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海外华人的故国情结及其他(二)血水交缠 2009-10-07 06:46:41


打虎得靠亲兄弟,跨海生活得靠同族裔。中国人认为这是一个自然的定律,颠扑不破的人世真理。中国有个成语:血浓于水。这个血,不光是血亲,不光是血脑,它更是一种牢不可破的在华夏千古遗传的DNA  (:我说"DNA",意思是说心系故土是华夏的一种已经成了习惯的民族性;而不是说是爱国是因为DNA) 。谢谢你的评论分享!。这个血,一遇到侨居地的水,它就越发的浓。

出国多年了,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参加了一个多族裔教会,我开始反省质疑这种血亲论,我一直在(也仍然在)有意培养自己的博爱观,主要就包括超越血缘的那种爱。我想改写这个成语。我觉得爱,终究必须超越理由;爱,终究必须无界。然而我发现很艰难,最近简直是节节崩溃 (当然,崩溃并不表示我不再往这方面去追求)我甚至觉得我是在自欺欺人。话要从汶川说起。

汶川大震,四海惊心。我的好友安琪儿,这个天府之国的女儿,平时对国内的事情抨击有加,此时却是心火燎烧,四处奔走。我知道,她捐的款,肯定多过我。然而最让我震撼的,是她告诉我,她终于感受到,什么叫血浓于水。华人教会,有祈祷,有组织援助活动;而她喜欢去的那个洋人大教会,居然只字未提,仿佛不关痛痒。

我并不会去厚非那个洋人大教会,不过我倒是因此想起了我在公司里的一点小感触。几年前,部门里来了位台湾同事杰夫,是所谓的台湾外省人。父亲是国民党老兵,曾经在松沪和日本兵浴血奋战过。我的美国同事曾经很夸张(他说他没夸张)地说,杰夫提到日本人的时候,眼中简直是怒火万丈。

杰夫和我很自然地走得很近。他在美国人面前宣扬起中国文化来可是不遗余力,乐此不疲。我和他可以说是一唱一和配合默契,还有,胳膊肘向里,挺抱团的。

遗憾的是,杰夫在公司只呆了两年就高迁到别的公司了。我常挂念他,逢年过节一定去电邮互相祝贺祝福。
我对杰夫的想念,到另一位亚裔同事到来以后变得尤其明显。这位同事叫查理,来自韩国。有一次同事没事闲聊国际关系,查理就发难说中国侵略了韩国,引发了我和他乃至同事们的一场大争论。当时我就想,要是杰夫在该多好啊,他肯定会和我站一边,驳斥查理的言论。因为杰夫,尽管是从台湾来的,他还是向着整个大中国的!而查理,毕竟,毕竟,血不同啊!

有时候,我会用诡异的眼光端详着查理。眼睛看着,心里想着:杰夫,查理,看上去都是东方人模样,可在我的感觉上,真是不同啊。我竭力想把他们想得一个样,可是这真的很难。血的浓烈,是具具体体的,至少现在的我和我那还不够强大的博爱观还无法完全超脱这一滴浓浓的血。

查理和我讲过,韩国人性格刚烈,原因很多。气候的寒冷恶劣,国土的狭小,是自然的
原因;国家遭受欺负是人文的历史的原因。我能看出他对中国至少是有心结的,他刚开始对我也颇有戒备心。后来,他常常和我分享他拍的照片和亲手做的美食。我觉得,做到这一些对查理来说也并不容易;他似乎也在尽力超越他的那一腔韩国血。

你说这个爱国很高尚吗,要看怎么爱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人,必须懂得感恩。不忘本,对给予了自己生命和生命内蕴的那片土地和那些人们心怀感恩,从这个意义上说,爱祖国,当然是一种美德。但是假如因为爱自己的国家而不愿意去理解和包容其他国家和族裔的人们,那么这爱起码就不是那么太宽阔,太潇洒;这爱就有自私之嫌。狭隘的情绪容易走向偏激,容易导致误解甚至仇恨。所以,爱国的人啊,你们要警惕,警惕自己!

我一直在试着更爱查理一点,也许太难为,也许有人会说,不可能的,血,永远都浓于水,这是无法超越的。但是有这意识和追求,最起码,它是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国家民族的胸襟和良知的体现;表现了这个民族的平等思想和进取精神。许多华人(包括我本人)在赞美美国人领养外族孩子,甚至是残疾孩子的同时,已经对华人太过注重血亲,缺乏另类博爱做了许多自我剖析和批判。我觉得,对“血”的超越会为海外华人和主流以及其他族裔的融合,参与社区建设等等创造良好的自身条件和基础。

事实上,在08京奥上,我已经明显看到国内同胞的四海和谐心愿和对世界的关注关切,广义上讲,这也是对“血”的超越。

(未完待续)

 

海外华人的故国情结及其他 (一)一群人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小说) 十八 洞穴身心

海外华人的故国情结及其他 (三)党和国

 

浏览(1639) (0)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ichuan08 留言时间:2009-10-11 03:56:33
当年的希特勒对祖国的狂热不亚于楼主吗,为了纯血的DNA把犹太人都灭绝才行。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很容易走向反面。历史上的大群体运动都是极其有害的。
一个有理智有清晰头脑的人就应该警惕群体效应,远离‘集体’的思维方式。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09-10-10 19:57:11
谢谢昭君!才看到这则评论。
你这丫头,看我含糊其词,偏要问个究竟。哎,不答不好 -- 是。
同意你的,人不博,就易(狭)窄。
这个系列,没人写,我想还是应该把它写下来,有“历史意义”:)
你也是,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10-10 09:42:38
QQ,这个查理就是那位爱登山的韩国人吗?好像你以前的文章中,和他关系很不错的啊?

非常理解你文中描述的这种矛盾,但对于是否真的“血浓于水”,我现在是越来越
疑惑。狭隘的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在亚洲国家的负面作用,我们看得很多了,像你
说的韩国,日本,都是典型的例子。而中国最近几年也成功地利用了人们的民族主
义热情,达到了一些过去不能达到的目的。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博爱的精神应该
是更值得推崇的。爱国爱民族者,也应该是爱人类爱世界者,这两者不应该是矛盾
的。

你的“党和国”还没看,想来应该很精彩。

感谢QQ 这么多发人深省的思考!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09-10-09 07:05:53
谢谢在水一方,我说"DNA",意思是说心系故土是华夏的一种已经成了习惯的民族性;而不是说是爱国是因为DNA。谢谢你的评论分享!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09-10-08 19:12:30
QQ 对于信神的人可以用博爱来说爱的含意,扩大爱的界限.但就一般人的情感来说,爱是有原因的.比如你说的爱国多来自于血浓于水, 而枫苑梦客说的“爱国”,就是爱我们的同胞,我们的骨肉至亲,爱那块古老的土地,那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生我养我的故土。因为我们在中国出生,在那里生活过很长时间,自然有一份扯不断的感情,可能到死都会有一颗“中国心”.你觉得我们的后代(第三,四代或更远的一代),没有了骨肉至亲在中国,他们也没在那里生活过(没有了枫苑梦客说的“爱国”原因了),仅仅因为他们带有华夏千古遗传的DNA,他们就能像我们一样爱中国吗? 恐怕他们爱的更多的是他们生活的国家吧.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09-10-08 12:49:06
谢谢枫苑梦客!我下一节就要接触这国和党。

谢谢甩了! 是很难的,没有原因的爱,大概神才能做得到。我说的也只是表达扩大爱的界限、提高我们自己的境界的意愿。

感谢朋友分享看法!
回复 | 0
作者:甩了 留言时间:2009-10-08 11:16:32
QQ,

在我儿子的一篇历史课中, 有这样的句子:When examining the commandment "Thou shalt love thy neighor as thyself", it is realized that this is a task that cannot be accomplished 。。。without a logical reason,we cannot love each other. 我曾为这几句话深思,就是因为它是神赐的工作,我们是要努力去完成而不是让为会理所当然的并除个人私心就能做到!只要心理有宽宏的爱,从人的行为来作指标,爱的泉源广大了,博爱的影子才开始弥漫!!
回复 | 0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09-10-08 10:19:36
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爱国”这个题目在海外华人中很敏感。尤其是对于已经加入外籍的华人,心态很矛盾:爱哪个“国”?母国还是寄居国?怎么个爱法?是不是一味地高唱赞歌才算爱国?

国家和血缘没有必然联系,顶多是一种文化集合,但是也不尽然,中国和周边一些国家就是明证,所以也谈不上是对“血”的超越。国家由国民、领土、主权三个要素组成。我们当然应该“爱国”,就是爱我们的同胞,我们的骨肉至亲,爱那块古老的土地,那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生我养我的故土。但是我们不一定要爱那个国土上的政府,和组成那个政府的政党,那是会变动的东西。美国人都会说要爱美国,但是没人说要爱共和党、民主党,或者由这两个党组成的政府。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世上充满了矛盾、纷争、甚至战争,就是因为人的自我中心意识。小到人与人之间,大到国与国之间莫不如此。消除狭隘的个人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博爱仍然是一些人正在努力实践着的理想。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