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饭饱生余事时常发呆立钩无饵三尺悬过直伤人,酒酣发癫狂偶尔抽风渭水有岸一愚顽太真伤己。
网络日志正文
一文不值的誓愿 2020-12-08 09:12:33

敦煌遗书里的佛教蜕变(四)

雨斤

洒家前文(·酒肉穿肠过 佛经口内诵)说了,佛教在唐末五代时的敦煌地区,已经大大的世俗化了。

那一时期的敦煌佛教徒与非佛徒几无分别。所不同者,则是敦煌佛徒意识中,佛祖最为尊高的地位毫不动摇,同时保留着对佛门清规戒律的敬畏,而生活中却又有种种突破佛门清规戒律的行为。但对种种突破佛门清规戒律的行为,敦煌佛徒则通过不断的“忏悔”、“回向”,予以救赎。敦煌遗书保存有数量可观的僧俗信众留下的《忏悔文》、《回向文》、《斋愿文》、《转经文》及相关的写经题记,是这一时期盛行“忏悔”、“发愿”的物证。

“忏悔”、“发愿”本是为信徒改恶从善设置的方便法门,其原意是“陈露先恶,改往修来”。但后来泛用为“除罪”的方便法门。凡有违戒犯戒,皆可通过忏悔予以救赎。但忏悔法不曾限定信徒一生可以忏悔多少次,换句话说,不曾限定信徒一生可以违戒多少次。屡次违戒、可以屡次忏悔,如此循环往复,竟为违戒打开了方便之门。忏悔法的盛行,有力冲击着戒律的威严,使戒律形同虚设,不免造成对戒律最大的破坏。这就好比赵本山小品里的那句话:“错了再改,改了再犯。”发誓容易,守约难!发过的誓愿,为些许之事就可一风吹,这样的誓约一文不值,这样的心愿不发也罢。

p1nq7p18rp61414sn7ppn73r593ss341.jpg

皇兴二年康那造幡发愿文

本文继续列举敦煌文书里佛教信徒“忏悔”、“发愿”的物例(凡P.打头的,为法国国家图书馆藏伯希和写本编号;S.打头的,为大英博物馆藏斯坦因写本编号):

1.为当地百姓祈福:日本书道博物馆藏敦煌写经《瑜珈师地论卷五十二》卷尾沙州僧明照题记:“大唐大中十三年(859年)己卯岁正月廿六日,沙州龙兴寺僧明照就贺拔堂,奉为皇帝陛下(此指唐宣宗)宝位遐长,次为当道节度(此指沙州节度使张议潮),愿无灾障,早开河陇,得对圣颜,及法界苍生同沾斯福……”

S.5973《宋开宝七年(974年)归义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敦煌王曹元忠施舍回向疏》:“布三疋充大众,布壹疋充大像,绵绫壹匹充法事。右件施舍所申意者,先奉为龙天八部,拥护敦煌;梵释四王,保安社稷;中天帝主(此指宋太祖),永坐蓬莱;十道争驰,三边伏款;大王(此指曹元忠)禄位,等劫石而恒坚;夫人(此指元忠妻)花容,同桂兰而永茂。然后,道途谧静,兵甲休行;刁斗收音,干戈弥灭。今因讲畅(场?),渴仰慈门,伏乞能仁,希重回向。谨疏。 开宝七年二月 日,归义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敦煌王曹元忠疏。”

2.求四路通和:S.4601《佛说贤劫千佛名经卷上》题记:“雍熙贰年(985 年)乙酉岁十一月廿八日,书写押牙康文兴自手并笔墨写记。/清信弟子幸婆袁愿胜、幸者张富定、幸婆李长子三人等发心写《大贤劫千佛名(经)卷上》,施入僧顺子道场内。若因奉为国安人泰,社稷恒昌,四路通和,八方归伏;次愿幸者、幸婆等,愿以乘生净土;见在合宅男女,大富吉昌福力(利)。永充供养。”

3.求敦煌本境康宁、百姓安乐及自身寿禄、合宅庆吉:上海图书馆藏敦煌写经112号《佛说佛名经卷第二》末题:“敬写《大佛名经》贰佰捌拾捌卷,惟愿城隍安泰,百姓康宁,府主曹公(曹议金)己躬永寿,继绍长年,合宅枝罗,常然庆吉。于时大梁贞明陆年岁次庚辰(公元 920 年)伍月拾伍日写记。”按,相同的题记还见于北.0616《佛名经卷第三》、北.1227《佛说佛名经卷第八》、S.3691《佛说佛名经卷第十五》、S.4240《佛名经卷第四》、P.2312《佛说佛名经卷第十三》、日本山本悌二郎旧藏敦煌写经《佛名经卷第四》、日本京都博物馆藏敦煌写经《佛名经卷第五》,日本二乐庄藏敦煌写经《佛名经卷第五》,上海图书馆藏敦煌写经 109号《佛名经卷第六》、日本书道博物馆藏敦煌写经《佛名经卷第六》、日本东京大学文学部东洋史研究室藏敦煌写经《佛说佛名经卷第七》,罗振玉旧藏敦煌写经《佛说佛名经卷第九》,日本三井八郎右卫门旧藏敦煌写经《佛说佛名经卷第十五》,日本松山与兵卫旧藏敦煌写经《佛说佛名经》等卷。

4.求降雨丰收:北.0686《金光明经卷第三》卷末题记:“弟子信悟持此经。乾宁四载丁巳岁(公元897年)二月八日,因行城,于万寿寺请得,转读乞甘雨。其年甚熟。后五[月]亦少雨,更[读]—遍,亦熟。不可思议。”

5.求合家平安,无诸灾障:日本矢吹庆辉引敦煌遗书《新菩萨经》末题:“乙未年(815 年)二月七日佛弟子赵什德谨依原本写。愿合家大小永保平安,无诸灾障。”

6.求诸佛、菩萨其他神灵保佑疾病痊愈,增益寿命:P.3135《四分戒》末题:“乙卯年(公元 955 年)四月十五日,弟子索清儿为己身忽染热疾,非常困重,遂发愿写此《四分戒一卷》。上为一切诸佛、诸大菩萨摩诃萨及太山府君、平等大王、五道大神、天曹地府、司命司录、土府水官、行疒鬼王、疫使、知文籍官院长、押门官专使、可 官[判]并一切幽冥官典等,伏愿慈悲救护,愿疾苦早得痊平,增益寿命。所造前件功德,唯愿过去、未来、现在数世已来所有冤家债主、负财负命者,各领受功德,速得生天。”

S.980《金光明最胜王经卷二》卷末题记:“辛未年(971年)二月四日,弟子皇太子[李暅(gèng)]为男弘忽染痢疾,非常困重,遂发此愿,写此《金光明最圣王经》,上告一切诸佛、诸大菩萨摩诃萨及太山府君、平等大王、五道大神、天曹地府、司命司录、土府水官、行疒鬼王、疫使、知文籍官院长、押门官专使、可 官判并一切幽冥官典等,伏愿慈悲救护。愿弘疾苦早得痊平,增益寿命。所造前件功德,唯愿过去、未来、现在数生已来,所有冤家债主、负财负命者,各愿领受功德,速得生天。”发愿者,乃于阗王李圣天之子,已故归义军节度使、托西大王曹议金的外甥,现任归义军节度使、瓜沙州大王曹元忠的姑表兄弟李暅,其子名李弘。又P.3668《金光明最胜王经卷九》卷末题记全同此文。又,日本龙谷大学藏敦煌写经《妙法莲华经卷六》卷末题记亦同此文,唯“辛未年二月四日”作“辛未年二月七日”S.3252《般若心经》卷末题记:“弟子押衙杨英德,为常患风疾,敬写《般若多心经》一卷,愿患消散。”

P.3115《佛说续命经》卷末题记:“天复元年(公元901年)五月十六日,母氾辰、女弘相病患。资福喜(续)命,敬写《续命经》一本。灵图寺律师法晏写记。”

P.3135《四分戒—卷》末题:“乙卯年(公元955年)四月十五日,弟子索清儿为己身忽染热疾,非常困重,遂发愿写此《四分戒》一卷,……愿疾苦早得痊平,增益寿命……”

7.求避瘟疫:罗福苌《古写经尾题录存·新菩萨经》末题:“乾德五年(967年)七月廿二日,疫疾,写经榜门上。题记。”

8.求充使早回及病患得瘥: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敦煌写经102号《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一卷》末题:“甲戌年(914年)七月三日,清信佛弟子兵马使李吉顺、兵马使康奴子二人奉命充使甘州,久坐多时,发心写此《八阳神咒经》一卷。一为先亡父母神生净土;二为吉顺等一行无之(诸)灾彰(障),病患得差(瘥),愿早回戈(过),流传信士。”

9.求远行早达乡井,怀胎分娩母子平安,一切贫穷速得珍财,盲聋音(喑)哑心眼早开:罗振玉旧藏《佛说如来相好经》、《天请问经》题记:“愿已写经功德,回施一切有情,离苦得乐,烦恼山崩,无明海竭。若欲远行,早达乡井;若有鸾簸,日进前程;生生世世,见闻佛法,早悟真宗,成等正觉。 辛未(岁)(971年)塑匠马报达在伊州作客,写记之耳。”

10.求常年平安:P.3576《宋端拱二年三月敦煌王曹延禄设斋施舍回向疏》:“绢壹疋充经儭,袈裟带 玖拾副充见前僧儭,纸壹帖充法事。右件设斋舍施所申意者,伏为弟子常年心愿,竖福禳灾,伏乞法慈,甫垂回向。谨疏。端拱二年(公元989年)三月 日,弟子归义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敦煌王曹延禄疏。”

11.求灭诸罪,无愿不果:S.4406《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卷末题记:“诵此经,破十恶、五逆、九十五种邪道。若欲报十方诸佛恩,诵《观自在般若》百遍千遍不虚。昼夜常诵,无愿不过(果)。” S.6667《佛说八阳神咒经》末题:“天福柒年(公元942年)岁在壬寅五月廿八日……弟子令狐富昌敬写《八阳经》一卷,奉为龙天八部,长为护助;盲者聋者,愿见愿闻;跛者哑者,能行能语。次愿父母,日增日盛;亡过父母,不历[三]途之难。永充供养。”

12.为流落异乡祈求平安:S.2992《观世音经》末题:“清信弟子、女人贺三娘,为流落异乡,愿平安。申年(九世纪前期)五月二十三日写。”

13.为身在异番(蕃),愿两国(唐、吐蕃)通和,兵甲休息,得早还乡:S.1963《金光明经卷第一》末题:“清信女佛弟子卢二娘,奉为七代仙(先)亡、现存眷属,为身陷异番(蕃),敬写《金光明经》一卷,唯愿两国(唐、吐蕃)通和,兵甲休息,应没落之流,速达乡井,共卢二娘同沾此福。”

14.逢本命年,求避冲煞:罗福苌:《古写经尾题录存·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末题:“信心弟子释门法律绍进(五代时敦煌僧人),比爰年当相充(冲),月忌本命,恐有妖灾逼逐。此身迎新,敬写此经。愿怨家欢,更莫相仇。年衰厄月,逐经音而霞(雾)散;福集云臻,随佛声而赴会。

田蚕倍收,六畜愿无窀厄。当来此世,同共众生,普获福分。”

15. 祈求官事得解:S.3354《官事得免庆答文》云:“顷者,枉罹视听,横被絷维。请佛日以照临,仰法云而垂荫,冀得理明人镜,事洁随珠。寒松肃而更贞,秋水皎而愈净。故于今日,庆答鸿恩。”向佛菩萨求佑官事得解的观念,早已广泛流行于社会,P.2491《燕子赋》载:“雀儿叹曰:“有(古)者三公危(厄)于狱卒,惟须口中念佛,心中发愿:若得官事解散,验(念)写《多心经》一卷。”

上举诸例,充分反映这一时期的敦煌佛教尽管仍将“绝尘”、“去欲”挂在口头,而实际上却是关切人生,面对现实,倾情世欲。敦煌佛徒所有的奉佛行为,如供佛、礼佛、诵经、写经、修寺、造窟、起塔、造像、施舍、忏悔、奉斋、履戒、斋僧、济贫、宽恕、释仇、修桥、造井、恤老、怜幼及其它诸种善行,虽也欲求来生极乐,但更关切今生现世的福乐利益。

(未完待续)

海外原创, 版权所有, 未经作者雨斤同意, 请勿转载!


浏览(4237) (2)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语花拾 回复 语花拾 留言时间:2020-12-14 08:32:49

打错了,应该是象形文字3200bc

回复 | 0
作者:语花拾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20-12-14 08:21:57

拜读了!想想也是,专制集权之下能有什么想象力,妄想!查了一下,古埃及契形文字3200BC就有了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语花拾 留言时间:2020-12-14 07:01:44

呵呵,中西方艺术上的差距,拙文歪邹过一回:

略论艺术的中西方差别及其根源

https://blog.creaders.net/u/11007/201604/254938.html

就连汉字,也比楔形文字晚了近2000年。现在,我们经常聊以自慰的是这一句:华夏文明是世界上古老文明里唯一“不曾间断过”的文明。

现在,住在埃及金字塔下面的人,和当年修建金字塔的人,不是一群人。

回复 | 0
作者:语花拾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20-12-14 01:56:56

是啊,看来真的如此!不过呢,过去我一直觉得敦煌文化很了不起,但是现在看看古希腊文化,再看看古埃及文化,顿时觉得华夏真没啥东西。你看看那个敦煌绘画的颜色,根本没办法跟三千多年前古埃及的比,雕塑艺术啥的古希腊更是甩掉我们十万八千里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语花拾 留言时间:2020-12-13 12:44:57

谢谢你的观点。

是的,是有些基督教的味道了。

事实上,西域在远古时代是地球上唯一的一处三教(佛,穆,基)共存过的地方。这是有考古证据的,比如,小河墓地的小河公主。


其二,印度北部地区后来也受到亚历山大东征带来的希腊多神论的影响。这从当地那一时期的绘画和雕塑上,也是可以看出来。

回复 | 0
作者:语花拾 留言时间:2020-12-13 07:53:24

最近发现敦煌在当时作为一个贸易中转站,佛教也变的兼容并蓄,再细看一些敦煌壁画的描绘,竟然发现有阿拉伯文化,希腊文化等各种外邦文化的笔触。今先生所说敦煌佛教“屡次违戒,屡次忏悔”的特点竞如同天主教的忏悔如出一辙。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naiyinxue 留言时间:2020-12-12 13:46:40

谢谢。

回复 | 0
作者:naiyinxue 留言时间:2020-12-12 10:47:00

好文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