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吉女花》 41 拆迁通知 2015-03-21 21:27:06

回家的路上,林冬川脚步和心情一样,非常的沉重。风很大,他几步一回头,直到那座监狱消失在一片茫茫中。“小雪,我真担心你妈妈。我为什么不能早点想办法。她一个人在监狱煎熬了十七年,人都活活被折磨成什么样!我真该死呀!”冬川在路上就捶胸顿足起来。

“爸,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们赶紧和舅舅商量是最重要的。”

两人回到家里,情绪都不是很高,脸有倦色。纯来迎了上来,她小心翼翼地问:“杏真怎么样?还好吧?”

小雪说:“纯姨,别问了,爸爸心情正烦呢。”

纯来叹了口气,忙做饭去了。

 大年初五刚一过,这天一早,林冬川正要去上班,突然响起来一阵“咚咚”的重重的敲门声。刚过年谁这么急着来敲门?冬川纳闷着,打开了门。

“你是林冬川吧?”门外站着一个大汉。

“我是。”冬川有些不安,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来近二十年前杏真“表哥”阿宝登门要账的事。

 那人递过来一张纸:“接着,这是拆迁通知。县里要你们两个月内从这里搬出去。”

林冬川接过来那张纸,看了看,每个字的意思都懂,可就还是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同志,我想您这通知发错地了吧?”

 “没错,不光你们一家,这一溜每家都发。”

 “搬出去?叫我们往哪儿搬?住哪儿?”

正在里面忙活的纯来听到大门边的吵吵声,连忙停下手头的活儿,注意地听着。

“那上面不说了,有盖好的楼房给你们住。”大汉说。

“盖好的楼房?在哪里啊?”

大汉不耐烦了:“啧,不会自己看吗,离这儿五公里,在六里坡那里。”

林冬川也突然激动起来:“六里坡?那么远?我不搬。我们住得好好的,我妻子快出狱了,出来找不到家怎么办?我不搬!”

大汉眉毛一挑:“嗨,这可由不得你,这是命令,你乐不乐意都得执行!”说完扬长而去。

 纯来走了过来:“林先生,出什么事了?”

冬川情绪还很激动:“无缘无故要我们搬家,这是哪家的法和理啊?!”

 “听他刚才好像是说这一溜的人家都得搬?”

 “那又怎么样,我担心的是我们家。我们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好好的评什么要我们搬?!”

 “林先生,你看那纸上可能会告诉我们为什么得搬。”

林冬川这才注意看了看那张纸,上面写的是:“吉州城市开发部通知:为了加快改革的步伐,扩建吉州城市……”

 “不是叫吉镇吗?怎么改叫吉州了?”

隔壁的老王过来了。老王是个个体户,卖饮食杂货,六十多了,老婆刚过世不久。他儿子儿媳都到外地谋生去了,留下小孙子跟爷爷过。老王每天推着流动车到镇中心去卖饮食杂货,他干这个已经十几、二十年了。

“你们也接到条了?”老王问。

“可不是嘛。您的呢?”

 “这不是吗?那人说了,这一带要盖商业中心,大楼什么的。所以我们都得搬。”

 “怎么突然要盖什么商业中心了呢?”林冬川很是纳闷不解。

“咳,现在都这样。我弟弟那边,早几个月就开始了。我弟弟他们全搬迁了,不搬就给小鞋穿。听他说,新房看上去新鲜,住起来可没有老房子实在舒服。路倒是开通了,还蛮方便。我琢磨着我们这儿,一搬迁,我那生意就吊天上去了,愁人哪,唉!”

 “说得是啊。我现在都走路去厂里。住到六里坡那里,十里路,骑车也得两个钟头吧。见鬼了真是!”

一个星期后,那大汉又来了,边上还跟着镇上一个干部。那干部四十岁左右,长方脸。看样子是外地来的干部,冬川不认得他。

“开始准备了没有?”

这回林冬川和施纯来一起站到了门口。“叫我们怎么准备?到六里坡去,我工作都会丢了,谁养我?”

 “你不会骑车么?”

 “我没有车。”林冬川梗梗地说。

“这位老林同志,事情是这样的。”那个长方脸干部说话了,“你们搬到那边住,那边的生活设施都是现代化的。有自来水,抽水马桶,洗衣机接口,有厅有房。有单独厨房,还有阳台……你看,这么好的条件,这儿能比么?说到远,它是远了点,可吉镇公交车还是比较发达的,而且很快有新公路铺起来。到时候你是要骑车还是坐定期班车上下班全由你,不好么?”

 “这位同志,说的都不错。可是路还没通前我怎么办?自行车那么贵,买不起啊。你看隔壁那老王,一搬到六里坡,他生意都别想做了。你们让他怎么活。紧那头的陈阿婆……”

大汉插话了:“啧,你管好自己就好。其他人的,我们自然会想办法。”

 “有办法么?你们提供自行车吗?”

 “无理取闹么你!”

冬川一听就火了:“我问的是实在的事。你搞清楚了,到底是谁在无理取闹。这是我们祖辈住的地方。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你们无端过来要我们拆,又不负责我们的工作生计,还说我们无理取闹?!”

门外围过来一大群人。人们开始嚷嚷,几乎全都站在冬川这一边。

“别说老王的摊,我们的油条豆浆也别卖了!”郑老伯在人群里说。现在他那油条豆浆生意是儿子在做了。

“六里坡那边原来是死囚枪决地,闹鬼,谁去啊!”
“就是,好端端拆我们的房,让我们上那鬼地方,还那么横,什么理么!”

        “我儿子的墓,南头姓洪的墓,都给铲了,干你们的,你们也不怕绝子绝孙哪!”一提六里坡,就有叫了起来。
         “没有人性!”有人附和。

“谁在那儿嚷嚷?给我住嘴!听话的早给你们罐子和灵位了!”大汉脖子上青筋暴出。
“算了算了,我们先回去。”那位干部说。“不过我可以告诉各位,我们做到仁至义尽。这是国家的建设大事,两个月后凡是没有搬的,我们只有强行拆迁!到时候就对不起了。”

 “我们告你们去!”人群中有人这么说。

 大汉冷笑一声:“这个建设项目是上级批准的,你们就告吧!”

两人脸色阴沉地离去。人群里有胆小的人说:“他们有权有势,法律都是他们的。我看我们最后还得搬,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就不搬,看他们还能砍了我们不成!”老王说。


上集:小说《吉女花》 40 于晓蕙出狱

下集:

什么叫“以文会友”,这就是

短篇小说《商汤的后代》(中文版)


浏览(36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