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饭饱生余事时常发呆立钩无饵三尺悬过直伤人,酒酣发癫狂偶尔抽风渭水有岸一愚顽太真伤己。
网络日志正文
德州的秋天 2020-09-09 14:22:57

白露秋意赋

雨斤

昨日白露。

前文(·年的别称)说了,节气还是蛮准的。白露一过,德州炎热的气焰,立马从近100度跌落到了八十几度。清晨的凉爽之中,平添了几丝寒意。

雪莱曾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我看可以改为:“秋天来了,冬天还会短么?”

忽然间,不由得想起了老曹在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里,让黛玉写的一首诗来。

秋窗风雨夕

秋花惨淡秋草黄 耿耿秋灯秋夜长

已觉秋窗秋不尽 那堪风雨助凄凉


助秋风雨来何速 惊破秋窗秋梦绿

抱得秋情不忍眠 自向秋屏挑泪烛


泪烛摇摇爇短檠 牵愁照恨动离情

谁家秋院无风入 何处秋窗无雨声


罗衾不奈秋风力 残漏声催秋雨急

连宵脉脉复飕飕 灯前似伴离人泣


寒烟小院转萧条 疏竹虚窗时滴沥

不知风雨几时休 已教泪洒窗纱湿

檠:读音 qíng, 灯架,烛台。

爇:读音 ruò,燃烧。

衾:读音 qīn,被子。

粗体为王立平谱曲、陈力演唱的部分。

老曹第四十五回写到,黛玉值秋分时节又犯了咳嗽病,一天比一天重。一日傍晚,天色突变,渐渐昏黑,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黛玉凄凄凉凉地拿起一本《乐府杂稿》来读,看到了其中的《秋闺怨》、《别离怨》之类的诗,不觉心有所感。于是,摹拟唐代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的格调,写成《代别离》(代为拟作之意)一首,名之为《秋窗风雨夕》。

这是一篇乐府体的诗作。诗题《秋窗风雨夕》恰与它摹仿的《春江花月夜》的题目对仗,而且是”反对”。

1599686747375384.jpg

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写的是作者在温馨恬谧的春夜里的绵绵情思,只有一点淡淡的哀愁和怅惘;而《秋窗风雨夕》则是凄风苦雨的秋夜,一个重病少女酸苦的哀思,悲凉的情绪如浓重的暗夜压在她的心头。这个犹如娇花嫩草般的少女,孤单寂寞地住在潇湘馆里,听着暗夜中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窗棂,想着自己凄凉的身世和未来渺茫的前程,怎能不痛断肝肠。突然到来的秋风秋雨,惊破了她绿色的幻梦,预感到她短暂的青春年华就要逝去了,这是多么的让人同情怜惜。

在书中,黛玉下文因悲愁泪尽而死,《秋窗风雨夕》是一次重要的铺垫。

其实,这首《秋窗风雨夕》的字里行间,至少暗藏着三个小秘密。详情下文再细侃。


海外独家原创,版权所有。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浏览(23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