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祝贺晋江星光小说文丛《重奏》出版! 2013-03-19 15:49:04

 

晋江小说文丛《重奏》,海峡文艺出版社2013年

 

晋江星光小说文丛《重奏》新近由海峡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作为晋江人我欣喜、感恩。欣喜的是有着执著文学追求的晋江文化人文学路上再结硕果,而我的文学结晶也在其中闪光。感恩的是家乡的文学同仁给了我这样一个参与并和家乡文学融为一体的机会,这种感觉是那样的温馨、幸福和美好。

底下是小说目录,我的作品中,《台灯》是小型短篇小说,《情尽向阳坡》是中篇小说,《银女》是短篇小说:

不羁之舟

就这样活着

台灯

情尽向阳坡

银女

尘封

血色之花

她是一只蝴蝶

青铜殇

我是你们的大姐姐

媚娘则天

不再爱你就不再感觉寂寞

午夜行动

斗法

退役

沃土上的风

管甫送

析产

找一把椅子坐着苍老

一次约会

晋江小说读稿札记(代后记)

晋江有着丰盛的文化蕴藏。我在深深感谢和热烈祝贺的同时,也衷心祝愿家乡文学不断迈进提升,取得更加灿烂的成果!


该书的博库网连接:http://detail.bookuu.com/2486104.html

底下是我的小说《银女》第一节:


  第三次相亲后,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踏着卵石小巷,她找到了外婆。这个人世上,只有外婆知道她和她妹妹的生辰了。

  外婆很老了,额上总包着块黑头巾,说是怕头受风寒。一把本来光滑油亮的拐杖,眼下都掉了漆,木头露了出来。

  “外婆,我到底是四点出世的还是五点出世的?”外婆什么都记得清楚,就是这个时辰记不真切。算命的说了,是四是五跨了两个时辰,差别远了去了。今天她无论如何得问个清楚。

  外婆眯起了眼睛,自言自语起来:“让我想想。那天我端脸盆过去,阿灰还没有起来。你应该是四点出世的。阿灰每天都是四点半起来喵喵的叫,你外公给吵得,说要宰了它。我说,别啊,阿灰可能抓老鼠了……你先别走啊,我想起来了,你把银女的生辰也记下了,她是五点出世的。她出世的时候,阿灰已经跑出去了。阿灰啊,真是只好猫,就是……”

  外婆还在藤椅上念叨,她已经出了门。

  

  她叫金女,她的妹妹叫银女。姐妹俩除了名字里都有个女字,还有都是凌晨出生外,几乎没有一样是相同的。就说这找对象的事,她这儿是三年相不来一门亲,妹妹那里可倒好……

  

  她匆匆赶了十几里路,到了邻镇一个叫青姨的家。

  这青姨是人家给介绍的,说是算命准极了。就是这青姨跟她说要把生辰给问清楚了。

  

  青姨家是北边下来的,祖祖辈辈都是医生,她自己也给人开方子。治病开方的空档,有时也帮人看看面相手相算算八字。她说普通话,本地话说得不特别灵光,时不时要套句北方话。

  金女进来了,见青姨穿着件暗绿色褂子,手里捧着一本书。屋里有一股麝香的味道。

  “怎么样,喝了汤药,经期顺多了吧?”青姨问。

  “好多了青姨。我今天不是为经期的事来的。我是,这生辰我弄明白了。”

  “是四还是五?”青姨的记性可真好,两个月以前的事了,她一下就问到了点子上。

  “外婆说了,是四。”

  “我猜也是。好,你坐会儿,我看看。”说着青姨从抽屉里拿出来另一本书。细细翻看了起来。

  “金女,你的前世可是个淫女。”

  “什么叫淫女?”

  “就是不守规矩,到处搞男人的那种女人。”

  “我,我没有啊青姨。”她辩白道,嗓门提了半度。

  “别急,我说的是你的上辈子。”

  “那,是什么意思呢?和我这辈子有什么相干呢?”

  “关系大了去了。这辈子你要到,”青姨顿了一下,掐着指头算了算,“三十五岁才能找到男人出嫁。”

  金女倒抽一口冷气。她今年二十八了,还要再等上七年?!

  “那,有什么办法能,能快一点呢?”平时含而不露的她,在算命的跟前什么都露了出来。

  青姨摇摇头:“我看不出有什么办法。除了你自己前世的孽外,你有个妹妹,她这辈子男运好,把你的运气都吸走了。”

  “你说的是银女?!”她脱口而出。“对了,我妹妹小我三岁,她是三月初三五点出世的。青姨您给看看,她怎么样?”

  青姨又细细查起书来,还在本子上划来划去。妹妹的命好象比较难算,青姨足足让她等了两壶茶那么久的功夫。

  “哎,”青姨叹了口气,“你们姐妹俩正相反。你妹妹前生是个贞女。她为她的男人守了一辈子的寡,所以这辈子她是来补偿自己来了。”

  “青姨意思是?”金女没听太懂。

  “这辈子她会有很多男人。我今天只能说这么多,路远,你先回去吧。”

  

  青姨真是神了。回家路上金女心想。这阵子,阿爸为她们姐妹倆伤透了脑筋。她自己还好,不就是晚点嫁么,妹妹银女可就不同了,阿爸已经不认这个二女儿,银女也有一个月不着家了。跟她鬼混的那个男人金女见过,四十来岁光景,听说老婆才死了半年,看上去就一付流氓相。这银女,怎么就搞上他了呢!金女二十八,从来还没有碰过男人,这银女,谁知道她和几个男的上过床了呢。什么“淫女”,算是好的说法了。邻里怎么称呼银女的?破鞋!

  

  想到这里金女心头一揪。“破鞋”,这是对一个女人的最难听的叫法了。什么“三八”,比起“破鞋”来算得了什么。妹妹小时候的清纯样她还记得,那两根羊角辫还是她帮她扎的呢。她特别羡慕银女的一双亮丽的大眼睛,晶莹的眼白透着微蓝,一点阴影都没有。这,女大十八变,从小和她一起种菜浇花,和她上同一间学堂的妹妹,怎么就,就变成了个破鞋呢?

编辑日记:主编吼了咱一句

阿根廷籍新教宗卑微的“初恋女孩”

走上健康之路 (1)

雨中漫步

【身边多俊杰】作者:虔谦, 朗诵:叶子

 

浏览(52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