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谁是告状者 (短篇小说 全) 2012-08-01 08:31:21

《红杉林》,2012年春季号  


阿力克斯今天超级郁闷,以致神情有些萎靡。
这郁闷没有例外地,又是直接来自老板特丽;也没有例外地间接来自他时常喝斥的同事:数据库初级程序员金正喜。
说没有例外,因为前面已经发生过一次。那一次数据库出问题,他狠狠凶了金正喜几句,第二天便被老板叫了去,斥责他不懂善待同事。他回到工作处,在几个同事的桌子之间来回走了好几趟,眼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嘴里嘟噜着“这年头你挨了一枪都不知道是谁放的子弹!
心里不甘,他走到每个同事跟前,俯下身来低声问每个人:“你跟特丽提到我了么?”
回答都一样:“没有。”
金正喜刚好没在座位上。
“我知道了。别看平时一副谦卑样,满肚子坏心眼!”他哼了好几声。

阿力克斯是应征系统分析员这个职位来到日日升公司的。来了以后不久便给人看出了他的野心,他窥视部门总经理这个职位。于是,总经理特丽开始对他处处设防,也时常刁难。另一方面,由于他管人欲望过强,员工们对他颇不以为然,特丽耳边不时响起对他不满的声音。
阿力克斯不知道其实他一直都错了,那次并不是金正喜告的状。

今天的情况糟过那一次。今天有项新工程不顺,已经被特丽怪罪,现在又被她直接叫进了办公室。
进去以后,老板示意他把门关上。一般要是老板关上门来,准有比较严重的事。
果然,又是同事关系,又是金正喜!这次特丽声音高了三度,告诉他再有不良反映,人事处见。
这次他着实感到了威胁。从老板办公室出来后,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念念有词,他不声不响走到几位同事那里,旁敲侧击地打探他们近期是否有过和老板的一对一例行会面。结果是,每位都有。
每位都有,那就是每个都有可能是告状者!到底会是哪个?

阿力克斯坐回自己坐位,拿出手机来回无意识拨弄着,几个同事的图像开始从他脑海里列队走过。
先从离得最近的开始过滤起。坐在阿力克斯后面的是爱丽丝,一个心肠好得不能再好的女人。 阿力克斯的叔叔病危时,全部门只有爱丽丝过来安慰她。她耐心听他的故事,知道他年幼失父,叔叔就跟他父亲一般。也唯有她知道他酷爱巧克力饼干,几乎每星期她都有巧克力饼干和他分享。她工龄比阿力克斯长,经验也丰富。阿力克斯刚来时,她常在老板面前掩护他。虽然爱丽丝脾气有些急和倔,有几次和阿力克斯当面顶了起来,但是她很直爽,不会去做打小报告的事。何况有一次她的轮胎充气太多,差点没爆,阿力克斯还替她排了气。

爱丽丝斜对面坐着蓝迪。蓝迪是阿力克斯的中学同学,也是阿力克斯到日日升公司来的介绍人。两人隔三差五就一起出去吃午饭,发几句对老板的牢骚。两人知根知底知己知彼,这事绝对不可能是他。
蓝迪后面是约翰。约翰一看就不是个打小报告的坯子,除了和太太抱怨岳母舍不得开空调外,大概不知道怎么告其他的刁状。再说他出差去了,这事跟他没牵扯。
约翰边上是格里。这个格里,阿力克斯就不是很确定了。格里祖辈从西西里来,据说是黑手党之后。不过格里家族显然已经没落,几个宗亲除了有时在face book 上通一下气外,没有什么大的作为。 格里和阿力克斯吵过一架,原因很离奇。阿力克斯不慎拿了格里桌上的一张纸,格里就冲过来朝他大声喝问。
“冷静点,冷静点,”阿力克斯使劲给他降温,“不过就是张纸,那,还给你。”
“我要的是尊严!”格里神经质地喊道。
“嗯,这个格里,可能性不是很大……”不管怎么说,打那以后,阿历克斯自认没有做过什么伤到格里尊严的事。

阿力克斯的思路继续走着。坐格里前面的是提曼,一个与世无争的老职员。提曼曾是以前的部门经理,现在六十多了,除了偶尔抱怨他太太的专制外,几乎总是默不做声。大家都知道他还撑着开四十英里路来上班,全是为了那张支票,为了年小他好多岁、爱花钱的太太和不务正业的儿子。
阿力克斯同情地摇了摇头。

最后,他的焦点聚在了数据库程序员金正喜和商的身上。
金正喜是他的老冤家了。他一直坚信上一次挨老板轰就是金正喜惹的祸。金正喜业务不过硬,人格跟着软,表面上对他逆来顺受服服帖帖,可阿力克斯总觉得他是在阳奉阴违。商是刚来的高级数据库程序员。虽然是刚来的,已经和金正喜打得火热。商是个硬钉子,他似乎一来就不吃阿力克斯那一套,还摆出一副侠客样替金正喜打抱不平。阿力克斯已经吃了商好几次冷嘲。 这两个数据库程序员都很阴毒,都不是省油灯。看来,这次的告密者,就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也许还都有。

边上爆出了商一阵豪爽的笑,他们在谈论赌城之夜。 阿力克斯皱了皱眉头,感到这事有疑点。商才刚来几天,对这里的情况根本还不了解。他是个聪明人,没有理由参和什么,告状对一个刚来一星期的人实在是太早了点。这个金正喜么,已经给自己压成扁的了,上次老板还暗示说金从来没有告过他什么状。前不久阿力克斯给他放了话,说自己很快被提升。金正喜胆小怕事,再笨也不会不明白得罪他的后果。

阿力克斯放下手机,一直走到格里那头,又从格里那头走回到爱丽丝坐的地方。有一个片刻里,他觉得这周围没有一个人是他可以信赖的,每个人心里都有鬼。
他身上开始起鸡皮疙瘩。他决定离开这个不时闹鬼的地方。

一个月后,他提交了辞职信。
这之后的反应他也不意外。老板没留他。同事们知道了以后似乎也都很冷淡,格里还调笑了几句。只有爱丽丝过来认真问他:“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
“做得好么?”他反问,“这里有鬼。有人总在老板面前告我刁状,老板不分青红皂白,总是先训我一顿。”他并没有注意到爱丽丝脸上表情的变化。
周五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个上班日,一早来上班,爱丽丝便迎了过来:“中午一起去吃个饭吧?”
爱丽丝是个良善的人,阿力克斯答应了。

“找到别的工作了吗?”吃饭时爱丽丝关切地问。
“当然找到了。我这样的人,干吗要蹲在这里受鬼的气?哈!”
“这样我就放心了。”爱丽丝说。
阿力克斯觉得爱丽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他看着她,一句话突然蹦出他的口:“老实说,走之前我真想知道这鬼是谁。你知道吗爱丽丝?”他看着她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这么看着她的眼睛说话过。因为她总是很真诚,他不需要看她的眼睛。而现在,当他专注她的眼神时,却觉察到了一些混杂的东西,有些局促不安,似乎还有些愧疚。

“那个鬼,不会是你吧?”阿力克斯脱口而问,伴随一声机械的笑。
爱丽丝的回应叫阿力克斯倒抽一口冷气:“我不是什么鬼。特丽问起你和金正喜的事,我说,隔壁订购部的黛比过来抱怨,说阿力克斯管人骂人声音太大,要去人事捅……”
“原来是你!”阿力克斯打断她,喊了起来。“告状的方法多巧妙啊,我们一直是朋友,不是吗?”
“我们是朋友,”爱丽丝语调低沉:“但是做不了老板和员工。”
“你什么意思?”
爱丽丝勉强笑了笑:“意思很清楚。不过你要走了,为什么还提这些? 你走了,我们也还是朋友,不是么?”
阿力克斯脸有些歪,冷笑了一声:“不知道,我不知道朋友是什么。对不起,我先走了。”

阿力克斯提都不提付账的事,就这么走了。爱丽丝还坐在原位。她沉静地喝着她的果汁。
“对不起,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位年青男子走过来问。爱丽丝才发现周围人多了起来。
她点点头。
男子道了声谢,坐了下来。服务员把原先阿力克斯订的一份馄饨面递了上来。
“那是饺子面?”男子好奇问。
“是鲜虾馄饨面,我朋友的。他先走了,你要不要尝尝?”
“你朋友先走了,为什么? 太阳变了色了吗?”青年男子问。
爱丽丝淡淡一笑:“他有点事。”
“哦,那,谢谢了!”
青年男子使着不太灵敏的筷子,夹起了一个热腾腾的馄饨。
“好吃!”他竖起了大拇指。
爱丽丝感到一阵欣慰。太阳正当午,她不能直视它,但是她相信,太阳没有变色,从来没有。

 

 

 为什么男人喜欢女人长头发?

奥运女剑客申雅岚的眼泪

百尝文学梦 二 我演李铁梅(图)

百尝文学梦 一 安海(图)

浮光掠影喜看朴素哈佛 (图)

一点点男人的孤独(为取火诗集而作)

落英缤纷为哪桩?

华女有八男一女传

 

浏览(253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