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中篇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 一 2019-02-18 07:01:12

  

这部作品,以西汉真实的人物和事件为原型,经过文学的提炼加工和演绎,描写了少女庄小环被迫男装从戎的坎坷和传奇式经历,她与左玄英和耿依勤之间的情缘,同时描述了左玄英如何在短短几年间转战西北,并在之后奉诏千里南下,主持闽越百姓前往江淮新地的大迁徙。

 

小说通过紧凑动人的故事,铺开西汉强盛时期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以及几位主人公至死不渝的家、国、人之爱,歌颂了那一个为汉族立名的朝代里人们的精神风貌和气魄。 

 

 

一个巾帼少女和一个绝代英雄的旷世传奇

 

 

紫荆花满蒲津渡



  河东情缘

 

 

公元前123年(汉武帝元朔六年)三月初,在河东运城衙门外,一位英俊少年牵着马,来回徘徊了几趟。门外有一个雕刻成奇兽模样的石雕拴马柱。少年走到拴马柱跟前,和那尊齿牙咧嘴的家伙四目对视了许久。

        
少年名叫左玄英。他高个头,长方脸,眉宇清俊,鼻梁圆融,嘴角露着不服输的倔强。几天前,他刚在西北一场与匈奴的战斗中大获全胜。在班师回朝的途中,众将士兴奋非常,左玄英却是一路寡言少语,想着几年来盘踞心底的心事:他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左玄英的母亲早年是个卑微的宫中侍女,他和母亲一起度过了他卑微的童年,从小就耳闻人家的笑语:他是一个私生子,他的父亲还活着,可就是不理他们了。他问母亲,母亲起初的说法却跟那些风言风语不同。在母亲的话里,父亲并非抛弃他们,而是事出苦衷,情非得已。十三岁那年,在他的一再追问下,母亲第一次告诉了他,他父亲名叫左小如,是河东一个在仕途上挣扎的小吏,已经另娶他女,有了孩子。他听了,心里涩涩的,却还是感到几分安慰。母亲在叙述里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有爹娘,有兄弟。

 

今年他十七岁,第一次打大仗,还打了胜战,凯旋路上,他就生出了过河去见生父的念头。回到长安的第二天寅时他便策马启程。一路快马加鞭,未时他已经到了官府门前。

官府大门,陈旧的枣棕色,在岁寒里显得几分阴森,几分麻木。此时的左玄英心头,却涌上来几分暖意。可是,就在他要往那尊怪兽脖子上栓绳的那一刻里,他犹豫了。从来没见生父面,听母亲说,父亲是个要面子并喜官位的人,否则也不会弃他们母子而自奔前程。眼下,他虽然打了胜仗,可还只是有一个虚设的将军头衔。他要再等,等到他斩获更多的军功,然后风风光光地见父亲。

他回了一下头,又一次看了看衙府门前的那只古怪石雕,心头一阵撕裂的痛。“驾!”他一揪马绳,掉头朝西。

 

战马跑着,马背上的左玄英方觉得又饿又渴。 进了一个村落,玄英放慢了速度。这时,他见有一户人家,门外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带补丁的衣裳,头发对分,在脑后盘两个小小的髻,然后直落双肩。她一双乌黑的眼睛朝他看了过来,很快那看就变成了凝视。那凝视,使得玄英驻步。些许之后,小姑娘出来了,双手托起了一个陶制的水壶。

 

玄英动容,连忙下马。他想,他现在脸上肯定是双唇干裂,神色憔悴。他走过去,微微弯下身来,接过了那壶水。水是温的,喝下几口后,左玄英感觉全身都滋润遍了。这时,小姑娘转身又进了房子,不一会儿,她出来了。这一次,她端出来一个陶碗,上面放着几块饼。

“你饿了吧?你要吃吗?”左玄英耳边灌进来一串轻柔的音符。瞬时间,生活在这个心已经几分苍凉的少年眼前展现了它完全不同的洞天,催开了几多鲜活而柔嫩的花朵。他那双挥刀握枪的手居然几分微颤。“小妹妹,多谢你啦!”说着他接过了陶碗。

“坐着吃吧。”小姑娘指着边上的台子说。

“哎。”玄英坐了下来,没有马上吃,却端详着眼前这个小姑娘。虽然她衣着色淡,发上没有任何装饰,却掩盖不了她圆圆的脸上美丽的光泽。玄英还注意到她的一对晶莹湿润的眉毛和眼帘上的睫毛。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我叫小环。”她答。

小环,好好听的名字……玄英心里想着。那面饼里似乎加进了一种什么油汁,吃起来很香。小环看着左玄英吃,问了一句:“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玄英听了,脑海里急促地想着要如何回答。他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说:“我是蒲坂人,我们其实是老乡。不过,我从小在长安长大,现在要回长安去。”

小环听着,看了看一旁高大的马,“你好像刚刚打过仗?”

玄英点头:“嗯,刚和匈奴人打过,我们打胜了!”

 

正说着,突然从房子里面一拐一拐地冲出一个少年来,“小环,你在跟谁说话呢?!”

小环脸上立刻露出了极度的不安,急站起来跟玄英说:“你把饼带上吧,我得进去了!”说完提起半空的水壶,匆匆离开了。

那少年一拐一拐走过来,一双狐疑和敌意的眼睛盯着左玄英看,“你是谁?怎么在这儿?”

左玄英被少年这一问,心里不平地想道:我是谁?要不是我们在前方厮杀,匈奴人早把你们给生吞活剥了!不过表面上他还得装出客气,“我是大汉征讨匈奴的将军。路过这里,承蒙小环姑娘善心,讨得一壶水喝。”

少年小眼睛,胖胖的、有些臃肿的脸,鼻子有点歪,两片嘴唇薄薄地悬在那里。“将军?有你这么小的将军?没听说过。”少年瞟了左玄英一眼,哼了一声,回房子里去了。

 

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一团暖气,被那少年给冲散了。不过,吃了东西喝了水,左玄英恢复了体力。他跃上马,提起缰绳,朝西奔去。远远地,能看到蒲津渡。三月天,正在释冰的黄河寒气袭来,路边的紫荆抖动着她殷红色的花蕾。左玄英不由得回过头去,往小环住的地方望了望。那里,仿佛有炊烟袅袅升起。

蒲津渡上一条索道浮桥悬立在冰凌上。岸边,一尊石牛仰着头,佇望河西。据说,这是上古舜帝时留下来的古物。左玄英放松缰绳,踏上了浮桥。一抬头,橘红色夕阳正挂天边。

 

下集:

中篇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 二


浏览(23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