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s://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 2014-03-18 00:10:31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已经揭晓:超过80%的公民参加投票,近95%的票数赞成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乌克兰临时政府宣布这个公投无效,欧盟和美国反对这个结果,俄罗斯当然支持肯定这个公投以及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俺认为,不需要。原因很简单,只有三条。

 

第一条,  公民投票是西方近代的创举,是国家主权在民的体现,是一种直接民权。选举和投票是公民社会的标志之一,也是民众参与国家意志形成的一种重要方式。但是一个国家的治理,不可能任何法律决定都要求每一个公民来投票表决决定, 因此出现代议制,即由公民选举出代表,即议员,来讨论法案制定法律。而有关全民关心的非常重大的议题,公民保留着直接自己作主决定的权利,由全体公民投票决定,这就叫做全民公决,或者公投。关于这样的议题,是关系全民利益意志的大是大非或者取舍,比如摆脱议员派系争斗直接罢免最高公职人员,避免代议制对民意的扭曲,或者指定或修订,中止或废除某个重大特定法律政策,或者决定国家根本制度与国家领土主权,决定独立或者并入其他国家等等。凡是宪法或者其他基本法规定了这样的公民权力的国家或者地区,或者根据情势推动有条件举行这样公投的国家或者地区,这样的公投都体现着公民的集体意志。这种意志的表达,不在于外界是否认为对错,也不在于外界是否接受,是一个事实。

 

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区,乌克兰宪法以及克里米亚基本法规定了克里米亚有这样的举行公投的权利以及具体实施法则。因此,克里米亚举行了公投,出来了结果,确立了这样一个事实:克里米亚绝大多数公民赞成重新加入俄罗斯。国际社会,包括基辅的乌克兰临时政府,无论接受还是反对这个表决结果,必须承认这个事实:克里米亚公民的集体意志是要重归俄罗斯。

 

第二条,  克里米亚公投是否和平理性公正。公投必须有几个重要条件:必须是和平非暴力没有任何公开与暗中胁迫,必须具备公民社会,也就是有公民权投票制度,有资讯的公开与自由,议题需要兼顾理性和可回答,答案必须是二分是与否,民众必须对公投的过程与结果拥有共识。

 

从到目前为止的报道看来,这次克里米亚公投是公开进行的,没有军队警察或者其他暴力胁迫。虽然俄罗斯军队事实上进驻控制着克里米亚,但是并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军队或者普京的特务直接暴力胁迫克里米亚公民参与投票和胁迫填写表决选择。公投过程是透明和平的。公投票的选择是符合规范的:只有两个问题:你是否支持克里米亚加入成为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你是否支持恢复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的1992年克里米亚共和国宪法?这两个问题都只有两个选择:赞成或反对,没有第三个“维持现状”的含混选择。这符合全民公决的选项规范。

 

第一个决定,加入俄罗斯,克里米亚表达了清晰的意志,当然需要俄罗斯接受。第二个决定,脱离乌克兰,当然也需要基辅政府或者整个乌克兰同意。但是,无论俄罗斯接受还是乌克兰以及其他国家反对,克里米亚的公投结果已经是事实,也就是说克里米亚公民的决定已经做出,他们的意志已经体现。

 

第三条,  如果克里米亚宣布独立,并真正成为一个享有主权的国际社会成员,当然需要乌克兰以及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在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接受承认之前,克里米亚的事实独立状态,只要没有外来武力干涉,就是个存在。在原苏联废墟圈,就有着不止一个这样的没有获得普遍国际承认的独立国家实体,比如南塞奥梯,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等,事实上独立存在。即使乌克兰和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克里米亚也可以获得事实上的独立存在。最明显的例子是科索沃。科索沃于2008217日通过独立宣言,塞尔维亚政府宣布绝不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但是保证绝不使用武力阻止科索沃的独立。科索沃于今获得108个国家的承认,但是因为塞尔维亚以及中国的反对,无法加入联合国。2010722日,国际法院判决科索沃独立并不违反国际法。

 

因此,即使基辅以及欧盟美国反对,只要不对克里米亚使用武力,克里米亚的独立就是事实——这个事实就是,对独立的克里米亚动武,就是对俄罗斯开战。而如果俄罗斯宣布接纳克里米亚重归俄罗斯联邦,那么就连什么承认克里米亚独立都不必要了。作为俄罗斯领土主权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如果谁再去承认其独立,那不是干涉俄罗斯内政了吗?连俄罗斯的“外政”都没法干涉,变成了普京的“内政”,奥巴马怎么去干涉?

 

因此,作为乌克兰“领土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已经成为历史,哪怕“独立和领土主权完整”的乌克兰没有成为历史。让我们再简单回顾一下乌克兰同克里米亚和俄罗斯的历史:

 

1700年俄罗斯帝国在同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中获胜,夺取了梦寐以求的克里木,建立了黑海的出海口。此后几百年,俄罗斯始终控制着克里米亚。

1917年,苏维埃俄国最终继承了沙皇俄罗斯帝国的几乎全部领土,包括克里米亚。苏联在克里木半島建立了一個苏维埃自治共和国,隶属俄罗斯管辖。斯大林以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與德国合作为由,把全部克里米亚鞑靼人居民強迫流放到中亚,大约46%被流放的人死于饥饿或疾病,其余的人直到几十年后才获准返回克里米亚半岛。俄罗斯人成为克里米亚主要居民。

19世纪时,乌克兰大部归属于俄罗斯帝国,其余部分为奥匈帝国领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的混乱时期,乌克兰曾在1917年至1921年短暂独立。在乌克兰内战后,苏维埃乌克兰在1922年成为了苏联创始加盟共和国之一。随后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原波兰統治的西乌克兰并入苏维埃乌克兰。

1955年,赫魯晓夫以纪念苏维埃乌克兰成立35周年的名义,將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

1991年,苏联解体,克里米亚不愿意成为乌克兰一部份,于1992年制定独立新宪法。乌克兰当局反对,甚至表示不惜动用武力。最終在俄罗斯的调解下,克里米亚继续成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俄罗斯则租借塞瓦斯托波尔軍港的部份作為黑海舰队基地,用以维持秩序和保卫安全。塞瓦斯托波尔由此成为主权属于克里米亚但管辖权属于俄罗斯的一个区域。

 

历史就是这样翻来翻去。于今又翻开了一页:克里米亚是俄罗斯一部分了,不需要国际承认,除非谁能够把她从北极熊怀里或者双头鹰翅膀下“解放”出来。

国际社会要面对的重要现实,就是一个再次捕获克里米亚与乌克兰的俄罗斯双头鹰,而不是对克里米亚纠缠纠结不已。具体紧迫的大问题,是那个“独立和领土主权完整”的乌克兰究竟是不是一个乌有之国。


相关博文;

乌克兰——无克之难,乌云之窗

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北极熊到双头鹰

乌克兰蝴蝶效应:美国衰落与国际失序

乌克兰局势:塞翁与马和渔翁

克里米亚,马岛和钓鱼岛

 

浏览(4577) (2) 评论(5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3-21 16:12:29
上面说了那么多,并不是说本人站在俄罗斯立场上,支持这种行为。就事论事,无关立场。
如果非要讲立场(或者利益),我希望尽量弱化俄罗斯,俄罗斯和日本是一百多年来对中国伤害最多的国家。
回复 | 0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3-21 11:37:55
其实克里米亚的事情,后果没有那么严重。首先,美国和英国其实有不少政治家认为克里米亚其实本来就是俄罗斯的。原来划给乌克兰是因为是同在苏联的一个国家里面无所谓。基辛格好像就比较能理解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对俄罗斯的意义。前几天美国公众广播请了一个英国历史教授,讨论克里米亚问题,他就仔细讲了克里米亚,尤其是塞瓦斯托普儿对俄罗斯人的历史,军事,和文化影响。说是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战争的时候,在那个城市死了很多人,在俄罗斯人心目中那里是他们的英雄们流血的地方,不会放弃的。

但是,俄罗斯这次搞的公投,其实是有点程序正义的问题。但是,有了南联盟的那个穆斯林地区强制独立公投在先,西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也不占理。所以才有俄罗斯人理直气壮的和奥巴马和克里争论,没有见美国人公开说出他们是如何争吵的。

至于短期的制裁肯定要有的,否则一点面子没有了。但是长期会有冷战?根本没有的事情。俄罗斯现在基本上还算民主体制,尽管不纯粹,有点问题。但是从俄罗斯的长远利益看,这也是人家老百姓的理性选择,每一个帝国崩塌的时候,都有很糟糕的地缘政治结果。俄罗斯当初在分家的时候,只要稍微强硬点,克里米亚当时就可以要回来的。现在只是在完成这个结果。仍算是苏联帝国垮塌的尾声,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长期来看,克里米亚归俄,短期制裁很快就过去了,除非俄罗斯有后续动作,但是估计不会的。另外,乌克兰加入欧盟或者北约?可能不大,除非他们不要东乌克兰了。只留下西乌克兰,那里本来就是波兰的,加入欧盟去吧。如果要保存一个完整的乌克兰,就保留中立好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20 13:26:28
谢谢newjoy! 你的评论分析很理性客观。
当年蒙古的公投,跟克里米亚有很强的可比性。第一,蒙古人要脱离中国独立确实是大多数蒙古人的意愿。第二,当年的国际情势,蒙古如果不独立并事实上进入苏联的保护,很可能也会被日本占领。第三,当然这种国土的分裂是中国内乱和苏联霸权的体现。
不同的是,蒙古人跟俄罗斯人并非今日克里米亚那样基本上是俄罗斯人居住并且历史上长期被俄罗斯占据的地区。所以蒙古一直保持着名义上的独立。至今还是中俄之间的缓冲。

至于所谓开先例之类,国际政治并非都要遵循任何先例。都是根据当时国际势力对比,不断破坏先例或者创造先例的。援引任何先例,无非是打嘴仗的顺溜而已。
回复 | 0
作者:newjoy 留言时间:2014-03-20 11:20:30
克里米亚的公投独立入俄,本质上和当年外蒙在苏军进驻支持下公投独立没有不同,所以老毛子玩这手也是驾轻就熟了。中国从自己当年惨痛的历史伤疤出发,也不应该支持这种做法。
至于克里米亚人民的意愿,无疑是在公投中得到了充分体现,这和当年外蒙人民的公投结果也是一样的,所以可以说公投本身没什么可质疑的,和历史上独裁者胁迫收买操控的公投选举没有可比性。当然,如果没有外国驻军可能程序上更加合法一些,可是话说回来,没有老毛子撑腰,无论当年的外蒙还是今天的克里米亚都是没有按当地人民意愿举行公投并获得独立的可能性的,乌克兰和中国政府不仅会不允许,必要时还很可能动用武力弹压的。
但这种随便就独立出去一块领土的事实,对乌克兰其他地方的人民、当年以及今天的中国人民无疑是难以接受的,也是要坚决抵制决不接受的,这就是观点立场不同导致感受选择判断不同,和民主自由或普世原则没有一毛钱关系。
如右撇子所说,造成这种局面的根子在政府和执政者无能。外蒙独立时中国正贫弱内乱(当然中共捣乱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而今天的乌克兰“新政府”也是过于激进冲动,完全没有顾及自身处于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缓冲地带的微妙战略处境和国内俄罗斯等民族的感受,迫不及待地清算还有一定民意基础的前总统并宣布全面倒向西方,而其实自身军备废弛连格鲁吉亚都不如。在西方虽然口头高调但对俄罗斯实际缺乏有效制衡威慑的背景下,乌克兰最终咽下苦果也是势所必然。
而如果一个政府真无能到了无法维持国家统一的地步,我也赞成人民有自决的权利,包括摒弃这个政府或这个政府所代表的国家的权利。即便这种自决可能违反了“国际惯例”或开了“不好先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03-19 19:02:38
回kanke1111,

没研究过Bilderberg Group。以下是我平时阅读的材料之一,从交易石油价格的角度来看俄罗斯。我更喜欢这些角度,因为人家可是put the money where the mouth is. 而那些搞政治的人写的东东,本人不怎么感冒的。

Russia’s Permanent Interests
By Louis-Vincent Gave

Nineteenth century statesman Lord Palmerston famously said that “nations have no permanent friends or allies, they only have permanent interests.” As anyone who has ever opened a history book knows, Russia’s permanent interest has always been access to warm-water seaports. So perhaps we can just reduce the current showdown over Crimea to this very simple truth: there is no way Russia will ever let go of Sevastopol again. And aside from the historical importance of Crimea (Russia did fight France, England and Turkey 160 years ago to claim its stake on the Crimean peninsula), there are two potential reasons for Russia to risk everything in order to hold on to a warm seaport. Let us call the first explanation “reasoned paranoia,” the other “devilish Machiavellianism.”

Reasoned paranoia
Put yourself in Russian shoes for a brief instant: over the past two centuries, Russia has had to fight back invasions from France (led by Napoleon in 1812), an alliance including France, England and Turkey (Crimean War in the 1850s), and Germany in both world wars. Why does this matter? Because when one looks at a map of the world today, there really is only one empire that continues to gobble up territory all along its borders, insists on a common set of values with little discussion (removal of death penalty, acceptance of alternative lifestyles and multi- culturalism...), centralize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decisions away from local populations, etc. And that empire may be based in Brussels, but it is fundamentally run by Germans and Frenchmen (Belgians have a hard enough time running their own country). More importantly, that empire is coming ever closer to Russia’s borders.

Of course, the European Union’s enlargement on its own could be presented as primarily an economic enterprise, designed mainly to raise living standard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and even to increase the potential of Russia’s neighbors as trading partners. However, this is not how most of the EU leaders themselves view the exercise; instead the EU project is defined as being first political, then economic. Worse yet in Russian eyes, the combination of the EU and NATO expansion, which is what we have broadly seen (with US recently sending fighter jets to Poland and a Baltic state) is a very different proposition, for there is nothing economic about NATO enlargement!

For Russia, how can the EU-NATO continuous eastward expansion not be seen as an unstoppable politico-military juggernaut, advancing relentlessly towards Russia’s borders and swallowing up all intervening countries, with the unique and critical exception of Russia itself? From Moscow, this eastward expansion can become hard to distinguish from previous encroachments by French and German leaders whose intentions may have been less benign than those of the present Western leaders, but whose supposedly “civilizing” missions were just as strong. Throw on top of that the debate/bashing of Russia over gay rights, the less than favorable coverage of its very expensive Olympic party, the glorification in the Western media of Pussy Riot, the confiscation of Russian assets in Cyprus ... and one can see why Russia may feel a little paranoid today when it comes to the EU. The Russians can probably relate to Joseph Heller’s line from Catch-22: “Ju st because you're paranoid doesn't mean they aren't after you.”

Devilish Machiavellianism
Moving away from Russia’s paranoia and returning to Russia’s permanent interests, we should probably remind ourselves of the following when looking at recent developments: 1) Vladimir Putin is an ex-KGB officer and deeply nationalistic, 2) Putin is very aware of Russia’s long-term interests, 3) when the oil price is high, Russia is strong; when the oil price is weak, Russia is weak.

It is perhaps this latter point that matters the most for, away from newspapers headlines and the daily grind of most of our readers, World War IV has already started in earnest (if we assume that the Cold War was World War III). And the reason few of us have noticed that World War IV has started is that this war pits the Sunnis against the Shias, and most of our readers are neither. Of course, the reason we should care (beyond the harrowing tales of human suffering coming in the conflicted areas), and the reason that Russia has a particular bone in this fight, is obvious enough: oil.

Indeed, in the Sunni-Shia fight that we see today in Syria, Lebanon, Iraq and elsewhere, the Sunnis control the purse strings (thanks mostly to the Saudi and Kuwaiti oil fields) while the Shias control the population. And this is where things get potentially interesting for Russia. Indeed, a quick look at a map of the Middle East shows that a) the Saudi oil fields are sitting primarily in areas populated by the minority Shias, who have seen very little, if any, of the benefits of the exploitation of oil and b) the same can be said of Bahrain, where the population is majority Shia.

Now of course, Iran has for decades tried to infiltrate/destabilize Shia Bahrain and the Shia parts of Saudi Arabia, though so far, the Saudis (thanks in part to US military technology) have done a very decent job of holding their own backyard. But could this change over the coming years? Could the civil war currently tearing apart large sections of the Middle East get worse?

At the very least, Putin has to plan for such a possibility which, let’s face it, would very much play to Russia’s long-term interests. Indeed, a greater clash between Iran and Saudi Arabia would probably see oil rise to US$200/barrel. Europe, as well as China and Japan, would become even more dependent on Russian energy exports. In both financial terms and geo-political terms, this would be a terrific outcome for Russia.

It would be such a good outcome that the temptation to keep things going (through weapon sales) would be overwhelming. This is all the more so since the Sunnis in the Middle East have really been no friends to the Russians, financing the rebellions in Chechnya, Dagestan, etc. So having the opportunity to say “payback’s a bitch” must be tempting for Putin who, from Assad to the Iranians, is clearly throwing Russia’s lot in with the Shias. Of course, for Russia to be relevant, and hope to influence the Sunni-Shia conflict, Russia needs to have the ability to sell, and deliver weapons. And for that, one needs ships and a port. Ergo, the importance of Sevastopol, and the importance of Russia’s Syrian port (Tartus, sitting pretty much across from Cyprus).

The questions raised
The above brings us to the current Western perception of the Ukrainian crisis. Most of the people we speak to see the crisis as troublesome because it may lead to restlessness amongst the Russian minorities scattered across Eastern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and tempt further border encroachments across a region that remains highly unstable. This is of course a perfectly valid fear, though it must be noted that, throughout history, there have been few constants to the inhabitants of the Kremlin (or of the Winter Palace before then). But nonetheless, one could count on Russia’s elite to:

a) Care deeply about maintaining access to warm-water seaports and

b) Care little for the welfare of the average Russian

So, it therefore seems likely that the fact that Russia is eager to redraw the borders around Crimea has more to do with the former than the latter. And that the Crimean incident does not mean that Putin will try and absorb Russian minorities into a “Greater Russia” wherever those minorities may be. The bigger question is that having secured Russia’s access to Sevastopol, and Tartus, will Russia use these ports to influence the Shia-Sunni conflict directly, and the oil price indirectly?

After all, with oil production in the US re-accelerating, with Iran potentially foregoing its membership in the “Axis of Evil,” with GDP growth slowing dramatically in emerging markets, with either Libya or Iraq potentially coming back on stream at some point in the future, with Japan set to restart its nukes ... the logical destination for oil prices would be to follow most other commodities and head lower. But that would not be in the Russian interest for the one lesson Putin most certainly drew from the late 1990s was that a high oil price equates to a strong Russia, and vice-versa.

And so, with President Obama attempting to redefine the US role in the region away from being the Sunnis’ protector, and mend fences with Shias, Russia may be seeing an opportunity to influence events in the Middle East more than she has done in the past. In that regard, the Crimean annexation may announce the next wave of Sunni-Shia conflict in the Middle East, and the next wave of orders for French-manufactured weapons (as the US has broadly started to disengage itself, France has been the only G8 country basically stepping up to fight in the Saudi corner ... a stance that should soon be rewarded with a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8:32:11
同意孤独,911和拉灯基本是后美国时代的开始,小布什的反恐的激进的战略孤立了美国。形成了群雄纷争的局面。
孤独, 阿妞,老度,研究过Bilderberg Group在二战后对世界的影响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03-19 18:31:11
不知大家知道这个网站不?中国微博被删的博文 http://weiboleak.com/

【中国乌克兰2013年12月6日联合声明】双方强调,在涉及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是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双方相互坚定支持对方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发展道路,支持对方为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保障政治社会稳定,发展民族经济所做的努力。中国和乌克兰关于进一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这就是这个政府的诚信。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9 14:29:08
谢谢老度和各位的纵深讨论。
俺还是要回到肯尼思的《人,国家与战争》的基点:国家民族之间的冲突与战争,永不会终止, 因为世界不可能建立世界政府,国际社会永远是靠实力均衡维系的无政府状态。这是从人的复杂本性以及民族国家几千年的存在与发展决定的。
世界靠着丛林法则运作了上万年,到了所谓文明时代,就是这种丛林法则有了比动物世界高级的标志:文明的旗帜与旗号。从为吾王而战到为吾家而战,到为上帝天主默罕默德而战,到为了共产主义而战。
近代文明的开端,是出现了人道主义的理念与旗号,在这种文明杀戮中出现了第一个国际法,试图在这种无政府的国际社会规定法律,这就是关于国家之间如何文明打仗的法律,即1864年关于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的首部日内瓦公约。人道主义从墨子的非攻发展到现代的不武,到研究讨论国家如何不打仗,发表了一大堆宣言,但是真正的法则精髓,还是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谋,到马齐雅维利的“无利不起早”得失成本核算。

但是,毕竟人类进入到了现代文明世界。因此,国家民族之内以及之间的博弈争夺甚至打斗砍杀,都要有现代的文明理念旗号。美国西方还是用这个民主自由大旗,因为这个旗号连着打垮了法西斯和苏联共产主义。可是这个旗号动不了中共,也在埃及中东对不上星月弯刀。如今也甚至对不上普京大帝。
不管怎样,民主自由人道还是现代文明世界的旗帜,普京到底没有明确公开反对这样的旗帜。打着共产主义旗号,尤其是公开坚决反对民主自由人道文明理念和价值观的势力政权与国家,无论怎样在国际地缘政治中左右逢源逢场做戏甚至渔翁得利,只是在坚守人类从山顶洞人时代到近代之前的丛林法则,本质上是动物世界的突出代表。

看看人类的历史,过去几千几万年,刀耕火种,只是到近百年才真正进入火车电灯电脑飞机和原子弹时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03-19 13:57:08
我认为美国,西方制定北约东扩的计划的时候不可能考虑到宾。拉顿和911,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03-19 13:53:21
回kanke1111,

前面我转载了皮尤的调查,加上我个人过去的5年里在欧洲,中东和在美国跟年轻人的交流,我深刻的认为现在的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民意跟以前很多地缘政治大师们那时的民意基础完全不同了。原因可以读读皮尤的调查。有时我觉得困惑,这里很多支持普世价值,正义,民主的朋友们在发表高论的时候,好像对这些年来西方文明演变下的老百姓的想法的变化不怎么考虑,甚至忽略掉。很多反共的人还是自己在受中共压迫的那种情绪和状况下看世界。有些可能在美国,西方待的时间还不长,还有对西方的理想化情节吧。我跟很多老美交流,他们认为中国大陆比美国还好,请不要认为这些人都是为了做生意,有很多真的是认为美国的制度问题大的很,没救了。欧洲吗,就更不用说了。你说的美国序列1)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在这样的一个民意基础,背景下的演变。这就是民主的结果,不管你认同与否,你得接受。我的观点是奥巴马和以后的谁都不可能在国际上有很多人期望的那种“作为”,而且我认为美国也没必要像冷战时候那样,还不如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说,给别人一个向好的方向转变的机会,毕竟没有了共产主义。尤其是俄罗斯,2)戈尔巴乔夫,叶利欣,普京,XXX, 普京;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普京是不是共产主义者,如果不是的话,美国,西方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些面子,甚至一些好处来好好合作呢?我认为美国,西方制定北约东扩的计划的时候不可能没有考虑到宾。拉顿和911,现在看来如果没有911,美国和西方的北约东扩的目的还真的就能实现呢。那样的话俄罗斯就会是乖的多了。也没有什么俄罗斯支持的伊朗,叙利亚这些难题了。说不定我的理想还真的就是实现了,全世界联合起来逼着中共改好。可惜911把这一切都打乱了。但是北约东扩就像是火车出了站,停不下来,而且美国有很多保守派觉得美国有实力可以同时对付宾。拉顿和北极熊,这就是我认为的美国那些保守派大师们的无知或者是狂妄了。08年的金融危机把平衡更加倾向了北极熊。后来发生的事情很好理解,普京再次做总统,本来美国和西方还是可以reset,不知道是Obama的国际观问题还是美国国际政策制定者们还残存的一些无知加狂妄,以为道义和民主,普世价值的宣扬就能把普京搞定。美国和西方甚至都没有吸取橙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的教训。要支持正义和民主,就是要坚持下去,或者制定条约,用法律方法来保障。光说有什么用。美国自己内部到现在还在争论班加西的事。说到欧洲,那可不是这个评论可以说清的 如果说知己知彼的话,美国和西方要明白自己到底处在什么position,尤其是民意基础。我的观点是为什么不能跟普京好好合作呢?让让步嘛。3)邓,胡,赵,邓,江,胡,习;中国这个系列就是6.4杀人以后,lucky,国际局面又给了中国政要几十年继续欺负中国的老百姓。改革开放的确让很多中国人的生活改善和有些自由,但是权贵们得到的更多。所以还是在欺负老百姓,剥夺老百姓应该得到的fair share,更不用说人权了。

所以这个世界上,道义的,理论的东西先撇开不谈,真的从老百姓好处的角度看的话,普京的俄罗斯是处在上升的,那里的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而且也有选票。有人说很多暗箱操作,贿选,等等,哪个地方没有,美国的选举就那么干净?美国和西方要解决的不是国际上怎么跟俄罗斯斗的问题,而是看看自己的民意,怎样鼓励老百姓恢复勤劳工作,而不是总是想着高福利。中国吗?本人认为无药可治,颓废,坏死, 等死。尤其是国际上嘛,除非美国,西方,俄罗斯联合起来逼中国改变,否则我看不到中国的党和政府会有什么变化,他们更不会突然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改变。看吧,现在的打虎会是一个很好的风向标。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2:37:36
顶老度,回答了俺60%问题。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2:34:05
阿妞,孤独大侠,怎么看这个”后美国”时代?1)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2)戈尔巴乔夫,叶利欣,普京,XXX, 普京;3)邓,胡,赵,邓,江,胡,习;从这三序列能看出神马吗?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4/03/19/3109205.html

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公投入俄,是科索沃独立以来欧洲再一次发生的领土变更,在国际关系史上,欧洲地区每一次领土的变更要么是建立新秩序的肇始,要么是旧秩序崩塌的前兆,这一次也脱离不了这个规律。而乌克兰局势的发展则正预示着未来的世界格局。几乎未来能在世界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各方在乌克兰局势中都有着重要的表现——漩涡之外关键第三方的中国绵里藏针,苏联继承者的俄罗斯磨刀霍霍,以地头蛇自居的欧盟不甘寂寞,过气的“山姆大叔”搏命出头。中俄欧美四方都将乌克兰问题作为未来世界格局争势预演,美国一家独大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多极并举的“后美国”时代开始到来。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3-19 12:28:11
阿妞和寡言的博学本人一直是很佩服的, 我就没有你们的那种耐心来看很多的书. 而且不少书我认为都是傻子和书呆子写的, 使人越看越闷.
至于政治, 我还是可以心领神会的, 说穿了, 政治就是力量和使用这种力量的艺术, 当然军事也是一样, 政治和军事是相通的.
如果谈到世界和国际上的事情, 也就可以归为民族之间的问题, 这是国际问题的基本背景. 地球只有一个, 主宰地球的民族总会在竞争中产生.
看一下近代史就知道, 在十八世纪, 拉丁民族及其杰出代表拿坡伦领导的斗争已经失败, 拉丁民族已经永远失去了争夺世界霸权的机会. 在二十世纪初, 日尔曼民族及其杰出代表希特勒也在战争中失败, 所以日尔曼民族也出了局. 至于斯拉夫民族, 由于错过了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 一直以来都未能够进入现代的基督教文明, 所以从根子起就是落后的, 信仰东正教(天主教的一个变种), 使他们跟基督教现代文明(西方社会)隔离了.
通过几个世纪的斗争, 英格鲁.萨克逊民族迅速壮大, 从英国走向世界, 形成了英国, 美国, 加拿大, 奥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五个同民族的国家, 这个民族同时形成了一个纵深万里的海洋王国, 即使是希特勒再加上整个日尔曼民族, 也知道是大势已去, 无力争锋, 所以在二战中, 希特勒从来没有与他们为敌. 这是一个现代世界力量对比的基本背景.
至于泛斯拉夫民族, 例如俄罗斯, 由于愚昧落后, 民族性虽然强悍, 但究竟无法对抗新的文明, 衰落是迟早的事情, 并且从苏联垮台解体以来, 衰落下降的过程一直就没有真正停止过. 这也是个大趋势. 除了溶入西方社会以图生存外, 斯拉夫民族也是无路可走的.
至于普金现象, 那也是暂短的偶然, 这种偶然机会是因为美国人民突发奇想, 推选了一个肯尼亚人(随父系)做总统, 造成了英格鲁.萨克逊民族一时的政治真空, 使美国暂短失明. 普金是个最善于投机取巧, 混水摸鱼的精明之徒, 趁机兵不刃血, 夺取了克里米亚, 这就叫不拿白不拿, 该出手时就出手.
其实普金心里对世界力量的对比比谁都清楚, 他只不过是在趁火打劫, 捞一笔是一笔.
如果在台上的不是小凹, 而是里根, 普金就根本没戏. 他如果一上台, 首先就不会大印钞票, 那么大宗货物的价格就根本上不来, 如果再利用政治经济手法打压油价, 石油的价格就会徘徊在20美元甚至以下, 普金和俄罗斯军队就都要饿肚子, 我看他们怎么去打仗?
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普金虽然极度看不起小凹, 但他还是怕美国的, 何况克里米亚是个半岛, 这就决定了它经不起美国海空军力量的袭击.
即使英美联军不去登陆, 只要强力支持乌克兰, 武器军备源源不断的进入乌克兰, 俄军就没有取胜的把握. 到时候普金就会被迫回到谈判桌上, 从克里米亚撤军也是必然的.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2:04:54
这就是现在的这个世界,人类走出伊甸园就走向这个“死结”。自我的利益,国家利益,敌区利益。以二战为顶峰。自二战后,人类似乎聪明了些,建立联合国协调全球的冲突纷争。这个组织从诞生那天就高估了人类的智慧。再有北约,华约,欧盟,亚盟,这些都是政客们的会所。今天的世界放到春秋战国的时代,有不一样吗?

“历史就是这样翻来翻去。于今又翻开了一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03-19 10:54:28
我的观点历来如此,政治是肮脏的,政治家几乎都是伪善的,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美国,西方的政治和政治家也是如此。我能理解有些人崇拜美国和西方的某些政治人物和他们的政治口号,本人只是不认同而已。美国和西方吸引我的是制度和老百姓,和追求,真,善,美的价值观。绝不是那些政客和大师们的那些东西。因为很简单,如果美国和西方真的是从正义和民主来领导世界的话 中共早垮台了。所以我鄙视美国和西方政府的伪善。我还是那个观点,普京所做的没有错,如果你是俄罗斯的领袖,你会怎么做呢?这是事实,用中共的那一套和美国,西方政府的那一套都让起鸡皮疙瘩。而且在我看来这个世界的前途取决于美国,西方,俄罗斯和好,联合起来反对中共。
回复 | 0
作者:北京土话 留言时间:2014-03-19 10:23:41
忘了说一句,如果寡言也认为你犯了低级错误,那你确实应该反思反思。
回复 | 0
作者:北京土话 留言时间:2014-03-19 10:19:10
阿妞好。博主也成了普京感谢的中国人民之一。不过这篇博文几乎落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左右两派都大力抨击。远方的孤独比较中性。
没有必要用普世价值替普京的行为辩护。利益是第一位。把普京与中共等同一样可笑,似乎支持普京就是支持中共。
政治斗争,无论采取什么形式,归根结底是为经济利益服务的。这是反杜林论中的一句话。
本人仍然认为这次事件不会闹得太大。普京到此为止,西方的制裁也有限。双方都得下台阶。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09:42:17
这正是我们这个世界,也是一个死结!个人利益,国家利益,地区利益当先。二战后人类似乎学到了,成立联合国,北约,华约,欧盟,这些都成了政客们(非政治家)的俱乐部。没有公义,举世没有一个义人!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4-03-18 23:58:48
阿妞,
也许你自己也喝了你那馋地沟油的大碗茶,喝的神智有点不清了。你每次都叨叨唠唠的说一堆,不能很快阐明你的观点。
关于前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 的那一段 让我来帮你一下吧

美国也就把人权外交当成妓女玩弄于股掌之间。 平时没事的时候吹吹人权显吧显吧。象卢旺达大屠杀这样明显践踏人权的事件上,美国却全力去阻止联合国去拯救卢旺达人。 为此美国还没皮没脸的和联合国秘书长大吵一通。

阿妞 我现在觉的 虽然你口齿不清,但是你对问题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了,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2:33:50
提到奥尔布赖特,她是人权外交的长期鼓吹者。可是,1993年1月克林顿上台,委任奥尔布赖特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任期间最受争议的事件,莫过于1993年爆发的卢旺达大屠杀事件,奥尔布赖特坚持著不干涉立场,甚至出面阻挠联合国干涉卢旺达内政,结果奥尔布赖特与埃及人联合国秘书长关系曾一度极为紧张。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政治家要面对现实为了国家基本利益作出怎样的抉择。这是在冷战结束,美国一强独大如日中天的时候,可是美国还是管不了鸟不生蛋的种族部落大屠杀的卢旺达。在此之前,老布什在苏联垮台之后对索马里的人道主义干涉遇到惨败,就是教训。

东西乌克兰,只要不出现卢旺达索马里的状况,估计谁也无法让他们到底说乌克兰语还是俄语,喝伏特加还是可口可乐。甚至他们喝醉了用伏特加瓶子互相砸头,只要不用机关枪,估计谁当美国总统也无法下令派出华盛顿的警察去维持秩序。普京如果下令让克里米亚只准说俄语喝伏特加,禁止乌克兰乡巴佬话,禁止喝可乐,估计也不能成为美国总统出兵干涉的理由,因为连咱们这些假冒伪劣美国佬也不会为此掏腰包,更不会派自己儿女上前线为了可口可乐同伏特加战斗。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2:10:08
老度后面这个跟贴俺有不同看法。
俺赞成你的看法,普京不是斯大林,近日俄罗斯不是共产苏维埃,甚至也还达不到沙皇俄国的地位。但是,美国同俄罗斯的这种胶着,即使换了小布什,估计也不会出现英美联军进驻乌克兰同普京对峙。当年格鲁吉亚就是例子。
苏联分裂之后,有许多后遗症。最主要的是许多已俄罗斯人为主体的小国独立,从俄罗斯分离了。如果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制度,或者俄罗斯一直在叶利钦时代那样食不果腹,那么,不但那些非俄罗斯民族的独立国家不会尿俄罗斯,就是由俄罗斯民族为主的独立小国,也会挤进欧盟或者依靠欧美保持独立。欧洲人,包括俄罗斯人,是把家放在国之前的。

但是,俄罗斯在普京大帝治下,经济回升迅速,政治和社会制度也不再是苏联时代。这些俄罗斯人为主的小国,也无法挤进欧盟,无论从经济生活还是政治制度还是民族情感,自然就倾向俄罗斯民族国家。这是一种自然的向心力。

美国的世界战略,在冷战后有过两个主要争论:一是以尼克松为代表,(他当时还没去世),竭力主张对东欧与俄罗斯重开马歇尔计划,把东欧与俄罗斯整个拉进自由民主经济政治体系,在华约和苏联不再的情况下,彻底改变北约的战略性质,甚至开放让俄罗斯加入,然后美国战略转向中东亚洲太平洋。二是以克林顿以及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为代表,并得到资深国际政治学者兼政治家布热津斯基的支持,认为美国必须保持北约,对俄罗斯要静观其变,美国无力甚至也无必要在整个东欧和俄罗斯推行新的马歇尔计划。后来当然是克林顿主政,这个基本外交思路延续到了小布什时代至今。

依照俺的看法,以最现实主义政治出名的尼克松是因为冷战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变成了幼稚的理想主义。美国同苏联的敌对,并非只是意识形态理念制度的对立,而是从古至今的国家民族利益文化文明冲突在现代世界的表现。俄罗斯这样的古老帝国,不是去掉一件共产主义外套就成为了欧洲甚至北美人的。美国欧洲人的这种认识,在苏联垮台之后俄罗斯人对欧美的认识,互相应证反馈,因此他们达到了这么一个基本共识:共产主义不是好东西,但是没有了共产主义,并非大家都变成了好东西。我们并肩打垮过法西斯,然后我们还是敌人。我们一起搞垮苏维埃,但是我们还是冤家。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3-18 21:24:52
这里很多跟帖,都在恐俄怕俄,认为普金无法阻挡,其实这只是个假象。
普金其人并不是斯大林,更不是希特勒,他只不过是个投机取巧,浑水摸鱼的精明赌徒。 俄国也远没那么强盛,敢跟美国叫。 在美国强大军力面前,他是决不敢轻易动刀兵的。 他用的这招是军事讹诈,偏偏凹就吃这套,使普金兵不刃血,轻取克里米亚,你拿他奈何?
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好在主事的是罗斯福总统,如果换成是凹,美国也不会参战,那么二战的历史就要改写,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还真难料呢!
克里米亚问题,只要英美力挺乌克兰,局势就将大大不同,如果小凹吃了熊心豹子胆,英美敢果断出兵,我料定战争决不至于爆发,普老兄也会识时务,从克里米亚撤军的。 他也只不过是俄罗斯的总统,他并不是沙皇,那敢真那么玩命呢?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1:02:17
哈哈,谢谢远方孤独。你那顺口溜太好玩啦。不过他们那些玩艺,真的只是中国特色的独特疯景线。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1:00:01
谢谢幸福鬼,你说的非常贴切!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0:58:31
老度看得透。
克里米亚的公投,是早已经投过的——早在1992年。当年他们就不愿留在乌克兰,不留在俄罗斯也要独立——他们跟那些乌克兰“乡巴佬”搞不顺。还是老美去斡旋,帮助叶利钦和乌克兰当时的领导同志们齐心合力好好把苏联散架。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二十年就是一个大变化,河东河西也要三十年啊。全世界的算命先生都想着这头俄罗斯北极熊至少要五十年才能坐起来呢。无论如何,当年把乌克兰去核武化是个大功劳。
因此,这次克里米亚公投,俺觉得也是不普京要跳起来搞的。就是普京这次没有出兵,乌克兰的动荡局势也不可避免,克里米亚就是在基辅政府的管治下也会要搞这个公投的。毕竟公投是欧洲人的伟大发明,世界通行的民主机制。如果只有一半热克里米亚人要独立或者要重归俄罗斯,说不定要推动这个公投的不是普京而是默克尔呢。这是一个民主招数。普京玩民主,也玩枪,这样的共产党,只有四十年代的毛泽东可以比。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03-18 20:25:16
【顺口溜】张召忠的嘴,郭美美的腿,刘光明的屁股真优美。司马南的头,邓亚萍的球,雷政富的12秒最风流。方舟子的假,毛新宇的傻,安慧君的性贿把下属耍。谷俊山的府,杨琨的赌,刘志军的权睡了一剧组。王立军的爱,谷开来的坏,薄熙来的绿帽争来戴。孔庆东的眼,聂圣哲的舔,胡锡进的文章不要脸
回复 | 0
作者:幸福鬼 留言时间:2014-03-18 19:13:13
博主谈的是国家政治现实,乌克兰没有能力阻止这场独立分离闹剧,国际社会也不可能军事对抗俄罗斯。克里米亚俄罗斯民族占多数,独立确有民意基础。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举世公认的国家公法,讨论克里米亚分裂合法与否是多余的。但是,克里米亚确实是分离定了,因为没有任何军事力量可以阻止它。

一些右派朋友不乐见克里米亚的分离,我也一样。我认为俄罗斯回头走帝国道路,对世界是个威胁。但这是我们的理想而已。这与博主分析的国际现实,两者没有矛盾。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4-03-18 17:42:52
竹笋倒是有很多厚皮,一层又一层的,永远剥不完!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4-03-18 17:36:29
阿妞呀,

你这馋了地沟油的大碗茶 真是越来越不受欢迎了。

你原先的小伙伴喝了以后 纷纷骂你 是2奶,是更年期的自然反应 或者是拿了人东西嘴短了, 等等。
最和蔼的要算pumbaa:只是说你犯很低级的错误。 表扬一下。

我知道你是不怕骂的。反正你也没皮没脸的。 不过也是,干你这忽悠一行的 要是有脸皮 早就自杀了。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3-18 17:23:19
同意阿妞所言, 克里米亚公投的确是不需要国际社会的承认。
但普金同志为什么还要搞这个公投呢? 难道他是在脱裤子放屁吗? 这一点阿妞没能真正说清楚, 看来阿妞还是学者,不是真正的政治家呀。
我这里试着用小人之心,来度一下老普的君子之腹看看如何:
其实对克里米亚的公投结果,普金早就心中有数了,俄罗斯人的生活与福利均好于乌克兰,克里米亚的俄裔没有理由不投票回归俄国。 老普之所以搞个公投,是有两层含意的:
第一就是搞个公投,老普估计美国和西方一定坚决反对,那么克里米亚的独立就没戏了,没戏正好,正中普金下怀,他是希望两步并成一步走,不搞独立,直接并入俄国,这就是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一步到位的招数。
第二就是调动军队,占领克里米亚,摆出一副不惜一战的架势,把小凹整个镇住。 这就叫胆大吃胆小,吃定了他。 然后举行公投,给小凹台阶来下,如果不搞公投,小凹下不了台,被赶鸭子上架,那就危险了。普金深知,小凹虽然软,但美国人民可不软,当美国人民起来的时候,他普金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帮助小凹下台,帮助小凹忽悠美国人民,这才是搞公投最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从现在局势的发展来看,小凹主导的媒体已经在拼命的转移焦点,大谈马航问题和其他问题,克里米亚的问题就快要过去了。
孙子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 善之善者也”,看来老普用兵,也还算上乘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