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28) 2008-08-22 13:15:11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长篇小说)


28


到了查经班, 杜拉迎面就问她回家有没有温习圣经.
“没…来得及. 挺忙的.” 彭惠说.
“忙? 那你就是把神的事摆最后去了.” 杜拉说.
“她刚来, 杜拉, 多给她些时间吧.” 旁边有人说. 彭惠看了一下说话的人, 年纪跟杜拉差不多, 不过神情挺亲切慈祥的. 她叫玛丽.
“对了,” 杜拉好象想起了什么, “你结婚了吗?”
“结婚了.” 彭惠回答, 好象在接受审讯.
“那你怎么不带你先生一起来呢?”
“他不信这些.”
“刚开始谁都不信.” 杜拉说, “来, 咱们祷告吧!”
“祷告?” 彭惠有些不解.
“替你先生祷告啊. 祈求主宽恕他的罪, 让他早日信主啊.”
彭惠还有些迟疑, 见周围的人都闭上了眼睛了, 她也就跟着闭上眼睛. 耳边就听见杜拉念念有词, 说的话她并不完全懂.  不一会儿, 杜拉念完了, 只听周围人齐声叫: 阿门!
“你要阿门.” 杜拉见彭惠没动静, 有点带命令的口吻说.
“阿门!” 彭惠连忙说. 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喊阿门.

今天唐豫破例从头到尾参加了查经. 也简单讲了他的体会. 他说他对彩虹之约和里面的橄榄枝特别有感动. 他认识神的信实从那里开始. 他谈话的时候和他在学校学中文的时候有些不同. 在学校里, 他听她讲课, 回答她的提问, 多少流露出一些孩子气. 而在这里, 他显得沉潜而真诚.  彭惠听着他讲, 不时会心点头. 尽管自己对基督教的感情还没有起来,  但是唐豫讲的有道理,  彭惠心里不时会起共鸣.

“Peter,” 出来时她叫住了唐豫, “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觉得听你讲特别有收获. 能不能…以后这查经我就跟你查呀?”
“这…跟我查?…” 唐豫不太懂她的意思.
“我是说,” 彭惠有些吞吞吐吐, “我…不太喜欢跟杜拉那里查, 她挺…我也说不好. 能不能早上我就上你那儿去, 我们自己查完了, 再去教会参加礼拜?”

唐豫脸上露出了几分为难.
彭惠见状, 赶紧改口: "不方便也没关系."
"暂时应该是可以的."  唐豫想到她刚开始接触圣经, 带带她也好. “好的, 我们试试看效果好不好吧.” 他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接下来的查经, 唐豫跟她讲到了神和人的约, 讲到耶稣是这最大最美好的也是最后的约.
“这么说, 你整部圣经都读完了?!” 彭惠好钦佩.
“是, 通读好几遍了.”
“那你还去查经班干吗?”
“要时时温习的, 信仰是要日日更新的.”
孔子不也说要学而时习之吗.  又是一阵会心的点头. 彭惠已经很久没有这种钦佩一个人的感觉了. 她努力在回忆她这种感觉的第一次, 回忆落到了蓝迪身上.

回到家里, 彭惠忘乎所以, 又止不住和文杰谈起诺亚方舟, 讲起橄榄枝典故的由来.
“要我说多少遍, 别和我讲这些.”
“人总要敬神的.”
“你要我尊敬你的神,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提. 否则我会大不敬的.” 

满肚子的话就这么咽回去了, 叫彭惠很郁闷.
晚上躺床上, 她没法不在唐豫和文杰之间作比较. 比较唐豫, 她才意识到文杰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枯燥的, 没有什么意思的一个人.
她为自己对文杰的这种评价感到负罪感. 他不是别人, 他是女儿天然的父亲啊! 他那么爱女儿, 那么辛苦, 忙里忙外…虽然没有那么花里胡梢, 但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这点, 大学里自己不是已经有定论了吗?

不知为什么, 沉淀了好久的蓝迪的形象突然浮现在眼前. 她也没法不在蓝迪和唐豫之间做比较. 他们俩从人性上讲并不全一样. 唐豫似乎更柔更细一些, 更诚也更丰盛一些. 虽然两人有许多不同, 但是她对这两个人的感觉却非常酷似. 想到这里, 她腾地一下从床上跃起 ---- 她躺不住.

心底有一团火, 象不速之客, 不点自燃. 她悄悄走进了洗手间, 打开灯,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脸上还很光滑, 头发还很密,   三十七岁, 自己还....还不算老,  不算, 是吧…她理了理头发, 摆弄着, 想着应该理个什么样的发型更好看.
耳边徒然响起了文杰的话: 你从来没有为我打扮过 ------ 文杰说的很对, 一语中的. 因为自己心头那团火, 从来没有因为文杰而燃烧过….它, 它硬是烧不起来.

没有燃烧过,  烧不起来,  当初为什么决定结婚? 为什么?

她突然想哭. 

正在这时, 房间女儿天然突然尖声叫了起来..  彭惠和文杰几乎是同时赶到了女儿身边.
"然然怎么了?"
"有只怪物.....舌头好长..." 天然喘着气.
"哦, 然然是做恶梦了. 别怕啊." 彭惠摸摸女儿的头, 拍拍她的肩. 亲亲她的脸, 给她压着惊.

天然很快就又入了睡.  彭惠和文杰两人,  对视了片刻, 各自回到各自的床上.  各自辗转一室,  直到天明. 

 

上一集: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27)

下一集: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29)

 

         信的故事: 最早的记忆(图)

 


 

浏览(476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