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故乡的木麻黄 (图) 2012-01-17 07:34:34

 

我认识的第一朵花,是日春花。

我认识的第一棵树,是木麻黄。

 

木麻黄,就在我的家门口,在那个斜斜的坡上。

木麻黄,就在我上学的路两旁。

那次行军去海边,在那拍击一波波海浪的黑褐色礁石后面,在布满粗沙的海滩边上,海风呼啸而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木麻黄,一排一排的木麻黄。

 

听到人们对青松的称颂,大部分的美辞都给了松树。我看到松树时,发现木麻黄和松树其实长得很像,特质也相类。它们都是常青乔木,针叶,都结树蕾。当然,松针不似木麻黄针那样有骨节。木麻黄别名“接骨树”。

 

木麻黄,它不精致,不复杂;它很粗犷,也很简单,有如闽南老家的乡亲们那样。走了许多地方,欣赏许多树,见识许多人,才发觉闽南故乡人的性格豪爽得可爱。闽南人同时,也很耐劳,犹如那站立在风口的木麻黄一般。

 

小时候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叫“接骨仔”。就是把木麻黄的针叶顺关节处拆断,然后再把它细心地接回去。接回去,然后给其他小朋友猜:哪一节是被我接回去的。连接技术好的话,还真难看得出来。孩提的心里哪懂得,东西断了,它就是断了;即使表面看上去好好的,它里面是破碎了的。

 

到北京上大学,看到北方高大的白杨,婀娜的柳树和苍劲的槐树,我有时会纳闷为什么老家就只有木麻黄,木麻黄,还是木麻黄。可每次假期回家,火车一进入闽境,看到那迎风招展、青翠如初的木麻黄,我就亲切,欣喜:到家了!

 

出国了以后再回老家,我便有了深深的失落感,因为木麻黄少了,少了许多。各式时尚建筑占据了原来木麻黄耸立的地方。 当年那举目可见的木麻黄,宛如一个失落了的文明渐行渐远。我怀念那个文明,我常在异乡的梦中触摸家乡木麻黄的英姿。在加州我从没见过木麻黄,听说佛罗里达州有,有一天我会去佛州寻踪。不知道它和家乡的木麻黄是否长得一样潇洒,一样挺拔。

 

很想再玩一次“接骨仔”游戏,很想再试试看我能把一根拆断了的木麻黄针叶接得多么天衣无缝。小时候我曾经问过大人一个很傻的问题,我问把木麻黄针叶接回去后再载入土中,是否能长出另一棵木麻黄,长出无数新的针叶来。

 

不记得当初大人是怎么回答的。不过我相信奇迹。童年故乡里遍布山海、顶风冒雨的木麻黄,离我那么近的木麻黄本身就是个奇迹。我总相信在那奇迹的后面还会有新的奇迹。木麻黄会在家乡,乃至在世界的其他角落,天涯海角再现她的传奇。而我,则会是那整个绵延的传奇里的一个因子。

 

(发表于平潭时报)

 


这是从网上找到的照片:姑嫂塔下木麻黄 



刁兵张晓峰 33 别母

刁兵张晓峰 32 有仗打了!

Fillmore 老西部周末火车游 (组图)

读龙应台,我为什么不动容

飓风过后

坟头花

浏览(2960) (0)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oystercke 留言时间:2012-03-24 11:52:34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writing this. I really enjoy everything you wrote about our hometown thing. I come from Shuitou, cross Wuliqiao from Anhai. To be honest, I don't like nowadays hometown. It is noisy and dirty, although materially people are rich. I can only find my peaceful old hometown in my dream. The lovely Wuliqiao under sunset is history now.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1-18 18:54:58
四海,你说蚊子树,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叫法。谢谢你啊老乡,也祝你春节快乐,龙年吉祥如意!
回复 | 0
作者:四海 留言时间:2012-01-18 18:44:38
我还真不知道这种树叫朩麻黄。我们都叫它"蚊子树"(闽南语)。小时候到处都是。我们还经常在这种树苗地里玩,挖陷井。前年回去,没有感觉这种树的存在。要是在先读你这篇文章,我就会特别留意一下。
看来我们都有同感,那令我们回味无穷的家乡,已近乎面目全非。上次回去,发现我家老宅外墙上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大字依然存在。倍感亲切。那是自我识字时就在那里。下去回次,可能再也见𣎴到了,老宅快倒了。

问候老乡,春节愉快!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1-17 22:46:59
吾弃郎,你是泉州人啊?我们正经是老乡!你感慨得痛快,许多人都和你有同样的感慨,我也是。其实也不光福建,全国都一样。 自然的一切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归,破坏了的,要重建好难。你说得对,现在哪个孩子还玩接骨树?!
问候老乡,春节快乐,龙年吉祥!
回复 | 0
作者:吾弃郎 留言时间:2012-01-17 08:50:07
闽南的老孩子们大概都玩过“接骨仔”。现在的孩子们应该不玩,因为一是他们现在玩的东西太多,功课也太重;二是正如你所说的,接骨树砍光了,龙眼树不见了,翠竹林犁平了,郁郁葱葱的山林换成了栋栋的别墅,飘香的水稻田上盖起了冒着乌烟的工厂,清清的河流成了臭臭的阴沟......
故乡是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是大大提高了,但代价是不是也太重了?
据我所知,政府部门已经意识到改善生态环境的紧迫性,但愿能尽快付诸实施。
多么希望家乡的亲人们能重新呼吸到我们儿时享受过的那股清新的空气!
(对不起,借机感慨了一番,但确是我近十几年往返泉州-美国的感受,不吐不快。)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