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二十五 汉将与匈女 2019-05-03 06:44:52


二十五 骠骑将军和金昆迪之姐

 

 

左玄英的婚礼上来了许多将相显贵,当年的匈奴王子、新娘的堂弟金昆迪也被皇上邀了过来。

皇帝显得特别的开心。他一口一口地喝着喜酒,笑问新郎官:“玄英,当年你在金泉边饮的喜酒,和现在饮的喜酒,滋味有什么不同啊?”

左玄英坦诚:“只觉得金泉边的那一顿痛饮更痛快。”

“缺心眼了不是?”皇帝说,“那时是完胜匈奴,现在是娶匈奴美人为妻,这两壶酒,缺一不可啊!”来贺喜的群臣都跟着乐,称“皇上哲理圣言!”

皇上的话听起来耳熟,不久前叔叔不也那么说的么?可此时的左玄英却全然没有心思去联想那份浪漫。这不是他曾经想要的婚姻和婚礼。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感到,自己虽然叱咤风云,却原来只是一个主宰不了自己命运的人。他在人群的簇拥之中强装着笑。

“做新郎官的人,别那么绷着脸!来,喝!”大将军左卫谦在边上说,一尊酒一饮而尽。

左玄英脸上的肌肉稍微放松了一些,跟着饮下一尊。

 

直到人都散去了,左玄英才有机会一睹自己新娘的容颜。金一朵个子很高,站着齐到自己的眼睛。她两颊胭红,粗眉,大眼,高鼻,宽唇……几乎每一个特征都和小环的相反。

左玄英顾左右,金一朵却并不回避左玄英,她落落大方地看着他。

“我在祁连山下的时候,就听见骠骑将军的名字。”她说。

“哦,那恐怕是恶名吧!”左玄英冷冷地回了一句,突然觉得命运跟他开了两个大大的玩笑。一个是和小环的邂逅、同袍和分离;另一个就是和匈奴的血战和联姻。

“不会。”金一朵轻声说。

 

左玄英应酬了一日,之前又陪着酣饮,现在睡意兴起。正要卧榻,就见金一朵端过来一个盘子,上面放着点什么。“这是什么?”左玄英问。

“这是奶酪。我们族人结婚时有个习俗,就是新娘要给新郎准备一份奶酪吃。”

左玄英此时哪有胃口和心绪再吃东西,“不必了,歇息吧。”说完宽衣解带,率先吹灭了一支大红烛。

金一朵倒不执意,而是听话地解下红色新娘服,躺了下来。

左玄英躺在床榻上,难以自已地想象着,想象着身边是小环,而不是匈奴女子金一朵。

金一朵一直在默默地等候着他。终于,左玄英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新娘,见她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正看着自己。他一个翻身,将她揽入怀下。

 

第二天,左玄英醒来,走到外面,看到一轮金色的旭日;案几上,金一朵已经为他准备了一杯奶茶。“将军喝茶!”她说,脸庞在晨曦下红润而闪着青春美丽的光。

左玄英心动了一下,在案几边坐了下来。他喝了一口,感觉香浓可口,便对新娘金一朵说:“这茶着实好喝,辛劳你了。”

金一朵笑而露齿:“将军见外了。”

左玄英看着金色的晨曦,若有所思。金一朵见状,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将军好像有心事?”

左玄英把眼光转向她:“夫人,当年汉匈大战,我是前锋,击杀俘虏了许多你族人的队伍,你的堂弟就是我抓来的。你……不恨我?”

金一朵抿了抿嘴,缓缓地回道:“虎豹相争,你叫我恨谁呢?

 

金一朵的回答着实震动了左玄英。他不由得细细端详着眼前这个匈奴女人,她不仅姿色艳美,还满有智慧。一时,这位匈奴女子和她的族人在左玄英的心目中改观了形象。

“夫人,你可知,你是汉朝皇上亲自赐婚赐予我的。这辈子,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娶一个匈奴女子为妻。”

金一朵问:“那现在呢?娶了我,将军感觉如何?”

左玄英伸手握了握金一朵的手:“感觉你是一个又聪慧又善良的女子。”

金一朵心中欣慰:“谢谢将军夸赞。”停了片刻又言:“我理解将军。我猜想,将军也许本来已经有心仪的姑娘?”

见金一朵这么坦诚,左玄英也不隐瞒什么:“是的,我是有一个心仪的女子……”他没有把话说完。


上集: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24 紫荆的期盼

下集:

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二十六 烈马脱缰


浏览(20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