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客观与科学 再谈逻辑与概率不骗人 2017-12-14 09:31:46

格致夫:客观与科学 再谈逻辑与概率不骗人



总听到有人说:中国人逻辑能力差。有极端者说得更干脆:中国人不懂逻辑!本来,笔者对此类说法是有很大保留的,但最近万维发生涉及逻辑应用的争论,动摇了笔者此前的保留,也失去了对国人逻辑能力的不少信心。


但无论国人的平均逻辑水平究竟怎样,笔者仍相信:如果一个人能够不为立场所累,也能尊重事实,具有起码的理性和客观精神,即使逻辑不在行,倒也不至于成为什么大问题,特别是在不涉及复杂思辨与论证的时候。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偏见比无知距离真理更远!有的人习惯于主观臆断,不尊重事实,缺乏起码的理性和客观精神,如果再不懂逻辑,理解力又低下,就不只是距离真理多远的问题,而是荒谬得可怕了!不幸的是,这类人在万维就你要戳穿谣言,简直就像挑战他们的信仰一般——不惜使出浑身解数维护谣言不容质疑!更有人不遗余力地以每天一篇的干劲转贴了一系列传播谣言的文章。


(一)不该是问题的问题:博客论坛发文的作用是什么?


过去半年多来,朝鲜半岛并没有因为一直有人发文渲染战争“迫在眉睫”而变成一片火海!过去几十年来,中国也没有因为有人长期唱衰而崩溃!博客论坛更不是法庭,仅仅讨论一番谣传所谓军人集体性侵幼童的可能性几何,就能对案件产生什么实际影响吗?


无需赘言就该明确:笔者借助概率与逻辑分析揭露谣言的荒诞不经,只是尝试接近真相的另种思路而已。无论如何渲染、“拔高”,作为个人基本判断,那也只能是一种观点交流与讨论。在任何意义上,它都与法官判案无关,也不可能影响警方侦查案件,以及控辩双方的法庭表现。


那位发专文指责笔者的博主,虽然对她自己的文章定位十分清楚——交流看法,但却莫名其妙地把笔者的逻辑分析文上纲上线到影响公检法办案的高度!这种对人与对己的不一致说明什么呢?


事实上,她还并非唯一将笔者文字“抬高”到不合情理、不合逻辑地步者,颇有几位文革红卫兵衣继承钵者也都是同一路数。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如此呢?除了明显的抱团取暖,如果不是目的不纯,不是死抱自己的主观臆断当真理,那就还有一种解释——他们的理解力太低下、太可怜!

 

(二)概率与逻辑分析在犯罪案件中就没有用武之地吗?


毫无疑问,控方论证犯罪证据链和辩方为被告辩护过程中都会用到逻辑分析,但孤立的逻辑分析“结论”不可能替代证据,仅仅对证据的运用有一定辅助作用。这一点当然毫无疑问。


肯定与否定论证大相径庭!论证一个事件发生,只要能给出完整的证据链,就是充要的合格论证。而要论证一个事件没有发生,寻找直接证据有时就完全不可能!也就无法拿出充要论证。例如,关于北京幼儿园虐童案的谣言,其声称的犯罪情节极其荒谬,又没有任何可信证据,而被中伤的军人不可能有直接证据自证清白。在此类情况下,不存在充要论证否定谣言的任何可能,概率与逻辑分析这类客观、科学的方法,就是可取的参考判断途径,虽与法官依据证据链判案没什么关系。


一般而言,通过概率分析、逻辑推理等方式证伪谣传,既可揭露、戳穿谣言本身的不可信,从另一方面接近真相,又可还被谣言中伤者一个清白,同时还可能节省办案资源和费用。对于那种情节特别荒谬、发生概率微乎其微、谣言可能性很高的指控,如果社会影响又很有限,只要能够通过合理的逻辑分析证伪,甚至可以考虑不启动全面调查。这与现实生活中,基于同样逻辑忽略那些微乎其微的极小概率事件,完全同理。

 

几年前,加拿大某地方政府曾爆出某项公费支出存在大问题,有官员涉嫌权钱交易的案例,其处理结果就是放弃启动全面调查!理由倒不是因为发生概率低,据媒体报道的官方说法,如果进行全面调查,然后提起诉讼,所花费纳税人的钱将超过涉案金额(印象中是几千万加元)。这无疑就是一个建立在逻辑分析基础上的决策,尽管存在很大争议空间。

具体到北京那家幼儿园所谓军人集体奸淫幼童的谣言,为什么选择逻辑分析呢?这里需要弄清另一个问题:最容易达到客观的判断途径是什么?无疑,事实陈述属于客观性最高的一类。除此之外,与直接的主观臆断、直觉判断、凭空想像等缺乏理性的方式相比,以基本事实为素材,(可建立抽象模型)进行概率和逻辑分析,有助于更好地隔离主观认知偏差!其客观性也就更高。这是逻辑分析一直受到重视,并得到广泛应用的基本原因。

 

其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该起虐童事件,除了针扎虐童有确认证据,关于军人集体奸淫幼童的谣传,并没有任何可信证据公开出来。就是监控视频,按警方的说法,也有损坏。至于案件的侦查及后续审理,那是公检法等部门的职责。对公众而言,除了一阵风似的义愤填膺,爬爬道德山,真的就没什么可做了吗? 

 

有人说,弄清真相很重要。这听上去不错,但你没有任何证据,空喊了解真相的口号有用吗?而通过并不依赖证据的概率与逻辑分析,对传闻进行甄别,就是接近真相的另一种途径!至少比空对空的谩骂、发泄有益吧? 


(三)关于证据、概率与逻辑的纠结

 

概率并非用来描述事实的,它仅限于回答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有人说:“概率小并不影响事实的存在,这是逻辑。”这是十足的外行话!“事实”是已经发生的,也就不存在概率判断问题,概率当然影响不到事实。概率也并不能保证一个事件的必然发生或绝对不发生。火箭发射成功率就是100%,也不能保证下次发射一定成功,只是成功几率很高而已;一家航空公司客机失事率就是为零,也不意味着下次飞行绝对不会出事!只是概率很低罢了。

 

因此,无论多高或多低的概率,都不能作为案件审理的证据。但因此认为,围绕犯罪案件,没有概率什么事儿,就只能是一种无知。最常见的例证,如各种犯罪率统计数据,就包括概率应用目的。近日有人对概率应用提出一些荒谬质疑,正好暴露了他们根本不懂概率,或对这个概念理解不到位。

 

什么情况下必须要有证据?无疑,要证实一个犯罪事实的成立,必须要有完整的证据链,这是事物存在和发生的内在逻辑,且早已成为法定要求。而提供被告人的犯罪证据是原告和控方的法定责任。被告和辩方在可能的情况下,虽可提供被告不在犯罪现场、没有作案时间等自证清白的证据,却并非法定要求。


什么情况下不可要求证据?最基本的一条,犯罪嫌疑人没有法定责任提供犯罪或未犯罪证据,除非他们自愿这样做。具体到一些现实情况,任何人指控他人犯罪,都有举证责任,而没有法定权利要求被指控者自证清白!这里有两个基本原因。

 

首先是为了防止有人利用无需举证的便利,滥用指控他人犯罪达到不良目的(如打击报复对方);更关键的原因是,要拿出证据自证清白,大多数情况下极其困难,很多时候甚至不可能。笔者前文曾举出一个例子:假如一位长期共事的异性同事,指控你曾经性骚扰,特别是给不出具体时间、地点等限定信息时,你就没法找到证据自证清白!

 

另一个相关问题是有人纠结小概率事件。那位女博主也表示:“忽略‘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怎么看也不像一种科学的态度。”从理论上讲,无论概率多么小的事件,都不等于不可能事件,这当然毫无疑问。

 

但在现实生活中,忽略微乎其微的极小概率事件,正是一种有科学依据的通行决策规则!绝大多数人不会因为存在飞机失事的极小概率事件,而拒绝搭乘飞机;也不会因为各种车辆都存在发生车祸的小概率事件,而拒绝开车或乘车。假如真有人连极小概率事件都不忽略,不但不是一种科学态度,他甚至无法正常生活!就是骑自行车、步行也存在遭遇意外的小概率。宅在家里不出门,遭遇飞来横祸的概率也不是零!

 

很有几位概念不清、或别有用心狡辩者,总要将这种决策规则与犯罪案件的审判混为一谈!就只能是逻辑思维有问题、或脑子不够用的表现。正如前面已经强调的,孤立的概率分析“结论”从来不会被采纳为犯罪案件的证据!

 

(四)理解力更糟的例子——分不清主观判断与客观存在!

 

真有人连这样的基本概念都分辨不清吗?听上去似乎不可能!那就看具体例证好了。那位女博主一方面承认自己不懂逻辑推理,一方面又断言:笔者的分析不是真的逻辑分析,且“逻辑不自恰”,用于分析谣传更是用错了地方!

对其断言提出质疑后,她说不出笔者的概率分析与逻辑推理何处不真,更答不出究竟何处“逻辑不自恰”,却死不承认自己不懂装懂的妄言有问题。她的支撑理据竟然是一个歪斜的书架!她似乎弄不清书架这个实物是客观存在,就是一个三岁小儿也能看出是否歪斜。而笔者的逻辑分析是一种抽象的主观判断,就是她这位至少接受过大学教育的成人都没弄明白,以致于弄出一堆缺乏基本概念又漏洞百出的荒谬妄言。她甚至意识不到,两者不但不属于同一层面的问题,而且性质根本不同,无法进行类比。而她却愣要说:能看出书架是歪斜的,就能鉴定逻辑分析的对错!我只能说,其贫乏的逻辑太奇葩!简直令人无语。没有基本概念又要不懂装懂之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该博主根据她临时搜索、粘贴来的逻辑推理基本概念,现学现卖,居然还诟病我的分析并不是“抽象!她显然没弄懂自己粘贴的那些概念!笔者把一个关于复杂犯罪谣言的案例,抽象为概率计算的数学模型,她居然看不明白,这正是最大程度的抽象!而她和那帮红卫兵们更没有意识到:运用概率与逻辑分析这类科学工具,还可有效地屏蔽掉主观立场带来的倾向性、以及感性认知形成的情感困扰——这类客观理性判断的最大敌人!从他们只剩下千篇一律地重复案件对孩子的伤害,以及喋喋不休那些贫乏、苍白的狡辩呓语,充分暴露了这些人一贯把主观臆测当真理的贫乏不堪思辨力。 


(五)网传谣言简化概率模型的具体化


为更便于理解,在此把前文中的概率模型再具体化一步。谣传军人集体奸淫幼童犯罪情节可归纳为修正后的8个要点:1)一些军人、2)有组织地以集体方式、3)在幼儿园环境、4)多人在场知情的情况下、5)用“活塞运动”方式奸淫幼童!6)时间长达一年多!7)并给孩子们注入致幻剂!8)组织幼儿现场观看奸淫兽行(从小培养)!


无疑,这8条中每一犯罪情节的孤立犯罪概率会有高有低,但作为一个概念性举例,我们可进行平均简化假设:每一犯罪情节的孤立发生概率都是1%。(别纠结这个概率是不是高了。假定100位军人中就有一位奸淫幼童的变态罪犯,确实概率过高!但这里只是给大家一个概率大小的粗略概念。)


那么,那8个犯罪情节在同一案件中全部发生的概率是多少呢?按照条件概率计算公式,得出的联合概率就是10万兆分之一!即使进一步假定,有嫌疑的军人不只是那一个团,而是范围扩大到一千万,每人的服役期都是3年。按照概率计算,需要多少年才可能发生一起谣言所宣称的荒诞案件呢?答案是:需要长达30亿年的时间,一千万规模的军队才可能发生一起!而地球的年龄不过46亿年,人类的出现只有几百万年。这样的概率与飞机失事的微小概率相比,都小得太多太多!属于概率接近于零的极微小概率事件!例如,2014年全世界飞机失事的概率,相当于每440万个航班会有1个航班失事。

 

最后,如果有人对网传谣言的荒诞不经和完全不可信持有异议,就请回答几个简单到家的常识问题:

(1) 假如多名幼童被一些成年人集体奸淫,时间长达一年,他们从来不会受伤吗?

(2) 这些幼童回家也从来没有任何异常表现?

(3) 他们的家长也从来不会发现任何问题?

(4) 这就是你们相信的结果和逻辑?!

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不客气地讲,这
几个问题就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具备人的起码逻辑,还是只配有脑残逻辑的最简单鉴别方式!


浏览(988) (3) 评论(3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14 22:03:37

【对这件事的细节的看法确实反映知识水平问题,和推理能力问题。

而不同的推理形成不同的逻辑。】

相信其中部分人还不仅仅是逻辑思维能力和知识积累问题,而是文革时代“政治挂帅”思维所决定的。他们的言论和态度可以用形式逻辑归结为三段论:

大前提:反中共、反中国永远正确,

小前提:你反中共、反中国,

结论:你就是正确的!无需任何其它理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反之,如果你不反中共、不反中国,你就是错误的,同样,无需理由,没什么道理好讲。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oneplusone 留言时间:2017-12-14 21:45:15

如果你坚持认为,网传谣言描述的那种犯罪是真的发生了,就请你正面回答文末提出的这几个简单到家的常识问题:

(1) 假如多名幼童被一些成年人集体奸淫,时间长达一年,他们从来不会受伤吗?

(2) 这些幼童回家也从来没有任何异常表现?

(3) 他们的家长也从来不会发现任何问题?

(4) 这就是你们相信的结果和逻辑?!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14 21:40:39

【中国人的事情只能用这个方法来解决,比较爽快!】

但别忘了,决斗可是西方人的传统。

国人擅长于胡搅蛮缠的不少,倒也是真的。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14 21:37:24

【我看得真着急!干脆大家就不要辩论了吧!改天约个时间出去到公园里去打一架,谁打赢了,问题就了结了!】

嘿嘿,国人不但不懂逻辑,而且不懂客观、理性地讲道理?只能靠动手解决?

工科教授也不能这么埋汰同胞吧,情何以堪?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21:31:50

【矢村警长和格致夫的本质查差别,在于人家没有用诸如“检查官性侵水泽慧子的概率微乎其微”这样的所谓“科学的手法揭露横路静二的不可信。” 】

这篇一再强调,对谣言的概率分析与办案完全不是一回事!凡是弄不明白这一点的,都是明显脑子不够用!

“狡辩道这个份上,您觉得还有意思吗?”这话怎么看,都是在说你自己。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oneplusone 留言时间:2017-12-14 21:25:49

1】“你说什么军队集体犯罪几乎等于零”。

你这条指控就不是事实!我的模型中假定:100位军人中就有一位奸淫幼童的变态罪犯。这是一个很高的概率,现实统计肯定不会有这么高。你从哪儿看到了“军队集体犯罪几乎等于零”?

2】你的整个回复都在谈军人犯罪这一条要点,而我的模型是包含8条要点的谣言案例!前者的推论犯罪率肯定达到不可忽视的程度,而后者的概率文中已经有结果。你能明白其中的巨大差别吗?

3】你认为我的前提有问题,那么你的前提又是什么呢?你提到64军队开枪(涉及政权这个天大利益),以及高级将领腐败(个人重大利益)。你显然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奸淫幼童的微小利益与其可能付出的代价和风险完全不成比例!这是这类犯罪在任何国家都极低的根本原因。

4】你提到的两种情况与此根本没有可比性。不同的问题混淆在一起,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本篇的题目是“客观与科学 再谈逻辑与概率不骗人”,主旨在于以理服人。道理上讲不通,空喊口号,没有用。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14 21:02:08

中国人的事情只能用这个方法来解决,比较爽快!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14 21:00:20

不能带枪!只能拳击!!!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14 20:59:18

我看得真着急!干脆大家就不要辩论了吧!改天约个时间出去到公园里去打一架,谁打赢了,问题就了结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17-12-14 20:54:21

之前,我对部分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之低下,确实存在估计不足的问题。正如你所提到的例子,其中包括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这与西岸提到的早前国内中学生没有逻辑相关课程应该有很大关系。

与这类人讨论问题,就会变得非常困难。这点我已经有切身体会。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7-12-14 20:29:34

国人逻辑实在不敢恭维,问题很普遍,非理工专业背景有不同问题, 基本不动形式逻辑基本原理。前几天在一个论坛讨论北韩问题来由于目前困境时, 有一个有会计头衔的人士, 跟帖不断, 到后来自己说看不懂讨论。为弄清问题在哪,是否没交代清大小前提或忽略了什么默认条件,结果一问才知道竟然不知逻辑推理何物,形式逻辑干啥用。只好在一边听,不再参与讨论。当时感觉其前言不搭后语,驴唇不对马嘴,很纳闷,没想到如此白丁。以前认为国人框框多,自命不凡,加上长期被洗脑难有独立思考,但不至于逻辑如此差。就像各位提到, 从(或反)政府心理很普遍, 事实与认识不分,不遵从逻辑推理规律(要求), 以主观感受替代客观存在,对必要概念不加定义(或限定),充分必要条件不分,不加推理进入预设结果,不顾全称否定条件,也不知全称肯定苛刻要求,不注意可适性要求,更不求前后一致性。。。不一而举。

回复 | 0
作者:oneplusone 留言时间:2017-12-14 19:57:00

不要再辩解自己的逻辑,正确的推论是建立在正确的前提下,你那些

前提都是自己想像出来的,大家都是中国出来的,你不了解中国实际情况,但是大家都是心里明白的,只不过现在的网络封锁,言论没有自由,你在谈什么逻辑,说清了是幼稚,说重了就是替畜生辩解。

你说什么军队集体犯罪几乎等于零,64时20万军队集体向人民开枪

这不是犯罪是什么?郭伯雄等人都供认所有的100%的军官都是受贿委任的,而且军长,师长直到下级就是明码时价,这不是集体犯罪是

什么?幼儿园各种证据都有,那些家长根本没有发言权,有的已经在

监狱里,警察认为销毁了录像就可以封锁了一切,这本身就是集体犯罪。请不要丢丑了,总有一天真理会还给人民。

回复 | 2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14 18:45:10

【你这已经不是论辩,而是专门丢自己的脸!看来,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还真是一个问题!】

----- 我的脸皮的厚度,您永远都会低估的。因为您至今还没有搞懂,文化人的“脸皮”到底长应当长在哪。俺打小就下定了决心要“从小学好概率论,长大要当工农兵。”今天终于用上了。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14 18:08:16

【抽象为一个概率计算简化模型,其实质正是力求屏蔽掉所有人为主观偏差。这个概率计算无需相信园方说法,无需相信办案警方通告,更不相信网上的各种谣传。相反,是采用科学的手法揭露谣传的不可信。这不正是你说的“我谁也不相信”吗? 哪来的“打着“客观”的旗号选边站队”?】

---- 矢村警长和格致夫的本质查差别,在于人家没有用诸如“检查官性侵水泽慧子的概率微乎其微”这样的所谓“科学的手法揭露横路静二的不可信。”狡辩道这个份上,您觉得还有意思吗?

回复 | 5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7:18:08

【如果这八条网传是出自同一个人,那么您的联合概率的结论的正确性,最多也只适用与这一个人。】

这8条都是对同一条谣言添油加醋的结果。而我的主旨正是揭露这个被添油加醋的谣言荒谬至极,完全不可信。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7:13:46

【任何一个国家的地震的“年发生概率”都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如果有人打算使用十个不同国家的“年发生概率”的联合概率,来证明地震的荒唐性,那么您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地球上根本就没有地震这回事儿。】

这个例子正好暴露了你根本不懂概率是怎么回事!

首先,地球上地震的发生非常频繁,每年大的地震就有上百次,只是人们感受到的很有限(大多数发生在海洋或无人区)。根本不是什么小概率事件!你所谓能得出“ 地球上根本就没有地震这回事儿”的结论,只是缺乏基本常识的胡扯。

其次,地震的发生根本不符合概率统计分布。由于地壳的板块结构,地球上分布很多地震带。这个你该听说过吧?地震的发生基本限于这些地震带区域。而地震的基本机制是地壳板块间应力集中到一定程度后的应力释放。远离地震带的地区,几乎不发生有感地震!这个对象就不适合概率原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6:57:03

【我从来没有否定过您和格致夫的这个判断。问题是,我认为真正公正,客观和理性的观点,应当是像电影《追捕》里的矢村警长那样,在事实真相还没有大白之前,唯一正确的观点是“我谁也不相信。”】

这是你到目前为止,唯一比较靠谱的观点。

那么,我那篇概率与逻辑分析文是什么态度呢?

抽象为一个概率计算简化模型,其实质正是力求屏蔽掉所有人为主观偏差。这个概率计算无需相信园方说法,无需相信办案警方通告,更不相信网上的各种谣传。相反,是采用科学的手法揭露谣传的不可信。

这不正是你说的“我谁也不相信”吗?

哪来的“打着“客观”的旗号选边站队”?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5:43:26

【俺说您是存在主义,您暴跳如雷。说您说客观主义,您又是暴跳如雷。其实您的误区代表了一大批中国文化人, 要比尼采和安兰德严重多了。像神码:“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你嘎子能不夸大其词吗?为啥不敢引用我的原话?看看有没有“ 暴跳如雷”?

问题在于你没勇气引用!那只会让你丢面子。你根本不懂萨特的存在主义!也别侈谈什么“ 客观主义”。你提这些,客观上只是展览你的无知而已。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看来,你确实不懂这句不算难理解的话。那就再给你解释一下,学费就免了。

前三点只提并重复“客观”,无非就是明确一点:在“格物致知”过程中,客观理性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面对复杂的事物,只有在做到尽可能客观和理性的前提下,才有资格表达自己的主观认知!

此话放在“博客简介”位置,无非是自勉和提醒自己,毕竟每个人都很容易犯过于主观的错误。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7-12-14 15:23:39

【犯不着逻辑啊理论啊一大堆】

这帮人的本来面目就很不堪:概念玩不转,逻辑一塌糊涂,思辨力太差,客观理性缺如,再加上一贯地罔顾事实,以主观臆测为能事。

但还总要把无知无畏当能耐,不懂装懂,玩儿文革红卫兵那一套。

那就遂了他们的心愿,好好替他们展览一番!嘿嘿~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5:10:54

【无论如何,思羽的脑子比您清晰的多。】

你笑死人不偿命!有你这么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替人站台的吗?你问问她思羽好意思承认吗?

我问她10个问题,得有8个回答不出来!剩下一个答非所问,另一个连客观存在与主观判断都区分不清。

看来,回头我得把我给她提出的问题和她的答复贴出来。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看你怎么替她狡辩,她自己来解释,我更欢迎。你自告奋勇替她回答问题也很好。帮人帮到底,既然你一直替她挡子弹,可不兴半途溜号哦!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14 15:10:44

【概率计算模型中的8条是我故意挑出来的吗?每一条都是来自网传谣言中的描述!】

------ 如果这八条网传是出自同一个人,那么您的联合概率的结论的正确性,最多也只适用与这一个人。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5:00:40

【如果从从十四亿张嘴中挑选出一千个最极端的观点,然后再用联合概率。那么任何事件的概率都会等于零。问题是,这样的极端结果到底代表了什么?】

概率计算模型中的8条是我故意挑出来的吗?每一条都是来自网传谣言中的描述!

你想鸡蛋里挑骨头可以,但能不如此离谱,如此低劣吗?

你这已经不是论辩,而是专门丢自己的脸!看来,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还真是一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14 14:26:28

【在这件事上,军人犯罪的概率是很低的,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 我从来没有否定过您和格致夫的这个判断。问题是,我认为真正公正,客观和理性的观点,应当是像电影《追捕》里的矢村警长那样,在事实真相还没有大白之前,唯一正确的观点是“我谁也不相信。”这个立场即与杜丘的检察官身份无关,也与横路静二的疯癫相无关。除此之外,任何打着“客观”的旗号选边站队的立场,都是与“客观”二字不相容的,是自相矛盾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4:09:34

格致夫的建模错误。可以用另外一个例子来说明。

任何一个国家的地震的“年发生概率”都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如果有人打算使用十个不同国家的“年发生概率”的联合概率,来证明地震的荒唐性,那么您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地球上根本就没有地震这回事儿。格格要好好淆习概率论。

回复 | 3
作者:西岸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4:01:34

在这件事上,军人犯罪的概率是很低的,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因为所谓犯罪,不过就是两种,机会犯罪,和有目的地去犯罪。

而机会犯罪需要有相应的环境,显然幼儿园与军队不属于同一个环境,军人,而且还是结伙的,与幼儿园发生某种关系的可能是极低的。

而如果是刻意犯罪,比如入室抢劫,而不是顺手牵羊,那么就有个成本问题,就是值的不值得这样做?

中国军人犯罪的成本是高于其他国家的,不仅仅是中国社会的组织形式让任何有犯罪记录的人很难受,也是军人这个行业不属于流浪和流窜的,你犯罪后没地方跑,而是在没有被揭露之前不得不回到驻地,那么就给调查制造了条件,也就是你被发现的机率是更高的。

而且不仅仅是军事监狱问题,中国军人复员或者转业后都会被政府分配工作,这是一种待遇,但你若是成为罪犯,就失去这种待遇,很可能是一辈子没有良好工作的机会了。

这就使得军人犯罪的成本大大高于社会上的一般人,尤其是更高于流浪到处跑的,比如农民工。

所以军人在自己的环境里犯罪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属于机会犯罪,任何环境下都存在。但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下犯罪的机率就是非常低的。

这么解释你能否接受?

对这件事的细节的看法确实反映知识水平问题,和推理能力问题。

而不同的推理形成不同的逻辑。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3:58:18

【 这里再把前文中那个关于谣言的概率模型具体化一步。谣传的集体奸淫罪恶可归纳为修正后的8个要点:1)一些军人、2)有组织地以集体方式、3)在幼儿园环境、4)多人在场知情的情况下、5)用“活塞运动”方式奸淫幼童!6)时间长达一年多!7)并给孩子们注入致幻剂!8)组织幼儿现场观看奸淫兽行(从小培养)!我们假设这8条中每一条的发生概率都是1%。(别纠结这个概率是不是高了。假定100位军人中就有一位变态到奸淫幼童,确实概率过高!但这里只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概率大小的粗略概念。)】

----您的问题是没有建模能力。中国人共有十四亿张嘴。如果从从十四亿张嘴中挑选出一千个最极端的观点,然后再用联合概率。那么任何事件的概率都会等于零。问题是,这样的极端结果到底代表了什么?它既不能代表任何一个极端个体的立场,更不能代表总体的立场,它只能代表乱用逻辑所导致的极端荒谬。

中共有时候喜欢这样干。例如当年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否定六四流血事件时,就使用了这样的荒唐逻辑。他把愤怒的群众中的各种极端的“证据”集中起来,然后用联合概率,得出“六四清场没死人”的结论。至今为止,这仍然是一个谜。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3:30:37

【格致夫的说法有所改变。除了客观,又偷偷地塞进了理性。除了逻辑,有偷偷地塞进了概率。有进步。】

我的前一篇就是谈缺乏“理性”的,标题中就列出了“非理性”,再前面有一篇就包括主要观点极微小概率事件。现在这篇与前面的两篇的相互关联无需多说。

而你居然罔顾这些基本事实,弄出“偷偷塞进”的虚妄之词!你这种找不到任何发难之处就乱扯的东东,还能更荒谬、更弱、更衰吗?

回复 | 0
作者: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7-12-14 12:29:56

哈哈,大家把格格气坏了。

格格,俺也说几句:网络上种种传言,有真,有假,有半真半假,有似真似假,都不要轻易当真。问题就在那个什么什么陷阱,共产党独裁久了撒谎多了,就是说真话都没人信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

犯不着逻辑啊理论啊一大堆,你看共产党办案多简单,领导怎么指示法院就怎么判。不需要你信,只需要你服!

回复 | 4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2:20:41

无论如何,思羽的脑子比您清晰的多。这是一个事实。相对于人类的总人口而言,犯罪本身就是小概率事件。否则,监狱的数量应当高于民宅的数量。在这个小概率的大背景下再谈一个罪犯犯罪的可能性,大体上都会走向“邻居印象定律。”在美国的新闻中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例如,当一个罪犯被抓获之后,大多数的邻居都会说,"不可能啊,he's a nice guy."

“邻居印象定律”的背后,隐含了这样一个道理,即在当代社会,大多数犯罪都是与人们的刻板印相违背的。因为那些不穿军装,看上去就像个坏人的家伙,连进入幼儿园大院的机会都不会有。就算他们作案成功了,观众舆论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瞎猜,而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虐童事件,原本就是一个常识的故事。然而到了咱们中国文化人这里,问题就变得复杂起来。神码概率不骗人啦,军人犯罪的概率微乎其微啦。印证了“不怕百姓瞎喳喳,就怕中国人有文化。”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1:43:46

格致夫的说法有所改变。除了客观,又偷偷地塞进了理性。除了逻辑,有偷偷地塞进了概率。有进步。不过猪心没有改变。仅仅因为我在思羽哪里的一个评论,就成了抱团取暖。其实自始至终,我的立场从来就没有丝毫的改变。连偷偷地增加修饰性点缀都不需要。

俺说您是存在主义,您暴跳如雷。说您说客观主义,您又是暴跳如雷。其实您的误区代表了一大批中国文化人, 要比尼采和安兰德严重多了。像神码:“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What the hell is that!关于这个,我会专文评论。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