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1--2) 2011-10-14 07:29:20

   

 

前注: 虽然作者的军旅经历是《刁兵张晓峰》创作的源泉和灵感,但毕竟这是一部小说,不是报告文学。小说中的人物事件等皆系创作虚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某军大院内,吵闹声此起彼伏。张家二公子张晓峰又惹祸了:他领导的光头仔帮又打了李副参谋长的大儿子还有作战处长的小儿子!唉! 张妈妈正在跟两家妈妈赔不是。张妈妈忧郁的眼里溢露出很诚的泪、很诚的歉意,不停的说好话,赔礼加道歉。

    而另一头,光头仔帮司令张晓峰正在作总结发言: 今天行动很成功,很迅速,取得了两大战役的辉煌胜利!这叫: 诱敌深入各个击破。同志们都奋勇杀敌,好样的! 特别是陈勇!不愧于名。但何坤山就他妈的扯蛋了,再给你一次改正机会,下次再这样就连滚带爬......怎么像女人似的胆怯?哼! 大家记住了,我们都是站着尿尿的。今天的事我全担了,假如我被赶出家,你们像上次一样多给我准备点干粮就行,记住了我不吃肉,吃多了长胖跑不动跟猪一样,都回去吧!   

 

    此时的张司令员一脸怒气抽闷烟,在客厅里转悠。爸爸, 爸爸……”晓峰的大哥、姐姐、妹妹都在为晓峰求情。张妈妈一声不吭, 她知道求也没用,只有闭着眼求上帝保佑这臭小子别忙着回家,先躲躲啊!可是她知道这儿子绝不会藏起来的。他从小就倔,敢做敢为跟他爸一个样。

    你们都回自己房间去,你也回去吧!张司令员摆摆手。

    房里空空的让人窒息,张司令使劲吸着烟来回渡着步,心想: 这小子给我惹好多事,前天才被班主任找去谈话,今又来了。在学校骂数学老师头脑简单净装数字,又说英语老师只懂鸟语花香。唉! 我带兵无数怎么就教不好这臭小子呢?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一个念头突然冲上张司令的脑门:不行,得把这臭小子送去当兵!这招准灵。司令员想好了,这次不准备动刑,改用软绳套猛虎。或许铁树也会受感应,开出花来。

 

    天开始下小绵雨了, 张晓峰也在猛吸着烟蒂, 也在思量着将要发生的命运。从他懂得辨别人脸上的喜怒哀乐那天起,父亲就是威严的,威严到有些冷酷。朦朦胧胧地懂得了什么叫军人以后,他想,父亲性情严厉,大概因为他是军人的缘故。事实上父亲不仅是军人,还是军人的头,很大的头。可,自己不是他底下的兵呀,自己是他的儿子呀,他怎么严厉到自己头上了呢!再说,自己说的话难道不对吗?那个教导主任,他难道不偏心吗?那个发福的政治老师,难道不是和刚来的年轻女老师有一腿吗?

    郁闷了几次后,张晓峰不再用这个他自己觉得很蠢的问题来困惑自己,他变得外表沉默寡言,里头硬得跟根铁似的。母亲说这爷倆脾气越来越像,敢情,一老一少要硬碰硬了。晓峰还越来越反感父亲干了一辈子的行业:军人。他发誓这辈子就算是当乞丐也不去当那不像人的军人!

 

    快到家了,警卫员小何拦住去路说:“哥们去躲躲吧! 老头儿正在生气发火呢。晓峰听也不听,看也不看,甩开拦腰手,阔步进屋。

 

    回来啦?冷不防父亲一声异常柔和的话。

    “嗯!”晓峰答道,心里却纳闷:这太奇怪了啊,父今怎么会......过去可不是这样的,过去早就疾风暴雨了

   坐,还没吃饭吧?父亲又柔柔的一句问。

   “没有。”晓峰的回应慢慢不自然了起来。

   哦,今天的事我全知了,都过去了,一切不提了。

 

    哇,父亲这是怎么了?父亲变了!此时,张晓峰真想哭,大哭!他眼睛从父亲的脸上掠过,父亲的眼神里仿佛有道闪电让他心惊: 那眼神是那么和蔼,那么慈祥。十几年了,张晓峰这是第一次感受到同性的爱和宽容......一声秋雷大地颤抖了,哗哗大雨浇注着窗,狂风送雨淋湿站窗前的晓峰。把窗关了吧父说。 晓峰急忙关了窗,一转身父亲已用毛巾擦拭自己满脸的湿 --- 不知是雨水还是感动的泪花!

    爸, 我错了。”张晓峰再也忍不住了, 顺势扑进父亲怀里大声哭泣。司令员紧紧搂着儿子不说话,双手抚摸儿子的头望空长叹,颤栗音中冒出几个字:“是男人就去当兵吧! 这样好,爸心慰啊!

    张晓峰使劲用头碰着父胸。尽管一直不愿承前启后,还跟自己发过誓,但此时已经无力反抗了。父亲很是激动地说:“好小子,有种! 去洗洗你的满脸珍珠吧,今天爸亲自给儿下厨做面吃!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父亲哼唱着烧起了水。傻小子,你真去当兵吗? 我的天那!母亲哭骂着,打着晓峰。

 

    晓峰木然,抱着妈妈任母摆布,一言不发......只有秋雨在缠绵,在诉说着那措手不及而又无法更改的命运:他很快走向军营的那一天。

 

 

 

 

    命运,刚过十七岁生日的张晓峰咬着牙品着这两个字的味道。命运的钢轮干脆利索地碾碎了他的誓言,捉弄了他。人,就像空中那个风筝一样,随你飞多高多远,总被一种力量控制着。命运颠倒人的意志,叫人违心服从还要显得心甘情愿。自从中计答应父亲当年冬去当兵后, 张晓峰心事重重, 这几天老爱一个人背着吉他转操场。一会坐草丛中,一会躺下来望着天空发呆。十七岁少年仿佛变成了少女。我的将来在哪里呢? 一片迷茫。心里总舍不得离开的不仅是心爱的吉他、口琴、同学伙伴,还有那歌舞灯红的舞厅、喇叭裤、花格衬衫 …… 更有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自由。这些很快将随青烟飘得无影无踪了。

 

    这几天母亲的眼睛流完了所有的润剂,开始红肿,布满了天罗地网般的血丝,好像想要用它网住儿子 ---- 母亲仅有的、束手无策中的一策。张晓峰是个有泪不外溢的人,可这些日子常跪伏在妈妈怀里小溪般呢喃。母亲总是轻抚儿子的头爱怜着、久久凝视着,好像要生离死别了一般。严父在一旁骂加叹:“慈母害儿,慈母害儿!唉!”

    晓峰的母亲是个很平凡的女人,中等个子,娇小身姿。她在丈夫1.79的绿色军装呵护下绽放着永不褪色的桃花样笑脸。十八年前,一粒晋西北种子撒在肥沃南国的土地上,一声声疼痛伴着婴儿的呱呱啼哭 --- 张晓峰来了。

    “你小时候很乖,很听话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变了……”妈妈说,抚摸着晓峰的背。

    是的,张晓峰记得母亲说了好几次,初一的时候,一向乖巧的他简直变了一个孩子:抽烟、打架、逃课......

    初三时还干过一场大事:打群架,差一点变独眼龙。事情是这样的: 张晓峰所住地段的老大和邻街老大闹矛盾了。双方约在黄昏后河边进行最后谈判。由于都在学港台黑老大的作派,互不相让大打出手。结果在混战中晓峰被对方用匕首刺伤右眼。当时血流如注,着实把晓峰吓坏了,他大叫了一声:“坏了,我的眼睛!不过晓峰还是很勇敢,也算镇静。他先用双手蒙住双眼, 右手擦去血迹的同时,发现右眼能清楚看见对方,心中便有了数。怒从胆边生,十五岁的光头张晓峰夺过同伴手中的铁捧, 像箭一般冲向对方,一阵狂舞,打得对手抱头鼠窜。他还不罢休,紧追不放。有几棒触地,火花四溅。

这次恶战显示了他的勇猛之风,从此他便有了美名拼命三郎。这一战晓峰这一派胜利了,还收编了对方。战后张晓峰到医院缝了两针:右下眼皮,好险!   

通过这次实战,张晓峰名声大震,在各帮派里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名利双收的张晓峰神气了:上街左右有人跟着,掏烟就见火,口渴茶便上。

 

    再后,在高中的两次战斗中,张晓峰留下了终身磨不去的荣:左食指一刀缝两针,左小脚侧一刀缝三针。 (作者:张玉红 曾明路)

 

 

 

 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三)

 难再感动 张玉红小传 上(图)

写在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之前(多图)

中篇小说 痕~ (完结篇)

四川荥经的几张照片

 

 

浏览(113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