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时常发呆,立钩无饵三尺悬, 太直伤人。偶尔抽风,渭水北岸一番癫,太真伤己!
网络日志正文
你知道贾蓉的续弦姓什么吗? 2017-06-30 08:31:26

贾蓉的续弦姓什么?

雨斤

上篇侃了第五十八回那段文字里的第一个玄机。今天来侃第二个玄机。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的这段原文如下:

“誰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凡誥命等皆入朝隨班按爵守制。敕諭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內不得筵宴音樂,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賈母、邢、王、尤、許婆媳祖孫等皆每日入朝隨祭,至未正以後方回。在大內偏宮二十一日後,方請靈入先陵,地名曰孝慈縣。【庚辰雙行夾批:隨事命名。】這陵離都來往得十來日之功,如今請靈至此,還要停放數日,方入地宮,故得一月光景。【庚辰雙行夾批:周到細膩之至。真細之至,不獨寫侯府得理,亦且將皇宮赫赫寫得令人不敢坐閱。】

一日正是朝中大祭,賈母等五更便去了,先到下處用些點心小食,然後入朝。早膳已畢, 方退至下處,用過早飯,略歇片刻,復入朝待中晚二祭完畢,方出至下處歇息,用過晚飯方回家。可巧這下處乃是一個大官的家廟,乃比丘尼焚修,房舍極多極凈。東西二院,榮府便賃了東院,北靜王府便賃了西院。太妃少妃每日宴息,見賈母等在東院,彼此同出同入,都 有照應。外面細事不消細述。”

这段里的第二个玄机,就是:“賈母、邢、王、尤、婆媳祖孫等皆每日入朝隨祭”这句话。

列位看官明鉴:这个姓“許”的是何人啊?红楼梦里有没有谁姓许呢?

很明显,从老曹行文里的“婆媳祖孫等”一语,我们知道,这个许氏应该是贾家的一个女性主子人物。老曹把她排在尤氏之后,应该是辈份比尤氏低。如果与尤氏同辈的话,那就是个排行序列比尤氏年幼的人。

红楼梦里,王熙凤和李纨与尤氏同辈,但排行序列比尤氏年幼。可是老曹这里却没有提她俩。为什么呢?因为贾琏和贾珠都没有爵位,而且贾珠早亡,李纨是寡妇。寡妇在封建社会的这种大型礼仪活动中,是不能上台面的。老曹这里排列的賈母、邢、王、尤等人,人家老公都是有爵位的。所以他们的夫人在朝廷看来,都是有名分有地位的,才有资格出席为老太妃守灵的活动。

秦可卿死的时候,贾珍花钱给贾蓉买了个“龙禁尉”的封号,为的就是要给秦可卿一个身份地位,让她荣耀的入葬。在封建社会,女人的身份地位得靠男人,也就是妇以夫贵,母以子贵。

秦可卿死的时候,贾蓉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续弦那是必须的,早晚的事。书中第五十二回,五十七回和七十二回,曾三次出现"贾蓉之妻"的称谓。此时秦可卿已亡故多年,可见贾蓉确实续弦了。那么,贾蓉后来续娶的妻子姓甚名谁呢?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贾府的女主人里,辈份比尤氏低,或是和尤氏同辈,但排行比尤氏年幼,丈夫又有爵位的,还能是谁呢?

所以,洒家以为,此处的这个“许”氏,就是贾蓉的续弦。由于贾蓉买过龙禁尉的头衔,所以,许氏也算是有爵位的人,也有身份地位来参加这次为老太妃守灵的活动。

你看,老曹这里看似很随意的一句话,“賈母、邢、王、尤、許婆媳祖孫等“,短短几个字,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仔细推敲了的。有谁,没有谁,以及她们的先后次序,等等,都有很大的讲究,寓意很深。

看到这里,有人又要说了:那高鹗不是说了吗,贾蓉的续弦夫人姓胡。确实,高鹗在续写的第九十二回说:

馮紫英又問:「東府珍大爺可好麼?我前兒見他,說起家常話兒來,提到他令郎續娶的媳婦,遠不及頭裡那位秦氏奶奶了。如今後娶的到底是那一家的,我也沒有問起。」賈政道:「我們這個侄孫媳婦兒,也是這裡大家,從前做過京畿道的胡老爺的女孩兒。」紫英道:「胡道長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家教上也不怎麼樣。也罷了,只要姑娘好就好。」

洒家认为,高鹗囫囵吞枣,根本就没有仔细研究老曹前八十回行文的用意和路数,所以在续书里胡乱给贾蓉续娶了一位姓胡的。此乃高鹗违背老曹原笔原意又一例也。

殊不知,老曹在红楼梦里,给相关人物命名采姓,是用百家姓里的句子来取姓的。比如,在秦可卿出殡时,很多王孙公子都来了,其中就有英、也俊、若兰,这几人的姓氏就是从百家姓里的“冯、陈、褚、卫”而来。再比如,百家姓里很著名的一句是“周 吴 郑 王”。您看老曹在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錯里錯以錯勸哥哥”里是咋写的:

“至掌灯时分,宝玉只喝了两口汤,便昏昏沉沉的睡去。接着,瑞媳妇、新登媳妇、好时媳妇这几个有年纪常往来的,听见宝玉捱了打,也都进来。”

还有,第七十四回“惑姦讒抄檢大觀園 矢孤介杜絕寧國府”里的一段话:

“一时,瑞家的与兴家的、华家的、来旺家的、来喜家的现在五家陪房进来,余者皆在南方各有执事。〖庚双夹:又伏一笔。〗夫人正嫌人少不能勘察,忽见邢夫人的陪房善保家的走来,方才正是他送香囊来的。”

因此,这里老曹给贾蓉续弦取“许”姓,也是从百家姓里的那句“朱 秦 尤 许”而来的。高鹗不懂老曹的路数,才给贾蓉续弦取姓胡。《百家姓》是北宋时的书籍,头一句“赵 钱 孙 李”,就是因为当朝皇帝姓赵。里面的句子“冯 陈 褚 卫, 蒋 沈 韩 杨, 朱 秦 尤 许, 何 吕 施 张”,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顺带提一句,红楼梦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现象:全书有名有姓有称谓的人物,总计九百八十三个。但却没有一个姓“朱”的,也没有一个姓“曹”的。而百家姓里所囊括的姓氏,也不过才四百多个。

没有姓曹的,不难理解。没有姓朱的,洒家以为,是老曹在避当朝的讳,尤其在康熙年间,朝廷对“朱明”二字很敏感。就如同,毛朝不喜欢姓蒋之人,害得乔石才改名换姓一般。故而,贾家的孙媳妇,重孙媳妇,是由秦氏、尤氏、许氏构成。再把朱换成贾,也就是 “贾 秦 尤 许”。

当然,也有人以此为依据,认为红楼梦是朱三太子朱慈照写的。洒家对此论,只能一笑置之。


浏览(1579) (3)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信释 留言时间:2017-07-27 09:33:17

还礼。

提示一下:关键在于“姓什么?”

不算“赐教”,切磋而已。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信释 留言时间:2017-07-25 07:58:05

给大师作揖了。难道是“假情忧虚”?

还望大师开我鱼鲁,不吝赐教.

回复 | 0
作者:信释 留言时间:2017-07-17 16:00:17

好个雨斤,竟敢缺斤短两。

好好再念一遍“再把朱换成贾,就成了……”

你愿意自我检讨一下吗?

我过一向来检查你的功课。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7-05 19:29:34

这得那些整天在红楼里折跟头打把势的人才能从这些犄角旮旯里找出老曹留下的蛛丝马迹。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03 19:40:15

哈哈,我先问你:你后不后悔自己粗心大意?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03 19:09:56

写书者,要把来龙去脉写清楚,不能让读者去猜,写不清楚的作家不算好作家。

这老曹也是可恶,留下这么多的坑,自己不交代清楚,绕也绕不过去,连累众多后人吊死在红楼上。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7-01 11:25:09

自黛玉来后,北静王每日朝庭公务完毕,即到黛玉房中,其它俗务一概不闻不问,只是和黛玉呤诗作词,谈今论古,沐葬花,听雨悲秋,好不自在任性。直叹娶黛玉前二十来年都是白活了。每当入夜,灯下见黛玉风流婉转,神仙般的美人,由精神到肉体,北静王恨不能整个身心都化在黛玉身上。黛玉因其非国贼鬼一类俗物,与自己志同道合,互为知已,且一表人材,怜香惜玉,不免也娇动情,夜夜贪欢,直折腾到三更以后方休。

雨君及其他红楼迷痴肯定都不可接受黛玉对宝玉如此彻底的绝情背叛。诸君错也。黛玉如此,正是为了不负和宝玉自幼相交的一片痴情。原来黛玉被迫嫁结北静王后,原本以一死以谢宝玉,质本洁来还洁去。但见北王几乎是宝玉第二,和自己很有共同语言,便将死的意愿去了一半。又见他对自己万般宠爱,更不可负其深情。可一想到宝玉则深感自疚。于是她干脆放开手脚,和水溶颠鸾倒凤,以谢其知遇之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经不起如此折腾的,果然不过半载便血崩泪尽而亡。如此一来,黛玉给了北静王半年的幸福生活,使其有不枉为人一生的感觉。而终以一死答谢宝玉之情,未负木石前盟。

还有一点,宝玉也是和宝钗成婚生子,且还中了举人才去当和尚的。所以黛玉所行并不过份,两相扯平。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7-01 10:14:16

自黛玉来后,北静王每日朝庭公务完毕,即到黛玉房中,其它俗务一概不闻不问,只是和黛玉呤诗作词,谈今论古,沐柳葬花,听雨悲秋,好不自在任性。直叹娶黛玉前二十来年都是白活了。每当入夜,灯下见黛玉风流婉转,神仙般的美人,由精神到肉体,北静王恨不能整个身心都化在黛玉身上。黛玉因其非国贼禄鬼一类俗物,与自己志同道合,互为知已,且一表人材,怜香惜玉,不免也娇动情,夜夜贪欢,直折腾到三更以后方休。


雨君及其他红楼迷痴肯定都不可接受黛玉对宝玉如此彻底的绝情背叛。诸君错也。黛玉如此,正是为了不负和宝玉自幼相交的一片痴情。原来黛玉被迫嫁结北静王后,原本以一死以谢宝玉,质本洁来还洁去。但见北王几乎是宝玉第二,和自己很有共同语言,便将死的意愿去了一半。又见他对自己万般宠爱,更不可负其深情。可一想到宝玉则深感自疚。于是她干脆放开手脚,和水溶颠鸾倒凤,以谢其知遇之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经不起如此折腾的,果然不过半载便血崩泪尽而亡。如此一来,黛玉给了北静王半年的幸福生活,使其有不枉为人一生的感觉。而终以一死答谢宝玉之情,未负木石前盟。


还有一点,宝玉也是和宝钗成婚生子,且还中了举人才去当和尚的。所以黛玉所行并不过份,两相扯平。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7-01 10:11:08

自黛玉来后,北静王每日朝庭公务完毕,即到黛玉房中,其它俗务一概不闻不问,只是和黛玉呤诗作词,谈今论古,沐葬花,听雨悲秋,好不自在任性。直叹娶黛玉前二十来年都是白活了。每当入夜,灯下见黛玉风流婉转,神仙般的美人,由精神到肉体,北静王恨不能整个身心都化在黛玉身上。黛玉因其非国贼鬼一类俗物,与自己志同道合,互为知已,且一表人材,怜香惜玉,不免也娇动情,夜夜贪欢,直折腾到三更以后方休。


雨君及其他红楼迷痴肯定都不可接受黛玉对宝玉如此彻底的绝情背叛。诸君错也。黛玉如此,正是为了不负和宝玉自幼相交的一片痴情。原来黛玉被迫嫁结北静王后,原本以一死以谢宝玉,质本洁来还洁去。但见北王几乎是宝玉第二,和自己很有共同语言,便将死的意愿去了一半。又见他对自己万般宠爱,更不可负其深情。可一想到宝玉则深感自疚。于是她干脆放开手脚,和水溶颠鸾倒凤,以谢其知遇之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经不起如此折腾的,果然不过半载便血崩泪尽而亡。如此一来,黛玉给了北静王半年的幸福生活,使其有不枉为人一生的感觉。而终以一死答谢宝玉之情,未负木石前盟。


还有一点,宝玉也是和宝钗成婚生子,且还中了举人才去当和尚的。所以黛玉所行并不过份,两相扯平。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Next 留言时间:2017-06-30 21:27:38

您的这番高论,实在是太新鲜,太扣人心弦了。

由于老曹的原稿丢失,我们所有人的“合理推测和演绎”,都无法百分之百的确定是老曹的原笔原意。再加上,我们只是业余爱好,权作茶余饭后的笑谈。专业的大师,如周汝昌,曾言黛玉是沉湖而亡。

你可去搜搜看他的大作,他列举了很多的老曹前八十回里的文字,诗词,以及脂砚斋的批语,等等,作为他的观点的证据。我个人觉得,有一定的说服力。

如果单从宝玉对黛玉的感情上来讲,如果你认同宝玉有书作者化身的成份的话,你设想的黛玉移情别恋的情节,大概很多人难以接受。我上篇里说黛玉被迫嫁给北静王,有人都接受不了呢。

不过,红楼梦妙就妙在这些未解之谜上。你的创意猜测,也算是一家之言。如果老曹原稿没丢,一切情节都明白无误,那反到失去了吊人胃口的魅力了。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6-30 19:51:04

本人对中国文化不以为然,唯酷爱红楼,水浒,晚唐诗歌及北宋山水。现借雨君宝地,再对黛玉和北静王的关系续演荒唐之言:雨君曾言黛玉其实最终结局是嫁给北静王为妃,忧伤而忘。好像国内也有几家类似之言。我却以为黛玉移情水溶,尽享鱼水之欢,力尽而亡。这在前篇评论中己述。宝黛之情的基础是两人对传统的叛逆,对国贼禄鬼富贵功名的不屑,对武死战文死谏的最高道德标准的斥责。北静王水溶虽贵为王爵,但也是风流跌宕,不为官礼国体所缚,其实和宝黛是一路之人,所以他自云是因上叨天恩才虚邀郡袭,也就是说不得不坐这个王位。故黛玉一入王府,和北王情趣相投,有相见恨晚之感。而北王虽后宫美人无数,却无一可述心中情趣。今得黛玉这一红颜知己,立视天下粉黛为尘土,心中眼中只剩黛玉一人。更兼黛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极品的美人。而北静王身姿挺拔,身手矫健,面如冠玉,目似明星,也是难得的美男子。所以黛玉移情水溶,是有理有据。北静王和黛玉,一个是玉树临风,一个是弱柳扶风,完全不逊于宝玉和黛玉,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Next 留言时间:2017-06-30 18:19:35

呵呵,是的。有人说是“情可轻”的谐音,警幻仙子唱的曲子就有暗示。贾珍专门吃喝嫖赌,不干正事。居然爬灰,太不齿了。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6-30 17:25:16

秦可卿这名字就给人一种软棉棉说不清道不尽的小媳妇的感觉,不由让人想入非非。难怪贾珍把持不住。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4:35:20

我作的民意调查,还有三个人点了赞。删了以后,就没有人再去了。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7-06-30 14:29:12

哈哈! 真油馍! 不是说了吗,俺的心理素质超强,不怕豆鹅冤。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7-06-30 14:25:45

“地主兄千万不要在上班的路上唱悲惨兮兮的,怕地主兄唱完抱着路边儿的大树哭”。

七妹的神语!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4:24:09

也就你眼亮。估计戏迷心里畅快了,但也许不知是谁替他解的气。啊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4:19:15

七分儿怎么会笑地主兄呢,零零碎碎知道地主兄也和二大爷一样都是戏迷,只是担心唱戏影响情绪,因为知道的故事都是悲惨兮兮的,地主兄千万不要在上班的路上唱悲惨兮兮的,怕地主兄唱完抱着路边儿的大树哭,唉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6-30 14:14:47

说到发帖、博客等,许多操作我都不会,只会最基本的帖mP3。谢了,你不必点赞。问一下,雨兄昨天悄悄上山了? 嘿嘿!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7-06-30 14:10:27

七分儿好!

可别笑话俺说话有时不着调,俺的话可从来有根据。我唱戏从来都是连过门伴奏一拍不拉地唱,“吃戏不吐骨头"的主儿。若是步行去上班,要走几个英里,一路上唱三遍反二黄,就到了单位了。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6-30 13:57:10

嗯嗯,那就唱八,地主兄说:说到唱戏,有不少好处,也是一种健身的呼吸锻炼。还可以从熟悉的旋律中清理思维的连续,能静气安神。

唱八,唱八,唱八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3:52:53

呵呵,如果唱完一段豪情壮志的,乘着那干劲儿,上房摘瓦肯定没问题,呵呵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7-06-30 13:50:44

呵呵,没关系。

也许你一鼓励,我还真来了唱戏的劲儿呢!

唱不了新的,也能贴一段库存给七妹啊。

这几天沉湎于听门德尔松的e小调,准备写一篇个人理解贴出来呢。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6-30 13:47:31

还是有心情的时候再唱八,不然会唱走调的,呵呵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3:45:36

哈哈,你这话是不是给为兄我敲边鼓呢?

呵呵,俗话说,在失败中提高,在挣扎里成长么。更何况,你唱的还是不错的。你要是发到你博客里,我一定给你点赞。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7-06-30 13:41:18

谢谢七妹临帖鼓励。

好,明天争取唱一段戏。

祝七妹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6-30 13:36:28

说到唱戏,有不少好处,也是一种健身的呼吸锻炼。还可以从熟悉的旋律中清理思维的连续,能静气安神。唱完后还敢往外贴,那得有心理素质,俗称脸皮够厚。昨天又录了三段,过几天再贴,忙里偷闲吧! 要不,这日子咋过?

你的文笔好像比以前有些长进。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6-30 13:36:19

Oops,刚看到二大爷最近没有心情唱戏,还想让二大爷来一段儿呢,那算叻,等二大爷有心情八,祝都安顺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7-06-30 13:32:51

真是佩服二大爷,一本红楼梦写叻几十篇系列叻,二大爷辛苦叻,七分儿读来受益

二大爷好久没有来一段儿叻,呵呵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3:21:54

问地兄好!我相信你也注意到了。

我也是写上上一篇“红楼梦纪年”时,才注意到这个“许”字,临时起意写这篇的。

你近来唱兴甚浓,很好,有益身心健康。我不知咋的,最近老没劲唱戏。其实,感兴趣的段子排队的也有五六段了,伴奏也都有了。时间也有,就是提不起劲。兴头还真是一阵一阵的。

祝你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6-30 13:04:46

有道理! 读书理当如此细致,兴致所在,过目不忘。论到这几个姓氏,不瞒雨兄,我也是在邢王尤之后看到这个许字甚是咋眼,定是一处伏笔。可惜曹公命不久,否则这贾府里的事还能多写一些。

赞!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