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昭君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  
        http://blog.creaders.net/u/90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华裔在美国企业界为何发展不如印裔? 2016-06-06 12:56:11




































最近一段时间,常常看到关于华裔在北美职场的职业发展总体似乎不如同为亚裔的印度裔群体的讨论。这种讨论在每次有印度裔商界领袖高就著名公司CEO的时候,总会在华裔网站掀起一次热潮,比如去年Sundar Pichai出任谷歌 CEO时就是如此。财富五百强中比较知名的印度裔高管包括微软CEO Satya Nadella,百事可乐公司前CEO Indra Nooyi,Master Card CEO Ajaypal Singh Banga,而华裔似乎还没有在这样的位置取得一席之地(雅芳的former CEO Andrea Jung是一个例外); 此外,最近发表的在美亚裔收入统计也发现,印裔在美国的中位收入超过华裔(两者均大大
超过全美水平),也在华人中引起不少热议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5/18/5214337.html). 

Pichai.jpg

        Mr. Sundar Pichai, Google CEO

Nadella.jpg

            Mr. Satya Nadella, Microsoft CEO

根据相关统计,虽然印度裔在美国的人口不到1%,但他们在大公司的高管的人数仅次于白人(包括犹太人),远远超过华裔的比例。这个现象也引起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注意,“时代周刊”早在2011年就发表了一篇题为“印度的CEO出口”的文章 (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2084441,00.html);2015年,APEX RECRUITER公司研究美国500强企业CEO的国籍分布,结果显示85%的企业由美国出生的本土美国人领导(当然包括各个族裔),15%为外籍或在国外出生但已经入籍的“外裔”。75名外籍或外裔CEO中,印度有10名、英国9名、加拿大7名、澳大利亚6名,香港和台湾各1名,中国大陆无人上榜 (这个研究报告我找不到原文,只能找到如下面这篇的转载和相关报道:)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5/08/24/4508806.html

Fortune500.CEO.nationality.2015.jpg


值得指出的是,这些印度裔高管基本上都是第一代移民,而且大多是在印度完成了大学本科教育后来美的。另外,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的家庭背景也很普通,比如谷歌的皮查,就出生于一个非常普通的平民家庭,微软CEO 纳德拉也是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而且在印度的本科大学也还不是印度理工学院和印度管理学院这样的“印藤”,而只是普通的班加罗尔大学。他在美国就读硕士的学校也不是最最顶尖的精英学校,而是位于中西部的威斯康辛大学。印度本土学业竞争与中国的精英大学有过之而无不及(印度理工学院的录取率只有2%),因此,这些人可以说都是印度本土的‘学霸’级别的人物。

可以说,这群在美国企业界做得风生水起的印度高管,和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从中国来美的“老留”拥有相似的背景,而且在美国的学业和职业轨迹也很相似。也因此,他们在美国企业界的“崛起”让同为第一代移民的华裔群体感到一定程度的失落也是很容易理解的。虽然有不少人认为,在比较两个群体的职业成就时,不应该仅仅把注意力集中在企业最高管理层;毕竟,在美国许多大公司(尤其是高科技企业和技术部门),华裔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在公司中层甚至上层也开始占据领导席位,最近一些年更有不少尖端人才担任了重要的管理职位(比如曾官至微软亚洲总裁,后来回国担任谷歌中国总裁的李开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复旦大学本科和硕士毕业,后于卡内基梅隆获计算机博士学位)等); 当然也有不少优秀的华裔人才自主创业,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这个群体的代表人物包括油管的创始人之一陈士俊(八岁随家人从台湾移民来美);但相对于庞大的“金字塔底”基数,做到金字塔尖的华裔,无论从数量和知名度来讲,都与印裔有很大的差距。作为自古以来就将“读书做官”作为人生终极理想的中国人来说,华人在美国大公司高层没有占据到和印度裔相似的地位,还是让许多人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

Luqi.jpg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

            
即便在创业方面,印裔似乎也甩开华裔一大截至(据Kauffman Foundation "America's New Immigrant Entrepreneurs - Then and Now"研究发现,在2006-2012这六年之间,全美新创的工程和科技类公司中,有24% 是由出生在美国以外地区的人创办的;而在这个群体中,有33%的公司的创办者是印度裔移民,这个比例是下面七个移民创业者群体的总和!! 当然,印裔创业比例大于华裔,可能也与印裔在风险投资行业的从业数量和地位大大超过华裔有关。毕竟,对于创业者来说,资金来源和规模是一个决定成败的因素,而有相对容易获得的风投资金,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


从上面这些统计数字不难看出,印度新移民作为一个群体,在美国企业界高端的成就大大超过华裔,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印裔在美国企业界超过华裔的表现呢?印裔这个群体有些什么特质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呢?

不少有关的分析文章已经指出了这个差别的许多成因,比如华人第一代移民的英文水平整体不如印度裔,中国传统文化对“温良恭俭让”的过分提倡让华人比较规避风险,不愿出头露面;印度人更有群体意识,喜欢提携后进等等。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不同,就是两个群体在领导意愿和职业规划方面的不同。

60-70年代出生的华裔移民中,绝大多数在美国职场走的是技术道路。这中间包括一些“科班出身”的IT精英,比如上文提到的微软的陆奇,李开复等人;他们都拥有计算机科学或者相关专业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在行业内顶尖公司从技术做起,渐渐进入管理高层。但印度裔在美国的IT界虽然绝大多数也是从技术起家,但许多人并没有博士学位,而是到硕士就打住了,中间有不少人后来取得了管理或者工商方面的学位。从下面这个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华裔和印裔在高科技行业从业人员的教育背景的不同轨迹(请注意MBA 和博士这两行上中国大陆和印度裔的区别):

硅谷中印两个族群受教育的程度(%)




最高教育程度中国大陆台湾印度




高中毕业0.20.4
学士10.515.420.8
硕士(不含MBA)52.253.740
MBA7.214.928
博士28.614.98.4
Others1.212.5
Total100100100








Source: http://buddykingsky.blog.163.com/blog/static/32919295200827112235999/

如果说上面的比较还是侧重于一般员工的“群像”的话,那么下面这个高管的比较则可以给我们一些比较个人化的信息:

中印高管学业背景比较



姓名     职位 学业背景



Pichai SundarGoogle CEOBS (IIT), MS (Stanford), MBA (Wharton)



Satya NadellaMicrosoft CEOBS (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 MS (UW Milwaukee), MBA (U Chicago)



Ajaypal BangaMasterCard CEOBS (Delhi University), MBA (IIM)



Indra NooyiPeipsi CEOMS (IIM), MA (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



陆奇Microsoft VPBS and MS (Fudan University), Ph.D. (Carnegie Mellon)



李开复Google China CEOBS (Columbia), Ph.D. (Carnegie Mellon)


从这几位高管的背景来看,他们大都是从“技术职位”做起,本科和硕士学位也是技术性很强的专业,而两位高科技行业的高管在进入管理阶层之后又“回炉”获得了MBA学位。这个学位也是四位高管都有的一个资历,除了Banga 以外,其他三位的MBA 都是在美国的顶尖商学院获得的。虽然这是一个很小的样本,但窥一斑可见全豹,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华裔和印裔在高科技界的高管“比例”差异,和两个群体在职业规划和选择上的差别是有一定关系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ndar_Pichai (Google CEO Pichai Sunda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tya_Nadella (Microsoft CEO Satya Nadell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dra_Nooyi (Pepsi CEO Indra Nooyi)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868576/5475536.htm(陆奇)

https://zh.wikipedia.org/zh/%E6%9D%8E%E9%96%8B%E5%BE%A9(李开复)

造成中印两个群体在职业轨迹和发展上的这种差异,我认为还是和两个民族的文化价值观的差异有些关系。华人受老祖宗的教导,一向认为“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只要技术过硬,那么做官的道路就是稳稳在前的;这个观念,在“官本位”的中国传统社会大约是可行的,但在西方就没有那么有用了。虽然美国的大公司也有不少有从技术人才中选拔提升的传统,但这一般都是在中低层次才适用。到了公司的中高级管理层,仅仅懂技术,就不再是“充分条件”了。因为,“技术大拿”并不一定拥有成为高级管理人员必须具备的能力和资历。后者除了要有一定的技术能力以外,还要有领导才能,人际交往和交流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些恰恰是华裔的短板。当然,这里不是说去获得一个MBA 学位就能解决这个缺陷,但如果华裔有在职场商往上行的愿望,就应该考虑在技术实力之外,努力打造其他的‘软实力’。而MBA这样的学位(尤其是在名校的MBA)带来的人际关系和社会资源,往往价值超过了学位本身。希望在管理上有发展的华裔朋友,也许应该考虑在这方面下点功夫,做点应该的投资; 如果我们的理想只是做一个"技术大拿",那么也就不要对自己的群体在金字塔尖没有什么作为有怨言。

与此直接相关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在工作中的各种人际关系和社会资本的发展和积累,对于华裔来说也是一个需要正确对待的短板。以前经常听到一种说法,就是美国的职场相对于国内来说,人际关系相对简单。你只要照顾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在人际关系上面。从一定程度上讲这个观点有其道理,尤其因为美国的工作中的人际关系和生活中的圈子分得很清,不大会发生中国常见的那种工作上的关系带到生活中来的情况。但美国的职场中的人际关系其实也很复杂,而且一个人能否有效地管理自己身边的人际关系,是与她/他能否在职场如鱼得水直接相关的。

不少华裔朋友在谈到工作中的印度同事时, 往往对他们的“人际关系”能力颇有微辞; 殊不知,人际关系(personal relations)在美国的职场中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不是许多中国人印象中一谈到”关系’就想到“溜须拍马”,“阿谀逢迎”,“欺上瞒下”这样的负面行为。说到底,无论在哪一个行业,一个人的工作往往都是要通过和他人打交道才能完成,能够不和任何人打交道就能完成每天的工作的职业,现在可能很少很少。而只要与人打交道,无论是客户,同事,上司,还是下属,都会需要一个人运用自己的交流能力,解决矛盾和问题的能力,有些还要用到领导能力。这些都是“软实力”的重要部分,相对于一个人的“硬实力”--也就是技术能力和学历,资历等可以比较容易量化的东西,这些“软实力”由于看不见摸不着,很难比较和测试,也只能在工作过程中得到发挥和表现。虽然有些印度人的确有吹牛皮,拉帮结派的不良习惯,但在处理人际关系,尤其是“upward management” 方面,他们相对华裔的优势,是我们不能不承认的

面对差距,抱怨和冷嘲热讽不是答案,寄望于下一代也不是最好的对策。只有充分意识到群体的短处,努力改变现状,才能缩小我们和印裔的差距,也才能为我们的下一代在美国攀上新的高度提供更好的基础。



相关链接:

职场心得-- 如何培养和使用人际关系?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NTU3ODU=

男人难做,海外华裔男人更难做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0911/51236.html

成功不是偶然-- “The Outsiders”读后感 (上)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OTcxMTQ=

心态决定你能走多远-- “Mindset” 读后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Q0NDI3


女性与领导意志 -- “脸书”COO 新书读后感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Q5NjQ4




















































浏览(4444) (15) 评论(43)
发表评论
老妈的文章- 我的外婆(下) 2016-05-23 12:51:53

1950一60年代的中小学教师除白天上不完的课,改不完的作业外,晚上和寒暑假都是在政治学习和政治运动中度过的。因此,我们姐弟及表兄妹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外婆身边度过的。最多时外婆身边竟有5.、6个孙辈和她生活在一起。

孩子们的衣,食住行,甚至教育问题都由外婆承担。责任之大是可以想像的。当时虽然物质匮乏.一日三餐比较简单,每个人的衣物也不多。但一家的吃食、衣服被褥的洗洗涮涮、还是很大的工作量。更何况那时还没有自来水,全靠从井里提水,尽管外婆家的小天井里有一口她终生至爱的水井,但要从井里提水也是十分费劲的:一根长长的竹竿下端绑上一个不大不小的木捅,木桶放入水面后将竹竿用力向下撸,待水涌进桶后用力将竿往上拉,直到把桶提出。夏天和秋天水量丰沛倒也不难,但到冬天和早春井水枯竭,提水时外婆必须双腿跪在井边,身体尽量向井中探去,方能让木桶够着水面,这个动作是很危险的。我们长大些后也曾提水,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何况外婆视力不好再加上三寸金莲,这提水对她来讲还真是件不轻松的活!但她老人家却十几年如一日且一年365无风雨无阻。这绝不是今天的年轻人能想像出的艰难!

外婆不仅负责一日三歹和洗洗涮〩,还要为我们缝缝补〩。那时人们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谁不穿补丁衣服呢?谁又不穿哥哥姐姐穿过的衣服呢?这六个孩子该衣物的缝补、鞋袜的制作全由母亲和外婆承担。那时做鞋从自已做布垫起工序满多。记得小时从学洗衣到纳袜底鞋底这些活都是外婆教我们的。

5,60年代,人们的早餐最好的就是自制的泡菜就稀饭。中午和晚上大多是仅有一道菜。现在极普遍的面条那时都是高档食品(当然是在南方)。可那时吃面条几乎没有什么调料,只放点盐。我们家算情况好些的,还有两味上等调料一酱油和猪油。酱油是按滴数分配,猪油则是外婆用筷子头上蘸的一点〩。就是这样的面条一个月能吃上一两次就令全家人高兴了。另外.外婆还会做一道令我至今难忘的美食一一锅巴。偶尔外婆会用红薯或南瓜焖饭,节日也会做豆花。凡是做这些吃食时.孩子们会早早的在灶台边围上一圈。这时外婆会笑嘻嘻的问:“今天的灶台要倒了?”到饭食好了,一双双眼睛眼巴巴的盯着锅底那既香又脆的锅巴。这时、外婆将锅巴分成几个小团一人一份,吃得每个孩子满脸的笑容。除了人人都有的一份,外婆还会考虑有特殊需要的情况,如生病的孩子。但我记忆最深的是姐姐和我的凉拌菜和泡酸菜。那时我们读高中时一日三餐在学校吃集体伙食,外婆心疼我们,每晚晚自后回到家时,碗橱的角落里总放着一小碗这样的莱。我们俩吃着吃着既饱了胃又暧了心。

长大了,自已当家作主时也曾度过好长一段穷日子。说是穷,但比之那时的外婆不知好了多少倍。这时才体会到外婆那时要安排好一大家子人的生活有多难。她竟然能如此有条不紊的度过那艰难的岁月,真让人由衷的佩服。

小时候的事我记不太清楚,但‘外婆的家就是我的家,有外婆在就有了家,就有了安全”这种感觉是我永生不忘的。我几岁时,外婆家在大舅家后院,从大街回家要经过一条长近二十米的又窄又暗的过道。每当晚上从外面回家时,一进过道口我们就开始叫:“外婆、外婆“,再走进去时必能看到外婆屋外桌上昏暗的灯光。只要见到这豆粒大小的光亮我们心里就不怕了!因为我们知道此时外婆必定坐在桌旁等候着归来的孩子。待到我们读高中时,外婆家改道从后门进入。回家时要路过一条更长的也是又窄又暗的小道。我们从小道口就开始叫外婆以给自己壮胆,直到听到外婆一声长长的“哎!‘’提着的心才放下了。所以从小时起外婆就是我们的保护神!

外婆对孙辈的付出绝不止于生活上的照顾,她老人家对我们的教育也令人终生难忘。她教给我们好的行为习惯,也教我们做人的道理。外婆的教育从”站有站相,坐有坐姿,睡有睡相、吃有吃相”开始。站姿不必说,坐姿除一般概念外加不能盘腿而坐,不能抖动,不能晃悠。离桌时务必清理桌面,并将凳子放于桌下。睡相即睡前将衣服,鞋袜置于固定位置以便起床时快捷。上床后两腿微屈侧身而卧。吃相就更多了:拿筷子时手指不能翘起,以防夹菜时指向别人、夹菜时筷子不能和别人的交叉、不能在莱里搅来搅去、吃多少盛多少不能浪费、不能发出叭啦叭啦的声音等,真是既全面又具体。

外婆的教育也包含为人处世方面。那时,父母周末和假期才回家。也许人小不懂事,也许不知如何表达,也许是对父母有点陌生感,我们总是不大关注父母的情绪和需求。这时、外婆就会教我们:”去问爸妈要不要喝水?””想吃点什么?””哪里不舒服?”或直接让我们给父母盖上毯子、送杯水等。让我们从中学习关心、尊重。对集体对别人的态度往往也是从外婆那里学到。她常说:”在外面要长眼睛会看事”。“力气不值钱,用了它又长出来了。”意思是叫我们在外面要注意有没有需要帮助的,需要出力的,遇到了要主动去帮助,不要吝惜自己的力气。她不知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她说;”一颗粮,几滴汗。”她还说:”小偷针,大偷金。”外婆的教育还包括励志和理想教育。她几乎目不识丁,也几乎足不出户,但对要有志向,要对国家作出贡献的道理却一点不比别人少。她一生最尊重品德高尚,好学上进有作为的人。她经常教导我们:“要守纪律、要听老师的话”,要“好好学习做个有出息的人;切不可游手好闲,吊儿浪当”等等。同时,对我们的点滴成绩进步她都表现出由衷的高兴和赞誉。记得我备战中考时,外婆总是在一旁为我打扇,不时为我倒水;高二时我参加了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演出,回家后外婆对我说:“都说你演得好,普通话也说得好。”哎呀,那叫什么普通话噢,说了二、三十年到今天还一口”椒盐普通话”(带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这些情景今天想起来让人倍感亲切、温暖!

很难令人置信的是60多年前的外婆竟然还会心理辅导!那时,谁身上长了小包小块,或哪儿有点痛,外婆就用手按住那不适之处,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这即被外婆称作”咒羊子”。还别说,这方法那时还真灵,过不两天你一定会消灾除病了。很好笑的是我们几姐妹刚开始发育时感觉前胸有小块硬块且隐隐作痛,也请外婆”咒羊子”。这羊子当然是越咒越大,此时外婆就说这羊子不咒了,它自己会好的。现在才知道这些‘’羊子‘’哪里是咒好的?外婆是用此法转移孩子们的注意力,减轻思想压力。当然,这些病痛本身并不严重,假以时日自然就好了。但这种方法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还真帮了这个大家庭不少的忙呢!外婆也懂营养学啊。小时候全家人偶尔会被父母的亲朋好友邀请作客,临出门时我们必定会听到外婆的叮嘱;少吃饭多吃菜。这句在今天几乎全民都知道的话,对六、七十年前既不讲”三高”、也不讲”膳食的宝塔型结构”的人们,那绝对是经典之言了。因为那时的人,尤其是小孩吃饭能吃个肚儿圆就心满意足了,哪还知道什么营养不营养?外婆真有一股神奇的力量!i

外婆的教育艺术也是值得一提的。除心理辅导外,外婆的语言直白,简炼。比如:“书读到肚皮头,贼娃子都偷不走。”,“天地君亲师,老师是供在神龛上的。”又如;
“穿衣不提领,必定有点蠢。’“小偷针,大偷金”。再如前面提到的”一颗粮,几滴汗。”若谁吃饭时手不捧着碗,她会说你是”猪拱槽”。这些十分生动形象的语言让人易懂难忘。

外婆对我们真是恩重如山!她不仅养育我们成长还教会我们做人。我越到老来越感到她老人家对我们的教育是那样丰富而厚重。难怪每年清明祭奠外婆时大家都会争相回忆外婆的点〩滴〩。二弟常说:”外婆教我们太多太多的东西,一生都用不完。”只可惜我们对外婆的回报太少太少,怪只怪自己那时太不懂事,工作了也没给外婆买过什么好东西,更没让她能安享晚年,病了也未能服侍在身旁,以致她老人家老来常常一个人蜷缩在那间又小又暗的屋子里,在思念和回忆度过那寂寞难敖的晚年。每每想到此都会令人心痛心酸,也是满满的汗颜!外婆,请你原谅你不懂事的孙女!


外婆去世前一个星期接到母亲电话赶回去时,外婆因长期卧床长了两个较大的褥疮,疮痛之极。可是我和姐姐为她擦洗身子,清理褥疮,敷药时她却强忍疼痛,不想让我们难受。我们守了她一个礼拜后离开,可我们前脚刚走外婆就仙逝了!这么多年我们姐弟都要祭奠外婆,我只要在国内也必定前往。外婆的墓地偏居小县城一隅。地点偏僻且一段小路崎岖难行,好在墓后有两棵树夏天为怕热的外婆遮阳,前面有小小的作坊,它些许能陪伴寂寞孤独的外婆!

而今我已步入古稀之年,一我在心里常常对外婆说:”外婆,谢谢你的养育之恩。愿你在天堂快乐_幸福!”

     "外婆,我爱您!我下辈子还做你的孙女。我会做得更好!”

     外婆,安息吧!


相关链接:

老妈的文章- 我的外婆(上)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605/256796.html


老冬儿:忆外公(下)
http://blog.creaders.net/u/3969/201605/256709.html


百草园:2016梦之旅:祭悼外公
http://blog.creaders.net/u/2025/201605/256753.html

百草园:忆海拾贝 -- 我的外婆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NTg0NDU=


















































浏览(1549) (4) 评论(14)
发表评论
老妈的文章-- 我的外婆(上) 2016-05-21 16:31:50

这篇回忆文章老妈前一阵就写好了。本来想在母亲节时发的,后来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这两天看到冬儿写的回忆外公的好文,今天又看到百草园回台湾祭奠外公的文章,感动之余,决定也把它贴出来,寄托一下对祖辈的怀念。

------------------------------------------------------------------------

外婆离开这个人世已经30余年,但她的音容笑貌却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高高瘦瘦的个子,白皙的瓜子脸, 纹丝不乱的发髻,洗得蓝中发白但依然洁净合身的中式衣衫,再配上一双三寸金莲,即使放在现在也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然而就在这美丽,贤淑,温婉,柔弱的外表下却包涵着一颗大彻大悟,极度隐忍,坚毅,有担当的心灵,和聪慧,理性的头脑。当我今天再次回忆外婆时代这种感觉更加清晰。对外婆更加亲近和尊重!

 

外婆生于上世纪末尾,20几岁时已经是三个小孩的母亲:大小舅舅,和我母亲。这正是风华正茂的大好时光。可造化弄人,外公得了重病(至今仍不知何病),久治不愈。 无奈之下,只得病急乱投医了。不知哪位愚蠢而恶毒的庸医开了一个方子, 药引子居然是“一小块人肉”!面对这闻所未闻的药方,大家都嗤之以鼻,唯独外婆对此笃信不疑,并趁孩子们不在家时一个人用剪子将自己左臂上的一小块肉剪下入药了!可是老天总会戏弄人,尽管外婆做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牺牲,还是未能挽救外公的性命。 从此20几岁的外婆独自一人承担起养育三个孩子的众任。外公在世时是一名小职员,全家靠他微薄的薪水和几亩田地租金度日。外公这一去了全家生活顿感拮据,知道母亲稍大些时作些女红挣钱补贴家用。尽管日子艰难,除大舅较早成家之外,我母亲和小舅舅都完成了高中学业。  

 

我们还是小孩子时听父母讲了外婆的往事时,会抚摩着她左臂上的铜钱般大小的伤疤问她:“你剪肉时痛不痛?”她总是很平静地说,“为了救你们的外公,不痛”。 我再大些时,会不时想:“外婆当时如何一个人剪下了自己的肉?她当时痛到什么程度?如何处理伤口?" 现在,当我步入古稀之年,我想到更多的是,外婆从20几岁寡居到她老人家离开人世的60年间有多少寂寞,孤独和悲伤缠绕着她?她向谁倾诉,向谁发泄?没有。有的只有隐忍,只有牺牲。这不由得让我对外婆增加了更多的敬意!

 

一晃到了解放,当时外婆大约50岁左右。虽然她根本不懂政治,也几乎足不出户, 但凭她经历三个朝代的阅历,她认为新中国比清朝,民国好在她常常对我们说,“新中国好,把坏人变好人”。“你们要听毛主席,共产党的话,好好读书,将来为国家做事”。

谁知被她称作“好”的新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不久就给她带来了终生的恶运。

噩运第一个降临到当时为小商贩的大舅舅头上。1953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他以曾参与抓捕地下党员的名义被捕,继而被判刑,发配到四川最偏远的彝族聚居地雷波县大山里的劳教农场劳教,直到被折磨致死。噩运第二次降临到时为小学校长的小舅舅头上。1957年反右斗争中,他在向党提意见时,说“学校的事不能都由党员说了算”,从而因言获罪,被定为右派分子,第三次噩运当然就落到我那时任中小学教员的父母头上了。1966年父亲被打为“叛徒”而身陷囹圄。短短的几年,外婆整个的世界被颠覆了,被毁灭了!

 

面对接踵而至的灾难,外婆的内心自然会有恐惧,悲伤,无助。但她表现出来的却是冷静,沉默,默默的隐忍。大舅舅从被捕到发配劳教期间,她只叫我母亲和小舅大厅消息。大舅舅从到劳改农场直到去世的几年间和家里只有少得可怜的书信来往。几年后便音信全无。为了缓解外婆的牵挂,我母亲和小舅舅假借大舅的名给外婆写信, 不知外婆从字里行间是否起过疑虑?后来,小舅舅和我母亲相继遭到噩运之后,这善意的谎言就此终结。在后来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外婆对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大儿子只字不提,仿佛她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儿子一样。我坚信外婆早就直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噩运落到了她身上。她只是只字不提,不问。这是对生者在那纷乱的世界中得到一点宁静,也是对逝者的尊重和爱的体现吧。

 

1957年夏天,在反右斗争中小舅舅一句“学校的事不能都由党员说了算”而获罪,被定为“右派分子”。从此一个受人尊敬的小学校长沦为了勤杂工。从一个站在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的开朗,活泼的人,变成一个与厕所,垃圾为伴的沉默寡言的人。 经济上的困难更是让人痛心。记得59年秋天,我已是高三学生,当时中学生的口粮要靠自己从几十里外从乡粮站背回。 一次背粮的路径要经过小舅的学校, 返回时我就顺道去看他。 一进门,见到十平米的房间除了两张床外舅一张书桌,床上对着既旧且烂的被子和衣服。书桌上放着一些纸和笔,以及一堆碗筷,再加上门口台阶上三块石头一口锅。这就是全部家当了。小舅舅原来脸上一双大眼睛和时时挂着的笑容,变成了呆滞,麻木的表情。这幅景象深深刻在我脑海里面,至今不忘。也不敢忘。小舅变了!

 

面对小舅的噩运外婆没有抱怨,悲愤,有的是耐心的劝慰和实实在在的帮助。小舅少数几次回家时,外婆都要叫上她最看重,也最相信的人-我父亲, 去开导,劝慰小舅。她总是静静地聆听,或者轻声叮嘱几句。我母亲时不时也会按外婆的意思给小舅一些经济上的援助。同时,外婆又将小舅的两个孩子接到自己身边抚养,这些都是那时一个寡母所能给予的一切了。

 

接下来,就轮到我父母了。土改时我母亲虽被化为地主,但因为她的开明,农会并没有为难她。 事情到了1964年的清理阶级队伍和66年的文化大革命, 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地富反坏右”翼根杠子一划,当然地被清洗。从此从幼儿园老师变成了洗碗,扫地的清洁工。我的父亲就更惨了。他本是中共地下党员,还是县支部书记。可惜大革命失败后组织关系断裂而脱党,这下子从一解放开始历次运动他都成了“运动员”。好在前几次的“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反右”,“清理阶级队伍”,他都有惊无险。但到了文革就再也不能幸免了。尽管没有证据,但人们按照“清末进士的后代”的出身,得出“这样的人只能时反革命”的结论。“即使入了党,也必定是钻进党内的坏人”。“这样的人入了党也只能时叛徒”的逻辑,他被理所当然地认定为党内叛徒。因此,文革一开始,我父亲就成了反革命。县城大街小巷的墙上,横幅上到处都是打倒父亲的标语,父亲自此陷入十几年的被迫害之中。

 

父亲的被揪出,对外婆的打击是巨大的。在印象中外婆和父亲之间有种超越岳母和女婿间的情感。他们之间的互相信任,尊重的情谊似乎更深。这可能源于外婆一贯尊重有知识,有学问的人而父亲既是出身名门,又是县上最高学府的老师。当然得到了外婆的尊重和信任。所以外婆家里的大小事情都要听我父母的意见,让父亲出面解决。再者,自解放后代尤其时大舅舅身陷囹圄之后,外婆的生活就由我父母承担了。而对父亲来讲,他自幼丧母,对一个对他如此看重,又如此有修为的岳母自然时视为亲生母亲一样。因此,外婆和父亲关系一直极好。据弟弟们说,听到外婆去世的消息后父亲立刻赶回家里坐在外婆床前拉着她的手哭泣不止。这又岂是一般的岳母和女婿的关系呢?

 

文革开始时我已经不在外婆身边,对她的表现不大知道。但我想她定从父母去看望她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甚至从此不见中发现了端倪。再或者从那似乎要把整个地球掀翻的“革命”热浪中感知到了。总之,外婆知道父母出事了。自文革开始,大家都卷入了无休止的运动中,很少顾及外婆了--她只能长时间地一个人幽闭在她那阴暗的十几平米的小屋中,想起来真是令人难过。她那时一定是非常的孤独,忧伤,无助!尽管这样,她仍然保持着特有的镇静:不多问题不多讲,自己管好自己。所幸当时她的听力和视力都已经很差,这也许让她少了许多烦扰,多了些许宁静。

 

待到文革结束,外婆已经八十高龄。小舅舅和我母亲景况才渐渐好转起来。外婆的心也才得到平静。但她的一生直到终老都未能享受到什么好的生活。这是我们这些孙辈们最遗憾和痛心的一件事。因为外婆不仅对丈夫,对子女是那样的慈爱,她对孙辈的爱也不是常人能比的!

 

待续(我的外婆(2)

 

相关链接:

老妈的文章:我和孙子互帮互学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94738


老妈镜头下的秋色和老爸的家常菜(多图)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NzM3NDE=







浏览(2117) (7) 评论(20)
发表评论
谈谈教育公平(下) - 伊州教育经费改革法案 2016-05-17 14:50:19















































五月十二日, 伊州议会以31 对23票通过了名为“Better Funding for Better Students”的SB231法案。该法案是从两年前的SB16演变而来,旨在改变伊州公立中小学学区经费不平等的问题。但由于该法案会导致本地资源较为丰富的学区(比如芝加哥郊区的一些学区)变相地减少经费,而本地资源较为贫乏的学区(比如芝加哥市区的学区)获得更多资源,而引发了新一轮教育资源应该如何分配才真正公平的讨论。

要讨论这个问题,首先需要了解一下伊州公共学区的经费来源和目前的状态。

大家知道,美国的公立中小学的经费来源一般分为三个部分:联邦政府拨款,州政府经费,和本地资源(多来自地税收入)。联邦政府对中小学的拨款一般以 grant 的形式获得,但所占比例较少(全国学区年经费中平均12%左右来自联邦政府拨款);州政府的拨款在全国中小学区平均占总经费的43%,但在伊州,这个比例仅仅为28%;因此,本地地税收入在伊州的中小学学区占的比例高达60%,而全国平均则只有44%(http://nces.ed.gov/pubs2013/expenditures/tables/table_01.asp).也就是说,和全国其他州相比,本地资源在伊州的中小学经费中所占比例相当高, 而州政府对中小学的投入则相当欠缺。

FY 2016Source of   Revenue (in millions of dollars) and percentageTotal
StatesLocal %State %Federal %Local State Federal








California31%54%14%20,15334,7438,85564,130
Illinois59%28%13%16,7338,0213,50828,263
Michigan33%54%13%6,30810,5162,57619,410
Ohio45%44%11%10,26010,1712,45322,729
New York50%41%9%28,58523,4385,12257,146








US44%43%13%261,678259,80975,998597,486

即便如此,伊州对公立中小学(K-12) 的经费自从2009年来仍然连年下降,六年之间砍掉了$861B( 12%),尽管这六年间中小学公立学校就学人数基本保持不变(总数为两百万左右)。在2012-2013年间,伊州中小学获得的人均州政府拨款下降4.7%,为全国50个州里降幅第三位(详见:http://www.cbpp.org/cms/index.cfm?fa=view&id=3825)。

面对这种状况,伊州的居民和政客们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伊州的中小学funding system必须改革,否则难以为继。问题是,应该如何改?在州政府本身都已经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如何增加中小学经费呢?答案无非是两个,增加州个人和公司收入税,以及增加地产税。但伊州共和党州长和民主党议会在增加个人收入税的问题上相持不下,曾经提高到6%的个人收入税在过期之后没有得到延续,因此增加州税来提高教育经费的路暂时被堵死了。因此,剩下的就是通过增加地方税收来提高教育经费了。

问题是,地税收入原则上是要在本地留成的,而且如上所述,伊州目前的教育经费结构本来就已经过度依赖本地地税收入了。如果一味地通过提高地税来维持日益增高的教育经费,结果只能是富有的地区学区越来越富,本地资源缺乏的学区则不能得到什么提高,因为它们的地税增加空间有限。在这样的情况下,伊州的民主党议员提出了目前这个改革方案,企图在不增加州政府教育经费的前提下,通过调整州政府对本地资源不同的学区的拨款额度,来达到学区之间相对平等的目的。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个法案会怎样改变伊州公立学校的经费来源分配:

目前,伊州政府对学区的主要拨款General State Aid (GSA) 是根据人均经费需求水平(Foundational Level) 和人均本地资源来计算的。这里的人均经费需求基本水平(FL)在目前是一个固定数字,所有学区相同,2015-2016学年是$6,119。而“本地资源”则是由州政府对各学区的地税收入进行估算而得到的。GSA 分成三个级别,下面这个表格比较了三个级别的适用学区,州拨款计算公式,2015-2016年每个级别的学区数量和人均接受州拨款数目。

Current Illinois General State Aid (GSA) calculation formula




Applied toGSA Funding per pupilNo. of Districts%Funding in 2015
Foundation FormulaDistrict with local wealth pp<93%, or $5691 per pupilFL - Local Resources pp61867%$428 - $5500 pp






Alternate ForumulaDistrict with local wealth pp between 93% and 175% of FL pp5-7% of Foundation Level 17519%$306-$428 pp

(or between $5691 and $10,708 per pupil)(or $306-428 per pupil)


Flat Grant FormulaDistrict whose local wealth pp is higher than 175% of FL$218 per pupil596.40%$218 per person

(or above $10,708 per pupil)















如图所示,2015年伊州所有的922个学区中,有618个(67%)属于第一类,学生人均获得的州经费在$428-$5500之间;另外175个学区属于第二类,平均获得州经费为$360-$428/人;最后还有大约59个学区属于第三类,每个学生只获得$218的州拨款。另外还有70个“Lab Schools",其经费构成自成一体,这里就不包括在讨论里面了。从上图可以看到,第一类学校人均获得的州拨款最低为$428,最高则达到了人均$5500!而另外两种学区则最多得到人均$428,最少$218的GSA。所以,目前的计算方法已经造成了本地资源较为丰富的学区获得较少的州政府拨款的事实。

那么,SB231 会带来什么变化呢?它的主要改变就是将目前“一刀切”的“Foundational Level”改为所谓有加权的人均需求水平。也就是说,根据各学区的情况,“Foundational Level”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下面是具体的加权因素:

特殊教育:                  100%
低收入学生:                25%-75% (根据低收入学生的比例决定)
需要补习英文的学生(新移民):       25%
全天制的学前班:              5%
1-3年级学生人数:              5%
九年级学生人数:               5%
AP 和大学学分人数:            2%
职业轨道学生人数:             2%
资优生人数:                1%

比如,一个学区如果低收入学生占学生总数25%,特殊教育学生占10%,需要补习英文的学生占5%,资优生占5%,1-3年级学生占30%,就会导致最后的 FL 增加为36.5%,也就是说,这些加权会让这个学区的人均“FL”增加到$8352。

(0.5X 0.25+0.1X 1.0+0.05X0.25+0.3X0.05)=0.365

这里要指出的是,一般来讲,低收入学生人数较多,新移民比较集中,特殊教育需求较高的学区,本身就是‘本地资源’较少的地区。而这些学区的州政府拨款在目前的体制内就已经得到照顾了。而现在的加权公式,更增加了它们的“需求水平”,所以进一步造成了州政府拨款的倾斜。所以,法案倡导者所说的该法案对比较富有的学区不会造成经费减少是不对的。

当然,政府有责任通过资源的再分配来对本身资源较少的人群给予一定的照顾和补贴,这也是“Level the Playing Field”的精髓所在。但问题是,决定到底多分配多少的基础本身就不是很准确的,这就造成了很多人为可以manipulate 的空间。比方说,芝加哥公立学校的低收入学生比例在2000 年只占40%,但到了2013年居然上升为91% (https://www.illinoispolicy.org/busting-forrest-claypools-4-big-myths-about-cps-funding/)!这样离谱的比例增加,除了归于学区学生结构本身的变化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用来划分“低收入”的标准变了(由以前的根据达到获取免费或者减价午餐的条件来划分,变为所有获得DHS service, including MedicAid, SNAP, 等的都算),因此,许多以前不会化为这个群体的学生,也进入了这个分类。而低收入学生的比例越多,加权的比重越大,学区获得的额外州政府拨款就越多。这样的做法,到底是不是公平呢?

当然,这个法案还有不少其他条款,比如对芝加哥公立学区的教师退休基金增加拨款等,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多说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下面这个链接,有伊州现有教育经费体系,SB16, SB1, 和目前通过的SB 231 的主要条款比较。
http://fundingilfuture.org/wp-content/uploads/2016/04/SB231-Better-Funding-for-Better-Schools-Comparison-Chart.pdf


说到底,问题的关键是在饼没有做大的前提下,如何分配现有的饼才是更公平的。这是问题的关键。不仅仅是伊州存在这个问题,我在“上”篇中谈到的加州SCA 12 也是关于如何在州内居民(纳税人)和州外学生(付高额州外学费)之间分配有限的资源的举措。联想到中国这两天出台的12个省市“调出”16万个大学招生名额照顾中西部地区考生的政策,这个问题不仅仅是美国的难题啊。

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如何才能真正做到教育公平?伊州政府的这个法案是否是改头换面的“劫富济贫”?这样的政策倾斜是否能够解决相对贫穷的学区的资源短缺问题,从而达到“Level the Playing Field”的目的?这个改革又会给相对富裕的学区带来些什么影响?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分享思路!


相关链接:

谈谈教育公平(上) - 加州SCA 12 法案和江苏湖北的高考名额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U2Mjgz

谈谈伊州和芝加哥的财政危机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Q1OTg4

芝加哥教师工会为何罢工?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209/123437.html

美国的大学学费为何越来越贵?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QzMTk2

加州大学的招生政策让本州学生入学更难吗?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604/253082.html

谈谈加州SCA 5 和华人的对策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Tc0NTE0






























































浏览(515) (2) 评论(2)
发表评论
谈谈教育公平(上) - 加州SCA 12法案 和江苏湖北高考名额 2016-05-16 13:41:27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教育公平的话题再次在中美两国被大众关注。先是加州的SCA 12 法案被允许十一月公投。此法案要求加州大学系统(UC system)改变现在的招生政策,回到以前的对本州学生优先考虑的政策上来(关于加州大学系统最近几年扩大外州和外国学生招生,我在前段时间写过一篇文章,详见: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604/253082.html);而前几天,中国江苏,湖北等省的家长们则开始抗议教育部要求这些地方“调出”十六万个高考升学名额给中西部地区考生的政策。一时间,教育公平成了风口浪尖的话题。

SCA 12 法案-- 加州学生应该获得录取优先吗?

先来说说加州的SCA 12法案(http://scvnews.com/2016/04/20/runner-huff-measure-on-uc-admissions-passes-senate-education-committee/)。有读者也许记得,我前一阵写了一篇题为“加州大学的招生政策让本州学生入学更难吗”的博文,介绍了加州加政府针对加州大学系统(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ystem)的题为“加州大学招生和财政决策对本州学生的负面影响”的审计报告及它的主要发现和建议。这个调查发现,从2011年以来,加大系统对对非本州申请人的入学要求有较大的降低,而这个标准的降低从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加大系统外州和外国学生人数和比例大幅增加的现象(外州和外国学生在五年内增加了两万 --当然这个现象还有一个主要的因素就是申请加州大学系统的外州,尤其是外国学生最近几年也大幅上升)。2011年之前,加大要求外州申请者必须达到本届申请人的平均水平以上才能考虑录取。但2011年后,这个要求被放松了。在此之后的三年里,加大系统录取的71,000 位非本州学生里,有大约16,000 位的成绩(包括标准考试成绩和平均绩点)都低于本校区的本州学生的中位水平。而同时,不少合乎录取条件的本州学生,却不能被自己希望录取的校区录取,而被其他校区录取。但这些学生中只有2%接受了这样的“系统内再分配”。其他的绝大多数则没有选择进入任何一所加大分校。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604/253082.html#sthash.lzDK7Dy0.dpuf

下面这个图表比较了2010-2015五年间,加州大学系统入学新生的比较(本州学生,外州学生,和外国学生的增长幅度,以及本州和外州学生的录取率,并与几个相似的其他州大作了相关比较);可以看出,虽然州内学生的下降比例只有1%,但外州新生上涨幅度高大100%,外国新生的涨幅更是达到了200%(当然造成这种高额涨幅的一个原因是外国学生和外州学生的基数大大小于本州学生,但即便如此,也应该算是涨幅惊人):

SCA12.facts.jpg

Source: http://runner.cssrc.us/californiastudentsfirst

由于加州大学是州立大学,学校经费的一部分(大约10%)是由本州居民和企业的税收收入来支付的(其他部分由学生所交学费 -14%,各种研究基金-19%,以及医院创收- 33%等来支付)。因此,从理论上来讲,加大系统有义务将本州学生作为招生的主要对象。但造成上诉现状的原因之一,是最近几年的州政府经费下降,加上超过一半的本州学生由于家庭收入低下,根本不用自己交学费(他们的学费会由联邦和州政府的各种助学金项目资助),所以加大系统不得不通过增加外州和外国学生人数的做法来增加收入(因为州外学生支付的学费是州内学生的2-3倍)。据估计,在2010-2015年的五年之间,整个加大系统增加的两万名外州和外国学生为学校带来了每年大约十亿美元的额外学费和生活费收入。(http://weidb.com/p46191&g=999&tag=641&page=1)

这个现象当然会引起加州居民的反弹,因此,议员Runner and Huff 推出的SCA12 法案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这个法案要求加州大学系统重新给予本州学生录取优先(This measure would require the regents to act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people of California and to honor a their fiduciary duty to California residents who aspire to attend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y ensuring that priority in admissions is given to applicants who are California residents)。 具体的做法除了加强对加州大学新生招生进行监管以外(法案要求加大系统每年上交新生录取资料统计),主要是要杜绝招收成绩低于州内学生平均成绩的外州和外国学生(详见“Californian Students First” 网站:http://runner.cssrc.us/californiastudentsfirst).

目前围绕SCA12 的许多讨论,让人不能不联想到两年前另一个有关大学录取的法案 - SCA5引起的争议。大家知道,加州在1997 年率先废除了AA 在录取中的使用。也就是说,加大系统不再像大部分其他公立学校一样,在录取过程中将申请人的种族和其他社会地位因素作为考虑的因素,而是主要考虑考生的学习成绩和其他表现。这个政策改变,导致了最近十年中加州大学亚裔学生比例大幅上升,而非裔和墨裔及白人的比例相对下降。我在以前的一篇题为“谈谈 Affirmative Action 和种族在高校录取中的作用”的文章中有详细介绍: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104/83189.html

加大系统废除 AA 的结果之一,就是亚裔学生的比例大大超过了亚裔人口在本州人口中的比例(35% v. 14%),而非裔,墨裔和印第安人的学生比例(27%)却远远低于这三个族群在加州人口的比例(54% )(http://www.mercurynews.com/ci_23516740/affirmative-action-ban-at-uc-15-years-later)因此必然引起该州非裔和墨裔的强烈反弹。两年前,议员提出了SCA5 法案,倡议将AA重新引回到加大录取的考虑因素中,造成了华裔社会的反对。最后这个法案没有得到通过,关于这个法案, 我也做过介绍,详见: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Tc0NTE0

从上面的介绍可以看出,围绕有限的教育资源,加州州内学生和外州,外国学生之间存在“分蛋糕”的矛盾,而在加州州内学生这个群体中,也存在着各个族裔之间的资源分配。这些群体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因此让这一场场的争夺战眼花缭乱,扑嗍迷离。

当然,围绕大学名额的资源之争不会只在美国才有。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江苏,湖北等六个‘高考大省’被教育部要求“调出”十几万个高考升学名额,其实也是对稀缺的教育资源的争夺在中国社会的表现。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案例。

江苏,湖北等地的“高考名额调出”

虽然中国没有AA,但实际上在升学问题上对少数民族的照顾是一直存在的,这和美国的AA如出一辙;但由于中国少数民族的人数远远低于美国的非裔和墨裔,而且在政治上中国少数族裔的力量也远远低于汉族这个主要民族,所以民众对于这种“照顾”并没有太多非议。加上这些少数族裔的学生即便在大城市读完书后,也多数会回到自己的家乡,所以对社会秩序的冲击不是很明显。

但银币的另外一面,则是多年来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考生比一些其他省市的学生“更容易”上本地的好大学这个现象。据相关报道,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本地考生报考本地大学的高考分数线一直比许多其他地区(尤其是湖北江苏这样的高考大省)要低得多。我还记得当年上大学时得知同班的江苏同学的考分时的惊讶(那时还是全国统考)。而且,中国自从2015 年开始由各个省和直辖市自己出题,废除了长期以来的全国统考,也为各地调整高考难度大开方便之门。

面对“不公平”的指责,北京上海的同学可能会说,那你们加州的公民要的不就是同样的对自己人的“优先考虑”吗?的确,这两者之间是有很大的相似度,但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不同必须指出,那就是加州大学是州立大学,经费中有相当部分是州政府收的税来支付的;而北大交大这些学校却是国家下属的,和市政府没有太多直接的经费上的关系(当然市政府肯定还是有投入的)。所以,从理论上来说, 北大清化交大复旦“优先照顾”本地学生从资源来源上来说是没有道理的。当然,问题的另一面是加州大学有州内学费和州外学费之分,而中国的大学却没有这个区别。所以两者还是有不同的地方。而且,北京上海等地优先照顾本地学生,对外地学生提高招生线,可能还有以后工作就业的问题。毕竟,大城市的孩子都有本地户口,而外地学生来这里读书后如果都希望留下来工作,本地政府会有很重的负担。

但这次被要求“输出”高考名额的并不是上海北京这些城市,而是本地竞争就很激烈,升学很难的江苏湖北等“高考大省”,输出的对象则是中西部等高考升学困难户。就难怪这些地方的家长要激烈反对了。也许更靠谱的是让北京上海让出几万个名额给这些中西部地区?这样一来,这些本不应该受到“优先照顾”的大城市考生,会将资源“分给”缺少名额的中西部省市?但这样的话,这些大城市的学校会增加很多来自中西部偏远地区的学生,今后的就业压力会是一个大问题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kejiaowen/yf1-05152016110413.html


这样看来,要真的实现教育公平的确是个很难的事情,因为在这个复杂的体系中,存在着许多不同阶层和群体的利益相关和争夺,也牵涉到许多复杂的经济和政治群体的利益争夺。怎样做才是真正的公平?相信没有人有能让大多数人信服的答案,最多也就是做到相对公平而已。我希望我的这篇文章能为相关的讨论提供一点有意义的思路和角度。

在下篇,我会专门讨论一下最近在我们伊州通过的一个关于中小学经费拨款改革的法案。敬请关注。


相关链接:

加州大学的招生政策让本州学生入学更难吗?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604/253082.html

漫谈 Affirmative Action 和高校录取中的种族因素(上)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104/82975.html

漫谈 Affirmative Action和高校录取中的种族因素(下)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104/83189.html

美国的大学学费为何越来越贵?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QzMTk2

谈谈加州SCA 5 和华人的对策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Tc0NTE0
























































浏览(1611)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53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