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世界之涡中国之福:奥斯曼帝国废墟圈 2010-06-12 17:09:27

世界之涡中国之福:奥斯曼帝国废墟圈

本妞不久前在加勒比遇见一位中国同胞成功人士。此君亦官亦商亦儒,经历见闻和腰缠的银子都很闪亮。他指点着阳光下沙滩上海浪中众多的靓丽华人,豪迈地宣称:中国举办奥运世博,中国人潮涌“占领”加勒比,证明中国已经崛起,成为了世界中心!

此君强烈的中华民族豪情感染着俺。于是俺与他就“世界中心”这个话题海阔天空,针尖麦芒地在天涯海角阳光下热烈友好会谈。俺的一个歪招,就是偷换概念,跟他讨论世界的另外一种中心:漩涡中心。俺的谬论是, “你我这样油光闪亮的华人男女能在世界到处逍遥,不管是否三哥戴表还是三妹不代表,很大程度上是拜托我们大中华从近古到现在,从帝国到党国,都还不处在世界真正的漩涡中心。而这个中心,说远即远,远在西域,说近就近,近在近东。”

下面是俺跟他海侃的浓缩浆糊。

说近古,就是现在中国彩电前妇孺皆知官民津津乐道的大明大清帝国时代。说西域,就是大中东地区,那里曾有一个跟明清帝国同期但寿命比大明大清加起来还长,比这两朝东方大帝国都要威武强悍的奥斯曼帝国。当朱元璋的父亲还在打酱油的时候,奥斯曼一世就成就了帝业,搅得欧亚非三洲周天寒彻。到慈禧太后入土了,奥斯曼帝国还在拼六百多岁老命大打世界大战——现代化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地理位置上,奥斯曼帝国曾横跨欧亚非三洲,囊括黑海红海爱琴海并地中海南北东三周,控波斯湾,通衢印度洋和大西洋。在中国人还不明白世界是个球的时代,这是平板大地世界的真正中心。

奥斯曼帝国的海陆大军曾是世界唯一超强,控制着欧亚非三洲交汇的广袤陆地和浩瀚海洋,扼世界商旅贸易中心枢纽咽喉要道和滚滚财源。这个帝国,甚至到衰落垮台之前还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空军,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航空兵学校。

奥斯曼帝国政教合一,中央集权,哈里法苏丹整合统领了世界伊斯兰教,同时还包容统治着犹太教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甚至还有佛教徒的宗教文化种族民族多元的帝国。世界的宗教民族文化真正在这里交汇,碰撞磨合冲突不断。从15至19世纪,奥斯曼帝国是唯一能挑战崛起的欧洲国家的亚洲和伊斯兰强国。

这个中亚突厥人后裔的大帝国,从横空出世到分崩离析,一直在东突西撅,南冲北突。灭东罗马帝国,横扫希腊文明,征服中南欧直抵维也纳城下, 管辖大埃及北非和阿拉伯半岛,冲垮波斯帝国,后来又钳制俄罗斯的扩张,阻止葡萄牙西班牙的大业,接纳欧洲新型文明思潮文化同时抵御英法的进攻侵犯,还曾充当德意志帝国崛起的帮手与搭档。到它临终崩溃之时,还在顽强甚至成功地抗拒了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直到今天,这个帝国的原来大部分属地的国民, 还仍然在抗拒包括从共产主义到美式民主和强权在内的西方政治制度思想文化体系。而其它各种思潮主义,从民族独立分离到泛突厥民族主义,伊斯兰原教旨圣战主义到世俗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失土收复主义,泛阿拉伯主义到各门派穆斯林,到公开隐蔽的恐怖主义,江湖庙堂怒潮潜流汹涌澎湃。

自中国的明清到现在,世界上真正大规模的战争和流血冲突,大都是发生或围绕在这个奥斯曼帝国及其废墟区域。奥斯曼帝国的建立与扩张,就是对周围不同民族宗教文化文明的不断的征战征服。跟蒙古帝国只把兵马“黄祸”四散而蒙古统治者自己被融解于被统治民族文化不同的是,奥斯曼帝国以真主名义的“圣战”把伊斯兰教和中亚文化大规模成功向四周扩散传播,向西深入中南欧洲巴尔干,往东辐射到中国西北,往北越过高加索楔入俄罗斯,向南囊括整个阿拉伯半岛,并从北非直下苏丹。

奥斯曼帝国一直保持一支强大的军事武装力量。1390年建立第一支舰队,以后舰队规模不断扩大。至苏里曼大帝时期,为奥斯曼帝国海上的黄金时代。苏里曼在位46年,亲自参加了13次征战。1538年帝国舰队和西班牙等国联合舰队在今希腊西部普雷佛扎附近海上激战,共有150艘兵船的奥斯曼舰队战胜了两倍于己的联合舰队,打出了奥斯曼帝国世界军事超强地位。而这个军事超级强国,同时是一个宗教与文化的扩张辐射中心。尤其是它向西的扩张,面对的不但是历史悠久深厚的欧洲民族文化传统文明与广义基督教,而且是日益进步发展的新型欧洲工业文明与思想价值理念和社会政治经济制度。从奥斯曼开始横扫东罗马帝国领域,到面对英法俄帝国挑战,到帝国垮台之际遭希腊大举进攻小亚细亚出现凯末尔领兵救亡,这里的强权争斗一直以来不单是攻城略地的战争,而是集宗教,种族, 民族,文化,文明,政治,经济和战略冲突于一个交汇中心的世界大漩涡。

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从原属奥斯曼帝国的巴尔干火药桶爆发,到这个帝国战败垮台。从一战到二战之间,世界列强苏俄英法德,和后来意识到重大石油战略利益的迅速崛起发达工业化的美国,对这个垮台帝国的废墟属地更加兴趣盎然。英国抓住埃及控制苏伊士运河,操控约旦以控制整个美索不达米亚,法国占领黎巴嫩和阿尔及利亚,英美渗透控制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直到伊朗,苏俄拉拢分化凯末尔和他的政敌意图控制甚至赤化土耳其,占领吞并阿塞拜疆等与原来奥斯曼帝国高加索一带长久拉锯争夺的战略要地,欧洲犹太人在英法的鼓动支持下要复国重建以色列,这个地区几乎没有过一天的安宁。

在这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古老帝国的废墟中心领土上,脱胎诞生了一个世俗的,具有现代欧洲政治结构和强烈民族主义精神的,同时是百分之95以上国民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共和国。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上历史课不打瞌睡的中学生,知道这个现代土耳其共和国之父穆斯塔法-凯末尔大名的,要远比听说过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的多。

凯末尔和孙中山虽然经历气质大相径庭,但也有许多类似之处。他们都是在一个古老专制帝国崩溃之际,在废墟上创立一个时代新潮的共和政体新国家。大清与奥斯曼帝国的垮台,都是内部王朝腐朽遭遇世界新型列强思想文化与武力进攻的结果。凯末尔和孙中山都是腐朽帝国之内看到外部世界新兴文明之光的救亡图存建功立业之领袖。但是,他们有一个惊人的不同之处:凯末尔并非奥斯曼帝国的造反革命者。他的功名不是起于内部革命,而是民族救亡图存。他从领导安卡拉国土保卫战抵抗希腊与西方的联合进攻,到建立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之后,都是竭力排除外来列强干涉。同时,他并不排斥西方先进的政治制度与文明理念,而是大刀阔斧改革改造旧奥斯曼帝国的制度,废除哈里发制度,政教分离,解放妇女,命令公务人员穿戴西服礼帽,甚至也并不力图恢复原来帝国疆土。他在政教合一的奥斯曼帝国废墟中心领土上建立了伊斯兰世界第一个世俗民主共和国。他酗酒放荡,甚至并不是一个恪守戒律的穆斯林,但是他成为了一个穆斯林民族国家的精神与实际领袖。他坚定地拒绝了共产苏俄的“新兴制度和理想”和一切威逼拉拢。他代表土耳其人对外的基本立场是“多谢关照,请让我们自主”。而各国列强也真的让凯末尔的土耳其基本自由自主,虽然他们对奥斯曼帝国其他属地区域的关注与“关照”一如既往。

而孙中山则是一直寻求外力和外国列强的支持来“建立新中国”。而其他外国列强,真正对孙中山和中国特别关注垂爱垂涎的,就是两个:一个是新型暴发的军国主义日本,一个是专制后进的沙俄蜕变的共产帝国苏联。对照凯末尔的要把一切外国列强请出去,孙中山则是要尽可能把这些“先进”列强请进来帮他革掉大清老王朝的命再重新统一中国。而如前所述,世界大部分列强的大部分兴趣仍然在奥斯曼帝国这个漩涡中心。英法德美虽然对中国饶有兴趣,但是并没有跟大清王朝乃至中华民族结下太多鲜血凝成的久远历史恩怨情仇。日本掂量再三,则觉得与其扶助孙中山革命来推翻满清或者平定中国,不如伺机自己大举进攻来得利索。

只有苏俄共产党导师列宁和斯大林有战略远见。他们对土耳其的凯末尔及其政敌玩不转, 中国民国革命后的分裂混乱,加上孙中山国民党的主动求援,给了列宁斯大林一个沙皇前辈梦寐难求的天赐良机:借支持孙中山来培育发展中共,向东南扩张臣服统治中国控制远东。斯大林后来也确实忠实执行了他带领全体政治局委员并代表全体苏联共产党人在列宁葬礼上的宣誓:“列宁同志,我们谨向您宣誓:我们一定继承您的遗志,坚持不懈不遗余力地扩展苏维埃共和国联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瑞金)的建立和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终于水到渠成。中华不幸赤化,成为苏联卵翼下的“新中国”。

中华不幸中万幸是,奥斯曼帝国冤魂不散,中东一直是世界的漩涡中心。除了日本侵略中国,使得二战之中国战场的血火硝烟可以跟中东欧洲战场相比之外, 二战之后其实世界的战祸动乱中心还是在中东。连毛泽东同志也高瞻远瞩地指出,苏修跟老沙皇一样,一直要跟西方列强重点争夺欧洲与中东,想方设法要把列强的注意力和祸水引向中国和远东。老毛也知道西方列强不会上苏俄的当,苏俄自己也无法摆脱这个奥斯曼帝国漩涡。因此老毛他可以高枕无忧地一直“继续革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折腾自己的子民,还要八亿人为他打造世界的井冈山,昏天黑地做世界皇帝的红太阳梦。

当然,中国与整个东亚还是经常地被世界关注,时不时还让世界屏声憋气甚至提心吊胆,比如韩战,台湾海峡炮火,珍宝岛之战,天安门事件,中国崛起,人民币汇率,鸭绿江边核爆什么的等等。可是,在中国和远东发生这些大事的同时,大奥斯曼帝国的废墟圈,几乎没有一刻不在漩涡翻滚暗流潜涌。同属北约的土耳其和希腊从来没有停止过相互敌意与领土争端。同属共产主义世界的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与南北韩之敌对几乎无异。以色列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就不用提了。苏美对峙冷战高潮中,里根对利比亚卡扎非的“惩罚”,两伊战争,世界的关注度都高于对台湾海峡和三八线。第一次海湾战争就使得天安门事件几乎黯然失色。前南分裂动乱与科索沃战争中,美军“误炸”中国大使馆,中国人跳起来要砸美国驻华大使馆,世界只当三分钟新闻:关注的漩涡还是奥斯曼帝国的这块遗产分割。小布什打伊拉克,世界为了这块昔日奥斯曼帝国沃土的口水战与实力投入,远远超过对任何发生在中国要普天同庆或举国震惊的事件的关注。9-11事件,奥斯曼帝国的一个遗少阔佬宾拉登马上令中美南海撞机几乎不成为事件,江泽民和小布什立马要为此从横眉冷对而差点成桃园结义了。

中国是世界的中心?明白了吧,世界不是平的。中国从来不是,将来最好也不成为什么世界的中央帝国。日本人曾经真以为自己是日头升起之本土,升腾到蘑菇云降临。日本鼓捣到世界第二的经济地位,也远远不是世界的什么中心。南北朝鲜一正一邪,时常搞得世界一惊一诧,也不过是天边雷海角风,闹腾不成世界的什么中心。

一个国家成为世界的中心,从正面讲, 应该就是在思想与意识形态、经济体系和军事实力方面都取得支配地位的一个超级大国。而这个所谓“正面”,其实就很不正。要想支配主宰世界,古往今来的皇帝国君做此迷梦的不少,没一个好运正果,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而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做这种痴梦,一定要在“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旗帜下“团结如一人”,而那个党和主义和领袖,都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按照这个逻辑和定义,今日美国也不是什么超级大国,也不是世界的中心:超强如美国,也无法支配世 界,世界也并不都围着美国转。美国的真正强盛,是没有“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思想意识形态,是建立和维护自由的世界经济体系,其军事势力不是也不能以征服世界为目的。

而中国虽然现在仍然是“一个党一个主义”,那个主义是谁也说不出任何道道的叨叨主义,没有任何一本经文也无法找出任何一个标准的传道士。整个国家甚至整个社会拿不出一套上得了台面说得通也行得实在的主流价值系统理念。经济上虽然是个庞大体,但不是也无法成为主导世界的体系。军事上当然更不是能够支配世界的势力。世界恐怕也不会允许和容忍中国取得这种势力。

而真正的世界中心,就是旋涡中心。奥斯曼帝国就不幸成为这样一个中心,它的废墟圈都还是这样一个中心:宗教文化文明冲突的中心,民族经济领土不断纠纷,政治军事无休无止残酷斗争的中心,世界各国不得不一直关注,想方设法要躲开而又不可避免要卷入的是非漩涡中心。那里的各种国家民族宗教社会文明野蛮势力,古往今来风云翻滚岩浆涌动,分分合合,谁都无法整合操纵控制,谁都想插足插手操控。

中国六七百年有幸,无论正反,都不是,也千万不要去争取做这样的中心。中国应该跟世界文明潮流一道,致力于改革改良实现民主自由,和平发展,追求社会公平正义,国民平安幸福。中国人还是应该在认识自己大明大清大党不明不清历史的同时,了解这个奥斯曼帝国的今昔,利用珍惜中国不在这个漩涡中心的天时地利,努力忘记毛主席的教导,记住肯尼迪总统的一句名言:

Those who make peaceful change impossible make violent revolution inevitable.

“谁令和平改革无法进行就是让暴力革命不可避免。”

浏览(44632) (31) 评论(3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02 16:52:45
谢谢乐圣关注俺的旧文。你说的很对。马克思就是这样创造发明“历史唯物主义”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成了历史的弃儿。
回复 | 0
作者:乐圣 留言时间:2014-03-01 04:32:59
纠正: 一个搞历史的,如果带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必成历史的弃儿。
回复 | 0
作者:乐圣 留言时间:2014-03-01 04:12:55
一个搞历史的,如果带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历史成弃儿。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2-03-14 18:13:14
这个评论未免太“历史局限”了。
你这里描述的历史其实不过就是西方经济发展需求的历史,就是争夺资源和市场,欧洲围绕地中海的争夺,无非就是控制通商途径,也就是控制当时的资源的流通和市场的发展。
在当时的中国这已经是完成式了。当时的中国已经扩张到了当时的旅行能力的极点,剩下的只有经营,因为再向西发展成本太高,而且人口因素也决定了不论西部南部和北部不具备更好的市场。
别说奥斯曼,这个过程在中国完成的时候欧洲们还在住山洞,罗马教会刚成为欧洲最高指挥,伊斯兰的先知穆海默的的祖爷爷都没出生呢。
所以你这里描述等于是关公战秦琼的性质。

中国的这个自然和历史特点导致了后来中国文化的core,也导致了通商和竞争的萎缩。
但从现代经济的角度看,仍然没有脱离资源和市场这两个基本要素,而市场导致对资源的需求度。
从整个世界来看,在可见的将来没有其他地方比亚洲具有更大的市场,奥斯曼那种控制地中海来控制通商的行为也已经没有了意义,如今你并不一定需要军事来控制资源流通,有成本更低的方式。
在未来几代人来说,亚洲成为世界的中心是可以预见的,而亚洲经济围绕中国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中国具有最大的消费市场。
中国当时没有参加世界是因为没有必要,农业经济的全部资源和市场都具备了,郑和当初南下没有占有殖民地是很可以理解的,因为并不能提供农业社会需要的资源,其人口基数和消费水平也不能提供市场。
当时的中国并不是侥幸福气,而是当时的世界经济只是区域经济。

从资源和市场的角度,就很可以理解鸦片战争对当时英国的意义了。直到如今,世界经济和政治和军事和不论什么,仍然是围绕资源和市场的控制。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1-09-22 12:18:13
谢谢飞云关注俺这篇旧作。

俺一直觉得,这个奥斯曼帝国废墟圈,就像拿破仑时代的阿尔卑斯山脉,或者青藏高原,连接而又分割着世界。西方广义基督教世界,东方广义儒道释文明,中间楔入这个伊斯兰古老宗教文明帝国。西方基督教摆脱中世纪黑暗之后,世界近代现代历史实际上就是欧洲新兴文明席卷全球的历史。而奥斯曼帝国伊斯兰就是阻挡西方新型思潮文化制度风俗习惯席卷全球的一道高山巨坝深渊鸿沟。欧洲文明漫过了这道坝,冲击到了东方。但是,奥斯曼这道坎这座山仍在。虽然奥斯曼帝国传统与伊斯兰文明同东方儒道释相冲突之处不见得比跟西方少或者浅,但是因为奥斯曼首当其冲,后面的俄罗斯中国一方面在跟西方冲突时有天然屏障,另外一方面有着跟西方和中东互相周旋渔利的空间与时机。而这个“周旋渔利的空间与时机”,在俺看来,是并不带价值指向的。一方面可以像毛泽东一样关起国门来把中国折腾得天翻地覆万家墨面没蒿莱(因为世界管不了),当然也可以大力改革创新真正自强,同时也可以平庸守成像明清那样搞几百年。

而奥斯曼废墟圈这一大圈,俺真的不看好他们。贫瘠沙漠如也门鸟不生蛋,弯刀文化没法改变。富得流油如沙特科威特,随时可以起火爆炸。最近土耳其跟希腊因为塞浦路斯海域发现巨大油气田,又搞得剑拔弩张了。一个希腊,自从被突厥人打翻后,到现在还奄奄一息。一个土耳其,无论怎样脱亚,就是入不了欧。土耳其人因为对入欧近乎绝望,现在打算重返奥斯曼帝国圈,对埃及叙利亚甚至利比亚阿拉伯局势都开始积极卷入,其实这是给这个地区增加新的动荡不安因素而已。好在土耳其还真的不成气候。

现在与将来的世界,都会要根据这三个板块的移动碰撞来运动。欧洲与中东都是各自分裂松散的文明板块整体。无论欧洲还是中东,都不可能再出现一个超级大国统领整合这个区域。而俄罗斯中国与美国,则是在西方中东与东方三个大文明板块中间有中坚作用加独力支撑运作能力的大国板块。这样的独特结构地位,决定了中国俄罗斯美国这些国家自身的变化,无论是进步繁荣还是腐败落后,都主要是自身民族与社会自己决定选择。而这几个国家民族的选择,都要参照中东变局,来决定和改变自己与世界。
回复 | 1
作者:飞云 留言时间:2011-09-13 17:29:55
大顶阿牛伟大雌文 :)
但是为什么中东总是漩涡中心?发人深省啊。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7 11:52:01
谢谢枫苑梦客,您说的非常正确!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7 11:11:17
谢谢捂被子笑赠言。俺喜欢你这句话:
“逻辑思维能力,还是个能学的东西,并不象你的短腿不能改变."

你看,你就被吾丁拉拢了一下吧,知道了逻辑思维不是中国人的长处,至少不是赤化了的中国人的长处,或者说赤化了的中国不允许不喜欢的长腿儿。小心,近朱者赤啊。

还有,你称呼俺和吾丁等“糊涂蛋”,俺也喜欢吾丁昵称你“五倍子”,只有在一个战壕里厮杀的战友,才这样亲切呢。
回复 | 0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10-06-17 08:59:28
地缘政治学中有一个流传很久的说法,谁控制了中亚,谁就控制了世界。当年成吉思汗称霸世界的梦想就是从灭亡花剌子模,占领整个中亚开始的。世界海路贯通之后,远处内陆的中亚的地位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日渐提升。野心勃勃的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都先后试图控制中亚。苏联和美国也一直在争夺中亚的控制权,因为,它们都认识到了,失去了中亚往往就将失去世界霸权。但是也不能绝对化,因为苏联曾控制中亚将近一个世纪,但苏联也没能完全称霸世界。

我理解博主的意思,中国现在有了一些钱,但是离真正意义上的崛起还差得很远,更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中心。什么再造汉唐盛世、万国来朝的美梦未必能成真,据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设计就有那么点意思,有点不够谦虚。要我说,就此打住!中国人不可妄自菲薄,也不要狂妄自大,而应该清醒地认识道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尤其要认识到自己的差距和不足,不能一味地诉诸民族主义的狂热,否则只能自取其辱。一个用一亿件衬衫换一架空客的国家不可能成为世界中心,更不要幻想统治全世界。我们的同胞应该学会把心态放平,学会安静。
回复 | 1
作者:捂被子笑° 留言时间:2010-06-17 07:32:25
别人那里的评论,给你一个COPY:
======================================


阿妞也是个糊涂蛋,虽然没吾丁伊萍那样混蛋.

毛共绝不是完全正确伟大,但对中华民族, 肯定有很多正面作用,甚至是贡献大于错误. 凡能客观回顾中国近200年历史和近200年中国世界地位变迁的人,大概很难否认这一点.

凡疯狂反毛共的,能把毛共看成白痴土匪无能...的.肯定是糊涂蛋. 且不说这类人还往往会把中国文化和中国人"自古至今..."从头到脚骂个稀烂.吾丁的"论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就是一例.阿妞不牛和星辰的翅膀等为之叫好就是佐证.

本来,人与人比有高矮之分,民族与民族比有长短之别. 能意识到自己的长处或不足并加以发扬或学习,是件好事.但吾丁伊萍这类糊涂蛋们的出发点却不是这样的.他们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要抓住一切机会对中国人进行侮辱和谩骂,并妄想在中国的脊梁上对中国人的自信给致命一击. 吾丁就上海世博会主题曲抄袭事件的迫不及待,无限上纲上线上级别的冷嘲热讽幸灾乐祸(他自己的原话),就是他们这类人丑恶嘴脸的一个暴露.

我曾问吾丁:"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又怎么了? 人与人比,不如人的地方多了,还不活了么? 你们家和白人比, 个子矮, 皮不白,腿短....你不是还继续活而且还后代延续么? 你没想过因某些方面与人比"低下"就自我了断自我绝户吧? 况且,逻辑思维能力,还是个能学的东西,并不象你的短腿不能改变."-------他把评论给删了哈.

吾丁这类人还谈人格? P, 他曾说要留我的评论看我的嘴脸(我的话是脏些糙些哈),后来又逢我的评论便删.就这样的反复无常的人,就这样的民族大义上的糊涂蛋,还谈别人的人格和"为人",笑话!.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5 11:23:02
谢谢多思博提示。已遵嘱修改。
回复 | 0
作者:多思 留言时间:2010-06-15 06:49:55
牛妞,建议你登录之后,点击“控制版面”/“博客显示设置”,并提高“日志评论显示”里的数字,比如增加到50或更高。这样的设置将便于读者浏览文章底下的所有评论,不需再点击下页。
回复 | 0
作者:信济 留言时间:2010-06-14 21:52:22
阿妞,我已回应,敬请留意。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4 18:04:48
风来运来网友,您说的有谱。俺对于宗教的理解非常肤浅,只对毛教有比较深的体会。
回复 | 0
作者:风来运来 留言时间:2010-06-14 17:06:49
总体感觉楼主对于宗教的理解较为肤浅,死抱腐儒的僵尸更是闭着眼睛说瞎话的自大而无知的意淫。如果腐儒的酱缸文化真的管用,中国也不会一再沦落异族之手差点亡国灭种了。文革的真正意义和价值应该不像轮子那样说的一无是处,大陆的多数民众怀毛恶邓很说明问题。邓为代表的贪腐集团未必像某些人捧得那么高,毛的十年以政治运动反贪腐正风气的动机未必像某些人说得那么糟糕。客观地说,邓打开了人心之恶的潘多拉盒子,把中国引向了一条不归路。
回复 | 0
作者:捂被子笑° 留言时间:2010-06-14 12:43:58
阿牛:"八亿神经病"不是凭空来的.那是人家毛共前几十年挣来的信誉的作用. 这正说明了毛的前期决不是一无是处.

没有毛共前几十年挣来的信誉,象大法那样吹上天也不会胡诱"八亿神经病"的.所以,你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折腾自己的子民"是不对的.

GD今天不正在改革正在 make peaceful change possible么? 你要耐心. 要有信心.

若急功近利,象六四那样, 象被"普世价值"灌晕菜而恨不得明天就把共D埋葬现在就把老毛鞭尸体的, 才是 make peaceful change IMpossible呢.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4 11:59:22
暗夜寻灯网友,喜欢您的网名和思考。地理环境对所有生物进化的影响,自达尔文就提出来了。这当然值得继续研究探索。人类世界今天在通讯交通进入了地球村时代,但是实际上世界上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走出自家村子太远的机会和权利。他们能够接触到的电子资讯,有很大程度上跟过去的祖先被叫到村子的广场上听皇帝圣旨教主昭示没有太大区别。因此,在地球村的同时,原始古老部落仍然是现实存在。国际地缘政治的基础和生命力就在于此。

俺那位朋友没有对俺生气发火。一来人家是儒者,二来俺这个人缺乏惹人发火的能耐。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4 11:37:20
哈哈,捂被子笑同志,你说的没错:比如文革就是八亿神经病,十年糊涂梦,四个王八蛋,一个红太阳嘛。
回复 | 0
作者:捂被子笑° 留言时间:2010-06-14 09:05:36
读来有读转法轮的感觉哈.

转法轮,里面收罗了众多的现代科学知识,天文地理物理化学...,把人蒙的一愣一愣. 但红志的什么穿墙入玻璃之类低级谎言,让人看到了猴PG.

该文......滔滔大论,对奥斯曼帝国和大清国的研究也是把人震得不敢开口说半个不字. 但"因此老毛他可以高枕无忧地一直“继续革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折腾自己的子民,"一句,暴露了作者的无知偏颇.

老毛假如就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折腾自己的子民", 别人都TMD跟着他干,而且其身边不乏众多无法无天六亲不认的家伙,也不乏学贯中西学富九车的老家伙....这么多人都TMD傻哈?

就你聪明, 就你时候猪哥亮聪明哈.
回复 | 0
作者:暗夜寻灯 留言时间:2010-06-14 06:18:49
现在有些美国大学生物系有一门专业叫地理生物学,讲的是地理因素对生物行为和文化的决定性作用,其中包括人类。由此又诞生了另一门专业,地缘政治学。有一种观点在西方已经占统治地位,今日的欧洲之所以能领先世界,完全在于欧洲所处的地理因素,使得它能汲取非洲,中东,和远东的文明营养。细想欧洲的文化也确实如此。欧洲,特别是近代思想体系的中坚力量---西欧,完全吸收的文艺复兴的思想,使得这些国家能够先后崛起。从西欧到印度,交通都不如西部中国般困难,文化的碰撞和相互补给使得他们不仅在身体营养,而且在思想营养方面胜过中国。中国的地理位置,可以看做与外部世界隔绝,在自己的文化圈内,又由于大平原居多的关系,所以能够相互平定形成大一统。中国的这种地理封闭状态实际就形成了一个大井。坐井观天,形成井底蛙的思想体系,也就不难理解。
地理生物学研究针对所有生物。比如大象的母系社会是如何演化形成的?不同地域的大象社会文化和习俗的差别。在中国研究人类文化和习俗的专业都是非常没油水的专业,更何况其它动植物?估计连听都没听过这门专业。起码万维里边这么多新来的和过去的留学生,没一个人懂这门专业的。中国靠给人做点低技术的产品就想称霸世界?
我特想知道你那位朋友对你的这些高论,如何气愤的。中国现在培养奴才学者,像这些不利于中国主流思想体系的学问和知识,他们采取的方法根本就是扣个这些思想是反动的大帽子而一概拒绝。
文中的有些观点我也不太同意,或者需要开挖历史,专门写篇不同于目前历史学界的观点的论文。可惜没这个时间和精力。
回复 | 0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0-06-14 05:04:38
谁是真的世界中心啊?从来都没有,要有也都是某个人自命的。美国人现在就觉得他们自己是世界中心,怎么了?这么想没什么不对!

中国吧自己当中心就对了,别太在乎其他国家如何如何,努力搞好搞强自己才是硬道理!

至于言论自由,是不是富强的关键,这很难说,很多言论自由的国家都被美国政府和大公司给灭了,操纵了。一个国家如过要走向富强,必须能够抵挡外来的势力的左右,无论是美国还是俄国还是欧洲或日本。而美国正是利用所谓言论自由作为起点,来搞垮别国的。六四就是言论自由的结果。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3 23:21:09
补充:最早倡导言论自由创办自由辩论言者无罪的,是公元7世纪一位伊斯兰教的卡里法,他大名叫乌玛。

而当今世界上对言论表达限制最严厉的,就是阿富汗的极端伊斯兰塔里班。(北朝鲜允许男女同台唱颂歌)。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3 23:12:48
谢谢天涯浪子美言。您是浪子,俺是不牛妞,正好雌雄所见略同。俺也觉得令狐大侠的观点很引发思考。

中华文化,实际上是一种深厚的文明包含着许多独特的文化沉淀。而称得上独特的文明都有各自的传统沉淀:伊斯兰文明与西方广义基督教文明莫不如此。但是,现代世界的文明,特别突出的科技物质文明,其实是西方基督教文明里抛弃许多中世纪沉淀之后迸发出思想启蒙与文艺复兴之后带来的。我们现在大家敲打的电脑键盘,从表达自由到神奇便捷,恐怕都要从这个文明那里找起源。而防火墙网屏员官养网评员,恐怕就要从宗教法庭和哈里发和文字狱那里找源头了。

另外提及一点:言论表达自由甚至自由思想研究辩论的大学,恰恰最早是伊斯兰教的奠基者哈里发王倡导创办的。

但愿“赤共分子”网友也是看到这个门道。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3 22:46:38
华山君的归纳非常简明,可惜有点太坚定铿锵。

首先,历史没有那样简单明了线性决定。俺开篇的谬论就是“在很大程度上”云云。所以您的五点归纳,包括对星辰的翅膀君的观点的归纳,似乎就稍嫌草率。

邓公的“韬光养晦”,跟老毛仿古训改编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类似,是审时度势,缓兵之策,实际上是只争朝夕,总有一天要称霸称王,君临天下的。一切都是为了积蓄国力,蓄势待发的。而且,他们这种提法与实践,也是颇能获取民心凝聚国力的,因为这样的口号和实践,是以大中华民族主义为核心或者包装的。

俺的真正意思,是民族主义这个东西,自从拿破仑高举扩散以来,确实是把世界引导到今天的一面旗帜。这面旗帜下有可歌的辉煌,也有太多可泣的悲呛与无奈——今日奥斯曼帝国遗址上就包含这样的可歌可泣。中国的近代史,也是包含这样的炙热民族主义旗帜下的发展和挫折。未来也是蕴涵着这样的动力与陷阱。

如果胡锦涛同志能够把“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理念突破党八股来发挥阐述,突出公民基本权利自由幸福是普世价值和国家根本,就能够容纳正面意义的民族主义,例如民族平等,国家统一,团结尊严等等,而去掉“韬光养晦”那样不但引起世界猜疑而且实际上是以党国正统专制合法为归依的思维与口号。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3 22:15:26
哈哈,道然博看来在线上,先回您。

您看到的土耳其的教科书应该不是胡言,尽管他们确实是胡人。

突厥人确实是被大汉打败,败走西去的。但是,他们并没有上西天。东突厥后裔变成蒙古人,灭了汉人后裔之国,建立大元。西突厥就成就了俺这里的妞言牛史。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3 22:07:09
淡淡的云彩数据准确。但是本文对奥斯曼帝国与大明大清的比较,不是在于国土人口甚至GDP等方面,而是着重于对世界范围与格局的影响,特别重要的是主要由地缘决定的对世界文明冲突的影响。假如西突厥人没有离开中亚一路往西开疆辟壤,而是在用伊斯兰武装头脑之后南下跟华夏争雄,无论儒家中华还是穆斯林突厥胜出,在跟欧洲文明交锋,东亚中原就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中心了--无论那个中心的概念都合适。
回复 | 0
作者:道然 留言时间:2010-06-13 22:05:44
一派胡言,好好学学历史去。
你去问问那土而其人是怎么说的。
人家说,我们过去是你们的邻居,后来我们被你们打败了,跑到欧洲来了。这是我们教科书上写的。
被你这么一说,汗!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6-13 21:54:12
先转发一个新闻快报:

美国发现阿富汗丰富矿藏价值万亿

U.S. Identifies Vast Riches of Minerals in Afghanistan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A bleak Ghazni Province seems to offer little, but a Pentagon study says it may have among the world’s largest deposits of lithium.
By JAMES RISEN
Published: June 13, 2010

WASHINGTON — The United States has discovered nearly $1 trillion in untapped mineral deposits in Afghanistan, far beyond any previously known reserves and enough to fundamentally alter the Afghan economy and perhaps the Afghan war itself, according to senior American government officials.

The previously unknown deposits — including huge veins of iron, copper, cobalt, gold and critical industrial metals like lithium — are so big and include so many minerals that are essential to modern industry that Afghanistan could eventually be transformed into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mining centers in the world, the United States officials believe.

An internal Pentagon memo, for example, states that Afghanistan could become the “Saudi Arabia of lithium,” a key raw material in the manufacture of batteries for laptops and BlackBerrys.

The vast scale of Afghanistan’s mineral wealth was discovered by a small team of Pentagon officials and American geologists. The Afghan government and President Hamid Karzai were recently briefed, American officials said.

While it could take many years to develop a mining industry, the potential is so great that officials and executives in the industry believe it could attract heavy investment even before mines are profitable, providing the possibility of jobs that could distract from generations of war.

“There is stunning potential here,” Gen. David H. Petraeus, commander of the 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 said in an interview on Saturday. “There are a lot of ifs, of course, but I think potentially it is hugely significant.”

The value of the newly discovered mineral deposits dwarfs the size of Afghanistan’s existing war-bedraggled economy, which is based largely on opium production and narcotics trafficking as well as aid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Afghanistan’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s only about $12 billion.

“This will become the backbone of the Afghan economy,” said Jalil Jumriany, an adviser to the Afghan minister of mines.

American and Afghan officials agreed to discuss the mineral discoveries at a difficult moment in the war in Afghanistan. The American-led offensive in Marja in southern Afghanistan has achieved only limited gains. Meanwhile, charges of corruption and favoritism continue to plague the Karzai government, and Mr. Karzai seems increasingly embittered toward the White House.

So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is hungry for some positive news to come out of Afghanistan. Yet the American officials also recognize that the mineral discoveries will almost certainly have a double-edged impact.

Instead of bringing peace, the newfound mineral wealth could lead the Taliban to battle even more fiercely to regain control of the country.

The corruption that is already rampant in the Karzai government could also be amplified by the new wealth, particularly if a handful of well-connected oligarchs, some with personal ties to the president, gain control of the resources. Just last year, Afghanistan’s minister of mines was accused by American officials of accepting a $30 million bribe to award China the rights to develop its copper mine. The minister has since been replaced.

Endless fights could erupt betwee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n Kabul and provincial and tribal leaders in mineral-rich districts. Afghanistan has a national mining law, written with the help of advisers from the World Bank, but it has never faced a serious challenge.

“No one has tested that law; no one knows how it will stand up in a fight betwee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the provinces,” observed Paul A. Brinkley, deputy under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business and leader of the Pentagon team that discovered the deposits.

At the same time, American officials fear resource-hungry China will try to dominate the development of Afghanistan’s mineral wealth, which could upset the United States, given its heavy investment in the region. After winning the bid for its Aynak copper mine in Logar Province, China clearly wants more, American officials said.

Another complication is that because Afghanistan has never had much heavy industry before, it has little or no history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either. “The big question is, can this be developed in a responsible way, in a way that is environmentally and socially responsible?” Mr. Brinkley said. “No one knows how this will work.”

With virtually no mining industry or infrastructure in place today, it will take decades for Afghanistan to exploit its mineral wealth fully. “This is a country that has no mining culture,” said Jack Medlin, a geologist in the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s international affairs program. “They’ve had some small artisanal mines, but now there could be some very, very large mines that will require more than just a gold pan.”

The mineral deposits are scattered throughout the country, including in the southern and eastern regions along the border with Pakistan that have had some of the most intense combat in the American-led war against the Taliban insurgency.

什么地方挖金子的代价高--南极洲还是阿富汗?
什么比金子更宝贵?石油与锂这样的战略矿产。
坐在金山上一定能富强吗?有可能,但不一定。沙特或许是正例,南非就难说,蒙古戈壁下据说黄金万吨,阿富汗的地下宝藏到底是引来更大的灾祸还是无边的福祉,人决定,天晓得。
回复 | 0
作者:赤共分子 留言时间:2010-06-13 21:25:43
有点门道
回复 | 0
作者:天涯浪子 留言时间:2010-06-13 20:22:04
阿妞:真的看不出来这么大气的一篇文章竟是出自巾帼之手,我还以为她们都去风花雪夜去了。

令狐大侠:赞同你的 “1279年10万人崖山蹈海是不是舍生取义?李定国将军宁死荒野够不够忠义?星辰兄说的,是被满清(包括土共后清)蒙元污染扭曲的中国文化。“ 我也一直认为当代人所津津乐道的所谓中华文化,与汉唐之风大相径庭。我想我们都在另外的地方见到过残存的汉唐遗风轻轻地飘。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