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让思绪找到她栖息的地方  
我的名片
椰子
 
注册日期: 2008-02-25
访问总量: 4,884,66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帮助宣传中国功夫网站 wushuw.com
最新发布
· 哥哥的毕业典礼
· 这也是美国:一个中国学生受到的
· 原住民陈尸街头引发社区愤怒:记
· 十九天:回国感悟
· 《谁杀害了陈果仁?》精彩影评
· 给我钟爱的电影 La La Land
· 2016年回国感受:卖粽人
友好链接
· 叶子:却道天凉好个秋
· 别煮啦:别煮的博客
· Ottewell:Ottewell的博客
· 偶灯斯陋:偶灯斯陋的博客
· 秋秋:海阔天空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又一蛮夷:又一蛮夷
· 怡然:怡然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晓竹:晓竹之家
· 百草园:百草园
· 寄自美国:寄自美国的博客
· 夏天的雾:夏天的雾
· 立青:立青的博客
· 熊小熊:熊小熊的小小天空
· 名子:名子的博客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笑咪咪:我思故我在-自由的心
· Rondo:Rondo的博客
· 楚梅小居:楚梅小居的博客
分类目录
【2016年回国记录】
 · 2016年回国感受:卖粽人
 · 2016年回国感受:见老同学
 · 2016回国感受:回家
【随笔(3)】
 · 十九天:回国感悟
 · 一月二十一日全美“女性与社会全体
 · 想给林丹写几句话
 ·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test)
 · 纪念小铃铛(Bruno)
【随笔(2)】
 · 谢谢张贤亮
 · 三藩的风
 · 乡情同学情:聚散两依依
 · 令人难忘的美国青少年羽毛球比赛
 · 云也温柔
 · 2013春晚的女性掌权特点
 · 我看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感言
【思考(2)】
 · 这也是美国:一个中国学生受到的住
 · 这是2016年还是1916年?在自己的国
 · 少暴露亚裔特质就能被名校录取?
 · 给“种族苦情者”标签的主人识字而
 · 谈种族不该是任何一位美国总统的忌
 · 高等教育中的亚裔与太平洋裔APAHE
 · 简谈目前美国的制度性歧视
 · 社会学对我的影响
【我的小猫咪】
 · 昨夜
 · 家有小猫咪(照片)
【思考】
 · 《谁杀害了陈果仁?》精彩影评
 · 陈果仁后美国人怎样看“模范族裔”
 · 陈果仁后美国人怎样看“模范族裔”
 · 从“对毒品宣战”到今天Ferguson黑
 · 一位在港居住的朋友对于小童小便的
 · 培育社会学想象力的三个思维方式(
 · 像社会学家一样去思考 (译文系列)
 · SCA-5是配额制度所以违背“平权法
 · 由于ABC事件:推荐一本讲述排华历
 · 看李春燕面对CNN采访华人抗议游行
【小诗】
 · 给我钟爱的电影 La La Land
 · 你的拉赫玛尼诺夫
 · 幸福在海边存着 (外一首)
 · 黑与白:无限延伸的旋律
 · 写给一个精神病人的时代
 · 握手我的对手我永远的朋友:写给李
 · 人生最初的爱恋(诗)
 · 音乐如月光
【蛇年2013】
 · 除夕夜归辩论队:手机短信
【我看枪支控制】
 · 美国学生和国际学生对枪支控制的讨
 · 与学生讨论枪支控制的问题
【社区学院二三事】
 · 《谁杀害了陈果仁?》精彩影评
 · “我也不愿被称为白人呢”
 · 有一个人被杀害以后
 · 几位美国青年对交换配偶的看法
 · 无语!!!康州小学枪击!!!
 · 我的欣赏和感谢:给我的学生
 · 向你致敬,我的学生志愿者!
【家有芦花鸡】
 · 给我的母鸡peachy
 · 纪念我的好鸡Berry
 · 窗外的惊悚:老鹰抓鸡
【2012回国随笔】
 · 那天我们去神龙潭:山顶农家饭
 · 那天我们去神龙潭:竹林,竹林
 · 人生双轨线
【学会生活】
 · 春花烂漫的六月八日(组图)
 · 粽子和芍药
 · 一个可爱的纪念日
【偶尔随笔】
 · 后院花红
 · 从中国好歌曲里看新中国人的崛起
 · 今年的第二场雪
 · 月亮是文学的母亲
 · 马路上动人的一幕
 · 我记忆中的一位大学少女
 · 今天是“dead day”
 · 费翔费翔,重见费翔
 · 龙来了:春节有感
 · 这样的午后
【二人世界(3)】
 · 谢谢你,我的爱人
 · 青春的回眸(3):重访918房
 · 青春的回眸(2):怀念研宿918房
 · 青春的回眸(1):我们的20年
【教学日记(3)】
 · 你学到了什么?社会学概论课学生的
 · 种族主义的另外两种逻辑谬误(续)
 · 种族主义合法性谬误和门面主义谬误
 · 种族主义的五种逻辑谬误:个人主义
 · 种族不平等是“依代际来积累的”(
 · 21世纪美国的种族主义:一个癌症 (
 · 21世纪美国的种族主义:一个癌症
 · 网友评论“真爱究竟是什么?”辑录
 · 真爱究竟是什么?对爱情的探讨
 · Who Killed Vincent Chin? ?(录
【季节的收获(2)】
 · 夏日盛开的玫瑰
 · 今年孩子们刻的南瓜 (独家图片)
 · 平安夜的惊喜:鸡下蛋了!(微博)
 · 秋叶私语
 · 我的小花园
 · 谢谢五彩教做鲜肉月饼
【做妈妈做爸爸(2)】
 · “他们不太懂得这里的文化…”
 · 女儿对“你长大了想做什么?”的回
 · 女儿是我的行为监察人
 · 写给儿子的十八岁生日
 · 我爱Valentine’s Day
 · 圣诞礼物中的细心
 · 孩子们写给父母的圣诞信
 · 家有少男:“你们讲话不要那么大声
 · 女儿病中感悟
 · 写给儿子的15岁生日
【了解美国(1)】
 · 原住民陈尸街头引发社区愤怒:记一
 · 今晚Open House: 儿子的高三老师们
 · 亚裔美国人在入学申请时受歧视吗?
 · NRA (国家来福枪协会)对12/14事
 · 一位受害者姐姐写给总统的信
 · 我看到了20个孩子美丽的照片
 · 值得感谢的几个人
 · 一个不容错过的NPR关于种族主义的
 · 给儿子高中的辩论比赛当裁判
 · 一位华裔美国士兵之死
【我的母亲父亲】
 · 我的奶奶(二)
 · 我的奶奶(二)
 · 我的奶奶
 · 妈妈写的生日祝贺信
【生活点滴(10)】
 · 芦花鸡与直升飞机:奇谈怪论笔录
 · 来到了青少年地区羽毛球超级比赛场
 · 一个美丽的“错误”
 · 我们家的两只芦花鸡
 · 小提琴老师和她的儿子
【孩子的作文(3)】
 · 哥哥的毕业典礼
 · 牛牛的中文诗“风”
 · 小作文:儿子写给雨果的一封信
 · 女儿的作文:冬天
 · 儿子作文:辩论比赛
 · 儿子作文“我的初中的最后一天”
 · 女儿作文“我们家的小花园”
【读与听的笔记(2)】
 · 纪念陈果仁被害30周年
 · 张维迎教授谈《语言腐败导致道德堕
 · 英国和美国街头暴乱的互相借镜:阶
 · 浅议时代周刊《欧洲的终结》一文
 · 由健康保险法挺过了联邦第一轮法庭
 · 美国经济衰退与婚姻不再传统有关?
【影视欣赏(2)】
 · 进藏女兵的诗意爱情(2)
【深深的感动(2)】
 · 小猫“小铃铛”
 · “我们一生都会有做老师的时候”
 · 中国远征军:永不陨落的灵魂
 · 校巴站边的母亲和她的小孩
 · 儿子八年级毕业典礼
【短文】
 · 请教关于申请大学的两个具体问题
 · 与叶子惜别 (微博)
 · 为名子写点儿什么
 · 清华毕业的千万富翁《一虎一夕谈》
 · 儿子学武术后(微博三则)
 · 初中毕业快乐,儿子!(短文)
【女友(2)】
 · 我的漂亮女友(2):咱们的江姐
 · 我的漂亮女友(1):美的解读者和
【灵机一动写的东西】
 · 今夜有雪
 · 琼海高铁站的那抹绿
 · 生活气息
 · 给珍惜亲情的朋友们
 · "我不再背15万的挎包了”(微
 · 谁才可能随遇而安?
 · 充满阳光的屋子
【我看人生】
 · 一位海归的来信
 · 海归海不归:何妨就让我们互相羡慕
 · 谈谈海归和爱情的转化
【海南的回忆(1)】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4:木薯、木瓜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3): 玩捉迷藏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2):四岁邻
 · 海南,我心中的海南:我们住的平房
【椰公专栏(9)】
 · 椰公:“毛泽东是当今中国的一面旗
 · 椰公:占领运动的国际视野
 · 椰公:俄国总统说“打羽毛球的人能
 · 椰公:同中国亲友通电话和电子邮件
 · 椰公:通用核心课程----美国中小学
【杂文(6)】
 · 五年博客路
 · 生活本身就是在跳舞
 · 开博三周年:也谈从网络攻击看人的
 · 网事如烟,随烟而逝
 · 我看Amy Chua的《为什么中国妈妈高
【深深的感动(1)】
 · 赞聪敏勇敢的大雁儿(北雁高飞)博
 · 你是我深深的感动
 · 不仅仅是眼泪和感动:纪念Tuscon死
 · 博友联名平安夜快乐
 · Life is too beautiful to skip it
【2010年回中国点滴(4)】
【2010年回中国点滴(3)】
 · 中国变了吗?回国行十二篇
 · 上海的城市性格与历史的关联:回国
 · 在西安遭遇了这样一位司机:回国行
 · 我的公公婆婆:回国行第九篇
【2010年回中国点滴(2)】
 · 庐山的个性,庐山的美丽
 · 一个明星女孩:回国行第七篇
 · 绿茄子的感悟:回国行第六篇
 · 在广州看专科医生:回国行第五篇
【2010年回中国点滴(1)】
 · 拥挤的广州拥挤的办证中心:回国行
 · 广州东山湖公园:回国行第三篇
 · 女儿的苦恼:回国行第二篇
 · 我回来了:2010年中国行之第一篇
【杂文(5)】
 · 我是一个不愿苟且的人:陈凯歌在“
 · 想念不再在这里写东西的几个人
 · 深深地感动:纪念抗美援朝战争60周
 · 我的小小声明
【生活点滴(9)】
 · 女儿学会游泳对我的启发
 · 生活中的谈话(1)
 · 儿子对什么是幸福的理解
 · 一件小事:对父母说话夹英文
【社会学思考(5)】
 · 万维网站导读有倾向性是好事还是坏
 · 爱就是一切吗?戈尔夫妇40年的婚姻
 · 关于成功和不成功
 · 英语啊英语,做你自己
【做妈妈做爸爸】
 · 樱花散落里的母亲节
 · 我和儿子的一场暴风式谈话
 · 和我的儿子谈性教育
 · 儿子要cool不要再练piano
 · 一个“四脚并用”的妈妈:卡通分享
 · 爱的日记:母亲节
【20年后来相会(2)】
 · “你还没有换老婆?太落伍了!”
 · 往国内网站放文章遭遇“敏感词”实
【小小衣橱(1)】
 · 我在广州买衣服之二:三川之外
 · 我在广州买衣服(图示):2010冬天
【生活点滴(8)】
 · 妈妈,我永远记得你那句叮咛
 · 女儿的第一次钢琴评审
 · 给儿子13岁生日的一封信
 · 孩子们写给奶奶的生日信(图)
【椰公专栏(8)】
 · 椰公:农村老家的变化
 · 椰公:从“恋爱自由”到“言论自由
 · 椰公:学校有色人种教师的活动
 · 椰公:温家宝,奥巴马,美国主流媒
【怀旧一点点(2)】
 · Ottewell的《也聊豆汁儿》带给我的
 · 何妨就让我们互相羡慕?
 · 由连环画《伤逝》想起的
【社会学思考(4)】
 · 校园社会运动:马赛克
 · 从“我”到“我们”:少数族裔,走
 · 学生所理解的反向歧视---与高天阔
 · 当我问了当地精英学校的教授一个问
【我的性别视角(1)】
 · 聊聊女性要不要工作的话题
 · 妈妈织毛衣、女性的传统与现代
 · 温柔地杀我们:广告中的女性形象
 · 性别是“做出来”的
【20年后来相会(1)】
 · 相见:20年同学聚会散记1
 · 同学聚会是一场“成人游戏”
 · “如果你们不出国,现在会怎么样?
 · 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姐妹
【椰公专栏(7)】
 · 椰公:西藏,一个说不完的话题
 · 椰公:一位美国CEO对中国经济的看
 · 椰公:“误导”,谷歌的商业模式
 · 椰公:秋天的晚上
【二人世界(2)】
 · 因为有爱 (重贴一首诗)
 · 关于爱情:我的新年感悟
 · 小雨中的你
 · 我和我的老公
【教学日记(2)】
 · 苏醒(1):一个学生从课堂里带走
 · 同性恋学生给我出了道难题
 · 1963年9月15日,Birmingham Sunday
 · 终于等到了让我动容的Re-do:对种
【自己笑自己(2)】
 · 漏斗如我
 · 自己笑自己:咱怎样应付上课打盹的
【杂文(4)】
 · 答各位网友评论的信:出国已经不再
 · 谢谢新天地:心底的乡情
 · 一场改变误解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
 · 一跳解千愁吗?想起我读研时也有人
【在美国的中国人(1)】
 · 在美国的中国人:朋友的幸福农场生
 · 她:“我这辈子已经完了”(国人百
【小诗系列(2)】
 · 多年以前和现在(外一首)
 · 我爱你,中国
【Reading Journals(2)】
 ·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结束文革的时间
 · Obama 明天会说什么?
【论坛(2)】
 · 目前最严厉的移民法案可能在Alabam
 · 看温家宝总理答记者招待会印象
 · “消费主义与精神成人”:夏中义演
【杂文(3)】
 · 我和孩子一起学中文(续)
 · 母子同写:孩子怎样学中文
 · 小议“中国妈妈”
 · 为什么大多数人并不写博客?
【孩子的作文(2)】
 · 少年对《双城记》两段的翻译
 · Rosie作文:秋天
 · 牛牛黄石公园日记(驼鹿 Moose)
 · 牛牛黄石公园日记(熊)
 · 孩子的作文:怪石城堡(另一篇)
【椰公专栏(6)】
 · 椰公:学生们怎么看医疗改革
 · 椰公:海外华人学者应该具备更强的
 · 椰公:中国人在美国生根、开花、结
 · 椰公:新疆7.5和拉萨3.14
【季节的收获】
 · 今年感恩节爬梯的几个菜:谢谢欧阳
 · 请北雁高飞和叶子指教窝头做法
 · 火鸡节的火鸡:请欧阳峰检验
 · 樱桃红了(图)
【Reading journals】
 · 一个戴着种族面具的警察滥权案?浅
 · 美国的医疗保险公司有多黑?
 · 新医改:一个两党严重分歧的健康医
 · 资本主义危机、全球化与道德危机:
【生活点滴(7)】
 · 小小的背影(带图)
 · 静静的哥伦比亚河(图)
 · 哭Lucile
 · 想念爸爸
【孩子的画】
 · 全家来画一只猫(组图)
 · 我们家的群体画像
 · 女儿(6岁)的画:2009
 · 儿子的画:2009
【杂文(2)】
 · 新疆7.5事件引起的一点思索
 · 把青春进行到底
 · 我在台湾看到的一些民运人士
 · 在六四的镜子前照照自己
【爱的日记(1)】
 · 爱的日记:修养
【说说女人吧(2)】
 · 喜欢陈蓉
 · 喜欢陈果
 · 我独爱潘虹
 · 女人有中间的路可以走吗?
 · 为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母亲
【小诗系列(1)】
 · 上学了:写给孩子们开学的第一天
 · 巴黎,我梦中的爱人
 · 想起了你
 · 哦,西雅图的春天!
【教学日记】
 · 种族主义学生作业后面的故事(续)
 · 令我倒吸凉气的两份种族主义学生作
 · 教学日记2: 结婚一分钟,学位要四
 · 教学日记:离婚文化和言论自由
【椰公专栏(5)】
 · 椰公:一个俄罗斯人评6.4.
 · 椰公:我在6.4中的所见所闻(二)
 · 椰公:我在6.4中的所见所闻(一)
 · 椰公:拉萨
【种族话题】
 · 在美国的中国人是美国人吗??(三
 · 在美国的中国人是美国人吗??(二
 · 在美国的中国人是美国人吗??(一
 · 小孩与种族环境、种族歧视
【《大家》论坛(1)】
 · 韩美林的大实话(真理)
 · 别了,我热爱的《大家》栏目!
 · 文化大家余光中:乡愁,无尽的乡愁
 · 《大家》系列1:物理学家丁肇中
【诗天地(7)】
 · 你是一条河:给爸爸
 · 每天我们一起去上学(外两首)
 · 春节是什么 (另:09春晚印象)
 · 今夜的美国星光灿烂
【社会学思考(4)】
 · 第一代中国人在美国自我感觉是主人
 · 万维博客还是像一家人:从昭君回来
 · 口音
 · 一件小事:我遇到了种族歧视吗?
【香港,美丽的香港】
 ·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致2013新生欢迎辞
 · 我在香港买衣服(4):薰衣草In We
 · 我在香港买衣服(3):惊鸿一瞥的M
 · 我在香港买衣服之二:乡村风格Laur
 · 香港,香港,我在香港买衣服 (1)
【生活点滴(6)】
 · 意外收获:在西雅图美美地蹭了一顿
 · 那两颗钉子也扎在了我心上
 · 自己笑自己:骑单车不会停车,等
 · 难忘的2008女儿生日party
【旧日的小文】
 · 熒屏上的郎朗印象
【杂文(1)】
 · 中年是一杯浓茶
 · 想想:是做家庭主妇还是工作妈妈?
 · 患得患失的我
 · 谁才是真正的土包子?
【孩子的作文(1)】
 · Seattle动物园;Seattle的植物
 · 女儿Rosie的诗:小星和小月
 · 姨姨来美国
 · 哥哥妹妹的小作文:我的小白鱼
【怀旧一点点】
 · 心动
 · 中文大学的杜鹃花
 · 你好,我是86级
 · 部队出来的孩子:初中生活拾零
【诗天地(6)】
 · 下大雪啦!(图片与小诗)
 · 你是我梦中的江南
 · 有一辆梦中的旧单车
 · 所有的苦难
【女友】
 · 我的漂亮女友 (1):结缘
 · 在九楼重病房门口的感悟
 · 女友之二:相忘还是不相忘?
 · 好朋友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社会学思考(3)】
 · 奥巴马多大程度上代表了黑人的利益
 · 现代种族主义是真的吗?Is Modern
 · 奥巴马当选表示种族主义被扔进了To
 · 美国的历史在今夜被改写
【葛人葛事】
 · 葛人葛事之四:搞笑夫妻
 · 葛人葛事之三:论文答辩?好“恶心
 · 葛人葛事之二: (儿童不宜啊)还
 · 葛人葛事之一: 大摆乌龙的王医生
【自己笑自己】
 · 世界上最短的笑话博客:雪就是钱
 · 自己笑自己之三:因为英文不好而闹
 · 自己笑自己之二:专找有“眼睛”的
 · 自己笑自己:我在加油站给自己“加
【生活点滴(5)】
 · 她是一位真正的美人
 · 今天的家长会:一个天赋学校老师的
 · 我爱你,女儿,你启发了我
 · 悄悄地请悄悄话作者吃一顿
【难以分类1】
 · 不知你能否打开悄悄话和写悄悄话?
 · 谢谢编辑工作,博文失而复得
 · 你发文章或诗会乱套吗?
 · 朋友,一路走好
【随感1】
 · 邮局里的圣诞气氛
 · 因为孤独而写博
 · 其实我们都喜欢看到别人说实话
 · 我喜欢出名前的人
【椰公专栏(4)】
 · 椰公:裁员 – 大学也吃紧了
 · 椰公:我和宁铂的关联
【孩子的世界(3)】
 · 女儿的四幅画和儿子的五虎上将图
 · 暑假最后一天了:马和蝴蝶
 · 儿童世界----兄妹俩的画:牛牛和Ro
 · Rosie 的画和中文字
【孩子的世界(2)】
 · 宝贝,你们真的长大了(亲子日记之
 · 儿子懂事了:向四川灾区捐款
 · 牛牛的画
 · 牛牛作文二:城市的秋叶
【诗天地(5)】
 · 如果生活总是充满了阳光
 · 我斜对面的房子要卖了
 · 夕阳,我想去看你
 · 五月我们在马丁街的最后一夜(附四
【诗天地(4)】
 · “有一种纯粹的喜悦……”
 · 今夜 中国微笑着入眠
 · 爱您,爸爸 (再试一次)
 · 父亲,一个温情脉脉的名字
【诗天地(3)】
 · 你可以总是静静地思念一个人(三首
 · 暂别可以,不要永别:有感于近来万
 · 为了心中的同一首歌
 · 你是最美丽的人民教师:给袁文婷(
【诗天地(2)】
 · 心系四川灾区
 · 妈妈,好想你
 · 永恒的爱 (Sweet Home Alabama 打
 · 生日快乐,宁!(外一首)
【社会学思考(2)】
 · English only?一场关于English On
 · 婚姻与家庭课上的一对曾经的“小夫
 · 我的几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学生
 · 一场交锋:大学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
【生活点滴(4)】
 · 鸡蛋花和人生:也写给晓竹
 · 亲情日记:女儿上学第一天(另三篇
 · 我们的新家照片
 · Austin郊外的晚餐
【生活点滴(3)】
 · 难忘的河边走 Unforgettable River
 · 回复《因上网而闹的笑话》的朋友们
 · 关于我上网而闹的笑话
 · 知足、惜福:我和妈妈星期四通电话
【2008夏天的中国(3)】
 · 成都女子:悠闲是一种平衡
【2008夏天的中国(2)】
 · 回乡记:四川结语 这里是成都
 · 回乡记:四川女人厉害,男人趴耳朵
 · 都江堰受灾的一组照片(续)
 · 2008回乡记:走进都江堰:触目惊心
【椰公专栏(3)】
 · 椰公回拉萨(4):拉萨3.14的痕迹
 · 椰公回拉萨(3):拉萨街头
 · 椰公回拉萨(2):初到拉萨(照片集
 · 椰公回拉萨(1):飞往拉萨的飞机上
【椰公专栏(2)】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八----结束语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七----胡耀邦西藏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六----我的藏族同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五----我的藏族邻
【生活点滴(2)】
 · 想念衣服
 · 流浪汉对我们那么一笑
 · 兩地之秋
 · 椰子的自白:兼回笑眯眯评论
【2008夏天的中国(1)】
 · 2008回乡记之三:可亲可爱的成都籍
 · 2008回乡记之二:美丽深情的杜甫草
 · 2008回乡记之一:成都印象
 · 回来的感觉真好:兼椰子回国系列的
【人在旅途】
 · “人不留人天留人”:意外得来的两
 · 转眼开博已一年
 · 只要同行就别说再见:给我的万维网
 · 我怎么哭了:参观Austin的 L. B. J
【说说女人吧】
 · 有这样一位美丽的伊朗主妇
 · 又见杨澜
 · 做精致女人还是做真实女人?
 · 女人四十
【电影欣赏】
 · 进藏女兵的诗意爱情(1)
 · 在监视别人的时候发现了他的“自我
 · 推荐一部十分独特的电影:鸟巢
 · 生命的重生:不可不看的南非电影Ts
【椰公专栏(1)】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四----拉萨生活的
 · 椰公“西藏生活回忆三--七十年代的
 · 椰公的"西藏生活回忆----进藏
 · 椰公的“西藏生活回忆----进藏原因
【诗天地(1)】
 · 一个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
 · 初春的傍晚 (诗)
 · 无名小站 (诗)
 · 看了对3月14日拉萨事件的报道我流
【感谢生活】
 · 感谢生活(写在一、二后面的话)
 · 今宵难忘:给万维的朋友们
 · 感谢生活 (二)
 · 感谢生活 (一)
【好文共赏】
 · (ZT)"Model Minority"
 · 认识你的时代,带领你的时代(ZT)
 · 柴静和王安忆演讲摘录
 · 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电影“返老还
 · "有一窝野蜂就够了"(ZT)
 · 言传身教 (转贴)
 · 读看家狗的“婆婆”
【平凡而难忘的人】
 · 想起了我们所里的老范
 · 我那遥远的梁公公
 · 平凡而难忘的人:我的附小班主任郭
 · 平凡而难忘的人:卖玉女子
【社会学思考(1)】
 · 校园枪声犹然在耳:一个永远的问号
 · 婚姻与家庭课堂趣事之一
 · Michelle Kwan (关颖珊)是美国人
 · 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
【二人世界】
 · 你是……
 · 秋天象征了爱情的颜色
 · 二十年间的两首诗:1988 和 2008
 · 一句爱的至理名言:Juno观感
【孩子的世界(1)】
 · 儿子的中文作文“我与画画” (外
 · 儿子丰收和女儿的空篮子:Easter捡
 · 牛牛的画:全班第一名
 · 儿子没获选参加钢琴演奏(Recital
【文化比较】
 · 中美学生与老师关系的文化比较:我
 · 一场无意中涉及了政治的晚餐谈话
 · “三十五个夏天”
 · 你要对自己好一点
【生活点滴(1)】
 · 一切都是赘肉……
 · 亲情日记:女儿的一声“妈妈”
 · 儿子没获选参加钢琴演奏(Recital
 · 两个孩子争一个鸡头的故事
存档目录
08/01/2019 - 08/31/2019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02/01/2009 - 02/28/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06/01/2008 - 06/30/2008
05/01/2008 - 05/31/2008
04/01/2008 - 04/30/2008
03/01/2008 - 03/31/2008
02/01/2008 - 02/29/2008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给我的母鸡peachy
   

给我的母鸡peachy

Peachy(桃子)是我的母鸡的名字。我一直想给peachy写一篇文章,但是总是没有成文。从五月九日到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时间过去久了,悲伤就淡了,再也不会像刚开始的时候,想起来就悲痛欲绝。然而,这是我心上的一道伤口,不会轻易消失,我对她怀着深深的内疚。

五月九日,我的母鸡没有了。我养了她三年八个月。

五月八日,我在我们出外吃饭回家后,和先生到后院去给果树浇水时,peachy见到我就立刻跑过来了。我蹲下身子要摸摸她,她已经微微张开翅膀等待着我的抚摸,就和往日一样。

晚上十一点多,我想起来我还没关鸡窝门。要是往日我就换鞋打上手电筒到鸡窝门口,用电筒往窝里一照,看到我那母鸡或孵或站,我就说声晚安,给她把门关上,用细铁丝系上扣眼。可是这一天,我浑身懒懒的,提不起劲来,想着就一天不关也不要紧吧。以前也忘记过关门,一次两次应该没什么。

就是这一念之差......,悲剧开始了。

第二天,星期六,淡淡的阳光,有一些云。我们吃过早饭,我还没有去后院喂鸡,也没有听到母鸡寻常咯咯咯自顾自玩得高兴时发出的叫声。我先生在卧室,他问“你放鸡了吗?”,我接腔道“没有,怎么了?”我突然感觉大事不好了,立刻换鞋子跑到了后院,当我打开车库通往后院的门,只有一片空空的绿草地不出声地对着我,没有母鸡踱步的熟悉身影,没有一看到我就振翅向我飞奔而来的情形,整个后院一片寂静,寂静得可怕,那一下我的脑子停止了思维,心一下子空了!

没有母鸡的后院不再是寻常的精气神儿了。我整个人像失去了重量,趄趔地踏着草地走到了鸡窝,往里一看,空空的,两只鸡蛋完好地躺着,一只鸡蛋被弄破了;再走到南边篱笆的菜地里,什么也没有,我叫peachy,peachy,什么回应也没有。我知道我的peachy没了。草地上躺着一些大大的芦花羽毛,一路连着往西面的篱笆而去,还有一些小的芦花鸡毛。再看从窝中到草地边缘的路上,有芦花鸡的许多羽毛,凌乱于地,可以看到一场搏斗发生的战场残骸,无比凄惨。

先生、女儿陆续跑到后院,我对着鸡窝哭着,peachy, peachy,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没给你关门,你到哪里去了,你被什么吃掉了?

悲痛攫住了我,我的悔恨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女儿眼睛真尖,她说,“peachy在那里”,在哪里?在西边篱笆的树下。

我跟过去,顺着女儿所指看过去,天哪,在这棵春天开粉红小花的丁香科的树下,我的母鸡在这里,她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身体被撕裂了,惨不忍睹。看到这种胸脯如蝴蝶状的惨样,我猜到这是浣熊干的,我的邻居家里有三只未满周岁的母鸡就是被浣熊残忍地杀害的,而他用笼子逮到了侩子手,对那只在笼中挣扎的浣熊的令人不喜的形象我仍印象深刻。

我心里恨极了这只可恶的浣熊!也恨我自己的疏忽大意而造成她一命呜呼!如果我给她关门,她今天早上还会像往日一样,等在门边急切地想出来,我一打开门,她就咕咕叫着走下台阶,欢欣鼓舞地跑上她天天散步的草地,然后再回头来吃我给她准备的剁生菜叶子、苞谷碎、面包屑或隔夜剩下的面条……

如果我给她关门,我们的后院还将是她健美的身影,红红的鸡冠儿,黑亮的眼睛,一身有光泽的芦花羽毛,昂首走在对她而言宽若草原的后院;或弯腰在果树下双腿轮番扒拉土吃土里的小虫子;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次地上deck来,啄着我们的门,要求进屋,我会给她吃把米满足她的要求,米也是对她不停下蛋的一种奖励。冬天,她常踏雪上楼梯,我把她放进屋吃米,看她如何和猫咪戏斗,有时长有时短地享受一下屋子里的暖气,再把她放出去。她总是很不满地咕咕着,意思是你怎么不让我多呆会儿呢。我就说如果不是孩子们提意见反对,如果你能控制自己不拉屎,讲一点卫生,那我一定让你多呆会儿。

我的鸡和我非常亲,我视她为我的鸡女儿。自从另一只母鸡berry2013年万圣节之后走了,peachy改变了原来和人不那么亲的习性,和人越来越亲近。每天上deck要求进屋无数次就是证明。她一直生蛋,蛋壳红而结实,显示她强健的生命力。我在心里说过我要给她养老送终,因为另一只母鸡身体比较弱,而桃子则完全是健康的,她甚至可以飞得很高,飞到车库里的日光灯管上。如果一切顺利,她可以再活四五年。每天我们都能听到她咯咯咯的叫声,或者是呱呱呱的大叫大吼声,那声音畅快淋漓威风至极!我有时候跑出去问她你干嘛这么叫谁惹你了?她就会转成和缓的咯咯儿声,然后就没有声音了。这大概是她的独唱时间,即便听起来像愤怒的吼声,于她而言也许只是练练嗓子?这事只能永远存疑了。

女儿回到屋里就到了底层,在往日能看见母鸡动静的落地窗这边悲痛地哭起来。儿子是最后一位听到母鸡下落的人,他冲到后院,看到母鸡惨死的样子,一拳头砸在篱笆上,手指关节上立刻有了血痕,我责怪他太冲动了。先生总是扮演理性人物的角色,催促我们赶快把母鸡的尸体处理了,虽然我什么都不想做,但是考虑到母鸡暴尸树下也不好,难道她愿意这样呆着吗,她需要一个地方安息啊。于是我们又来到了后院的树下。

我带来了一件女儿四五岁时穿的裙子,一件我打羽毛球的旧T恤,上面有一行字:achieve your best(达到你的最好)。挑这件T恤衫是因为我认为桃子真正做到了她最好的一生,是我这个人把她给毁了。

先生挖好了一个洞,那里是先走了的母鸡安眠的地方。我小心地抱起她不再温热的身子,两层衣服裹起了我心爱的母鸡,这才发现她的身首是不在一块的,浣熊把她的头咬掉了……我的心又是一阵寒冷得颤抖的悲恸。

就这样,我两个鸡女儿在同一个地方安歇了。女儿已经找到一块石头,上面写上了鸡的名字。她和我小时候做的事情一模一样,给心爱的鸡做一个墓碑,我们绝不会吃鸡肉。……

第二天是母亲节,可是我哪里有心思过节,我的儿子女儿看到我这样悲伤,给我写了诗和信,这是后话。只有泪水和悔恨的心情填满我的日子。此后的很久,我不能从悲恸中平复,因为这一切太突然、太惨烈。我还在周一就去上课,日复一日,余下的学期过得艰难。我真想能够有一周不用上课,可以专注哀悼我的鸡。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后来我从一些自己要讲的越轨行为理论那里,试图解释为什么我没有在意识到鸡窝门没有关的时候,仍然不去关门。有一种越轨理论可以解释我的行为,因为身体的毛病,我处于一种疲劳无力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我对一切都有些心灰意冷,提不起劲来,做事情只是走过场,这已经是一种越轨,可称为“仪式主义”的行为;无辜的母鸡成了我这种状态的牺牲品。

在饭桌上抑制不住满脸的泪水,我对孩子们说,这件事怪妈妈,我们如果能学到一个教训就好了,这个教训就是不要take a chance,不要有侥幸心理。自己开车啊做事啊,一定一定,做到安全第一。我先生还不错,在我说:“也怪你,我平时勤快关鸡门,你总打击我说不需要关门,整天嫌我罗嗦,省点事儿吧,这强化了我那天不想去关鸡门的心理”----的时候,他说,“对,是我不好,这事怪我,我一直懒得给她关门。”我听了心里轻松了一下,但仅仅一下而已,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多少次我们出外几天或回国一个月,托人来喂鸡,也不好意思让人帮我们关鸡窝开鸡窝,那是多么繁琐的事,所以就这样让母鸡自由出入,不也过来了吗?为何就要在母亲节前夕,发生这样的一件事?那只浣熊大概早就发现了,盘算着了,人们都说浣熊极度精明狡猾。

从母鸡被浣熊吃掉这件事,我觉得看到了一些残忍的、自然界规律性的东西,母鸡的天敌是很多的,老鹰在天上盘旋,我们的母鸡已经躲过几次劫难;而母鸡再健壮也没能躲过浣熊的深夜袭击。世界上的生物是互相钳制的,母鸡没有躲过浣熊这个命里的凶神,而人是唯一可以确保母鸡夜里平安的比母鸡高一个层次的生物。只要我把细细的铁丝绑好,母鸡就可以在第二天咯咯给地欢欣鼓舞开始新的一天。母鸡所求于我的,真的不多,就是帮她每天关门、开门。

我仿佛能看见生物界行走的图画,人暂时是处于最高阶----在民居环境而不是野生世界里,动物里面则一物降一物。我先生说过多次,母鸡能活到现在已经很大命了,而且我们这样的一种状况也不适合养鸡,毕竟回国一个月托人照看鸡是很麻烦别人的,这些我都深深地知道。所以也许母鸡也很识相,就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离开我们?

母鸡的死,也让我真切看到了,生命可以在一刹那间就灰飞烟灭,动物界的残杀是无比凶残的事情,而人间又何尝不如是?在短兵相接的瞬间,生命的消失或伤害也是一刹那的事情。问题只是如何避免它频繁地发生?生命是值得珍惜的,不论动物还是人。

母鸡,我永远都愧对你,我可爱的亲爱的母鸡peachy.

2015729

peachy在鸡窝门口 2014,4,25


peachy 和猫咪在玩耍,2014,12,23


时光停留的时刻:2015,5,9早上

 

儿子的画和打油诗:peachy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