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我的家史(节选)三 我本不姓曾 2012-09-24 07:34:40

选自父亲手稿《一个知识分子的生存空间》


祖父是个庄稼能手,此外,他还有好几门手艺:编竹蔑(当时我们家乡的大小船只,这些船只用的帆,很多是用竹蔑编成的,祖父就有这编竹帆的好本事),打石头,(家乡的房子,当时几乎是百分之百用打成一定规格的石头砌成的)还会漂染衣布。

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没有问题了,还有乡里人的温馨人情,让我们一家人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家了。

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那天,父子两人从外面做事回家,刚进家门就见到两个女人脸色发青,满脸是泪。

母亲说:今天你们刚走出家门,家里突然窜进几个像“刮头犯”的男人,不由分说把秀民(我大姐)从床上抢走了。

不抢东西,不伤人,光抢走小孩,肯定是被黑道上的人绑票了。祖父的判断没有错。认定了这个理,也只能暂时候着消息。一夜无话。

真是无巧不成书,隔天一大早,家里走进一个人来,此人名叫“瘦狗”。何许人?正是父亲在老家结拜的一个金兰兄弟(我懂事后,他上家来,我都得叫他“瘦狗叔”)。他乡遇兄弟,十分意外,又格外高兴!

瘦狗叔已多年在外乡外地打石头当工匠,为了谋生,他也被迫参加在晋江一带活动的“三点仔”。“三点仔”在明末清初叫“天地会”,据说是郑成功为抗清复明由部属陈永华在民间组织的一支“地下”的反清秘密会社。郑氏失败后,天地会日渐蜕变成一个良莠不分组织极为不纯的“三点会”,俗称“三点仔”。已经完全失去反清复明性质的“三点仔”,虽然还能讲点义气,也昭示劫富济贫的宗旨,因为没有正确思想的引导,有相当一部分“三点仔”已经沦为黑道组织,干起打家劫舍绑票伤人的勾当。

瘦狗说:他跟“三点仔”有点认识,昨晚听说“抢”的女婴孩,经过他仔细询问,证实这婴儿肯定是憨狗哥(我父亲的俗名)的女儿。果不其然,大姐有了消息,“兄弟”俩又因大姐事不期而遇。

瘦狗把大姐丝毫无损的抱回来了,全家高兴之余,又听到瘦狗带来“三点仔”头头的一句话:要我祖父、父亲参加“三点仔”,不然的话,以后难保不会发生什么事。

祖父一句话不说,瘦狗叔也左右为难,欲言又止。

祖父还是说话了:看来此地是住不下去了,走吧。瘦狗,我看你也别跟这样一些人掺和下去,不能干没良心的事。

“友升(祖父名)叔,是是…..”瘦狗叔连声应诺。

祖父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一生只会凭力气挣钱,从不做亏心事。

我长大后,问过母亲,瘦狗叔当时是不是“三点仔”,母亲说她也不知道。父亲、母亲已经远去了,瘦狗叔和“三点仔”就成为一个解不开的谜。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一支草一点露。一家人虽依依不舍,却还是离开曾林村,搬到晋江灵源山脚的一个小小的村落——新土炉村。

该村姓苏,祖父又搬出那套“粑草找亲”的老办法,投靠这苏姓的宗亲。

人过中年的我,才知晓祖父的这个小故事。祖父原姓苏,幼时父母就被一场虎拉疫(鼠疫)带走了,成为一个孤儿。当时太公太妈(曾祖父曾祖母)膝下无儿,将孤儿抱养过来,改姓曾,名友升。

新土炉苏姓宗亲,同样表现出宗亲的热情。

正是:天下乌鸦一样黑,天下穷人一般亲。

好景不长,大祸又来了!......


(选自:《一个知识分子的生存空间》)


我的家史(节选)四

我的家史 (节选)二

我的家史 (节选)一

愿钓鱼岛使我们真正强大

千帆中华岛

小说获第20届汉新文学佳作奖

普希金《致凯恩》及父亲的仿诗

爸爸的《情感世界》(上)

浏览(1507) (0)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四海 留言时间:2012-09-25 13:40:22
七哥老乡, 也常读你的博文. 你也是能写的人, 虔谦的建议好, 你先辈的传奇也一定很精彩. 虔谦的后辈一定会觉得很幸运,有她父亲与她记录下来的家史。我的祖父辈也有下南洋的辛酸史,家族中没有文人可以记录下来。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9-24 22:14:48
吾弃郎,有意思,谢谢分享!听我父亲讲闽南人有马来人的血缘和文化,不过主体仍然是“五胡乱华”时从河南山西一带下来的人。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洛阳桥,有晋江这样的地名。我在《阿葱寻妹》那部小说里写到了这些。那部小说的背景就是闽南。
另外你家人的奇遇,写出来应该也很有传奇色彩。

四海,我也是去年回家时才知道这件事。当时有些难以接受。现在我对曾氏先祖充满感恩。因为是他们收养了我那苦难的曾祖父。 我们姓曾已经是自然而然情理之中的事。
倒不是追杀,而是别的。

很亲切,问候两位老乡!
回复 | 0
作者:吾弃郎 留言时间:2012-09-24 20:30:47
四海老乡:是的,有意思吧!
“非姓本家”的列子很普遍。那时闽南一带外出“讨吃路”的特别多,家里的结发妻往往苦等夫君不归,多抱养孩子以续香火。我的母亲和舅舅都不是我“外家妈”亲生的,我的“嬴公”据说也是曾祖母抱养的。(我母亲和舅舅后来都奇迹般地跟他们的亲兄妹团圆了。)
回复 | 0
作者:四海 留言时间:2012-09-24 19:18:45
你们家本不姓曾. 有点意外. 那二个村都是灵水乡的, 应该相去不远吧. 还有被"追杀"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吾弃郎 留言时间:2012-09-24 11:14:07
那时候宗亲关系的确非常过硬。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家里来了一群外地人,齐刷刷地跪地对着祖先牌位祭拜,再转过身来叩拜家里的长辈,连我这个屁毛孩都得坐下来接受他们行礼,原来按宗谱算我是他们的叔辈!
听大人们说,我们这一族必须“生吴卒赵”,传说是赵匡胤的后代被元兵追杀,逃到闽南外婆的娘家,改姓埋名,落户晋江安海。后来,其衍生的一支就迁到了泉州,即我的老家所在地。几代前老人去世后墓碑上刻的姓是要还原为“赵”的。
寻根是很有意思的,只是现在的人早已不“循规蹈矩”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