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5:42:53

这里引一段维基百科 (关于谭嗣同同门师兄弟 唐才常)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5:40:25

@奥维尔

这里引一段维基百科 (谭嗣同同门师兄弟)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義和團事起,唐在上海與沈藎、畢永年等组织“正气会”,對外託名“東文譯社”,后改名为“自立会”,自任总司令;七月一日,在上海愚園邀集維新人物,召開“中國國會”(又名中國議會),由葉浩吾主席,宣布:「不認通匪矯詔之偽政府」「保全中國自主」等事項;並由容閎以英文起草對外宣言,謂「決定不認滿洲政府有統治清國之權」。會中推舉容閎、嚴復為正副會長,才常任總幹事,參加者八十餘人,孫寶瑄、汪康年、章太炎、畢永年等與焉。會後決定自立軍分七路大舉,定七月十五日在汉口、汉阳、安徽、江西、湖南等地同时起事。因保皇會匯款不至,擬延於二十九日發難。自立军前军统领秦力山在安徽淮南大通,未得情报,仍按期起事,迅遭失败。

另外,你还可以再去看看谭嗣同、容闳等人,从戊戌变法到上海中国议会的史实。

传统士大夫、缙绅阶层, 留学海归背景的“立宪派”人士,不论是推进议会制度, 还是发动武装起义, 都比起孙中山之流, 在夏威夷(当和菲律宾一样根本不是美国本土)的唐人街老侨,对中国走向宪政共和的贡献大得多。什么叫“满清体制内的人物”? 英国的光荣革命是不是体制内发动的?

如果立宪派成功,比那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边缘人, 想着趁着 改朝换代机会发家致富、 “平均地权” 的流氓左棍们强多了。

汤化龙是进士出身, 后自费留学日本法政大学、与宋教仁同学,获法学博士。武昌起义前是湖北省议会的议长, 在起义军仅有一千多人的情况下参加起义。并通电全国各省、要求相应响应起义。与宋教仁一起起草颁布中华民国第一部宪法, 最终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任众议院议长(也就是今天美国佩罗西的位置)。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留言时间:2022-05-25 15:37:57

test

回复 | 0
作者:a自由人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5-25 15:31:26

@奥维尔

你的思维方式存在问题:

1. 不尊重事实。 喜欢把你党史课上的洗脑谎言 复述一遍、自欺欺人地当成事实。

2. 分析政治人物,脸谱化概念化。而我们 既要深入分析其背景、学识能力知识构成, 又要综合分析其所代表的政治势力。

以谭嗣同为例, 谁告诉你谭嗣同们的政见是“支持光绪帝复兴大清”?

谭嗣同、唐才常、容闳等立宪派的政见是变法:剪辫易服, 改国号为中华,立宪开议会,让光绪帝成为第一任中华立宪皇帝,迁都上海。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5-25 14:49:15

张国焘的枪不如斯大林的枪历害。林育英假传斯大林的圣旨,吓住张国焘了,毕竞土共是斯大林的儿子党。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5 13:14:20

秘密警察永远不够正规军打。决定的还是正规军。这就是为什么邓小平在8964镇压反革命暴乱是一定要用野战军:

1. 需要大规模流血震慑草民。

2. 震慑党内各个山头和情治系统。

这些纪律部队全部天生是党军。


希特勒建了各个军事组织还有盖世太保,始终未能建立党指挥枪,大概因为国防军天生不是党军。


@戈巴乔夫的军头特工政变失败


军头特工的头目在党内冇地位,更无邓二核心的那种地位。戈巴乔夫是党的总书记和苏联总统,党指挥枪。叛乱分子名不正,言不顺,更无江湖地位。这不是异数特例,而是苏联党指挥枪的成功之处。然而,叛乱后,戈巴乔夫威信扫地,大失民心,更无决心如邓小平那般派军队镇压叶利钦的俄罗斯,形势比人强,军心涣散,这些形成完美风暴。


@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的倒戈令齐奥塞斯库命丧黄泉,是共产党的一个异数特例。


这比较似特例。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5-25 12:47:03

共产党的“枪”, 并非单纯的军队,而主要是“契卡”型的党内秘密警察,就如同希特勒的党卫队一样。他们凌驾于军队以及几乎一切党国官僚之上, 又混在他们之中,听命尽忠于领袖,领袖则通过他们来控制党, 控制军队宣传到一切核心权力。这是一种现代化的东西厂与黑社会管控手段。现代科技更是给了他们几乎无孔不入监视全党全军全民的利器。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的倒戈令齐奥塞斯库命丧黄泉,是共产党的一个异数特例。对戈巴乔夫的军头特工政变失败, 也是一个异数特例,关键是最核心的克格勃并不绝对忠于这个总书记。契卡克格勃这样的利器, 并不会绝对忠于那些真正残留人性有点开明的领袖, 而只对那种特别心狠手辣的真正黑老大头目死忠。研究任何黑帮都不难看出这一点。黑帮老大被内部干掉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心不够黑,第二是手段不够毒。

回复 | 3
作者:Siubuding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5 12:00:07

毛泽东的党指挥枪,本质上是枪指挥党,准确地说,由拥枪的党员指挥全党。张国焘曾试图这样做,失败了,毛成功了,邓小平成功了。

与此相对的是,列宁派共产党的是真的“枪指挥党”。苏联红军的最主要创建人托洛斯基根据法国大革命的经验创立了党指挥枪的机制,并尊重此机制。似乎并无以其在军中的实力造总书记斯大林的反,不过斯大林不放心,以肃反清除托派,特别是军队中的。

纳粹德国的纳粹党始终未能建立党指挥枪的制度,即使国旗已经是党旗。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5 09:38:09

西方对共产党国家的研究表明,共产党主要是靠鼓吹的意识形态加上黑帮式的组织形式形成势力并掌握政权,是党的机器来掌握枪杆子笔杆子钱袋子,再来掌控全社会。纳粹党与共产党非常相似,他们不同于传统专制者, 也不同于近代现代的军阀寡头。获得了对党的控制,就成为了掌控党政军国民的最高极权者。苏联与所有前东欧国家都是这样,南斯拉夫朝鲜越南中共古巴等也是这样。不同的是,中国因为辛亥革命之后的军阀割据历史(毛泽东井冈山就是一种军阀土匪山寨割据)以及中共常年土匪军阀式打江山的历史,中共对军队的控制特别注重与强调“党指挥枪”,倒是苏联与前东欧国家不经常这样挂在嘴边, 因为在苏共看来,军队接受党领导指挥是不言自明的,这好比西方民主国家的军队国家化,文官政府领导统帅军队一样。

毛特别强调“党指挥枪”,是在文革中以及林彪事件之后,这其实反映出了他对自己统治力以及军队的不放心。习近平一上台就重新搬出毛泽东的“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就是为了这个独裁极权者地位。他不断反复强调“党指挥枪”,除了重申共产党统治的葵花宝典,也反映出他对军队效忠于他的不踏实,这也反映出中共有别于苏共与纳粹之处:中国有过军阀割据军头执政的历史,中共自己就是黑帮土匪军阀出身的传统,帮规是与棍棒飞刀甚至毒酒加符咒绑在一起的。要做这个寨主,就要掌握所有这一切,同时也就成了所有冤家对头的债主。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