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四, 十五) 2008-04-16 18:08:56

 

十四



说起秀月的病,最难受的要数长河了。秀月是个单纯的女孩,也比较纤弱些。长河从小和她青梅竹马,一直象哥哥一样疼爱她保护她,希望她快活得象只小鸟。
两年前这一风云突变,对秀月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对长河更是。不过他得挺住,得保着这个家的笑,不能失去希望。
他带着秀月看过不少懂医术的人,药试过不少,还试过扎针。有一次,秀月还晕针,后来就不敢再试。
秀月兄弟姐妹好几个,秀月的父母忙着家里,也不常有空来照看女儿。有时送过来一袋米啊粮的, 甚至是鸡鸭什么的,对长河都是很大的帮助。

两年了, 长河已经习惯了许多家里的活. 这天早上, 他手里揣着几件衣服, 来到了井边. 他把衣服往井边的石上一放, 提起一大桶水来, 往衣服上一洒, 蹲下来, 就开始搓起来.
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 “长河大哥!”
回头一看, 是芦花.
“芦花, 今天这么早?”
“嗯.” 芦花看长河在洗衣服, 就说: “长河大哥, 我来洗吧.”
“水冷, 你别沾手了.” 长河说.
“不怕, 来, 你做事去吧, 洗好了我给送过去.”
“那好, 多谢你了!” 长河甩甩手里的水, 站了起来.
“长河大哥, 你手咋的啦?” 芦花注意到长河手背上有一道伤, 红红的.
“这个, 我都不知道在哪碰的.”
“唉,” 芦花轻轻叹了口气, “我大伯那儿好象有治伤的药水, 回头带来给你擦. 整天又是铁锤又是刨刀的, 还是小心点, 少沾点儿水…” 说着她就低头洗了起来.

长河没走开, 就站在芦花背后看着, 看着她盘在头上一头浓浓的乌黑的头发.
不知从哪儿飞来两只鸟, 停在树上吱吱喳喳的叫. 一片枯叶掉了下来, 落在了芦花头上. 长河迟疑了一下, 就伸出手去把它拣开.

芦花发觉了, 转过身: “长河大哥咋还没走呀, 赶紧回去吧, 我等会就过来.”
长河说: “那水桶大, 我怕你提不动.”
芦花站起来试着去拉井绳, 可不, 是挺重的. 那井说起来吓人, 大大的井口, 没有井栏的.  一失去重心, 人可就下去了.
“长河大哥, 你天天来这里提水, 可得当心点, 怎么也没个栏.”
长河笑了: “小时候, 掉进去过一回, 给人救上来了. 慢慢习惯了, 没事.”  他看着芦花专心洗衣服的样子, 嘴里不由得哼起了一首小调

阿妹呀
第一眼看到你
我就认定了你
不管是前世的因
不管是后世的缘
我要和你相守直到
月亮不再亏缺
星星不再逝去
我要让沧海桑田
对着你我发誓

这是芦花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唱歌. 她停下手来听着; 忍不住悄悄转过头, 看长河一边哼着一边看着远处出神.
“长河大哥唱歌真好听! 是啥歌呀?” 问.
“这个,” 长河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好久了,不知自己怎么突然就想起来唱. “是小时候听我爹唱的, 就记住了.”
“你爹?”
“嗯, 听他讲我们是打老远从北方下来的….”
:
衣服洗完了. 两人离开井边回了家.
刚进柴门, 就听那母鸡一声声的叫.
“嘿, 它下蛋了!” 长河高兴的说, 赶紧就抓起一把糠来, 犒劳母鸡.




十五


 
芦花到后头凉衣服去了, 长河就去起火做东西. 芦花凉完衣服回来, 就见桌上摆着两碗香喷喷的东西.
“那是什么呀, 长河大哥?” 芦花好奇.
“尝尝吧芦花妹, 这是酒蛋. 我可爱吃了.” 秀月替长河回答, 说着就先端起来吃了, “河阿哥常给我做这酒蛋吃, 说是活血, 还补.”
“哦, 这样啊, 那你多吃, 我不饿.”
“吃吧, 我平时就做一个, 这个是做给你尝的.” 长河说.  
“是, 芦花妹, 河阿哥可是从来没给外人露过这一手的呢.” 秀月瞄了长河一眼.
芦花尝了那碗酒蛋, 里头有姜, 有酒, 鸡蛋是炸过的, 香味满口. “真香啊长河大哥, 我回去也得做碗给我大伯吃.”
“那石伯肯定乐, 他本来就喜欢酒.” 长河说.
“对了长河大哥, 你们什么时候进城去, 路上要是看到有卖小鸡的, 帮我带几只回来好吗?  天冷, 也没啥好种的, 养几只鸡, 还能有蛋吃.”
长河笑了: "你是急着养鸡, 大冬天的, 怕是没人孵小鸡呢. 碰碰运气吧."

带秀月进城, 是因为眼看着秀月挪动越来越吃力,长河心里想着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再去看看医生碰碰运气。虽说临近年冬,农活慢慢清闲起来,石工和木工却是越发忙碌了。长河听说镇上有个大集市,也顾不得忙了. 推着车带着秀月就进了城。

这回是个大集市,  这趟进城, 收获可不小.  长河给秀月买了一些新鲜玩艺儿;不过最让秀月高兴的是她买到了羊毛线!说是大老远从蒙古那儿来的。很少能碰上的。还有就是, 给芦花带来了六只活蹦乱跳的小鸡.
医生也看了,抓了药。医生和长河说是试试,不敢保证什么。

不过, 秀月喝了那药, 却是感觉精神了, 腿好象也有了点力气.
芦花来给秀月送牛奶时.  看到秀月自己在熬药, 行动好象利索了一些.
“你看上去好多了!” 芦花说.
“是, 这次这位大夫的药好象管些用.” 秀月说着, 拉着芦花的手说, 你到后院去看看, 有啥好东西.”  芦花去一看, 哇, 是小鸡! 她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
"芦花妹运气好呢!  人家说了,   好不容易才孵出了那几只."  秀月跟着高兴.

十几年了,  第一次有人说自己运气好,  第一次自己觉得是有点好运气.  芦花从心里微笑了一下.  可不是吗,  能遇见秀月姐长河哥,  真是大大的好运!
“谢谢你们啦, 这下好啦, 再过几个月就有蛋啦! 蛋再孵小鸡….”
“看把你高兴的,” 秀月说着, 又拿了一把花生给芦花: “是我妈腌的. 尝尝好不好吃.”
芦花剥了一个放嘴里, 真香.  她没舍得多吃, 用张纸包了起来, 说是带回去给石伯下酒.
“秀月姐,” 她说, “快过年冬了, 种不了啥了, 明年开春, 咱种点芋头花生吧!”
“好啊, 今年都怪我这身体, 河阿哥都没顾上地里. 明年兴许我还能下地做些活呢!”
“年一过, 我就去耘耘地, 先种点芋头.”

想到快过年了, 秀月就说: “哎芦花妹, 今年你索性带你大伯来我家过年吧, 人多热闹.” 
芦花摇了摇头, 说: “怕是来不了, 过年我要到我阿牛家那儿转转….”
“啥, 那么远, 去干啥? 他们又不在…”
“兴许他们回来了也难讲. 你想, 秀月姐, 过年, 谁不想回家呀….”

秀月看着芦花有些出神的样子, 就轻轻的问: “芦花妹, 说真的, 要是你找不着阿牛哥了, 你打算咋办? 总不能老是一个人呀.”
“咋办?” 芦花给问住了, 她还真没想过这个事, 也不敢想.

芦花发着呆的时候, 美玲悄悄的走到近前, 原来她刚才就在门边, 听见了秀月和芦花的交谈. “秀妹,” 她冷冷的说: “你可别给人家瞎出主意, 大伯顶爹, 她有大伯在, 啥事都得她大伯安排才顺理. 再说了, 她男人在呀, 不定哪天就来了, 你瞎出主意, 到时阿牛可跟你没完. 是吧芦花?” 美玲看着芦花问, 眼里一股庆幸.

芦花没答腔, 只告诉秀月她得走了, 还有事和大伯商量.

 

谢谢阅读!

下一集连接: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六)

上一集连接: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二, 十三)


 

浏览(711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