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刁兵张晓峰 (11)“我不是人!” 2011-11-05 09:06:42

   

    一声铁响,门屏蔽了仅有的一点自然光,晓峰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地狱。四周一阵死寂,唯一响着的是门外的铁锁在余力作用下摆动磨擦而发出的撕心的尖泣声。这声音很特殊,晓峰以前没听过,至少是没听进心里去。

   

    晓峰龟缩在墙角,望着顶端的小窗口 --- 这个昏暗的小禁闭室内唯一一小块能和外界沟通的空间。他闭上了眼睛,索性什么都不看。然而,他的心不甘寂寞,无形地飞到了那口窗户的外面。寒夜的风好像偏偏要欺负这心里冷寂的人,它透过那窗,吹在晓峰那没有御寒能力的光头上,仿佛刀片会割人,割得他好痛! 今晚蟋蟀的叫声有些时长时短、断断续续,好像是白天干了什么坏事,晚上正被它家老大打了、训了,发出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悔恨的音,又好像是在在念着它的检查

    唉,这日子怎么过啊! 张晓峰摸索着开关拉亮了灯,开始认真续写检查了。自我检查是张晓峰最拿手的文章体裁了。当学生那会儿经常写。他的个人检查已经写到轻车熟路的境界了:横竖就那几个错误: 打架、逃课、抽烟。每次都写得很深刻,都能感动班主任尤老师。虽然屡教不改,但每次认错时表达的文字都不一样,还措辞恳切,读来很煽情。尤老师常对他说: “你写检查的功底不错! 总让我不得不原谅你。唉,可惜了啊!我求求你行不?别这样了,多好的孩子啊!多聪明、多健康的苗啊!好好学习, 定会上进的,不迟,不迟!”尤老师像妈妈,很温柔、和蔼,在张晓峰心目中她是表里都美。

 

    不幸的是尤老师的丈夫另寻新欢,她被搁置在花瓶中无人怜惜也无人观赏。她看上去常常很不快乐,像那歌中唱到的,处在被爱情遗忘的角落里无声抽泣。张晓峰虽不太懂大人事,但从心里恨这种吃里扒外并且见异思迁的人,总想找机会修理一下尤夫,帮他放一放过浓的、没有规律地澎湃着的热血

 

    晓峰从小就是个很有个性和主见的人,从不轻易动摇自己的信念。想起老师的模样,他心里真的很难受。在学校里张晓峰只服尤老师,其他人包括校领导在内他都一概不认。那年头没有义务教育法,张晓峰捣蛋闹事曾被学校劝过退学,是尤老师的一番话使得他能够留下继续读书。尤老师的话张晓峰至今记得清清楚楚:“晓峰在我眼里永远是孩子。顽皮不奇怪,顽皮要怪我,是我没教好,没管好。责任由我承担,别伤了孩子幼小的自尊心,我坚决不同意把张晓峰往社会上推,这违背了教师的道德。我有信心,有决心重新拉起他,陪他走完这段学习的历程,请相信我。那铿锵有力的话让晓峰感动得无地自容,平时干枯的脸上顿时泪下如雨。老师把晓峰揽在怀里,轻声说:“不哭的男人不好!只是今后别让我失望啊!

晓峰在尤老师怀里使劲点着头……

 

    尤老师的丈夫 --- 晓峰暗自称他为“老扒”--- 在气象局工作。气象局很偏僻,行人少,又是小路,他常不回来。张晓峰决定单独行动,前去守株待兔。黄昏时分,张晓峰躲在尤老师丈夫必经路的小树林里,像等恋人一样耐心地、信心满满地等着。烟抽了一支又一支,猎物仍然没有出现。晓峰心想: 今天也许他不来了,算了,明再说。他猫腰探头返回走,后面响起了一阵自行车的铃声, 回望一喜!正是那冤家骑着车,后面还载着一妖精。他还不时回头和她搭腔,晃头晃脑的,调笑声震得小树翻白眼。张晓峰抓握拳头, 全身气劲运到了右腿上, 准备在他擦身时,飞起一腿;趁他倒地时再把“亮剑”猛架他脖子上,吓他到半死。托天老爷的福,果然,只听拍”的一声,老扒已经是人仰马翻, 那女的更是杀猪般乱嚎。

    张晓峰没理那女人, 一跃骑叉同至,右手横刀说: “别出声尚有命,如果......哼哼! 我不是劫财,也不是劫色。”

    那你是?老扒终于缓过一口气来问。

    “我是看你不像男人,特来检查一下。”

    我的妈呀!别......千万...... 别啊!我是男人,我,我不是人……”老扒好像明白了,语无伦次地从喉咙里挤出求饶语。

    “叫那女的最好闭上嘴,”晓峰说:“她一叫害得我受惊吓的话,手不听使唤就别怪我了!”

丽丽别叫别闹,乖乖的啊!不然我可没命了啊!老扒涨红脸拼命呼着。

 

    张晓峰本来是计划要毒打他一顿的,可毕竟是尤老师的丈夫,所以吓唬加教训了一下便住了手。看他摔得不轻,也知道自己为何被“劫”, 晓峰也就没多为难他。放走他前晓峰说: “今天的事是我个人所为,和别人无关, 假如你再为难哪个,下次一定要你命!听见了没?”

    是是是,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过,我绝不会为难谁的,我发誓!

    “好! 我放了你,但我做事从不隐名,告诉你,我叫张晓峰,家住学校附近,假如你不服,我随时奉陪!”

    老扒一听睁大了眼睛,眉毛颤抖着。你是张晓峰? 专打架的拼命三郎? 我的乖乖!我服,我服......”

    张晓峰放了他, 自己消失在夜色中......

 

 

上一集:长篇小说 《刁兵张晓峰》(十)

下一集: 长篇小说 刁兵张晓峰 (12-13)

美国职场:工作 Sucks ?(图)

取火的诗,我读一首,爱一首

散文入围全国怀旧故事大赛 (图)

张玉红留言及《刁兵张晓峰》评论选

被蜜蜂“仁慈”了一下

难再感动 张玉红小传 上(图)

 

 

浏览(9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