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让思绪找到她栖息的地方  
网络日志正文
给我的母鸡peachy 2015-07-29 11:51:47

给我的母鸡peachy

Peachy(桃子)是我的母鸡的名字。我一直想给peachy写一篇文章,但是总是没有成文。从五月九日到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时间过去久了,悲伤就淡了,再也不会像刚开始的时候,想起来就悲痛欲绝。然而,这是我心上的一道伤口,不会轻易消失,我对她怀着深深的内疚。

五月九日,我的母鸡没有了。我养了她三年八个月。

五月八日,我在我们出外吃饭回家后,和先生到后院去给果树浇水时,peachy见到我就立刻跑过来了。我蹲下身子要摸摸她,她已经微微张开翅膀等待着我的抚摸,就和往日一样。

晚上十一点多,我想起来我还没关鸡窝门。要是往日我就换鞋打上手电筒到鸡窝门口,用电筒往窝里一照,看到我那母鸡或孵或站,我就说声晚安,给她把门关上,用细铁丝系上扣眼。可是这一天,我浑身懒懒的,提不起劲来,想着就一天不关也不要紧吧。以前也忘记过关门,一次两次应该没什么。

就是这一念之差......,悲剧开始了。

第二天,星期六,淡淡的阳光,有一些云。我们吃过早饭,我还没有去后院喂鸡,也没有听到母鸡寻常咯咯咯自顾自玩得高兴时发出的叫声。我先生在卧室,他问“你放鸡了吗?”,我接腔道“没有,怎么了?”我突然感觉大事不好了,立刻换鞋子跑到了后院,当我打开车库通往后院的门,只有一片空空的绿草地不出声地对着我,没有母鸡踱步的熟悉身影,没有一看到我就振翅向我飞奔而来的情形,整个后院一片寂静,寂静得可怕,那一下我的脑子停止了思维,心一下子空了!

没有母鸡的后院不再是寻常的精气神儿了。我整个人像失去了重量,趄趔地踏着草地走到了鸡窝,往里一看,空空的,两只鸡蛋完好地躺着,一只鸡蛋被弄破了;再走到南边篱笆的菜地里,什么也没有,我叫peachy,peachy,什么回应也没有。我知道我的peachy没了。草地上躺着一些大大的芦花羽毛,一路连着往西面的篱笆而去,还有一些小的芦花鸡毛。再看从窝中到草地边缘的路上,有芦花鸡的许多羽毛,凌乱于地,可以看到一场搏斗发生的战场残骸,无比凄惨。

先生、女儿陆续跑到后院,我对着鸡窝哭着,peachy, peachy,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没给你关门,你到哪里去了,你被什么吃掉了?

悲痛攫住了我,我的悔恨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女儿眼睛真尖,她说,“peachy在那里”,在哪里?在西边篱笆的树下。

我跟过去,顺着女儿所指看过去,天哪,在这棵春天开粉红小花的丁香科的树下,我的母鸡在这里,她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身体被撕裂了,惨不忍睹。看到这种胸脯如蝴蝶状的惨样,我猜到这是浣熊干的,我的邻居家里有三只未满周岁的母鸡就是被浣熊残忍地杀害的,而他用笼子逮到了侩子手,对那只在笼中挣扎的浣熊的令人不喜的形象我仍印象深刻。

我心里恨极了这只可恶的浣熊!也恨我自己的疏忽大意而造成她一命呜呼!如果我给她关门,她今天早上还会像往日一样,等在门边急切地想出来,我一打开门,她就咕咕叫着走下台阶,欢欣鼓舞地跑上她天天散步的草地,然后再回头来吃我给她准备的剁生菜叶子、苞谷碎、面包屑或隔夜剩下的面条……

如果我给她关门,我们的后院还将是她健美的身影,红红的鸡冠儿,黑亮的眼睛,一身有光泽的芦花羽毛,昂首走在对她而言宽若草原的后院;或弯腰在果树下双腿轮番扒拉土吃土里的小虫子;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次地上deck来,啄着我们的门,要求进屋,我会给她吃把米满足她的要求,米也是对她不停下蛋的一种奖励。冬天,她常踏雪上楼梯,我把她放进屋吃米,看她如何和猫咪戏斗,有时长有时短地享受一下屋子里的暖气,再把她放出去。她总是很不满地咕咕着,意思是你怎么不让我多呆会儿呢。我就说如果不是孩子们提意见反对,如果你能控制自己不拉屎,讲一点卫生,那我一定让你多呆会儿。

我的鸡和我非常亲,我视她为我的鸡女儿。自从另一只母鸡berry2013年万圣节之后走了,peachy改变了原来和人不那么亲的习性,和人越来越亲近。每天上deck要求进屋无数次就是证明。她一直生蛋,蛋壳红而结实,显示她强健的生命力。我在心里说过我要给她养老送终,因为另一只母鸡身体比较弱,而桃子则完全是健康的,她甚至可以飞得很高,飞到车库里的日光灯管上。如果一切顺利,她可以再活四五年。每天我们都能听到她咯咯咯的叫声,或者是呱呱呱的大叫大吼声,那声音畅快淋漓威风至极!我有时候跑出去问她你干嘛这么叫谁惹你了?她就会转成和缓的咯咯儿声,然后就没有声音了。这大概是她的独唱时间,即便听起来像愤怒的吼声,于她而言也许只是练练嗓子?这事只能永远存疑了。

女儿回到屋里就到了底层,在往日能看见母鸡动静的落地窗这边悲痛地哭起来。儿子是最后一位听到母鸡下落的人,他冲到后院,看到母鸡惨死的样子,一拳头砸在篱笆上,手指关节上立刻有了血痕,我责怪他太冲动了。先生总是扮演理性人物的角色,催促我们赶快把母鸡的尸体处理了,虽然我什么都不想做,但是考虑到母鸡暴尸树下也不好,难道她愿意这样呆着吗,她需要一个地方安息啊。于是我们又来到了后院的树下。

我带来了一件女儿四五岁时穿的裙子,一件我打羽毛球的旧T恤,上面有一行字:achieve your best(达到你的最好)。挑这件T恤衫是因为我认为桃子真正做到了她最好的一生,是我这个人把她给毁了。

先生挖好了一个洞,那里是先走了的母鸡安眠的地方。我小心地抱起她不再温热的身子,两层衣服裹起了我心爱的母鸡,这才发现她的身首是不在一块的,浣熊把她的头咬掉了……我的心又是一阵寒冷得颤抖的悲恸。

就这样,我两个鸡女儿在同一个地方安歇了。女儿已经找到一块石头,上面写上了鸡的名字。她和我小时候做的事情一模一样,给心爱的鸡做一个墓碑,我们绝不会吃鸡肉。……

第二天是母亲节,可是我哪里有心思过节,我的儿子女儿看到我这样悲伤,给我写了诗和信,这是后话。只有泪水和悔恨的心情填满我的日子。此后的很久,我不能从悲恸中平复,因为这一切太突然、太惨烈。我还在周一就去上课,日复一日,余下的学期过得艰难。我真想能够有一周不用上课,可以专注哀悼我的鸡。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后来我从一些自己要讲的越轨行为理论那里,试图解释为什么我没有在意识到鸡窝门没有关的时候,仍然不去关门。有一种越轨理论可以解释我的行为,因为身体的毛病,我处于一种疲劳无力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我对一切都有些心灰意冷,提不起劲来,做事情只是走过场,这已经是一种越轨,可称为“仪式主义”的行为;无辜的母鸡成了我这种状态的牺牲品。

在饭桌上抑制不住满脸的泪水,我对孩子们说,这件事怪妈妈,我们如果能学到一个教训就好了,这个教训就是不要take a chance,不要有侥幸心理。自己开车啊做事啊,一定一定,做到安全第一。我先生还不错,在我说:“也怪你,我平时勤快关鸡门,你总打击我说不需要关门,整天嫌我罗嗦,省点事儿吧,这强化了我那天不想去关鸡门的心理”----的时候,他说,“对,是我不好,这事怪我,我一直懒得给她关门。”我听了心里轻松了一下,但仅仅一下而已,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多少次我们出外几天或回国一个月,托人来喂鸡,也不好意思让人帮我们关鸡窝开鸡窝,那是多么繁琐的事,所以就这样让母鸡自由出入,不也过来了吗?为何就要在母亲节前夕,发生这样的一件事?那只浣熊大概早就发现了,盘算着了,人们都说浣熊极度精明狡猾。

从母鸡被浣熊吃掉这件事,我觉得看到了一些残忍的、自然界规律性的东西,母鸡的天敌是很多的,老鹰在天上盘旋,我们的母鸡已经躲过几次劫难;而母鸡再健壮也没能躲过浣熊的深夜袭击。世界上的生物是互相钳制的,母鸡没有躲过浣熊这个命里的凶神,而人是唯一可以确保母鸡夜里平安的比母鸡高一个层次的生物。只要我把细细的铁丝绑好,母鸡就可以在第二天咯咯给地欢欣鼓舞开始新的一天。母鸡所求于我的,真的不多,就是帮她每天关门、开门。

我仿佛能看见生物界行走的图画,人暂时是处于最高阶----在民居环境而不是野生世界里,动物里面则一物降一物。我先生说过多次,母鸡能活到现在已经很大命了,而且我们这样的一种状况也不适合养鸡,毕竟回国一个月托人照看鸡是很麻烦别人的,这些我都深深地知道。所以也许母鸡也很识相,就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离开我们?

母鸡的死,也让我真切看到了,生命可以在一刹那间就灰飞烟灭,动物界的残杀是无比凶残的事情,而人间又何尝不如是?在短兵相接的瞬间,生命的消失或伤害也是一刹那的事情。问题只是如何避免它频繁地发生?生命是值得珍惜的,不论动物还是人。

母鸡,我永远都愧对你,我可爱的亲爱的母鸡peachy.

2015729

peachy在鸡窝门口 2014,4,25


peachy 和猫咪在玩耍,2014,12,23


时光停留的时刻:2015,5,9早上

 

儿子的画和打油诗:peachy


浏览(779) (3) 评论(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10-05 18:28:38
艺萌,
你好,看到你留言后我才找到你的俏皮系列拜读了。写得很细致生动!那只可爱的俏皮令我印象深刻呢。

很抱歉没有及时回复你的留言。祝写博愉快!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09-16 16:05:02
看得我热泪盈眶。又翻到你从前谢Berry 的故事,又是感动。我感同身受的原因是因为我也养过鸡。你看过我写的系列, 我的宠物鸡俏皮的故事吗?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8-11 02:09:28
Hi, Xiao Zhu,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sympathetic comments. I am very touched by your deep understandings.

"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情感变得脆弱,对幼小的生命有种怜爱之心。"----this totally describes me too.

I was very sad for months and not in a good shape in health. Now I am getting better, thank you for your concerns. I am now in Kauai Island, talk more later.

Regards.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5-08-06 13:13:58
椰子,

看了这篇文章后,需要让心情平复一下,才能写评论。

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情感变得脆弱,对幼小的生命有种怜爱之心。

自己养的宠物被伤害,是主人最不愿意面对的。几年前我养的两只乌龟走了一只,那情景现在想起来心还会扯一下。

Peachy、Berry和你们一起生活了几年,很有感情了,这样离去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就像你说的:时间过去久了,悲伤会淡一些。

你的身体似乎欠佳,现在好些了吗?保重!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8-01 21:12:49
北雁儿,
刚才我补课看了您写的六六和闺蜜的对话。还有你的评论,非常精彩的有您个人见地的评论,谢谢你写出这篇文章,四千多人看了,64个赞美,我想,这就是很好的共鸣了。很有道理,能够选择过一种全新的生活本身就是活了两次。这是我未曾想过的角度,赞!!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8-01 21:04:09
北雁儿,

你好,谢谢你的问候,很温暖,也抱抱你......

“学会“原谅自己”是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我甚至觉得比任何其它的学习课题都重要”----你的忠告我一定听取。说得真好。

我妈妈听到母鸡的事情后说的话和你一模一样,说她现在和berry可以团圆了。无限的感伤。Peachy令我想了很多,而且还时不时地会想下去。在现实中沉浸在悲伤中总是不合时宜的,但是能够想想她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相信善良而聪敏的你能够体会这种感觉。谢谢了。

我今年暑假一直在这里呆着。我先生回了趟国,回来了。回国见闻也是拖没了,去年回国后我也就写了一篇琼海高铁站的绿。真正想写的东西还是有一些,但是没有状态写;你保持得非常好,祝你好文不断!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5-07-31 08:29:22
我是想说:没有人不会犯错。原谅自己,不是纵容宽容自己,而是让自己能够放下,更好地面对以后的生活。越是善良的人越不容易做到,所以更应该学习。

椰子,我讲这些,不是说我自己做的多么好,来“教导”你的。
相反,正是因为我自己也同样需要。:-)

你们还没回国吗?还是已经回来了?写写回国见闻吧。总是很喜欢你写的东西。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5-07-30 20:01:58
原来椰子两个月没写博文,是因为peachy啊。好伤感的故事,抱抱!

peachy在berry走了之后,挺孤单的。现在好了,她们可以团聚了,每天都能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她们两个也一定希望椰子快乐……

椰子,这件事是你的错,但你不要总是责备自己。学会“原谅自己”是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我甚至觉得比任何其它的学习课题都重要。原谅自己吧,椰子,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是一个那么善良那么好的一个人。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7-30 19:40:00
Ottewell,

很高兴看到你的评论!很久不见了。你都好吗?我也写得少了。看到你讲三只鸡被黄鼠狼拖走,可以想象你的难过。

谢谢你的同情,再养鸡也许比较难了,因为我们外出时总要托人照顾,觉得是一个很大的人情,而且浣熊很难防,除非搭一个顶棚的大鸡窝。

祝您一切都好!
回复 | 0
作者:Ottewell 留言时间:2015-07-30 12:52:48
今天偶尔看到你写的peachy悼文,有太多的同情。因为同样的事发生在40多年前,我们的三只母鸡在同一晚被黄鼠狼叼走,只剩鸡毛一地。还好,你们那里可以养鸡,再抱几只鸡娃回来吧!很久没来这里,读到好文,总是一快!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7-30 10:38:54
华蓥,
您好,谢谢您来。不知道怎么会只养小鸡娃,小鸡长大不就是大鸡了吗?:)

我去找关于前面那只母鸡的文章时,看到原来您也在 berry母鸡的文章后面评论的,谢谢在此驻足留下自己养鸡的回忆。鸡是我童年回忆中重要的部分,自己也可以养鸡了,却一只一只地送走她们,真令人难过啊。见笑了。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7-30 10:33:19
马黑,

谢谢问候!看到您来很亲切。过去我们常为一些问题、概念而讨论交流,很怀念那段时光。过去的这里气氛和今日很不同。

你记性很好,我过去是写过给另外一只母鸡berry的文章。她早走一年半,就此留下来peachy,本来活得好好的,因为一个不关门而走了。

真的很难过。我给给我们这两只母鸡的朋友打电话,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我就想,他会意识到只要我给他打电话,就是来报告鸡的坏消息的。报告两次,就报告完毕了,后院再无鸡踱步的身影......

那篇文章的链接在这:http://blog.creaders.net/Coconut/user_blog_diary.php?did=164915 (题目是“给我的好鸡berry”)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7-30 10:27:19
阿立,
谢谢再回来说明情况。真没想到一只野猫居然这样凶险。猫在我心目中不是这样凶险的。

养动物是很用感情的。有的人说动物就是动物,还能怎样,但是我从来不认为动物比人类低级,是因为功利心吧,人会认为动物低级;但我认为在大自然的创造里,动物和人一样是平等的一员。人和动物能有一段一起生活的经历,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人会为离开的动物而黯然神伤。不再养动物是因为伤了心,谁都怕情感的付出。然而动物也是孩子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伴侣,一个小动物可以成为家庭的纽带。

和爱动物的人我总有说不完的话,见笑了杭州阿立,祝您多出好文、好诗词。很佩服你的文字功夫。
回复 | 0
作者:华蓥 留言时间:2015-07-30 06:29:46
我家没养过大鸡,但养过不少小鸡娃,小鸡娃更容易受伤,记得有一次因为开门没注意就弄伤了一只在门后面的小鸡娃,也是很难受,所以。要养大一只鸡真是不容易,理解椰子。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07-29 22:33:42
问好椰子。我记得你以前还讲过一个鸡的故事,应该不是同一只鸡吧。

很让人感动的一段人和动物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07-29 15:36:54
回椰子:阿立嫂说叼俺家鸡走的是个大野猫。

俺家养的狗是三色苏格兰牧羊犬。主要是黑和白色。灰常英俊。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7-29 14:10:10
杭州阿立,

同唏嘘。你的大白公鸡是被什么动物咬的呢?真太遗憾了。还知道把压住盒子的东西搬开来抓鸡,这是什么动物干的?

拜读过您的写家里大狗的文章,那只狗(是白色的吧)真好,威风而通人性,当时看了也是很难过了一阵的......谢谢分享养鸡的过去。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5-07-29 14:05:40
gugeren,

多谢分享你养鸡的经历。这样看来我养鸡的历史可能比您长些。养过八年。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07-29 13:57:03
唏嘘。

俺家也养过一只白公鸡。儿子学校里养的小鸡允许买一只回家。养的和宠物似的,会飞到儿子肩膀上。养到个子蛮大了,与家里的大狗也相安无事。

晚上睡在车库里的大盒子里。

一天傍晚俺还没到家。阿立嫂已把鸡放进盒子里了(压着东西)。开了车库门,就进家里一会儿。出来盒子开了。。。看见一黑影。猛追。。。后来鸡是追回来了,被野兽咬过,却是奄奄一息。救不活了。大家伤心。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5-07-29 12:36:06
养活物就是两个结果:一是死,二是失踪。
小时养鸡。母鸡会带自己的一群小鸡上下3楼。结果被毒死(可能贪吃了公社的种植物)。
从此后不养活物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