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http://blog.creaders.net/u/907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台湾民主化破除美国(中国人独裁)偏见 2018-10-22 03:40:43

独裁才能救中国,因为中国人不配享有民主?潘文:台湾民主化能破除美国偏见(ZT)


龙应台文化基金会2018年第二场的「秋季思沙龙」讲座,10月20日以「1949中国内战的70年后」为题,邀请到《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前社长潘文与中研院吴玉山院士对谈。基金会董事长龙应台谈到「中国内战」这个主题,认为到今天仍是一个「burnung issue」,潘文则提醒现场听众,「台湾民主化」是一个可以破除美国人偏见的重要现象。吴玉山院士在开场时表示,潘文作为一名中国观察者,其实要从38年前说起。因为他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到中国留学的美国学子。他早在1980年就到了中国,在南京大学读书、也交了许多中国朋友,后来他把跟这些朋友相处的经验,以及他们后来的发展情况,写成了《Chinese Lessons: Five Classmates and the Story of the New China》(中国的教训:五位同学跟新中国的故事)


谁是潘文?

许多在中国蹲点的西方记者都会取个中文名字,回国后都会交出一本专着—John Pomfret自然也不例外—潘文就是他的中文名字,《五位同学》则是他交出来的「中国课」作业。这「五位同学」正是潘文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八二级同学,潘文写下了他们的个人经历,以及他们因为中国社会变迁而造成的不同命运。

潘文来自五大湖区的威斯康星州,不过他在东岸纽约长大(这多半是因为他的父亲在《纽约时报》任职),又到西岸的史丹佛大学读书。比较特别的是,潘文是邓小平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到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他在北京学汉语,然后在南京读了两年书。南京大学是中国当时第一所允许外籍学生与中国学生在宿舍一同生活的高等学府,这段经历让他在1988年以美联社记者的身份被派驻中国大陆报导。


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潘文人正在北京,不久就被当局要求离境。1998年,他以《华盛顿邮报》中国首席记者的身份,再次回到中国长期蹲点,直到2003年为止。潘文的报导生涯,是从加州地方媒体的一名摄影记者开始,他的报导足迹很快走向海外,遍及中国、香港、越南、印度、刚果、卢安达、土耳其、阿富汗、斯里兰卡、波斯尼亚、南斯拉夫。

波湾战争期间,潘文在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伊朗、科威特担任战地记者,他也曾担任《华邮》驻巴尔干半岛的首席记者。由于对亚洲的杰出报导,潘文在2003年被美国亚洲学会(Asia Society)授予Osborn Elliott Prize。 此外,潘文在亚洲的报导也拿到哈佛大学与史丹佛大学联合颁发的Shorenstein Award(2007年)、乔治城大学则因为他的外交事务报导颁发了Weintal Award(2011年)。


2004年,潘文从中国被调回美国,担任《华盛顿邮报》西岸分社社长两年,再调任每周Outlook评论版的主编。2011年,潘文又搬回中国进行研究与写作,并在2016年完成了他的新作品《The Beautiful Country and the Middle Kingdom》(美丽国家与中央王朝)。潘文娶了中国籍的太太,如今和两个小孩一起住在加州,也持续在《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

当潘文上台,一开口就是几乎听不出老外腔调的中文「非常非常感谢」,显见他在中国长年读书、报导、研究的深厚功底。潘文说,他来台湾已有五十多次,但不管是国民党当权的八十、九十年代,还是民进党当权的时代,「他们都觉得我这个人比较头疼」,「所以今天下午我最有欲望的事情,就是我不想让你们头疼。」


美国人对中国人的一种偏见

潘文说,他最近几年一直观察美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其中有一种看法经常被忽略,虽然他认为是一种偏见,但很值得研究—很多有影响力的美国人认为,中国人或者华人接受不了民主概念,不管是人权还是结社权之类的普世价值,都抱持一种接受不了的心态。而且有相当一部分的美国人认为,只有一种独裁、集权的政府来管理中国,才可以成功。

潘文强调,这种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偏见并非此时此地才有,而是一种「历来的看法」。潘文从1911年的辛亥革命谈起,当时孙中山从美国回到中国后,发现自己没有部队,但是袁世凯有,所以强势的袁世凯当上了临时总统。不过那时的国民党相当受欢迎,所以在1912年的大选里,国民党选得不错,宋教仁很有机会当上总理。


中国宪政之父——宋教仁,宋教仁安葬在上海闸北公园教仁园。1912年8月25日宋教仁改组中国同盟会为国民党,宋教仁出任代理理事长。1913年中国大选,宋教仁领导国民党取得国会大选胜利,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惨遭武士英暗杀重伤不治身亡。宋案成为二次革命导火线之一,也标志着中国宪政梦之挫折 pic.twitter.com/qtla7k8384

— Łëhrér Çhėøü (@Lehrercheou) 2018年4月10日


潘文说,宋教仁当时写了一部宪法「相当有意思」。因为宪法里头,限制了总统的权力,把很多很多权力给了国会。而且宪法里头也说了,所有的人、包括总统,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这种想法对中国人来说,的确是一种突破。因为以前皇帝一开口就是法,皇帝甚至比法律更高。

【袁世凱(えんせいがい)】大清帝国第2代内閣総理大臣を務めた。初代中華民国大総統に就任。欧米諸国では彼のことを「ストロング・マン」と呼んだ。インフラ整備や軍備の充実などの面から国家の近代化に当たった。精力絶倫で、一妻九妾との間に17男14女をもうけた。 pic.twitter.com/LQVzuHcMNd

— 自分用雑学・教养 (@self_zatsugaku) 2018年10月20日

袁世凯知道这件事以后就不高兴,他也把宋教仁看成是对他的威胁。1913年的3月8日这部宪法在国会通过,宋教仁20日在上海等火车要到北京,很可能要当总理,后来被一群人给暗杀了,历史学家一般认为这是袁世凯安排的,这也使得他需要一部新宪法。


古德诺与史诺:独裁专制才能救中国

宋教仁死后,袁世凯的很多美国朋友都建议他「你必须再写一部对你更有利的宪法」。当时美国的知名政治学者古德诺(Frank Goodnow)于是来到中国,帮袁世凯起草新宪。古德诺到中国才不到一个星期,就下了一个结论:这群人文化水平很低,其实一点都不文明,他们确实接受不了我们伟大美国的民主。潘文说,古德诺非常看不起中国人,认为这群人根本就不知道「法」是什么东西,所以他们就是需要一个国王、一个皇帝来管他们。

The Perils of Advising the Empire—Yuan Shikai & Frank Goodnow —#opinion by @GraniteStudio— https://t.co/dsnkYYN5bi pic.twitter.com/4vIGJ8A0sE

— ChinaFile (@ChinaFile) 2016年1月4日


在古德诺为袁世凯起草的新宪中,就把许多原来国会手里的权力,都拨到了袁世凯的手里,等于袁世凯在新宪里头获得了无限的权力。潘文说,古德诺确实是比较保守的人,但是再过几年,美国的左派人士里头,也有人支持由一个独裁的政府来管中国。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就是史诺(Edgar Snow)。

潘文说,史诺是一个跟古德诺非常不同的人,古德诺比较保守、比较斯文,个人魅力比较有限;但是史诺的个人魅力很强,他是美国中西部出来的人,比较帅、眼珠子是蓝色的,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美国人,而且文笔写的特别美。

史诺1928年从美国到上海,在上海的时候,他是跟什么人都在一起,包括鲁迅、各式各样的诗人、电影明星,跟他们混在一起,过着非常有意思的生活,他也跟孙中山的妻子宋庆龄非常熟。上个世纪的30年代,史诺从上海搬到北京,一边当记者、一边教书。


就是在这个时期,史诺开始跟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党联系,帮他们写了很多宣传的东西,也帮忙组织游行示威。中共发现这个老外可以利用,1936年给了他一个非常大的独家新闻,潘文说,到现在他还是特别妒忌史诺,那就是到中共的革命基地去采访毛泽东。史诺到了延安,待了两个月,写了一本非常有影响力的书《Red Star Over China》(红星照耀中国)。这本书不仅仅是影响了很多美国人,也影响了很多华人、很多中国人。当时很多中国人看了这本书以后,就跑到西北去了。

潘文说,尽管史诺与古德诺这两个人有很大的不同,但他们有一点相同:他们都觉得,只有独裁可以真正地治中国的病。不过史诺文笔比较好,说得更为美化—他说中国需要一个「救主」(savior)—但是史诺的意思跟古德诺其实差不多,因为一个救主当然可以享受无限的权力,来救中国的命。


反驳之声:胡适与林语堂

这种中国不能接受民主,需要独裁统治者的思想,有好几个中国人都表达反感,潘文举了其中比较重要的两个例子:胡适跟林语堂。作为中国自由派的重要代表人物,胡适向为袁世凯起草新宪的古德诺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要搞民主的话,是不是必须得练?如果连「练」的机会都没有,要怎么掌握民主?

国家的强弱盛衰,都不是偶然的;都不能逃出因果的铁律。

今日所受的苦痛和耻辱,都只是过去种种恶因种下的恶果。

我们要采收将来的善果,现在必须努力播种新因

播种良善的因,方可满仓满屋的收成。

这是我们今日应该有的信心并应该下的决心。

中国人民~醒过来、站出来,将天赋人权拿回来。 pic.twitter.com/3Qd5VMWS7X

— 雅玲 (@YalingTaiwan) 2018年5月17日


林语堂则是对史诺有意见。林语堂在上个世纪的30年代写的东西又骂共产党、又骂国民党,所以开始有人威胁他的生命,他就跑到美国去了。潘文说,林语堂也是美国第一位「心灵鸡汤」型的作家,他的作品在美国也非常畅销。

当林语堂1943年又从美国回到中国,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为什么有那么多美国人恨国民党,而且特别支持共产党?林语堂认为这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多半恨国民党或支持共产党的美国人,根本看不懂中文,所以也看不懂、没看过共产党的文宣,所以根本不明白共产党的危险在哪。

When small men begin to cast big shadows, it means that the sun is about to set.

林语堂

Lin Yutang pic.twitter.com/pYC2ef0lTk

— Alfons López Tena #FBPE (@alfonslopeztena) 2018年10月11日

林语堂觉得,蒋介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最起码比毛泽东好。如果蒋介石当权,最起码在我们中国人的屋子里面,还会允许一点点的氧气进来;但如果让毛泽东当权,我们的屋子里面连一点点的氧气都没有了。林语堂回到中国后,用英文写了表态支持国民党政府的《The Vigil of a Nation》。结果有一大票美国记者批评这本书,当中抨击最力的,就是林语堂的老朋友—史诺。


史诺在这本书的书评里头说:林语堂,你就是一个小人,你没有尊严,你也根本不懂历史的必然性,共产党的胜利就是必然的,你必须接受。你这本书非常危险,根本就不应该出版。林语堂就反过来提了一个问题,潘文说,在他的这段文字里,还可以听到胡适1915年的回音:请问,你们美国人总是说,自由是你们的生命之血,但为什么你们一看到中国人,就觉得自由是一种「屁事儿」?认为我们不关心自由,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林语堂还说,我这个人没有国家可归,难道你要我一下子跳到共产党的所谓「天堂」里面去吗?「我不跳。」


强有力的现实驳斥:台湾的民主化

潘文说,这种中国人不能接受民主的想法,在美国一直持续了好几十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右派一直很支持蒋介石,也就是当时台湾比较高压的戒严政府;到了七十年代,美国政府又开始跟专制的中国大陆来往。美国的NGO「亚洲观察」(Asia Watch)在八十年代,也写了一句非常「有趣」的话:中国人并未享受自由,但中国不在乎这个东西。甚至有美国的政治集团认为,中国没有罢工、组织工会的自由,这对我们的营利有好处,所以他们下了一个结论:中国的独裁对我们的钱有好处,所以我们还是继续支持独裁的政府。

潘文说,对于这种「中国人不懂民主」的偏见,从八十年代开始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可以加以驳斥—那就是你们台湾的民主化(尽管非常曲折、非常困难)。潘文说,他知道台湾的民主非常困难,有蓝、有绿、有红色的干预、中国的打压、美国的不靠谱、白宫里面还有一个「疯子」,台湾的经济也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潘文一再强调,台湾民主化对于这种偏见是一个重要的突破,「我希望你们不要把这个东西忘掉了,在奋斗与勾心斗角当中,还是不要忘掉这一点」。

(本文转自台湾风传媒-作者李忠谦《思沙龙》专题)

  

 


















浏览(496) (10) 评论(18)
发表评论
郭台铭那句「民主不能当饭吃」,遭贸易战打脸 2018-10-18 06:24:10

从贸易战 反思「民主不能当饭吃」(ZT)

细究美国副总统彭斯最近演说,有件事确定了:科技产品只要是以欧美为终端市场,供应链移出中国就是势在必行。乍看,世界彷佛正上演政治对经济的过度干预。但是别忘了,供应链进入中国,一开始亦是政治促成。


彭斯演讲特别提醒一点:中国当年有办法加入世贸,是当初美国认为经贸往来可促进中国的政治自由化。换句话说,全球化虽是经济现象,却有政治因素。趋势专家都遗漏政治因素,讲解「世界是平的」往往只说到柏林围墙倒塌,货运与信息科技成本下降,才会误以为全球化是不可逆转,让习近平信心满满讲出那句:「世界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生,逆之者亡。」

十六字箴言代表的世界观如今已证明是不堪一击。促成全球化的政治假设既已证明是错误,全球化就没有不可逆转的道理。「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贱之。」昨天美国人买的苹果手机是Made in China,今天也还Made in China,不代表明天依然是。


许多人措手不及,因为大众普遍迷信「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剑桥大学教授张夏准写的《拚经济》整本书都在反驳这种认知。他指出,经济学不是科学,而是政治思辨之学。这道理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所有经济现象背后都有政治脉络。

因应新的政治现实,台商把生产线移回台湾,常见说法是「台商被迫选边站」。很讽刺,这句话半年前意思正好相反。北京三月祭出「惠台三十一措施」,紧接六月郭台铭的工业富联又在上海挂牌,财经圈曾一片低气压,担心将来如果更多台商步其后尘,生产在中国,研发在中国,筹资也在中国,台湾势必更进一步被掏空。当时,「台商被迫选边站」指的是这种忧虑,才三个月,工业富联就跌破发行价。鸿海本身与其它子公司如桦汉、业成、台扬股价也一样蒙尘。原因无他,就是郭台铭把鸡蛋放同一篮子,如今已沦为美国眼中钉的那篮子。


彭斯演讲有列出美国将那篮子视为眼中钉的所有原因,缩紧言论、打压人权、军武扩张,每一项都是为了一党专政。郭董被贸易战扫到,可说是被威权带衰。不知郭董如今是否感受到「威权不能当饭吃」?

不是要奚落郭董,四年前郭董那句「民主不能当饭吃」的确让太阳花世代觉得刺耳。有饭吃是经济管理,民主是政治过程,经济管理与政治过程本来就是两回事,因此那句话也不能说不对。不过,好比张夏准主张的,经济管理一定需要政治思辨,那句话其实可以说得更准确:「所有政治过程都不能当饭吃。但民主跟威权一样,都可决定谁有饭吃。」


威权决定谁有饭吃,例子是「惠台三十一措施」,用意是吸引更多台湾人才登陆。民主决定谁有饭吃,例子是贸易战,美国希望保护自家的商业利益与国家安全,决定不让生产位于中国的厂商在美国有饭吃。

威权好处是行政效率高,工业富联挂牌前的超快速通关就是显例。缺点则是言论不自由,信息不透明,决策者容易错判情势。中国目前还有个麻烦,就是要改弦更张并不容易。反贪大戏演了四年,习大大潜在对手皆已身败名裂,北京目前绝不可能有「邓小平复出」那种惊奇。但中国不改弦更张,美国不可能轻易松手。台湾因此斩获的喘息空间应该起码十年。

企业家习惯了对岸行政效率高,回来可能不习惯吵吵闹闹的公民对话,近来吵很凶的能源政策就是一例。毕竟在威权体制内,一切都是官员说了算。但在民主体制,企业家不管事业多大,他就跟劳工、消费者、电厂附近居民一样,平平都是公民,都是一人一票。


这又是民主与威权一大差异。威权可以赏赐特别大碗饭给特定企业家,民主却必须响应所有国民需求,有的国民还不见得希罕大碗饭,他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达成共识需要时间,耐性差的人就会慨叹「民主不能当饭吃」。

不过,达成共识耗时长短,有时要看领导人的手腕。所幸,产业链重组对台湾是一次难得机遇,这点应很容易变成全民共识。要怎么把机遇做极大化运用,就考验英德政府手腕了。

(以上转自台湾自由时报-作者颜择雅-雅言出版社创办人)








浏览(1636) (11) 评论(4)
发表评论
贸易战证明民主(普世价值)可以当饭吃 2018-10-16 04:03:06

贸易战证明民主(普世价值)可以当饭吃,民主(普世价值)影响国家经济非常巨大,可以决定繁荣或萧条,因为这牵涉到国际站队、立场的根本问题。


独裁国家领导人,习惯用威权强迫别人站队,将立场摆好,否则就有不测后果,作威作福习惯了,没想到有一天,在国际上吃鳖,被贸易战打击,这是历史上重要的一页。


民主国家集体对威权中国,发动贸易战,一发不可收拾,你来我往,目前还看不到尽头。

美国带头,民主发达国家集体叫中国站队、立场摆好,兑现WTO公平贸易的承诺,打开国门及市场,走向自由经济国家(经济为政治之根,中国政体自然也会逐渐走向民主国家),否则贸易战开战,叫中国被世界孤立,饭碗难端。


贸易战让许多鼓吹威权主义、中国模式的理论家,跌破眼镜,网络说中共内部惊慌失措,应该是指这些人吧,不过这些人没带种,没人有勇气敢出来承认自己一直以来错误,这才是竟无一人是男儿,习大大搞错方向。


这些鼓吹威权主义、中国模式的理论家,才是贸易战的始作俑者,因为这些错误的立论,如同几世纪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造成了严重后果。

因为轻率的、不严谨的推论,且未经正确的实验步骤,就贸然实施,轻信这些错误理论,领导人及幕僚也是难辞其咎,要负起全责。


只是在民主先进国家,这些理论及政策对错,都会摊在阳光下,让全民检验、讨伐、唾弃,被大众口水淹没,在极权国家,领导人没人能管,这些造成错误的理论家及其错误立论,只能留待历史或改朝换代,才能追究,就继续留着荼毒国家、社会及下一代,无法揪错,除非符合领导人利益或良心发现(有点难,他只有24小时没时间、也沒能力发现)。


贸易战证明,民主(普世价值)不只能当饭吃,还在持续纠错,走向更美好的道路。

反之,独裁、威权体制才不能当饭吃,无法揪错改进,需要寄生、紧黏住、仿冒、山寨民主发达国家,才不致被世界淘汰,被人民唾弃、推翻。


中美贸易战让全球人上了一课,且是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浏览(737) (18) 评论(2)
发表评论
美国中共利益一致,结束改革开放,欢迎习大大登基 2018-10-08 23:53:49

美国中共利益一致,结束改革开放,欢迎习大大登基,不过别打脸习皇帝,彭斯宣言暴露太多秘辛,习大大脸色有点难看,要休息几天才方便见客,政客都差不多,没啥节操的。


彭斯宣言,除了批判中共外,还批判了美国历任政府的失误政策,细数中美交流,美国犯下了许多致命错误,造成如今中共威胁全球、西方国家安全。

历史上,有时候不只美国犯下许多大错误,中国人的文化、传统,形塑的环境及民意,也促使美国走上误判的局面,甚至是推动美国走上错误决定的道路,因为政客眼光短浅,只能选择代价最少的路径。


 美国也是”拉拢次要对手,打击主要对手”的老牌实用主义国家,中共这方面学得很多,中国一直是比较弱小的美国次要对手,美国利用的对象之一,对中国不够重视,历史上,对中国误判是很正常的,事后诸葛当然比较容易,不过学术讨论、研究,本来就是纸上谈兵,当事后诸葛亮,大家也要平心而论,比较宽容、周全。


其实代近中国内战太多(中国文化特产,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引发外患,根本是美国人及白人眼中的东亚病夫。

中国在政治、军事、文化…等各方面,在近代都是超级弱小,自称堂堂泱泱大国,却沦为被列强甚至日本欺负的国家,被侵略的对象。

有何资格让美国重视?美国需要对弱小国家投入太多资源研究吗?这不是浪费吗?

美国会误判,实属正常。


因为连中国人自己都想象不到,只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居然变成世界第二大国,如同作梦一般。

(当然这是中国人民的中国梦,不是当权者的中国梦,二者会冲突的,当权者的中国梦,是骗人的,是抢你梦想的中国梦,是不是阿?)


中国只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小部分。

直到改革开放,让中国强大,睡狮醒了过来。

但是因为某些人或某党、某些家族的私心,中国停止改革开放,又要陷入沉睡状态。

这是美国乐见的,至少美国鹰派是成功达到主要目标之一了,当然美国鹰派有许多目标或选择,中断中国改革开放,让中国沉睡、弱化也是不错选择,且容易达成,因为中共领导人自己就有这倾向,该开香槟庆祝了,呵呵。


美国鹰派人物其实与中共当权者,在停止改革开放上面,利益是一致的。

因为中共及拥护者也是高兴的,停止改革开放,他们权力更稳固,继续踩在人民头上,还更方便骗人民,从小就可以灌输人民被踩、被逼为国党牺牲、奉献是不是很荣幸阿…

忧国忧民的爱中国者,只能继续忧愁,或是打起键盘…











浏览(1422) (72) 评论(0)
发表评论
彭斯声明代表中美关系续恶化,不限贸易范围 2018-10-06 06:45:49

彭斯声明全面,全球大范围出击,严厉谴责中共,中美关系续恶化,将不限之前贸易战范围。

如果双方都不改变作法,中美关系持续恶化下去,将是中美全面对抗,互相敌对打击,情势严峻。

谁能料到只是贸易纠纷,转变成贸易战,现在又将演变成全面对抗。


有人說:中共操弄民族主義,罵美國幾十年,終於夢想成真,罵這麼久,就是脾氣再好的人也罵出火來了。

习近平中国梦还没成真,反而习想要利用的美国傻大个,不愿意了,因为帮敌人发展还被骂几十年,终于爆发了,控诉家暴,也是够哀怨......

之前有人说:中美是夫妻关系(这形容是有点恶心),吵一吵架正常,离不了婚
彭斯声明以后,中美现在是离婚?还是分居?还是打官司?
似乎在南海,中美军舰互相賭氣差点擦撞,差点夫妻打起来了


以后应该没有人,再用夫妻关系形容中美二国了,目前就趁这机会砍一砍吧,可能10 - 20年再也没机会了,中美友好进入了历史,只能供后人凭吊。








浏览(408) (5)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共干涉美国内政,美国声明坚决反抗到底,拉开全球战线 2018-10-05 01:25:49

中国在全球推动战略利益的日子结束了(ZT)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


美国副总统彭斯星期四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彭斯抨击中国试图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彭斯的讲话涉及话题广泛,还包括美中贸易争端、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化、对台湾的打压,还有中共对国内民众的监控和压制以及在美国和海外施加影响力等等。他在讲话中引用了情报评估和公开信息,并谈到了一些具体例证。


彭斯副总统批评前几届美国政府忽视了中国的行动甚至「助长」了中国。但是他说:「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彭斯说,川普政府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他说:「我们寻求公平、对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权的关系,而且我们已经开始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动来达成这个目标。」


以下是美国之音根据白宫发布的彭斯副总统演讲稿所做的全文翻译:

肯(哈德逊研究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enneth R. Weinstein),感谢你的介绍。尊敬的各位理事,白邦瑞博士(Dr. Michael Pillsbury)、各位尊敬的嘉宾以及「以非传统方式思考未来」的在座各位,能来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是我的荣幸。

大约半个世纪以来,哈德逊研究所致力于「推进全球安全、繁荣与自由」。尽管哈德逊研究所的领导层不断更迭,有一件事从未改变:你们不断推进寻求真相,美国的领导力照耀着前进的道路」。


今天,谈到领导力,请允许我带来美国在国内外发挥强大领导力的倡导者---第45届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问候。

川普总统上任伊始,就把与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列为重要议题。去年4月6日,川普总统在海湖庄园与习主席会面。去年11月8日,川普总统前往北京,中国领导人热情接待了他。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的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建立了坚固的个人关系,他们合作推进共同利益,最重要的就是推进朝鲜半岛的去核化。

 

中国干预美国内政 川普展开决定性回击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美国人民有权利知道这一点,那就是在此刻,北京正在使用一种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以及宣传,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和利益。

中国也比以往更活跃地使用其力量,来影响并干预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使用我们的原则和政策,开始对于中国的行动展开决定性的回击。


川普总统去年12月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谈到了「大国竞赛」的新时代。外国开始「重塑他们在区域和全球的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适合他们的利益」。

在这项战略中,川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我们寻求公平、对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权的关系,而且我们已经开始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动来达成这个目标。

川普总统去年访问中国期间表示,「我们有机会加强两国的关系并改善两国民众的生活」。我们对未来的愿景建立在过去的最佳时期,那时美中两国以公开和友善的态度互相接触。


在独立战争之后,当我们年轻的国家寻求新的出口市场时,中国人对带着满载着人参和皮毛的美国贸易者敞开了大门。

当中国经受「百年耻辱」之际,美国拒绝加入,并主张「门户开放」政策,我们能够与中国进行更自由的贸易,并维持他们的主权。

当美国传教士带着福音来到中国海岸,他们被古老而充满活力的人民和深厚的文化所吸引。他们不仅传播了信仰,还创立了中国一些最早和最优秀的大学。


随着二战开始,我们做为盟国共同打击帝国主义。在战争之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的一部分,成为战后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但是,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掌权之后开始了威权扩张主义。很难想象五年之前我们并肩作战,而五年之后我们在朝鲜半岛的山区和峡谷中交战。我的父亲也参与了那场自由之战。

然而,甚至残酷的朝鲜战争都没能磨灭我们恢复人民之间长期纽带的共同愿望。中国与美国的隔离在1972年结束,之后不久,我们恢复了外交关系并开始经贸往来,美国大学也开始培训新一代的中国工程师、商业领袖、学者和官员。


苏联垮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

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的期待落空

此前的政府做出这个决定,希望中国的自由将蔓延到各个领域---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国尊重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权。但是这个希望落空了。

中国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没有实现。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


在过去17年,中国的GDP增长九倍,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中国共产党也使用了与自由公平贸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工业补贴。这些政策建立了中国制造业的基本,而以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国的利益为代价。

中国的行为给美国带来了巨大贸易赤字,去年这个数字是3750亿,几乎占我们全球贸易赤字的一半。就像特朗普总统本周说的,我们在过去25年重建了中国。

现在,通过「中国制造2025」,中国共产党试图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进的工业,包括机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为了赢得21世纪经济的领导权,北京指导其工业官员和商界以任何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这是我们经济领导力的基石。


中国大量窃取美国最先进科技技术

北京现在要求很多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交出他们的商业秘密,也要求并支持对美国公司的并购,以获取他们的创意。最可怕的是,中国的安全机构掌握了大量窃取美国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进的军事技术。使用这些偷窃的技术,中共正大规模地化犁为剑。

中国的军费是亚洲其它国家的总和,北京将在陆海空,乃至外层空间抗衡美国军力作为首要任务。中国希望将美国挤出西太平洋,并试图阻止我们援助盟友。但是他们会失败。

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国船只经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阁列岛附近巡逻。尽管中国领导人2015年站在白宫玫瑰园里说他的国家「无意将南中国海军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岛屿上的军事基地里,北京部署了先进的反舰和防空导弹。


中国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为,一艘中国军舰逼近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的美国「迪凯特号」军舰,两舰相距仅有不到45码,迫使我方军舰迅速采取避撞动作。尽管受到这样鲁莽的骚扰,美国海军将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在我们国家利益的要求下,继续飞行、航行和运作。我们不会被吓倒;我们不会退缩。(掌声)

美国曾希望经济自由化将让中国与我们和世界建立起更好的伙伴关系。相反,中国选择了经济侵略,而这又壮大了中国不断扩大的军队的胆量。

北京也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让自己的人民迈向更大的自由。曾有一度,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对人权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

如今,中国已经建立了无以伦比的监控国家,范围越来越广,越来越具侵入性,而且经常是在美国技术的帮助之下。他们所说的「中国防火长城」也筑得越来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

到2020年,中国的统治者试图落实奥韦尔式的体系,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信用分数」,前提是几乎控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用这一项目蓝图的官方文字的话说,该体系「让守信者畅行天下,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在宗教自由的问题上,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经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冲击。


中国迫害宗教控制人民自由

上个月,北京关闭了中国最大的地下教会之一。在全国各地,当局拆毁十字架、焚烧圣经、监禁信徒。北京如今还与梵蒂冈达成协议,让公开宣称不信神的共产党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发挥直接作用。对中国的基督徒来说,这些是绝望的时刻。

北京也在打压佛教。过去十年来,超过150名藏僧为了抗议中国压制他们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在新疆,共产党在政府营地内监禁了多达一百万维吾尔穆斯林。他们在那里经受昼夜不停的洗脑。营地的幸存者描述他们的经历说,这是北京蓄意要扼杀维吾尔文化并消灭穆斯林信仰。

历史已经证明,那些压迫本国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住手。北京还试图将其势力扩展到全世界各地。正如哈德逊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所写,「中国反对美国政府的行动和目标。实际上,中国正在与美国的盟友和敌人打造自己的关系,与北京的任何和平或积极的意图背道而驰。」


事实上,中国用所谓的「债务外交」扩大其影响力。今天,中国为亚洲、非洲、欧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但这些贷款的条款就算往好里说也是不透明的,而且带来的利益压倒性地流向北京。

问问斯里兰卡吧,他们借了巨额债务让中国国企建造商业价值存疑的港口。两年前斯里兰卡无法偿还贷款,于是北京迫使斯里兰卡将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国手里。这个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为中国不断扩展的蓝水海军的前沿基地了。

在我们的半球内,北京向委内瑞拉腐败无能的马杜罗政权提供了一条生命线,承诺提供50亿美元的、可以用石油偿还的贷款。中国还是该国最大的单一债权人,让委内瑞拉人民背上了超过500亿美元的债务。北京还通过向承诺配合中国战略目标的政党和候选人提供直接支持来腐化一些国家的政治。

 

台湾拥抱民主为华人典范

自去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已说服三个拉丁美洲国家与台湾断交,转而承认北京。这些行动威胁到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利坚合众国对此予以谴责。尽管我们政府将遵守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所反映的一个中国政策,美国始终相信,台湾对民主的拥抱为所有华人展示了一条更好的道路。(掌声)

这只是中国试图在世界各地推动其战略利益的几种方式而已。然而,前几届政府忽视了中国的行动。在很多情况下,他们还助长了他们。但是,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利坚合众国一直在以重新焕发的美国实力来捍卫我们的利益。

我们正在使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更为强大。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签署法律,让我们的国防经费有了罗讷德•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增长,拨款7160亿美元,以加强美军在各个领域的实力。


我们正在把我们的核武库现代化。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先进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对我们武装部队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这包括启动建立美国太空军的进程,以确保我们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够持续下去。我们已经采取行动,授权加强在网络世界的能力,打造针对我们对手的威慑力量。

在川普总统的指示下,我们还在落实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最高额的关税特别对准了北京试图占领和控制的先进产业。总统也明确表示,我们还将征收更多的关税,有可能大幅增加这笔数额,可能会翻一番还多,除非达成公平与对等的协议。

这些行动行使了美国的实力,造成了重大影响。中国最大的股市在今年头九个月跌落了25%,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本届行政当局对北京的贸易行为采取了坚定的立场。

正如川普总统所明确表示,我们不希望中国的市场遭殃。事实上,我们希望他们的市场繁荣。但是,美国希望北京寻求自由、公平和对等的贸易政策。我们将继续坚持要求他们这样做。(掌声)


可悲的是,中国的统治者到目前为止拒绝走那条道路。美国人民理应知道:做为对川普总统所采取的强硬立场的响应,北京正在推动一场全面而有协调的运动,以破坏总统、我们的议程和我们国家最珍贵的理想所受到的支持。

今天我想告诉你们我们了解到的中国在美国国内所采取的行动,有些是我们从情报评估中收集的,有些是可以公开获取的。但是一切都是事实。

就像我说过的那样,就在我们此时说话之际,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来推进其影响力并谋取其利益。北京正在以更为主动和胁迫性的方式使用这种力量,干涉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今天,中国共产党政府正在奖赏或胁迫美国的工商企业、电影制片厂、大学、智库、学者、记者、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官员。


中国希望美国有个不同的总统

最恶劣的是,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坦率地说,川普总统的领导正在奏效;中国希望美国有个不同的总统。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干涉美国的民主运作。就像特朗普总统上个星期所说的那样,我们「发现中国在试图干预我们2018年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

我们的情报界表示,「中国正在瞄准美国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以利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中国正在利用一些可能引起意见分裂的议题,如贸易关税问题,以推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今年6月,北京发出了一份名为宣传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战略。该通知的原话说,中国必须精准出击,分化美国国内不同的群体。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北京调遣其隐秘的行动人员、



















浏览(498) (20) 评论(3)
发表评论
历史的转折:川普打击中共七吋,中国濒临巨变前夕 2018-10-02 02:25:42

郭文贵算是颇具争议性人物之一,有些人因为不喜欢郭文贵爆料方式,或是其它原因,而拒绝郭文贵,不过我是主张不因人废言的,这是言论自由的主要内涵之一。


就是再微小、卑微的人,都有发声的权利,应尊重之,但是你也可反对或是坚持自己原来的主张,彼此尊重自由发言权利,理性溝通,不謾罵,构成文明世界的精彩、进步。


况且我觉得郭文贵本文,有许多内容,还是值得一读,了解的。

中国祖先人讲海纳百川、博学多闻,今人却反之,奇哉,子孙不肖。

欢迎大家来到文明世界,不管你从何处来。


爆中共濒临巨变前夕!郭文贵:伟大的时代真的到来了(ZT)

美国总统川普上周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说,批评中国的贸易不公平行为,更公开呼吁全世界应该抵制共产主义。自称上周前往加拿大跟西方重要人士召开特殊会议的中国流亡富商郭文贵近日爆料,会议中他得知世界将发生「历史上巨大的改变」,西方已从过去的反恐,转变为今日的全面反共,中美关系将从「竞争关系」转为「敌对关系」,更指「伟大的时代,真的到来了。」


一改往常直播时的轻松语气,郭文贵近日放出在飞机上录制的严肃谈话。针对近期中美关系的变化,郭文贵指出,「我早在七月份的时候就说过,中美关系之间将出现重大变化。」表示过去几十年来,中美之间「斗而不分、斗而不死、斗而不裂」的局面,随着双方各种出牌、较量、沟通,最后都能达成一致的合作结果。


中国昔日韬光养晦 如今已彻底改变

郭文贵表示,几十年来,中国震撼世界的奇迹性经济发展,没有美国的支持和合作是不可能,「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将面临着两个选择,到底是走一个向世界扩张、挑战美国的方向发展?还是沿着邓小平当年所说的,不扩张、不称霸、不在国际事务上扮演所谓的霸主地位、不做强国,一心一意谋发展、一心一意发展经济,把国内的事情搞好,韬光养晦?」


郭文贵说,过去五年,邓小平原先让中国韬光养晦、一心一意发展经济的战略,「已经彻底的改变了」,郭指出,中国转变为「积极的扩张,国内大搞意识形态,造成一党天下、一人天下」,甚至是「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贪反贪」,更重要的,就是在世界上挑战美国的地位。


郭文贵表示,过去因为美国和西方世界忙于反恐战争,「给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历史发展机会」,更让中共得到了「飞速发展」,也由于「美国内部的各种政治情况和几届选举,给了他们巨大的机会」,但是,从这届美国政府开始,已经有所不同。


美将制裁中共非法资产 打击海外假民运

谈到川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呼吁全球反共产主义、反对中国共产党影响美国中期选举,郭文贵指出,「可以说在一年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更表示「人类(历史)上也从未有一个美国总统,公开的全球反共产主义,即使里根也没有做到!」、「这是世界巨大的事件,千年来从未发生过。」


郭文贵爆料,10月4日至11日期间,在经济领域上,美国可能有一系列和西方的共同行动,「特别在货币操纵,美元和港币挂勾、美元和人民币挂勾、和美台关系、美台经济合作关系」,而在军事上,会有「一系列的宣布、动作」,为川普联合国大会演说的意识形态定位,也就是从过去的反中到如今的全球反共。

郭文贵透露,接下来美国以及西方世界,将对中共的官员资产进行「前所未有的制裁」、推动制裁法案,郭文贵表示:「也会对中共的个人、私人财产,他们的非法资产、盗取人民的财富、以及在西方的渗透,这些人员和家属,其中包括在海外打着民主、民运的这些人,在西方多年来,诈骗西方政府、搞假政治庇护、假新闻,和假反共、真合作,这些海外败类们,都将一系列的立法加以惩处。」


郭文贵:西方和中共已展开全面博弈

郭文贵严肃表示:「西方和中共之间,已经展开了全面的博弈」,「西方对中国的了解,和西方采取的行动,是战友们你们无法想象的」,郭文贵表示:「伟大的时代,真的是到来了,变革的时代,已经在发生中。」

在影片最后,郭文贵更向全世界所有关注爆料的人喊话:「所有的看这个视频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记住,这真的是伟大的时代,这是一个中国人和世界真正融合的时代,是中国人走向真正的新中国人的新时代,谁都改变不了。」


郭文贵喊话道:「不论你扮演什么作用,不论你做过什么,在很快未来的两、三年内,都会得到检验,具体你怎么活?什么是你的人生价值?什么是你的追求?都会在你的点点滴滴、一言一行中,很快的就形成了因果效果,你今天的一念、一行、一言,将很快变成结果,发生在你生命中。」

(本文转自台湾自由时报)















浏览(1863) (84)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国经济结构转变引发贸易战? 2018-09-26 05:41:14

不再是贸易争议的美中贸易战(ZT)


直取美中经贸互动结构问题的贸易战

美中贸易战至今看起来没有和缓迹象。美国从160亿,加到500亿美金的中国输美产品关税后,又计划加增2000亿美金的关税。除此以外,美国通过强化对外国投资审查(CFIUS)的新规定,对中国学生与技术人员实行限制性措施。还发布「印太经济战略」,要求改革世界贸易组织以便对中国的违规可有更强应对等。可见这次的力度、强度与密集度是前所未有。


川普虽然强调美中贸易失衡,美中贸易逆差屡创新高,但美国过去针对这个问题是强调中国人民币汇率被低估,如十年前出身纽约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arles Schumer)就建议对中国输美产品课27%关税,以平衡中国官方透过刻意低估的人民币汇率所抢占的市场优势。


可是现在的重点是在造成美中贸易失衡的结构性问题,包括官方的出口补贴,以市场换取技术、抬高市场准入门坎以迫使外国用投资中国来避免被课关税、以及系统性地展开对欧、美、日等国的智财权窃取等。这些问题过去要嘛是政治不正确而被消音,或是担心会引发中国强烈反应而被搁置。

但现在这些问题却被大规模的讨论,显示美国内部的中国政策讨论氛围已经出现质变外,也看出川普政府官员对于美中贸易争议是很当一回事的,因此会直攻结构,也不将美中经贸议题当成美中更高战略关系的附属。


川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定性中国为贸易掠夺者

不少人至今仍对美中会打贸易战感到不可置信,甚至还有人到现在依然不认为身为生意人的川普会愿意与中国打贸易战。这些人主张川普只是为了期中选举的优势,因此期中选举结束后,美中贸易战也就随之烟消云散。

对这些人来说,贸易战必然是两败俱伤,就算达到杀人一千的目的,也会自损六百。对于这些un-believer,川普政府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提供了最有趣的反证。


“Today, American prosperity and security are challenged by an economic competition playing out in a broader strategic context. The United States helped expand the liberal economic trading system to countries that did not share our values, in the hopes that these states would liberalize their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ractices and provide commensurate benefits to the United States. Experience shows that these countries distorted and undermined key economic institutions without undertaking significant reform of their economies or politics. -They espouse free trade rhetoric and exploit its benefits, but only adhere selectively to the rules and agreements.”

 “For decades, the United States has allowed unfair trading practices to grow. Other countries have used dumping, discriminatory non-tariff barriers,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s, non-economic capacity, industrial subsidies, and other support from governments and state-owned enterprises to gain economic advantages. Today we must meet the challenge.”

 “The United States will pursue enforcement actions when countries violate the rules to gain unfair advantage. The United States will engage industrialized democracies and other likeminded states to defend against economic aggression, in all its forms, that threatens our common prosperity and security.”


以上几段摘自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与经贸有关的文字显示,美国国安层级的考虑认为与中国之经济交往并不是为了赚更多钱以让美国繁荣,而是藉由自由市场经济使中国也接受类似的自由价值,并认同以法治与自由市场为基础的国际规范管理,希望以此使中国溶入这个世界体系。

但之后发现中国对于自由市场认同是说一套做一套,选择性遵守经济规范,但却一方面封闭自身市场,同时利用美国提供开放的贸易体系进行不公平的贸易掠夺。


既然中国无意转向自由市场与法治体系,美国也就没有持续单方面向中国提供市场以促其改革的动机。美国现在会采取行动以扭转这个对美国实质并不公平的现象,并与同理念的先进工业民主国家共同合作,以对抗(中国)威胁美国(与同理念国家)共同繁荣的经济侵略。

值得注意的是,当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将贸易视为中国不愿接受自由秩序的例证时,这意味着90年代以来将贸易视为美中关系润滑剂的建制派共识已经被改变,也表示当年认为透过经济交往发展中产阶级以促进中国政治改变的主流看法,失去了支撑。

当经济变成了美中争议的来源之一,还是中国无意溶入自由经济与法治体系的例证,而中国基于种种理由采取了不妥协态度,就使得这个经贸争议的意涵远远超过美中巨幅的贸易赤字以及美国工人的失业问题,而出现了类似美苏冷战时代的意识形态成分。


232、201、301都在去年中就已发动

此外,川普发动贸易战的起始点不是今年三月。而是在去年四月就开始。记得去年四月初川普与习近平在佛州庄员展开首度的非正式峰会,当时大家都认为川普回归一中政策,与习近平达成展开安全与战略、经贸、文化与社会、以及网络与法治等四个高级别对话的共识,中美关系重回正轨,川蔡电话的效应已经烟消云散了。

但大家可能没注意到,就在去年四月川习佛州庄园会结束不到两个星期,川普下令商务部就钢铝倾销一事展开232调查。在去年七月美中经济对话中国没有提出百日减赤计划,导致这个经济对话罕见的没发新闻稿,一个月后川普下令贸易代表署针对中国展开特别301调查。甚至原先是美国民间公司申请对南韩LG发动的洗衣机反倾销调查,在去年秋天时美国政府忽然自动加入对太阳能板的调查。对太阳能板与铝的调查都是针对中国。

由于这些调查须遵守一定的法律程序,在今年二三月刚好走到一起,这才引发外界以为美国是在今年发动贸易战的错觉。


这个事例也让我们知道,川普本人对于美中贸易的看法在选举前后都没改变,中国对川普家人下的功夫可能影响的是川普个人对习近平的观感,但没影响其对美中贸易的实质认知。而川普政府也的确在一开始试着与中国谈谈看,采用建制鸽派的建议,但七月美中经济对话没有结果是个关键点,因为习近平对川普的个人承诺没有被落实。

之后美国对中国态度越趋强硬,只是当时专注于「十九大」权力重整,习近平在忙着巩固自身领导威信与部署亲信,导致官僚在担心被整肃的情形下无意上达美方态度,或是这些官员本身也没注意到这些负面讯息。在敏感性不够的状况下,启动让欧美对中国做出负面定性结论的终身制修宪作为。

这些因素导致问题出现时,中国的反应是惊慌失措,不知这些「反华」作为从何而来。当中国都会对有意与其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美国出现严重误判时,也暗示了中国对台湾在过度自信下所产生的误判,情况有可能会更严重。


华尔街对美中政策的影响力在式微

过去无法想象的美中贸易战不仅开打,还在持续升高,除非中国应允美国对于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否则完全没有下降趋势。这与华尔街主导的「以和为贵、见好就收」的行为模式差异甚大。这也显示华尔街对川普政府的商务、经济与财经的决策影响力在式微。

华尔街对中国的兴趣在中国加入WTO后,特别是高盛、摩根大通等投资银行对中国下了不少工夫(其中不少是得力于进入金融圈的台湾官二代之协助)。特别是在鲍尔森从高盛执行长牺牲千万身价「屈就」小布什政府后期的财政部长后,华尔街对于美国经济政策,特别是对中经济政策的影响力更是达到高峰,甚至支配了美国对中的整体政策。


原先佐力克(Robert Zoellick)在2005年九月说的是「希望」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害关系者 (Responsible Stakeholder)。但之后在华尔街主导对中政策下,中国直接成为负责任的关系者。

在2008金融海啸发生后,众矢之的华尔街更出现呼吁透过美中G-2共同管控世界的呼声。鲍尔森提出「美中经济战略对话 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之后在欧巴马政府扩大为「战略暨经济对话」。这段期间华尔街对美中关系的影响力更上颠峰。

但正因2008金融海啸大挫华尔街在美国的政治发言权,华尔街的政策影响力因此出现缓慢的下降趋势。胡锦涛四兆人民币信用扩张政策的苦果也在2012年后出现,当时如果没有政府持续信用扩张与挹注货币供给,中国经济实际上是出现萎缩的趋势,获利降低也使华尔街对中国未若先前的兴趣。

习近平上台的反贪腐动作也带来新的变化,过去与江泽民等合作的外国企业发现传统的游戏规则不能玩了,不仅需要时间建立与习近平的关系,其过去与中国权贵交往现在反而变成习近平用来打贪反腐的证据。

虽然王岐山作为中美联系还是有一定作用,但习近平大力反贪的作为下,出现了为求自保而不做不错的官场文化,这使外国企业的传统操作增加不少变量。

因此华尔街本身在美国的政策影响力是下降了,而中国也不再是遍地金鸡母,其综合效果是过去做为中国在美国游说最有力代表的华尔街不再是喊水会结冻,且与过去相比较,华尔街现在也更没动机帮中国游说。

经济权力集团的组合正在改变

放在更大的框架来看,华尔街影响力下降的现象与美国国内经济结构出现变化有关。欧巴马政府时代美国出现了页岩油革命、智能制造与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大数据与算法推动了新的社会模式与新兴产业,还有新能源与电动汽车,以及3D打印技术的发展等,都使得推动美国经济发展的引擎组成出现变化。


以上种种的破坏式创新不仅带来美国的制造业复兴,对全球供应链的组合也随之有所调整。十年前欧巴马希望制造业从中国回美以便提振就业,当时就被苹果打脸,说美国不具备足够制造技术人力以支撑这样的政策,但十年后当川普发动的类似要求,反而出现制造业从中国出走的供应链重组现象。

跟着此次美中贸易战所出现的种种现象,背后显示的全球化与经济转型意涵,以及美国国内经济势力的变化,因为代表了经济与产业结构的改变,这些迹象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

此外,当大家关注台湾有多少产品会被美中贸易战的流弹所伤时,更要关注其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包括重组的方向与规模等。


期中选举后可能会暂时盘整,但贸易战会持续进行

美中贸易战在课2000亿美元关税后,再复课征余下中国输美产品关税的可能性就不高,因为如果2500亿课税没有效果,再多课税可能也无济于事。可是包括美国针对中国技术、投资与人才的国会立法内容,以及其印太经济战略的未来行动所带来的效应需要被关注。

虽然台湾有多少产品会被美中贸易战的流弹所伤是现在的焦点所在,但其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包括重组的方向与规模等,则会是更根本的议题。毕竟如果未来美中经济会出现分道扬镳趋势时,台湾需早日有准备。

※本文转载台湾民进党《中国暨两岸情势双周报》作者/真田幸村

















浏览(582)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川普贸易战一棍打醒习近平中国梦 2018-09-25 04:36:56

习近平成为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他的中国梦简要述说有几项作为:

一、对内反贪腐争取国内民心,站稳脚跟,取得政治资本,走向独裁专政。


二、习近平大权独揽后,开始”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力推中国梦,走向世界舞台,与美国抗衡,争霸世界。


三、争霸世界,如果有了一定成果,习近平更可以稳坐中共领导人,学习毛泽东,不用下台,当终身领导人。


四、如果习近平顺利变成中国终身领导人,东方红太阳,习近平不止超越邓小平,习还要超越毛泽东,变成全世界、地球的红太阳,这是习近平的美梦(中国梦),是不是真得很美?


习近平梦做得很美,川普却在现实上给了习当头棒喝,让习美梦惊醒,只好暂停作梦,焦头烂额,不知所措,只能开始收拾起自己做梦搞出的一堆烂摊子。


美国川普不按牌理出牌性格不变,突然发动中美贸易战,给予习近平最大當頭一棒,而且是人前手拉手,背后下毒手的大闷棍,顿时习近平眼冒金星,中国美梦做不下去了,习近平差点领导人位置不保,中共党内不满大增。


川普发动贸易战后,美国情势大好,川普及美国人见猎心喜,持续进行中美贸易战,习这下不只中国梦惊醒,只差没下诏罪己,自己写检讨,居然开始抹除”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制造2025”,中国梦倒退回韬光养晦,学邓小平作起乌龟来了,可惜习近平不是邓小平


邓小平是始终如一,當乌龟一爬几十年,美国及西方人放心,习近平这大老虎想假扮老乌龟,可不容易阿,习自己都不信,只是被川普贸易战打蒙了,一时间找不到北,连习最讨厌的老邓乌龟壳,也借来用一下,习深以为耻。


这不贸易战持续进行,且互相报复,越演越烈,习可不是不还手的性格,川普可遇到了好对手,后续贸易战好戏连台,世界的眼光,全聚焦到中美二国,尤其是川普和习近平二人身上,习近平可过了一把中国梦的瘾,引起了全世界瞩目,不过中国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不过习近平不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赢贸易战,这代价绝对摊不到我习近平及家族身上,自古以来中国领导人及皇帝,该任性就任性,想干就干,想战就战,中国领导人脸面比你们要付出的代价,重要的多了。


中国人社会是井然有序,是共党专政下的社会,总会找到付代价的人,是时候该你们为共产党事业及中国社会主义献身,付出财产身家的时候到了,之前搞崇拜让你们效忠,就是这个意思,不肯付也不行,枪杆子在我这呢?


中国梦虽然被川普贸易战一棒敲醒,习近平惊吓之后,慢慢回魂了,梦醒之后,又死性不改,想做第二次中国梦,小一点的梦,总可以吧。


世界级的美梦,被可恶的川老头破坏了,那就改作一带一路及非洲黑哥梦,一带一路亏损连连,国内及国外都恶评如潮。

可是”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制造2025”都没了,一带一路好歹要撑下去,不然我习近平脸面放哪里?

没钱是吧,只要付代价,没事,习总能找到人付代价,黑哥们速来,中国人傻钱多。

















浏览(3072) (52) 评论(4)
发表评论
热播台谍,中共惧怕台湾哪一点?(ZT) 2018-09-18 04:16:47

控台色诱陆生 北京打何算盘(台湾苹果日报论坛-张宇韶/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中共近来在党化教育与政治社会化的宣传上着墨不少,先前将毛泽东在中共党史教材的历史责任予以淡化或除罪处理,近日又启动官媒在新闻联播黄金时段上,高调指控台湾当局对陆生进行色诱与公安调查。乍看之下,两者之间应为独立事件毫不相干,但是若从中共权力政治的历史脉络来看,背后存在绵密的逻辑相关性。 

 

就权力结构而言,在走过「厉害我的国」与美中贸易大战争议后,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议后仍取得垄断性权力的地位。为了展现手握权力的讯息,诠释意识形态与宣传体制始终是重要象征;党国体制更透过「历史决议」的方式来面对历史争议与错误,这么做是为了维系权力者对于历史与意识形态解释权,也可将权力斗争后的损害控制在执政者限定范围内,以免冲击中共的统治基础。 

 

典型的代表为的为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上,毛泽东做了中共历史上第一份历史决议,即《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此外。邓小平在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中共第二份重要历史决议。 

 

毛主导的决议则是与先前国际派的左倾盲动冒险主义进行切割,也为自己主张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新民主主义」铺陈;邓主导的则是透过给予毛泽东「三七开」的历史定位,对文化大革命进行软批判并藉此证成改革开放的正当性。简言之,一个是挥别旧阶段准备走向「新民主主义」历史,另一个则是启动改革开放的新局,拨乱反正告别文革动乱。 

 

习近平企图自己置于如毛泽东与邓小平的政治高度,这是动机、过程甚至是事实。如果邓能够对毛泽东与文革定位与定性,自己何尝不能?如果邓小平必须经由此方式寻求推动改革开放的正当性,那么习近平也可以藉此取得启动「两个一百」或「新时代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尚方宝剑,同时在现实政治中排除两位党内巨人的干扰。直言之,这已经是「没有决议的决议」的方式,邓可以定位毛的历史功过,习近平又何尝不行? 

 

年初北京对此已有倡议,只是彼时者政治工程的目在于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此一大事上,走过年中的权力纷扰后,习近平终究把毛泽东文革除罪化放在政治时程上。 

 

这与新闻联播强调的「台湾色诱陆生」有什么关联呢? 

 

熟悉中共意识形态的专家都能理解,北京向来忌惮西方民主国家对其输出的各类「和平演变」,因为这是中南海日后总结苏东波政权垮台的主因。在阿拉伯之春与茉莉花革命后,中共更认为「意识形态的巩固」、「稳定的经济成长」、「对于网络舆论的控制」以及「异议份子的压制」是维系共党领导的基础;直白说,侵蚀意识形态来自于经济衰败、异议人士与网络舆论的扩散。 

 

另一方面,在中国以锐实力的姿态崛起时,川普舍弃理念外交改务实的物质主义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基础,这使得「北京共识」得以与「华盛顿共识」平起平坐,这使得北京心中那块「和平演变」的引信取消。因为中国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改过去「特殊/边缘」角色,走向国际舞台并获得后发展国家的认同逐渐拥有「中心/普遍」的位置。 

 

这与对台政策又有什么关联?答案就在于台湾的公民社会与转型正义的观念正在社会实践过程,这正与中共对于历史争议采取的「政治决议」,以及习近平目前为毛泽东除罪化形成强烈对比。此一冲击恐将甚于西方的软实力与和平演变。 

 

北京自然可以将这股力量归咎「民进党操控不得人心的台独」,然而在台就读的陆生,必然也在这波进行政治社会化并感受「台式和平演变」历时性与共时性的异议。试想,如果台湾可以自由争辩两蒋历史功过,批判党国威权体制的道德、政治、法律与行政责任时,这些价值主张倘若经由在台陆生传递反馈至中国内部时,这不仅是新的北京之春,将严厉挑战未来中共的统治基础与政权法合法性。未来如果面对中国民众与社会舆论要求平反六四甚至检讨中共党产与历史责任时,习近日前付诸的意识形态工程将全线崩解溃散。 

 

一劳永逸的方式自然是永远关闭这样的交流渠道,但是为了取得政治上的动机,藉由「台湾安全当局对于陆生进行思想审查」此一反宣传才是上策。这对习惯威权体制下的「国家镇压能力」与「意识形态国家」的中国人民来说,绝对具有感同身受的说服力与宣传力道,因为这也是他们生活的日常与切身感受。 

 

与其说破嘴将民进党与台独妖魔化,不如透过政治宣传将台湾政治发展「同质化」或「一致化」,并且试图传递潜在的政治密码:「说穿了,台湾民主其实和我们都一样,只是形式上的样板,民进党政府及其公安部门不也搞思想审查或维稳那一套,孩子是无辜的。」 

 

顿时间,台湾的民主、人权与公民社会俨如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般高度全失价值全无,北京手上不只有拥有假新闻、带风向等各项锐实力的操作工具,同时也有大量「惠台31项」的诱因,现在启动的「厉害了我的台湾」的宣传攻势,面对这些不良影响与严峻挑战,执政党与台湾的有识之士不可轻忽。


以下网友评论、发言:

Peter Chang

有名字 有出生年月日 如果是假新闻 政府要立即 迅速 公布 

有没有此人?此人现在何处?

台湾人 政府要查应该一天能搞定

杜绝假新闻的为害 就是公布真相 不能让假的新闻一再散布啊


Feng Jame

「中国」数千年来,一直以此「揭竿起义」的方式,透过血流成河激烈的「革命」,来完成「改朝换代」的野蛮悲剧。

而现在台湾民众对当局「不满」,已经是透过游行丶示威丶抗议表达,最后还可以透过民主选举政党轮替,或是自组政党来争取支持完成「改朝换代」,免去血流成河激烈的「革命」。

民主多党制与一党专制谁优谁劣,大家都心知肚明。


蔡明恒

整个转向从中共拒绝两公约国内法化就开始了。

兲朝伪光正:要消灭一切威胁咱们永久垄断政权的因素,直到我们被消灭为止,哇哈哈哈








浏览(723)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6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