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三十四) 雨果甜 2008-05-13 07:41:02

三十四

 

雷声大作的时候, 芦花就赶紧跑去将门外的干柴全都抱进了屋里. 眼看着一会儿的功夫, 雨就下来了.
雨来势真猛, 铺天盖地的, 整个山林都是浑茫茫的一片. 一道闪电, 把四周都照了个透亮. 轰隆声响起, 雷好象就打在身边, 小屋子震晃了起来.
芦花和黄狗躲在小木屋里.  芦花顾不得害怕, 心里担心着长河, 不知这么大的雨长河要被困在林里了该怎么办.

等啊等, 也不知过了多久了,  还不见长河来.  芦花等不及了, 看雨小了点, 就跑了出去, 她朝着山下跑去. 路真滑, 险些没摔倒. 快进入林子的时候, 就见一个人背着一大包东西, 一步一步迈了过来.
又是一道白色的闪电, 划破了林间.

“长河哥!” 芦花认出来了. 她的喊声和震耳欲聋的雷声一起响起来.
长河肩上扛着一包东西, 手里还提着一筐东西.  芦花过去, 赶紧就接过长河手里的的竹筐.
“芦花妹, 让你担心了!” 长河喘着气说, “打雷, 没吓着你吧? 咱得快进去, 这雷打得, 可不是好玩的.”
“长河哥, 这种天, 你不该上来的.”
“不来我怎么能放心, 要是这房子顶不住咋办?”

进了门, 长河把那包东西重重的放地上. 芦花看他腿上身上都是泥, 手臂上还流着血.
“长河哥你手上咋流血了?”
“没啥, 擦破了点皮.”
“怎么身上都是泥呀? 你摔着了?”
“山路太滑…” 长河说着, 就从墙角搬来块石头, 坐了下来. 

芦花赶紧找出块布, 在水里沱了沱, 给长河揩掉手臂上的血. 又给他擦掉腿上的泥.
“芦花妹, 别忙和, 没啥碍的. 你帮我打开那个包, 里头有我的衣服, 我得换一换.”

那是用帆布做的袋子. 芦花认得长河的衣服, 都还是干的.
“长河哥, 你带了衣服上来啊….”
“湿了才好换.”

长河换好了衣服, 就到外面去看了看.  还真要感谢盖房子的人,  屋顶搭的真好, 直直的垂下来,  雨水全都顺着屋顶泻了下去. 四周的油漆也挡住了雨水. 房子旁边还有沟, 坡上的水往下泄时, 就顺着沟往下走.

“芦花妹, 别担心, 这房子就是小了点, 还是能顶的过去的. 我背了点家伙上来, 要有啥事, 也好修补.”
“俺不担心, 俺担心你的手.” 芦花说.
长河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上头的血还在渗着. “这点皮伤不碍事.” 他说.
芦花翻出来一块布, 轻轻的给他扎上了. “都怪我…” 她心里怪罪着自己, 还后怕….

外面雨歇下来了, 雷也走远了. “我出去洗洗你那衣服.” 芦花说.
长河跟了出去.

溪水涨了许多, 流的也急了些.  许多果子被雨打到了地上. 芦花拣起几个他们叫 “拿梻” 的青色果子, 放溪水里涮了涮, 就递给长河.
”哇, 这是啥种的, 甜, 还香.” 长河说. 那是一种近似石榴的果, 有许多不同的种.
“真的好甜,” 芦花说: “我也奇怪呢, 这自个儿长出来的, 比俺以前种的还甜!”

她搓着衣服. 长河就在一边看着.
“芦花妹, 山上的雷雨天, 你害怕吗?” 长河问.
“刚开始怕, 俺知道你会来, 就不怕了.”
“我要没来, 你咋办?”
“我,” 芦花一下不知怎么回话, “我就跳到那山沟沟里去…..” 
“芦花妹, 可千万别! 这不, 我来了, 你看, 我来对了.”  长河心里欢喜, 芦花的话让他明白了自己在她心里的份量.  这场雨, 没白淋了自己.

长河停了一下, 又问: “芦花妹, 你, 你高兴吗?”
芦花点了点头. 天灰蒙蒙的,  她的脸颊却泛着红晕, 好象有太阳照着一般. 红晕里长河看到了一份隐隐约约的羞涩.
他感到自己的心砰砰的跳.
其实, 芦花的心也一样的跳; 那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心跳.  心, 在好不容易挣脱了许多的捆绑,  第一次自由的舒展.  芦花给自己洗了个果子, 吃着, 看着长河,  她的脸绽开了笑.  那笑和着雨果的鲜美香甜, 一起滋润着长河的心田.  他也笑了.

天又阴沉下来了. 这里可不好久留. 拧干了衣服, 两人就赶紧往回走.
芦花拿几根干柴到门外去烧, 放了锅水在上头热, 把长河带来的饭放里头蒸. 一边蒸, 一边把衣服放边上烘. 
还真是及时, 刚烘得差不多, 雨又开始下大了.

天也晚了, 芦花说: “长河哥, 外头黑乎乎的, 雨路又滑, 今晚你就凑和着在这里避避雨吧.”
正好, 放芦花在山上, 长河也真的不放心.
屋子里已经是一团昏暗了. 长河点起了他带上来的一盏小油灯. 外面雨呼呼的下, 灯上的火
苗有些来回的晃, 那火, 显得特别暖, 特别亮,  罩着屋里的一片安详.

借着那灯光, 芦花铺好了床: “长河哥, 你睡这床上.”
“那你…” 长河看着她, 微弱的光线里, 他看到她脸上朦胧的美丽的轮廓.
“我和小黄就睡地上.”
“那怎么行, 地上挺湿的.”
“长河哥, 你要不答应, 那, 我就不下山.” 芦花说.
“那, 你答应我下山啦?!” 长河心头一亮.

芦花没说话, 她把长河的那个帆布袋在床边铺开来, 挨着床坐了下来.
“长河哥, 还记得我说过, 我想再去趟南村…”
“记得, 怎么, 你…”
“我想等雨停了, 路干些, 我就去.”
“这回我一定要陪你去.”
芦花点点头..

沉默了一会儿, 外面的雨声好象变得柔和了.
“长河哥, 你挺累的了, 睡吧.”
“你也歇了吧?”
“我不困, 我过一会儿再睡.”
长河也的确是累了. 他躺了下来,  芦花给他盖了被子 --- 真舒服!
“有事叫我芦花妹….” 他迷糊中说着,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雨还是不知疲倦的下着.

不知睡了多久, 等他醒来时, 门缝里透进了亮光, 他微微撑起了身, 就见芦花坐在那帆布上, 身子趴到了床的另一端; 她的头垫在手臂上, 那手往外伸着, 几乎触到了他的脚. 身上盖着一件旧棉袄, 棉絮都露了出来.
“妹子!” 长河心里唤了一声. 忍不住起了身, 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下一集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三十五 见红

上一集: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三十三) 叙

 

 

浏览(634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