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网络日志正文
缅甸政变让中共被迫与拜登政府、民主联盟国家提早对决 2021-02-25 17:32:17

缅甸政变-中国意料之外的局面?(ZT)


作者:施颖谚/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客席研究员


缅甸政变发生至今已经第21日,政局动盪不安,流言四起。其中最广为流传的莫过于中国介入缅甸政变,协助军政府镇压人民的消息:Twitter上疯传多班飞机由中国昆明飞往缅甸仰光,中国军人协助进行镇压,中国工程师协助封网等等。无论是网民抑或是缅甸民众都一致地认为中国背后支持军方政府,缅甸反政变示威者于2月11日去到中国驻该国大使馆前示威,要求北京停止支持军方,缅甸18所大学的学生会亦向习近平发出公开信,要求中国「尊重缅甸人民的意愿」。纵使种种证据都指向中国大力支持缅甸是次政变,但观乎中国及缅甸的历史及利益,政变却似乎不是中国最想见到的局面。对于北京来説,打乱了原本昂山由于罗兴亚问题而失去西方而必须向东方靠拢的原况,缅甸军方和昂山这个命运共同体忽尔起了事故,对于北京来説并非好消息。


比起缅甸军方,中国其实更乐意与翁山苏姬合作?

尽管中国政府与缅甸军政府的近年保持一定的关系,但两者的关系其实可以説是各怀鬼胎,北京实际上有相当多的理由去维持昂山的权力和她对于军政府的掣肘。自1948起,不但背后得到中国共产党支持的缅甸共产党一直被缅甸掌权者打压,中国亦一直提供军备给予缅甸北方边境的少数民族,令到本身与少数民族多年交战的军方大受困扰,与中方会面之际亦曾经提出对此提出抗议。2011年军方登盛政府执政期间,主动宣布停建争议不断,由中国投资的大型计划密松大坝(密松水电站)。种种举动都不约而同显示出军方对中国心存芥蒂,缅甸军方亦不想过份依赖中国,经历过2008年期间中国发展中缅油气管道横跨整个缅甸,更担心无法控制中国于缅甸的发展。


比起互相猜忌的军政府与中方,中方与翁山苏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更为合拍。当翁山苏姬因为罗兴亚人事件而于西方跌落神坛,失去西方投资后,翁山苏姬转而寻找区内其他国家的合作,其中一个正是积极扩展东南亚势力的北京政府。2020年一月习近平访问缅甸与翁山苏姬会面,签订多达33项双边协议,其中包括西边皎漂(Kyaukphyu)建立深水港,高速高路连接昆明去到皎漂同仰光,中国缅甸经济走廊等,而这些个项目在中国一带一路的计划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极具战略意义。其中皎漂建立深水港,以及兴建连接中缅的高速公路能够让中国从云南通过缅甸直达仰光等港口转入印度洋,绕过繁忙的马六甲海峡,大大促进贸易上的便利性。不得不提的是,中缅油气管道的其中一个连接到的正正是皎漂,在皎漂建立深水港并通过管道运送能源返回中国,能令中国的能源进口避过敏感的马六甲海峡,确保能源的安全及稳定。战略上,通过一带一路计划与缅甸及巴基斯坦的合作,能够夹击东亚另一个强敌印度。若上述基建确实,南海再不成为中国连接西方海上唯一道路,变相打破区内平衡,甚至打乱美国本身于东南亚以及南海部署。

中方与翁山苏姬执政时的合作不单止是2020所签订的投资方案。今年1月12日,即军方政变3星期前,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问缅甸达成多项共识,当中包括抗疫上的合作,如提供抗疫物资,无偿提供新冠疫苗,以及商谈疫苗合作等。因此可见自翁山苏姬开始与中国合作后,翁山苏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其实与中国关系相当稳定,背后似乎没有诱因支持军方的政变,更遑论政变前三个星期,北京才刚刚再与翁山苏姬一方签署新一轮的双边协议。


中国「被逼」支持缅甸军方政变?

政变发生后,对中国原本在缅甸的盘算造成巨大的冲击。政局不稳,罢工处处,令到原本所投资的项目全部都要延期,而新一波的排华潮亦令到本身满城争议的中方投资项目,再增添民怨。无论是中缅油气管道抑或是连接昆明到仰光皎漂的高速公路,都必须穿过战火不断的缅甸北方少数民族一带的区域。中国曾经为了其投资计划走访多个少数民族势力,翁山苏姬仍然在位期间亦与这些少数民族势力签订了许多停火协议。但政变后令到少数民族与军方的冲突再次升温,昨日克钦邦(Kachin State)流出消息,有短片显示克钦独立军(KIA)与缅甸军第99师驳火,而有许多军队从曼德勒北上前往密支那(Myitkyina),严重威胁中国投资建设的安全。

虽则如此,政变始终不是中国能够控制的事,即便中国的确提早知道军方有政变的意图。1月中王毅到访缅甸期间除了会见翁山苏姬之外,亦有会见敏昂来,相信敏昂来于会面当中可能有向中方透露过政变的意图,甚至以批准密松水电站为筹码争取中国的支持或支援,希望至少确保即使面临国际排挤仍然能够与中国贸易。

于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缅甸政变,中国选择支持军政府可以说是无可奈何的赌博:说到底,中国最希望缅甸能够维持和平稳定的局面,才有利各项投资计划的进行,而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接受访问多番强调现时状况「绝对并非中国希望见到的」,绝非客套説话。突如其来的政变其实反而令到中国骑虎难下,中国只好无奈接受如此局面,而偏向军方是其唯一可取的选择。缅甸军方作爲缅甸现时的主权者,若然不与其交好,则中国投资堪忧,甚至动摇现有中缅油气管道的安全。当然,考虑到缅甸军方长期被国际排挤,中国或可在之后成为缅军政府唯一的助力及可依赖的对象,北京由此能够更加容易掌控缅甸,亦能够以此为筹码争取更大利益。然而这是假设军政府夺权后长治久安—反面就是若果翁山苏姬能够回归重新执政的话,翁山苏姬国内的民望可能会上升至无法预计的高度,军方颇有机会从此一蹶不振。

失去军方制衡的翁山苏姬或会真正带领缅甸进入民主化的路程,更可以洗脱罗兴亚人事件的污名,重新与西方接触,对中国而言相当不利。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多番强调现况并非中国乐见,但又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发出谴责缅甸军事政变的声明,变相默许军方的举动。

缅甸军方在这场政变里迫使北京政府站队的行爲,对于双方来説都是一场豪赌—仰光的前方,是回归军事独裁,甚至更爲不堪的傀儡国家,还是蹒跚地重回开放的道路?站在北京的立场,或许中国在后悔没有早早刹停缅甸军政府的行动。

(以上转自台湾风传媒)

浏览(1720)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