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末章及尾声 2020-11-17 07:26:04

      第一三九章 北固亭,慈恩楼

  左志文久久抱着养父不放。想着自己九岁时江陵丧父,如今,又在尹阳河上诀别像亲生父亲一般教养了自己的养父,哀恸不打一处来。

  刚刚踏上故土的左家人,还没有喘过一口气,也还没有来得及笑出声,便要在这块既迷离陌生又无比熟悉的地方埋葬他们的长者左家青。


  眼前的村子还叫左梁,庄园却早已姓吕。庄园北端,历经劫难的尹阳河依旧潺潺流淌,不眠不休地唱着一首洛阳的歌。尹阳河南岸长出了新的大树,根深叶茂。大树下,立着一块历经岁月和烽火磨损,三百年不倒的左氏界碑,上面“左公庄园”四个隶书依然清晰可辨。这是左江的父亲左干在左梁左庄园边上所立的界碑,也是义熙十二年时左战英血书过的那个左家界碑。

  左家人齐跪界碑前。左成洛泪眼迷离,跪在那里,手轻轻地落在那界碑上,和他的祖先无语神交。


  春雨绵绵的一天,悲喜交加的左家人将左家青埋在了尹阳河南岸的大树下,左园界碑的边上。尹阳河温柔的水花,消融了左家人哀伤的抽泣,欢迎并抚慰着她熟悉的这一群人。家青十七岁的侄女左于惠说,她哭着哭着,忽然见大伯轻盈地走在尹阳河上,还回过头来朝她微笑挥手……左志文听了,心中慨叹:往事三百年,生在江南的养父,还真是叶落归根,魂兮北还!

  左家青的突然“客死他乡”,改变了左家青儿子们的想法,也翻转了左成洛原先和吕家谈的计划。双方临时商定,左家买回这个北方大园。左家青儿子左一新一家,将要离开江左,恢复祖业,进驻左梁。


  为了纪念左家青和因了他的死而回归的左园,左成洛主持建造了一栋“慈恩楼”。这栋三层华楼就矗立在尹阳河南岸,在洛阳城和左梁乡的交角,面朝东南。

  慈恩楼前立左氏碑和陈情碑。左氏碑上刻着左家三百年南北事迹;陈情碑则刻满了左氏对历代友人的感恩之情,其中有淮安孙掌子、宜昌连家、鱼复丹木,也有兰陵吕公望、吕冀梁等等。


  左成洛与左志文叔侄同立洛阳慈恩楼上。慈恩楼高,站在这里,能俯瞰左梁的大好田园。正是麦子成熟时,满目是金灿灿的一片,庄稼的香气扑鼻而来。脚下的尹阳河,水光闪闪,蜿蜒向东,宛如左梁项上美丽的珠链。

  左成洛问:“志文,还记得先祖左战英的那首《北固亭》诗吗?”

  左志文点头,随口便诵出:


  北固亭上思北固,
  家园已隔两重天。
  大江天堑断缠绵,
  何日玉琼花两岸?


  诵着战英诗,想着当年把左家人和洛阳隔开的不过是阳世的山水和战火,而今,自己和两个父亲之间却是阴阳永隔,他泪眼模糊,念出了四句:


  慈恩楼上念慈恩
  左梁萦梦三百年
  运河有情接南北
  牡丹朝月空缠绵


  左成洛听了心中大感,他理解左志文心中的痛。昨日,志文告诉叔叔,虽然北方和洛阳是养父传承给自己的信念,也成了他一生的梦想。如今,这个梦已成真,而他心底另一个梦想却默默地藏了一辈子:那就是江陵之梦。江陵是他父母的家乡,他和弟弟的出生地,他生父战死的地方。他马上就要离开洛阳,前去他梦中的凤凰于飞处。

  左成洛虽然担心侄儿的年纪,但是他理解侄儿别无选择,他一定必须去探望他生命里的另一个故乡,圆他的另一个梦。

  叔侄俩就在慈恩楼互道珍重。目送左志文身影远去,左成洛心中祈愿他早日平安归来。毕竟,三百年斗转星移,转不动的,是左家儿女和洛阳深如沧海桑田的情和缘……


  尾声


  左息澎讲到这里时,四周鸦雀无声,唯有大船与运河水撞击的声响。


  这条京杭大运河在隋朝连通、建成。它贯穿中华大地的三条东西大川,宛如一条无与伦比的巨龙,穿越了一个民族几千年跨不过的宿命,携带着她不死的梦想,奔腾向前;又好比是这个民族的脊梁和内聚力,支撑着一个古老文明生命的极限……

  “你们左家真是魏晋南北朝的一面镜子!”运河艄公王师傅赞叹。


  我没有出声,心却随着波涛而起伏。我为左成洛这一代左家人终于踏上左梁的土地而深深感动。慈恩楼若还在,应该是洛阳的一方风景了!


  左息澎和我回到洛阳,并在这里说再见。伊河畔我拥抱着左息澎,仿佛拥抱着一个失散了一千七百年的姐妹——不是仿佛,我和左息澎,本来就是左家两兄弟的后代,经历了一千七百多年的混沌而重归团聚!

  “这可是东晋以后左纳和左民的后代的第一次见面哦!”左息澎说,激动得声音有些发颤。

  谁说不是呢!


  黄河边上,左息澎与我相约信阳(弋阳)、徽州和扬州(广陵)。她说下一次我们要到汝南、信阳、寿县、八公山,然后沿淮河而下,直奔江左地区。我听了,仿佛喝下了一大口千年老酒。从河洛,到淮水、长江,在时空的变换迭代里,那酒越发显得浑厚、醇香、强劲。


  回到老家后,我应邀到县城的高中举办和左氏这段历史有关的讲座。“以前读先秦诸子百家的著作,觉得中华文化亲和并恢弘。然而,了解了与自己息息相关的魏晋南北朝历史后,我才深切懂得,中华文化与北方、西方少数民族的融合,佛教的东渐,最终铸造了华夏文化,练就了华夏文化有血有肉,有容乃大的壮阔和浑厚。”


  讲座结束了。我走出大课室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我“曾老师”。回头一看,是一个少年。少年额眉清朗俊峭,英气勃勃。

  “老师您好,我叫左江涛。”他很大方地向我伸出手来。

  “你好!”我也伸出手去,看着他的眼睛,明白他为什么叫住我了。

  “我祖籍广西柳州,不知道和您说的这个左家有没有关系?”
  

      全文: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2165313#Catalog

 

 


浏览(94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