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随意生活的博客  
随意的生活是最好的生活  
网络日志正文
纳粹党极右,希特勒极左?有趣! 2021-01-31 01:35:25


上世纪横行二十多年发动二战的德国纳粹党是一个极右的政党。关于纳粹党“极右”的界定,是世界上诸多知名政治历史学者长期研究之后得出的结果,早就为全球民众公认,诸多相关著作也发表于世界知名出版社,例如文献[1][2]。


如果不耐烦阅读专著,古狗几秒钟,就能发现下面一段英格利市的定义:


The Nazi Party, officially the National Socialist German Workers,was a far-right political party in Germany active between 1920 and 1945, that created and supported the ideology of Nazism.


不会英文也没有关系,利用古狗翻译功能可得:纳粹党,全称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是活跃于1920年至1945年之间的德国极右翼政党,它创立并支持纳粹主义。


结论:纳粹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翼政党。


这就奇了怪了。最近有人毫无根据地胡编道:希特勒是典型的极左分子。众所周知,希特勒长期为纳粹党的领袖,直至党国灭亡。那么,他成为极左分子的可能性有多大?换言之,一个极左分子能够长期掌控极右翼政党吗?原来二战德苏间各大战役,却源于两个左派党国间你死我活的争斗,呀!


明知纳粹党极右,却硬说希特勒极左。也许采取“另类”定义就能圆得通。呵呵!发此宏论者,若非哗众取宠,便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了。



【参考资料】


[1] Fritzsche, Peter, 1959- (1998). Germans into Nazis. Mazal Holocaust Collection.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674-35091-XOCLC 37157352.


[2] Eatwell, Roger (1997). Fascism : a history. New York: Penguin Books. pp. xvii–xxiv, 21, 26–31, 114–40, 352. ISBN 0-14-025700-4OCLC 37930848




浏览(2323) (20) 评论(5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2-07 10:22:09

所以你的结论是,一个极左分子领导了一个极右政党,发动了一场世界大战。对吗?呵呵!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2-02 12:13:31

区分左右,实际上没有那么复杂。无论从施政纲领,政治策略,甚至个人品格上,左右都会顽强不可压抑地表现出来。

比如从品格上看。左派一定表现为执着,自大,盛气凌人,凶悍,不择手段,谎言连篇,缺乏人性。

右派相反。多表现为孱弱,自省,犹豫,自我设限,与人为善,拒绝暴力,忠诚。

在一个法治完整的社会中,右派是良好的愈合剂。否则,怎么玩得过左派。左派当道的社会,都是丛林。

回复 | 2
作者:嘎拉哈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21-02-01 22:33:01

【网上业余政治骗子楞把希特勒纳粹和左派扯在一起,甚至和共党扯在一起完全是发泄政治仇恨。】


--- 就冲这么多的”黄死忠,“川老爷子也应该感到知足了。我所得到经验是,千万不可高估了黄川粉的智商。千万不可低估了黄川粉的愚蠢。人类愚蠢下限的任何想象,在黄川粉面前都会失效。像护犊子大妈这类词汇,在施化面前更是显得软弱无力。黄川粉穷尽了俺的语言!

刚刚才喽了一眼施化的前一篇”我看川普卸任的成功意义,“ 再一次惊到了俺。

【这个本来一触即发的悲惨场面,让川普以一颗大爱的慈悲之心,化解于无形之中】

---- 事实是,直到最后几日,川普才决定放弃做赖皮狗的。施化将川普没有选择像拖死狗那样被人拖出白宫,说成是”大爱慈悲之心。“ 黄死忠简直是颠倒黑白无底线馁。


【以个人的痛苦与牺牲,屈辱与羞辱,换来整个世界的实惠,请问,历史上还有哪一个帝王或领袖,能够做得像川普现在这样?穷尽我所有的历史知识,找不到一个。】


--- 像川普这类如此迷恋总统权位,并为此不择手段的总统,的确世上难找。川普的屈辱和羞辱是自找的。其中,贪婪和无做人原则是原因,而自取其辱是结果。

回复 | 4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21-02-01 18:16:06

“纳粹党属于极右,鼓吹雅利安种族优越,对犹太人搞种族灭绝,对外野蛮扩张,反共反苏。”

赞一个。这么简单的事实,有人就是故意视而不见,置若罔闻。这些人为了某些政治目的,肆意篡改历史,拉郎配,其心可诛。

回复 | 5
作者:ocelot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1 17:44:48

网上业余政治骗子楞把希特勒纳粹和左派扯在一起,甚至和共党扯在一起完全是发泄政治仇恨。

当年希特勒就是利用德国人对凡尔赛和约的屈辱不满心态煽动民粹通过民选上台的。纳粹党属于极右,鼓吹雅利安种族优越,对犹太人搞种族灭绝,对外野蛮扩张,反共反苏。

一战二战老欧洲那些国家互相乱打属于狗咬狗,没什么好东西。欧洲国家有长期反犹历史,原因是基督教不容忍甚至仇视犹太教。

回复 | 5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1 16:25:23

【公投的结果,是百分之九十的德国人回答了“YES."】


--- 事实就是如此。不是希特勒想集权就能集权的,而是来自90%民意。阿伦特的甩锅真的有什么道理可言吗?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1 16:12:00

【西方文化是天使魔鬼二分法文化。阿伦特,哈耶克,波普尔等人对西方政治的一大贡献,是发明了甩锅政治和替罪羊政治。】


--- 真正的平庸恶,正是自由民主本身。阿伦特将二战惨剧甩锅给希特勒和极权主义,是毫无道理可言的。当然我也知道,对于反共老海黄来说,要想说服他们从意识形态的荒诞中走出来,给他们的反智的合金钢脑子松动松动是不可能的。


跟川普一样,当年希特勒同样是靠德国人的全民公投上台的。公投是在兴登堡总统去世之后。内容只有一个问题:


【帝国总统的职位将和总理大臣的职位合并。所有总统之前的职权都将移交给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他在之后会指定他的接班人。身为德意志人民,你是否支持这项法案?】


公投的结果,是百分之九十的德国人回答了“YES."



回复 | 2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02-01 15:29:50

甩锅洗地,抬轿子吹喇叭,。。。很多滴干活。

回复 | 0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1 15:28:21

“希特勒,川普的行为和后果却是内容,是实质。”

这就是粉粉们所惧怕的。纳粹姓左,川普姓右,多好!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1 15:13:39

【阿伦特是开了一个反智的恶例。从此之后,西方政治学毫无科学性可言。】


---- 西方文化是天使魔鬼二分法文化。阿伦特,哈耶克,波普尔等人对西方政治的一大贡献,是发明了甩锅政治和替罪羊政治。仇恨和偏见,不仅是符合灵长类动物的生物本能,更符合西方文化的天使-魔鬼二分法哲学。

所谓替罪羊政治,具体说,是以二战的惨剧作为逻辑的前提,推演出更多的新敌人。集权主义是一个“one size fit all”的大框,按照甩锅政治原理,一切不顺眼的魔鬼都可以直接往里装。


替罪羊政治的最终归纳结果,肯定会导致这样结论。即,中国必须为希特勒负责。我发现,反共老海黄的最喜欢这样的联系啦。

回复 | 1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02-01 13:42:48

右派甩锅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2-01 13:35:48

【。。。硬要拗出个理论来,为领袖洗地或者帅锅,就好象当年姚文元写“评海瑞罢官”那样,强词夺理胡咧咧了。】


---- 虽然施化喜欢思考是个优点,但不应当把形式为内容服务,概念为实质服务的原理倒过来。例如左右划分只是概念和形式,而希特勒,川普的行为和后果却是内容,是实质。



回复 | 2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2-01 13:22:58

【。。。硬要拗出个理论来,为领袖洗地或者帅锅,就好象当年姚文元写“评海瑞罢官”那样,强词夺理胡咧咧了。】


----- 这的确是施化这类业余政治家,也叫“业余民政”的特点。万维大众都是政治的直接参与者,而非专业学究。专业学究必须遵守范式,否则就没饭吃。所谓范式(paradigm),就是把真实(reality)理论化,概念化,主义化,专业名词化。例如左派,右派,极左,极右。

在很多中国人眼中,都认为西方政治学很成熟,甚至是一门是科学。但是在我眼中正相反,自从二战以来,西方政治学基本上成为了一门伪科学。

首先是失去了价值中立性。其次是失去了历史感,即,以静态的归纳逻辑,取代动态的演绎和自我反思。第三点,在我看来也是最重要的,是替罪羊和甩锅。在甩锅和万能替罪羊方面,阿伦特是开了一个反智的恶例。从此之后,西方政治学毫无科学性可言。




回复 | 2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2-01 13:15:54

明白诸人的立场与出发点。大家各自表述无妨。但历史就是历史,可以借鉴,却不能篡改。如此而已。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2-01 12:06:25

同意这个看法:纳粹并非简单的极左。没有天主教保守派的鼎力支持,纳粹也上不了台,纳粹也不会反共而不是与共产党合流。佛朗哥也不会那么容易与纳粹合作,墨索里尼也不会那么极速右转登台。

同理,共产党也不是简单的极左。天安门开杀戒起的邓共,到今日毛起高举毛钱万贯全面监控全面专政的习共,批毛批希都犯禁,就是明摆着不能触及共产党与纳粹同质同志的党国极权本质。纳粹与共产党的对抗关系,就如同毛共与赫鲁晓夫苏共的对抗关系一样,他们是同类相斗而不是猫鼠关系。

而施化老兄虽然主要是为了洗清川普川粉与法西斯的任何关系,但是他反共也没商量,所以俺支持他厘清纳粹与共产党的同质关系。极权太复杂,那就极左吧。反正去掉极左,法西斯纳粹与共产党都是无源之祸水。


回复 | 5
作者: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2-01 11:18:10

面对当今形势与环境,有人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将1930年代的纳粹党与21世纪的共产党比对分析。这本无可厚非,以古为鉴嘛。

但硬拗纳粹党当时就是极左党,就有篡改历史以为今用之嫌了。如此这般,您将当时支持纳粹党上台的保持派右派置于何地?想必这些人并不乎,反正能忽悠就好。历史看来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啊。

回复 | 1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2-01 11:01:32

谢谢评论。学习了。现今的发展给历史政治学家们提供了新的课题,值得探索。

从学术角度来看,严谨的西方学者,并没有随意就将纳粹和希特勒的历史简单归并到极左的范畴。这就是本帖要表达的意思。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2-01 10:44:27

其实,战后关于希特勒与第三帝国的研究,主要在于西方对纳粹进行深入解析,让德国人对纳粹灭犹反人类罪以及侵略扩张战争进行全面反省,实现欧洲和解和平。在苏联与共产世界,则只是聚焦于苏德战争斯大林苏联如何抵抗打败了纳粹法西斯的神话,对于纳粹党国性质禁止深入研究触碰。阿伦特与布热津斯基将这个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与深度:人类的平庸之恶是纳粹作恶的基础,纳粹与共产主义本质相通的极权党国理念与架构。前者极大地促进了德国自身的民族反思,也促进了包括美国对自身种族偏见种族主义的反思与批判,后者极大地促进了世界对苏联共产阵营的本质认识。从而一度扭转了二战以来世界对左右的基本定义与认识。在国际政治上出现清晰的‘自由世界”对“极权世界”分野。

世界范围的左右重新分野定义是里根-撒切尔保守主义革命。他们在“自由世界对极权世界”的基础上,细化了自由世界的经济自由小政府大社会,重新注释强调了哈耶克思想,奠定了直到今天的英美保守主义右派思想体系。这个思想体系在苏东波之际达到顶峰,以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与亨廷顿的“文明之战”为思想理论高峰代表。西方左派的反弹,主要在于美国民主党以克林顿为代表的冷战经济红利派与华尔街结合推行“世界是平的”全球主义,以绿色和平极端环保主义为代表,以及“历史的终结”论遭遇伊拉阿富汗克战争泥坑以及阿拉伯之春的极端伊斯兰民主地狱之火,再加上中共崛起的火鸡开屏眼镜蛇吐信,里根撒切尔的新右翼保守主义日益老化,直到川普的大杂烩主义和桑德斯的社会主义在美国兴风作浪。

在这样的背景下,探讨一下希特勒究竟是谁的同志,还是有些意义的。俺觉得习近平只差一点点,就会觉得希特勒实际上比毛更伟大。如果他决定要成就“统一大业”奠定自己千年党国的万年领袖地位,把亿万下岗职工与农民工收编成党卫军禁卫军攻台敢死队,希特勒的那一套远远比毛的秋收起义破旗顶用。

无论如何,希特勒对今日世界的危险,在中国复活的可能远远大于在欧洲美国。这就是界定希特勒纳粹本质的要义。

回复 | 4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tghdy 留言时间:2021-02-01 08:39:47

“大多数人毫无疑问将希特勒划分到极右。”

是的。这是严谨的学者和普通民众的共识。倒是机会主义倾向的政客与“项庄舞剑”的某些人,时不时会硬拗一哈子。

回复 | 0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2-01 08:34:23

如是这样,是否可说,共产党是极右?同理,川普党是否极左?

呵呵!

回复 | 1
作者:水蛇 回复 tghdy 留言时间:2021-02-01 07:27:19

中国的政治光谱划分,没有与世界接轨。


回复 | 0
作者:tghdy 留言时间:2021-02-01 07:20:13

大多数人毫无疑问将希特勒划分到极右。

我一直弄不清,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在西方国家是右,到了中国就成了左?我最讨厌讨厌极端主义,极左=极右。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2-01 02:20:25

地球是圆的,不管往右走还是往左走,都可以到达同一个地方,只是距离不同而已!

回复 | 0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2-01 00:20:27

谢谢留言。并不担心。因为主流社会和240年的制度不会因“另类事实”与“另类”政客在短期内的行为而掉进坑里。

回复 | 0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1-31 23:30:51

谢谢指点。草草看完文章。文章的主要观点在于:左右派在政治与社会的两级分化,是纳粹崛起与发展的基础。这期间,马克思主义对纳粹党领导人的影响至关重要。

文章又指出(特别在第V节),1930年代,纳粹党在保守派的支持下上台。这些保守派致力于清除制度中允许社会主义财富分配与共产党人选民增加的机制。在当时,反共反苏、反犹太人和种族灭绝一直是纳粹党政策的三大支柱。

由于上述两个方面,文章并未下结论说,希特勒或纳粹党实际是极左。恰如文章特别提到,左右派的分野是纳粹党和第三帝国崛起的根本原因。

所以,纳粹党虽受马克思主义影响,它仍旧是一个极右的政党,这点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回复 | 5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1-31 22:50:47

放心啦,“希特勒极右”这个牌子施化摘不下来,拿不动,他想枪毙左派拿希特勒陪绑的阴谋也不会得逞。哈哈。

假如,仅仅是假如,希特勒没有种族灭绝,没有屠杀其他族裔,那么很可能今天他被会当做德国的亚历山大,德国的拿破仑纪念。呵呵。

但没有种族灭绝,希特勒就不是那个希特勒。评价一个政治人物,要看他的最主要政治后果,不光从本国,他国看,尤其要从人类角度看。种族歧视是右派,种族灭族是纳粹,这是天下定论。


回复 | 4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1-31 22:00:38

您不必客气。最重要的是有不少严肃学者(很多事德国人)认真研究探讨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于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以及希特勒戈培尔等人的影响。当然还有在纳粹公开反共后不用马克思主义的旗号甚至字句, 但是仍然坚持贯彻其理念主义,盖因其是“革命性”的。纳粹进行的是一场革命,用铁血进行的改造国民种族基因与世界的国家社会主义革命。一直到毛林发动‘改造思想触及灵魂改造世界与世界观的革命“。可以假设,如果希特勒消灭了斯大林,毛完全可能立即改信希特勒推行国家社会主义,如果蒋介石没有抢在他前面的话。毛蒋当时其实都是在引导中国革命的,也即是说,他们都是力图引导中国革命进步,向先进的欧日看齐,可惜日本在痛打中国,这中间最落后的苏俄最接近中国人口味。

回复 | 1
作者:随意生活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1-31 21:42:01

谢谢提供信息。将会仔细阅读此文,看是否提供希特勒为极左(far-left)的论证或分析。需要一点时间。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1-31 21:37:43

This review provides an overview and critique of recent scholarship on German National Socialism. It focuses on four problems through which historians have recently challenged the Marxist scholarship that played a significant role in shaping debates on Nazism in the sixties and seventies: the composition of the Nazi electorate, the Nazi `racial state', Nazi social policy, and the Holocaust. Although acknowledging the importance of such themes in recent work as the Nazi regime's racism, anti-Semitism, and modernity, the review maintains that the key issue in Marxist scholarship, the polarization between left and right during the interwar period in Europe, provides the essential context for understanding the Nazi regime's ideological extremes and racial practices. To make its case, it explores four examples of the left's influence, the German left's relative cohesion as political and social movements, its place in the discourse of `racial hygiene', its role in debates on the `standard of living', and finally, its relevance to Nazi expansionism and the `Final Solution'.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1-01-31 21:34:48

Nazism and Polarization: The Left and the Third Reich

Shelley Baranowski

The Historical Journal

Vol. 43, No. 4 (Dec., 2000), pp. 1157-1172 (16 pages)

Published 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