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中篇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 六 小环认父 2019-03-01 06:44:16


  小环认父

 

 

那天夜里,驹伯硬是给小环喂下了半碗药,给她盖暖和了。看她昏睡了过去,他也累了,重新躺回自己的榻上。

 

第二天早上,驹伯起来,喂过了马后,便栓好门,提着箩筐出去了。等他回来后,小环还在昏睡。驹伯把坡上采来的草药洗了洗,升了火,将草药放进水里去煮。

药煮好了,驹伯走到小环榻前,见她微微睁开了眼帘,居然开口叫了声“爹……”

驹伯眼睛湿了,“小环,孩子,醒醒,该吃药了。”

小环定睛,看着驹伯,记起了昨夜的一切。泪水再一次涌出眼眶。

驹伯心中不忍,就在榻边坐了下来,“孩子,坐好,驹伯先给你换药。”

小环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淌。驹伯见状就说:“要不,你就痛快哭一场吧。等下敷了药,可不能再流眼泪了。”

小环抽泣着,擦了擦眼眶和腮,说:“驹伯,我不哭了,您敷药吧。”

 

药敷好了,驹伯又端过来新熬的草药,一边吹着一边说:“这是我今天早上在坡上采来的。喝几次,就会退烧的。”

小环又感激又钦佩地说:“驹伯,您真好,您怎么什么都会!”

驹伯听小环这么说,松了一口气,“我不是跟你说过,驹伯年轻时戍过边,学了不少本事。后来养马,也像养孩子似的。”

听驹伯这么说,小环很想问驹伯有没有儿女,又怕挑起什么伤心事,没敢问出口。

 

小环的烧总算是退了,人也精神了一些。她闲不住,就起来帮驹伯打点清理房子。驹伯过来说:“小环,你身子还很弱,先不要忙这些。告诉驹伯,你是要回你娘家,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我想,你在这里呆久了,你娘家的人会发现的。”

小环坐了下来,把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原原本本告诉了驹伯。驹伯听着,唏嘘不已:“可怜的孩子……”

“张家我是不会回去的了,”小环说,“驹伯,我想在您这儿呆一小阵,跟您学学本事,然后……”

“然后怎么样?”

小环表情神秘,“您要答应不说出去。”

“驹伯你还信不过?”

小环接着说:“驹伯,您要有,借我几身男人的衣服,我女扮男装,从军去。”

驹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环,你这是何苦?要我说,回你娘家,跟你男人和好,过个安稳日子。打仗对女孩子来说,那可是千难万难!再说,你能装得了多久?万一给发现了,人家可以说你是欺君罔上,这可不得了,这些你都想过了没有?”

小环清楚自己已经没有选择:“驹伯,我想好了,前头就只有这一条路。我身上都是祖嗣打的伤痕,这次是最后的一次了,我绝没有再回去和他过的道理。再说,再说……”

驹伯盯着小环看,“再说什么?你还有什么事没跟驹伯讲?”

小环咬了咬唇,抿了抿嘴,“小环心里,有一个人。”

驹伯不追问,不说话,默默地等待着小环的叙述。

“他是一个校尉,领兵打匈奴,打了大胜战。”小环说,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神色,继续说:“他告诉我,等把匈奴都赶走了,就回来接我去京城。可是,现在我在这里已经住不下去了。我只能去找他。”

驹伯看着眼前这个还没长成的小姑娘,叹了一口他自己才听得见的气。小环所述,让他感到亲切,可他知道战争的无情,不忍心给这个少女明媚的心田上抹上阴影。

 

小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双水灵的眼睛看着驹伯:“驹伯,您说您戍过边,我想听听您的故事。”

小环的话,勾起了驹伯心底许多往事。往事如烟,可它们却留下深深的印记。“小环,听你说起那位校尉的事,驹伯觉得很高兴。驹伯一家,有很多从戎的人。高祖皇帝六年,我长兄战死在白登。文皇帝时,驹伯从十六岁开始,就在雁门、朔方、飞狐好几个地方镇守了整整十二年,还跟随飞将军和匈奴交过战。十二年后,文皇帝驾崩,我就回到老家来养马。景皇帝鼓励汉人多养马,我养的马,很多都给了国家。景皇帝中六年,我儿子在长安北境和匈奴交战中战死。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那年他才十九岁……”

驹伯声调低沉,神色黯然,却没有落泪。

小环屏住了呼吸,那一刻,她心头什么滋味都有。她不敢问驹伯关于他妻子的事,她只知道,这世上,受苦受难的,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驹伯抹了抹眼睛,表情转忧虑:“小环,看眼下这情况,你要去参军,驹伯也拦不住你。可是你太小了,又是女孩子,怎么能对付匈奴兵啊?”

小环自信满满地:“驹伯,我不小了,再过两个月,我就十五岁了。”

驹伯走到他床榻边的一个木箱子边,打开那箱子,从里面取出来两身衣服,一个小包,又走回到小环跟前。“小环,这是以前我儿子穿过的衣服。衣服太长了,这边有针线,你给它裁一裁吧。”

小环手有些颤抖,接过了驹伯的东西。她知道这是驹伯珍藏多年的东西,现在,自己不但这样勾起老人的伤心事,而且还要取走老人的珍藏,她感到非常的负罪。看看自己的衣服,其实与男孩子的无异,小环就说:“驹伯,我知道这是您的宝贝。我用一套就可以了,另一套,您还是留着。”

驹伯脸颊抽搐了一下:“这是我的宝贝没有错,只是,再过几年,我就找他去了,留着这个也没有用。”

驹伯说到这里,只听扑通一声,小环跪在了跟前。“小环虽然是女儿身,愿从此认驹伯为父,从驹伯姓。小环打算女扮男装去从戎,还请爹爹帮女儿起个男儿名字。待孩儿仗打完,便回来伺候爹爹,伺候爹爹终老,不离不弃!”

驹伯怀念儿子,又看到眼前跪着的小环,百感交集,眼泪纵横。“好孩子,快起来。驹伯答应你就是。你大哥名字叫庄大宝,你就叫庄二宝吧。”

小环磕头跪拜:“谢谢爹爹赐名!”

 

上集:中篇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 五 夜奔

下集:

中篇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 七 二宝从军


浏览(20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