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为六四“正名”?被曲解的蒋彦永上书 2019-07-26 07:50:33

为六四“正名”?被曲解的蒋彦永上书

文:格致夫


关于中共能否平反“六四”,或为其“正名”(蒋彦永提法),或称“重新评价六四”(赵紫阳提法),或许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日前刚出现一个最权威的重大线索。


众所周知,最初,中共和官方把“六·四”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后来则改称“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这一波澜不惊的更改意味着中共对该悲剧性事件的定性出现一定程度的软化。

而在日前李鹏去世的官方讣告中,虽然“政治风波”这一提法没有变化,但在赞扬李鹏在“六·四”事件中的重要作用表述中,却再次出现“动乱”和“反革命暴乱”字眼。这一来自最高层的线索,为判断中共对该事件的最新态度,提供了一个不可或缺的标志性参考,由此可合理推断,至少在习时代,平反六四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关于平反六四这个民间提出的问题,海内外影响最大的当属蒋彦永上书。2014年,旅法华裔女作家、记者安琪重发了她10年前的一篇大作,其标题是《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也谈蒋彦永上书的思想内涵》,我通过万维博友老高的转贴看到该文。

作者对蒋医生上书给出了自己的独特解读和阐发。首先在一点上,我认同作者的说法:“平反”和“正名”不可混为一谈。但令人遗憾的是,该文对“正名”的具体阐释,却南辕北辙,本人无法苟同。尤其是对蒋医生上书政治含义的肆意曲解,非同小可,有必要再做探讨,以还原、澄清蒋老先生本意。


首先,来明确“平反”和“正名”这两个基本概念。


“平反”是一个政治术语,《新华字典》的解释是,把误判的冤案或做错的政治结论纠正过来,有沉冤昭雪、恢复名誉之意。此外,平反往往还包括道歉、经济赔偿、恢复或重新安排工作等实质性内容,按中共的术语,亦称之为“落实政策”。

“正名”的政治色彩就弱了一些,《辞海》的相关义项指辨正名称、名分,亦即达到名实相符,让事物之名与其本来面目相匹配,符合正义。显见,与平反相比,正名的实质内涵要少得多,现实可行性也就更高。毕竟,在理论上,正名并不意味着发生了多么严重的错误,面临的阻力也必然更小。


在笔者看来,这也正是蒋医生15年前上书时避开“平反”,而特意采用“正名”这个说法的初衷——希望用一种阻力尽可能小的提法向中共高层建言,以期获得积极回应。


安琪对蒋彦永上书的肆意阐发


安琪在该大作(以下简称安文)中写道:“蒋彦永上书的关键,在于他在提法上的突破。这里他用了‘正名’二字,而没有用大家惯常用的‘平反’。我觉得这个词语的差别,非同寻常,非常重要。它标志着一种独立的精神,甚至标志着一种思想的解放。”

“感谢蒋彦永,他这个为八九‘六.四’正名的提法是有勇气,有智慧的。它包含了一种民主自由的思想意识。”


非常奇怪!提出更容易接受的“正名”,就意味着独立精神?就标志着一种思想解放?就包含了一种民主自由的思想意识?其中说得通的逻辑关系何在?

不可否认,蒋医生上书这件事本身就展现了一种令人敬佩的勇气和责任感,但这并非表现在用“正名”替代“平反”上。同理,蒋具有可贵的独立思考精神也与“正名”这个策略性提法没有多少关系,仍然体现在上书这个行为本身。


安文进一步阐述:“蒋彦永提出为‘六.四’‘正名’,而不是‘平反’,就有了一个大是大非的原则上的区分。你政府动用自己的军队,向自己的人民开枪,向手无寸铁、要求反腐败、反官倒的学生开枪了——这是一个认罪层面的问题,而不是一个让它来平反的问题。”

“这种‘平反现象’,是中国社会的一种特殊情况。执政当局借‘平反’以疏缓社会危机,延长其业已丧失合法性基础的执政寿命。人们无原则地认同和接受平反,就等于屈服于一个使用非法暴力和压迫的强权。等于拱手让出了几经牺牲可望争取到的权利。从而维护了中央政府本该被剥夺的‘自卫权利’。不是削弱、而是加强了当政者的权威。这样一种政府与所谓‘民间’的互动,掩盖和抹杀了社会上真正要求自由民主的诉求,延缓了民主的进程。”


这里的逻辑就更不可思议了。既然作者认定六四事件属于“认罪层面的问题”,平反“就等于屈服”,甚至“延缓了民主的进程”,平反不可接受!为何蒋医生仅仅提出难度更低的正名,反而可以接受呢?按作者的逻辑,与要求平反相比,这岂不是更大的妥协?!


安文最后明确提出:“在八九‘六.四’的纪念日里,让我们选择一种自主的站立的姿势,告别平反,走出悲情。”


总之,作者认为,绝不可接受中共的平反,否则就是屈服,就是为虎作伥!按该文的逻辑,蒋医生的“正名”提法更是向中共妥协,更是“加强了当政者的权威”!而作者对蒋上书的赞扬,怎么看,都是言不由衷的自相矛盾。


一个关键问题:安文的解读真的反映了“蒋彦永上书的思想内涵”吗?


那就来看看蒋彦永2004年2月24日上书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央政治局、国务院四个最高权力机构领导层《关于为89年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的建议》中是怎么表述的。

“六四之后,绝大部分和我相识的各行各界的人,在心里都很清楚,六四镇压是绝对错的,但屈服于上面的高压,不敢讲心里话。在这个问题上,所谓的和中央保持一致,完全是一种假象。在这漫长的15年中,我不论在什么场合,从来都是明确地表明,我认为六四镇压是绝对错的。我总希望这个错误有我们党自己下决心来纠正。文化大革命搞到把中国推向濒临崩溃的边缘,邓小平出来,由我们党自己把文化革命的错误纠正了,中国并没有乱,老百姓更信任党了。那时我国的食品极其缺乏,什么都要凭票,但老百姓仍能和党一起来克服各种困难,使国家在短短的20年内就大变样了。现在我们国家物资丰富,人民生活大大改善了;更何况纠正六四的错误是全国人民的心愿,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心愿。只要我们党的领导痛下决心,自己来纠正错误,我相信一定会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中国一定不会乱。

“我在上面写了不少,总的意思是:既然16大后我们党和国家的新领导,在各种场合特别强调要贯彻宪法,要以人为本,那么,人大常委、政协常委、16届中共党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就应该用国家的宪法和党的最基本的三大原则:‘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为标准来重新审定六四。我们党犯的错误应该靠党自己来解决,解决得越早,越彻底,越好。我相信,正确地评定六四是人心所向,绝不会造成紊乱。所谓的稳定压倒一切,只能是造成更大的不稳定。”


在本人看来,蒋医生的上书,根本不是为了追求所谓的独立精神,恰恰相反,而是彰显一种合作精神;根本不是显示什么思想自由,而是在寻找官民之间的最大公约数,以达成社会和解的良好愿望!


一个不可忽视的客观事实是,蒋医生是一位中共党员。


在此前6年,蒋在“一群老共产党员1998年给人大和政协的信 ”中写道:“平反‘六.四’可作为进行政治改革的首步。走这一步是最得民心的一步。‘顺民心者昌,逆民心者亡’。我们认为,平反‘六.四’是一张威力无比的‘王牌’。问题是由谁来打这张‘王牌’。这张‘王牌’理应由江总书记来打,但他若不愿意打,我们认为真正爱国,爱民,想把中国建设成为民主富强的国家的有志之士,都可以拿起这张‘王牌’。”


蒋在“一群老共产党员1998年给江泽民总书记的信 ”中说:“我们一群老党员给你写这封公开信的目的很明确,即敦促你痛下决心,平反‘六.四’。 去年三月,八届五次政协会议的文艺组会上,吴祖光先生无私无畏,首次公开提出应重新评价‘六.四’,并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六.四’的罪魁祸首是贪污腐化分子陈希同,是他编造了谎言,欺骗了小平同志,将陈希同的罪行公诸于众,就可为平反‘六.四’找到保护小平同志的极好方案,但遗憾的是,他的忠言未被采纳。 去年九月,十五大开会前夕,赵紫阳同志给十五大主席团并转交全体代表同志的信,非常恳切地要求重新评价‘六.四’。并提出:‘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这些中肯的建议又未被接受,再次失去了良好的时机。”


这两份更早的上书再明确不过:蒋作为一位中共党员,在以建设性的合作姿态向高层提出建言。虽然其中有直言不讳的批评,在2004年的上书中甚至有中共高层难以接受的难堪表述,但仍无法否认:蒋这位中共党员以事实为依据,指出当年中共的做法错误,并要求为六四“正名”,并没有不与中共合作的意思,更不意味着不接受平反。否则,他也没有必要冒着风险执意上书了!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早前的两份上书中,蒋等“一群老共产党员”要求的就是“平反”,但没有得到江泽民和中共决策层的积极回应,6年后,在蒋个人上书中,才策略性地改用“正名”这个更容易被决策层接受的新提法,其基本出发点理应是社会和解,并有利于中共的执政,而非相反。


总之,作者安琪对蒋医生上书的解读,存在明显的不顾基本事实,不顾起码逻辑,为了自己的需要而进行肆意曲解之嫌。客观上,这是对蒋先生的不尊重,亦不利于其在国内的处境;尤其导致对广大读者的刻意误导和混淆视听。这一做法已经超出了不同观点进行理性探讨理应遵守的底线,是不可接受的。


浏览(1513) (4) 评论(5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嘎拉哈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19-07-30 09:53:56

【我六月份回了趟国,我发现。。。。。。结论与你正好相反。如果咱俩都用“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的名义,这算咋回事? 知道的是咱俩都争着代表中国老百姓,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国老百姓出尔反尔呢。】

--- 你整天盘横着如何诡辩。不跟你玩喽。

回复 | 0
作者:盘桓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7-29 01:54:43

【七月初刚刚回了趟国。我发现。。。】

我六月份回了趟国,我发现。。。。。。结论与你正好相反。如果咱俩都用“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的名义,这算咋回事? 知道的是咱俩都争着代表中国老百姓,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国老百姓出尔反尔呢。

回复 | 5
作者:盘桓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9 00:39:21

【邓质方的严重违法勾当早就传开了,显然不虚,其不能回国的客观事实就是佐证。但关于赵紫阳向邓提出这个建言,不知出处是否可靠?】

关于这件事,我是几年前从多维一位网友的评论中看到的。今天试着查了一下,没有查到。不过我在 GOOGLE 搜索中输入“赵紫阳秘密录音 华夏文摘”后,查阅到这样一段话:

“我当时一方面主张广泛对话,一方面对学生提出的社会关心的热点问题。。。。。。要积极采取措施。建议人大建立一个有权威的廉政委员会,独立接受对高干子女违法行为的举报及调查......”可能那位多维网友的依据就来自这里,又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联想。

至于如何判断其可信度,就见仁见智了。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15:46:04

【我也奇了怪了,高伐林博为啥要以赞赏的态度,转贴这样一篇在事实和逻辑上都根本立不住的荒谬之作?】

--- 在给俺修建防火墙的问题上,反共老海黄已经达成了共识。到目前为止,好像所有的反共老海黄都给俺建了防火墙。

其实对俺来说这是件好事情。省了俺大量的时间。否则很多时候,俺都会忍不住翻墙说两句。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12:16:47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08:07:45

俺实在不明白你的思维逻辑。既然当年六四镇压是天经地义,非常及时,完全必要,绝对伟大英明,依葫芦画瓢在香港再来一票,让中共再次伟大,尔等为何一再阻拦?究竟对党是什么态度和阴暗心理?】

-------------

呵呵,说这种话搪塞,想说你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吗?

但就没意识到,这无异于侮辱大家的智商?而最终恐怕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嘿嘿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11:49:44

阿妞的辩解,立此存照。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07:57:55

说的简直一针见血!可惜我在十九大隆重筹备期间,在隆重推荐王沪宁入常之前,代替和代表他炮制十九大报告一个最重要核心章节,“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打败美帝野心狼的时候,你既不出来喝彩,也不这样一针见血指出其狗血技术含量,看来习大大身边行走的资格,俺的成色似乎比你略胜一毛呢。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7-28 11:32:33

这倒也是事实。问题不在于蒋彦永上书本身,他作为中共党员这么做,是中共内部的事情,除了高级黑的可能,甚至还可能意味着蒋对高层有信心呢,他应该不会原意做无用功。

问题就在于背后那“一百位精明的机会主义者”要拿这类事情大做文章,已经到了不顾基本事实,不顾起码的逻辑和常识的地步,可以面不改色地刻意曲解!这反而暴露其捞稻草的迫切心态。

我也奇了怪了,高伐林博为啥要以赞赏的态度,转贴这样一篇在事实和逻辑上都根本立不住的荒谬之作?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11:04:10

【从蒋医生三份上书的具体内容不难看出,他作为一名中共党员,确实是从维护中共执政地位的角度提出建言,尽最大可能争取高层,特别是江泽民的认可(那时还没有习近平什么事儿),采用“正名”这个提法也是从这一角度出发的。】

---- 像蒋彦永这类书呆子的动机到底是好意还是高级黑其实并不重要。对于中共政治来说,中共“正名六四”之后的真实后果才是最重要的。

自打中共建党以来,中共党内的政治特征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例如,一个知识分子糊涂蛋的背后,总是隐藏着一百位精明的机会主义者。海外民主大老,其实就属于蒋彦永后面隐藏着的一百位坏蛋。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19-07-28 09:59:47

【最可笑的就是有人在这里总想代表‘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发言。你算老几?谁委托你代表‘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了?你做过全国范围的民调吗?如果我说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共识,有用吗?】

--- 七月初刚刚回了趟国。我发现,反共老海黄与中国和世界隔离是的如此彻底,简直令人震惊。如今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谁要是再在酒桌上提及六四,他十有八九会被人们视为精神病的。

中国人不仅早已忽视了六四,而且在其他重大政治问题上的看法,例如中共,习近平,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民主,自由,个人主义vs集体主义,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等等,都已经或者正在达成高度共识。

在很大程度上,这要感谢川普的贸易战,以及港三闹事儿等一系列挑战中国整体利益的大事件。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07:49:28

给阿妞那篇荒谬的《北京需要在香港重演六四》的评论也放在这里。

“北京需要在香港重演六四”???!

弄出这等没有技术含量的臆测为哪般?

为了博眼球,也不至于如此下作吧?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8 07:46:49

牧人( lone-shepherd)不来这里提出异议,居然在别处刻意捏造关于本篇的原意。下面是给他的回复。

------------

你牧人就更下作,居然开始捏造了!

我评论安琪曲解蒋彦永上书的文章,每一条都有直接引用原文的证据。

你拿不出一条正当理由置喙,就好意思杜撰“真相”说?

不仅标题没有,就是整篇文字,麻烦你找出真相俩字。

为了与阿妞抱团取暖,就玩儿这种令人不齿的低劣手法?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7-28 06:41:06

【退一万步说,即便六四学生的心理动机的确是善良的,但是二百万香港示威者的心理动机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香港人的情绪,与民主自由毫无关系。即便在九七之前,中国就已经是民主国家了,那么今天香港人的不满情绪不会有丝毫的不同。唯一区别,是把反送中口号改为香港独立,仅此而已。】

香港这档子事儿确实反映出一些值得深思的问题,包括终止“送中”法案的诉求得到满足后,游行示威并没有停止这一事实,都反映出其背后组织者的目的并不单纯!

至于二百万香港示威者的心理动机,倒也不能一概而论。应该有相当多港人就是因为对“送中”法案有疑虑,才出来抗议,还有一些人确实是被目的不纯的组织者利用了。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19-07-28 06:25:49

【赵的儿子倒卖彩电不假,赵曾向邓建言,为了向静坐学生们表示诚意,答复他们的合理要求,中央领导应以身作则,把有倒卖行为的子女一律交由公检法处理。结果被邓断然拒绝了。邓心知肚明,儿子质方倒卖军火该当何罪!如果邓的儿子也只是倒卖点彩电啥的,说不定六四惨案就不会发生了。】

邓质方的严重违法勾当早就传开了,显然不虚,其不能回国的客观事实就是佐证。但关于赵紫阳向邓提出这个建言,不知出处是否可靠?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8 06:14:52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6 12:24:44

哇,好坏哦! 他又杀了几个人, 又抓了几个谁,又控制了什么.。。。

那是整天就会补衣裤,打毛线,爵牙巴骨的胡同大妈的风格。

一个 “炸弹之母”从天而降,一个村庄,一坐城市没了. 连续几天一轰,大半个国家没了.

谁对谁错? 这就是今天的世界.】

还有这条评论,这又是什么狗屁逻辑?就因为地球上还存在战争和杀戮,就可以拿来论证对国内平民开枪也是正确的?!你有起码的社会文明与进步概念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8 06:01:14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6 12:12:05

怕流血,恨流血, 是吧?

赶紧呼吁停止,看得见,够得着的, 就在眼前的, 叙利亚战争! 赶紧呼吁停止世界范围内空前激烈大军备竞赛!

还好, 整天成群结队, 在别国“隔离墙“外面路营的南美,中美洲难民都没流血,偶尔淹死几个父亲儿童也不着难,无关紧要,对吧。】

不了解情况的博友,还以为我对你过于严厉呢。再看看你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垃圾评论,我冤枉你了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8 05:55:31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6 12:32:38

哇,死的都是“学生”,“手无寸铁”,

哦,手有寸铁就该死? 不是学生就该死?】

就凭你这些恶劣的狡辩和混账逻辑,任何参与讨论的博友都有足够理由鄙视你!

记住,好自为之。否则,我随时可以让你滚出我的园子。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9-07-28 05:46:57

【什么风险? 航母,军舰,轰炸机,贫铀弹狂轰滥炸的风险? 还是中国十几亿人沦为国际难民,国家四分五裂,任人宰割的风险? 】

你这些一成不变,令人倒胃口的垃圾可以省省啦!

提到蒋彦永冒着一定风险上书,你就可以不着边际地东扯西拉这些陈芝麻烂谷子?还有比你更可笑的吗?

人要有起码的自知之明,别总是出来展览你可怜的认知和一脑子的死循环。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19-07-28 05:36:40

对于这位“五步蛇”(还有其他几个账号),确实不能客气。

此人从来不懂讨论问题的起码规矩,一贯地抛开大家讨论的主题,不着边际地东扯西拉。

最可笑的是,此人缺乏起码的自知之明,就是一脑子的死循环。讨论任何中国问题,他都会扯他对国际强权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可怜认知。

回复 | 0
作者:blee1 留言时间:2019-07-27 10:58:47

Dr. Jiang had disclosed the secret of a most violent epidemic infectous disease. His contribution is great for our people.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7 07:49:22

嗯,我早也看到了你这条答复。你认为“六四目前还被当作血馒头在吃。等到吃不出什么血味了,六四平反的机会就来了。”这个判断恐怕需要再思考。

六四毕竟过去30年了,普通中国人还有多少真的关心六四?在我看来,念念不忘六四的,就是在当年那些目睹和参与游行的亲历者中也不普遍,在14亿国人中,更是微乎其微,而当作人血馒头吃的就更少。这应该不是平反六四的主要障碍。

至于主要障碍,我在这两个主帖中已经有讨论,就不重复了。

此外,我赞同你的是关于历史发展规律大趋势的说法,那当然没什么问题,但不是关于习时代能否平反问题。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7 07:06:26

看错是难免的。我只是不愿被误解。

在任何问题上出现分歧,也在常理之中。

再重复我当时在你文章后的一个跟贴:

『六四目前还被当作血馒头在吃。等到吃不出什么血味了,六四平反的机会就来了。

六四目前还被当作砸开中共统治大门的一块砖。等到明白砸不开了,六四平反的机会就来了。

对六四,中共迟早要给无辜学生和市民一个新的交代。』

此外,我也曾给出过理据。如果没记错,你当时是赞同的。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7 07:01:17

回头仔细看了一下,抱歉,我刚才确实记错了你关于香港的一句原话(反问句),这是一个误会,尽管不是主要问题,你的本意可以理解为香港只是原因之一。在这一点上也就没有什么分歧。

但我主帖和回复中的主要看法是:至少习时代平反六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你的回复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等这波过去吧。” 这才是你我的主要分歧。

另外,你关于李鹏是否健在不是影响平反的因素的说法,我也无法苟同。

如果你原意,建议在这两个主要问题上给出进一步的理据。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7 06:32:00

不说了。没什么意义了。

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查你上篇文章中,你我的帖子。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7 06:27:44

断章取义,我是实在找不出比这更温和的词了。

严格的讲,你不是断章取义,而是,不说了。说了更伤和气。

【香港目前的局势才是不能重新评价六四的原因】,这句话,被你搬反驳我。

而实际上,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你当时对我跟贴的一种理解。既:按你的意思你的意思:香港目前的局势才是不能重新评价六四的原因?(现在你把你的理解强加于我)。

而且我当时立即回帖:这只是原因之一。

你今天却说:现在承认香港事件只是原因之一了。

我下面一个回帖已经做了解释。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7 06:15:50

怎么又弄出“断章取义” 了?

在前一篇讨论中,是在我提出质疑后,你才承认自己前面的说法不准确——香港局势是不能平反的“原因之一”。

我也就没有继续深究这个问题(只回应了你另一个问题)。

本篇你再次提出相关问题,我在回应中才联系上个问题,做一个总的答复。

在我任何一个答复中,引述你的每一个说法都是完整的,哪来的断章取义?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7 06:15:06

格博:你找到没有。我可是找到了。我不是今天才承认你提到所谓的原因之一。

再者:【香港目前的局势才是不能重新评价六四的原因】,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你当时理解的。

你当时的理解本身有错,我已经纠正了。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留言时间:2019-07-24 07:46:55

不完全准确。应该是原因之一。

六四目前还被当作血馒头在吃。等到吃不出什么血味了,六四平反的机会就来了。

六四目前还被当作砸开中共统治大门的一块砖。等到明白砸不开了,六四平反的机会就来了。

对六四,中共迟早要给无辜学生和市民一个新的交代。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7 06:04:42

当年武力镇压,我认为没有必要。至于原因,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

但是,我也说过:镇压,确实为老邓迎来改革开放的良好环境。在哪之后的三十年,中国没有发生过重大的政治动乱。

希望你能立体的看待问题,也立体的理解对方。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7-27 06:02:15

【现在你也承认“香港事件,只能是原因之一”】

麻烦你回去看看你上一篇文章中我的跟帖。我在那里就提到“原因之一“。

不是现在才提到!!!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7 05:59:52

呵呵,不是我没看到你的回复,而是你的说法前后矛盾。本来就是很明确的问题——是多方面因素决定了中共不重新评价六四。

而你却一方面说“香港目前的局势才是不能重新评价六四的原因”,另一方面又坚称“李鹏死不死,与平反六四无关”。

现在你也承认“香港事件,只能是原因之一”,那么,你还有什么理由认为,李鹏(包括其他支持武力镇压的高层)健在时,不会成为重新评价六四的阻力呢??

你能设想,李鹏等当年的责任人也原意认同,当年的武力镇压错了吗?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留言时间:2019-07-27 05:55:45

你不能断章取义呀?

我说香港局势是不能平反的“原因之一”,这句话在你前一篇文章中就提到。不是现在!而且,这句话主要是讲局势对于平反的重要性。

李鹏死不死,与平反无关,意思是,平反,与政治环境,国际形势有关,与李鹏死不死无关。

看不懂,可以问。不要把误解当作反驳他人的依据。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