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网络日志正文
中共结合传统专制文化与现代洗脑黑技术,企图征服世界宇宙 2021-07-19 19:50:03

中共结合传统专制文化与现代洗脑黑技术,确实蛮厉害的,难怪马克思、列宁主义及苏联可以对抗世界冷战几十年,中共更倖存至今,与美国等民主联盟对抗,有其理论运作体系,非同一般土匪流氓政权,变成高科技有其文化的流氓了....

难怪中共壮大后,得意忘形,忘了自己还是一流氓土匪,居然企图征服世界宇宙


虽然中共实力还是很强,不管对内还是对外,只是这些实力认真检视,看来有些虚幻,很多经不起检验的...

暴发户还是暴发户心态,何况还是赚黑钱的暴发户,能得意多久?早晚会暴露出致命弱点


诈骗、洗脑术,再厉害、再绵密,还是有被识破、唾弃的一天....

甚至我觉得中国大陆人,很多早已经看穿中共洗脑术,也早清醒了,只是不想惹麻烦,在假装被洗脑成功,人数及比例应该不少,毕竟中国人还是很聪明的....

(最近发生许多利用爱国主义圈钱、骗钱事件,可见还是很多清醒人,只是一部分有些是坏人也清醒了,呵呵)



-------------分界线-------------


细数中共洗脑术,看谁中招多多(ZT)

(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 。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韩战期间,美国人发现他们被俘虏的人在经过中共的宣传教育后,很多人变得反美亲共。当时流传一个说法,就是中共研制出了一种可以用来控制大脑的秘密神经武器。「Brainwashing」这个词就是那时从中文的「洗脑 」一词翻译过去并介绍给了西方社会。当时美国人非常紧张,甚至CIA也专门立项开始进行控脑试验。

最后发现是虚惊一场,中共并没有什么能够控制大脑的秘密武器。怎么洗脑?就是在封闭的环境中,采用暴力、威胁,高强度的思想灌输而已,用中共的话说,就是「思想改造」。洗脑并非易事,所以才要如同一个疗程一个疗程地搞运动。其基本原理就是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理论,从肉体的怕,到心理的依赖,反覆洗脑,直到成为听党的话的驯服工具。几十年下来,洗了几代人之后的今天,中共的洗脑效果终于显露出来了。


一、共产党洗脑毒害知多少?

中共的洗脑也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政治学习」和「思想改造」。套用中共的话说,是全方位的系统工程,一切都是为了洗脑,一切都是为了控制人的思想。效果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妨列出几个:

1)  接受共产党统治的现实:共产党不好,可是,没有替代方案。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乱。

2)  设身处地为共产党着想:「我要是共产党,也会这么干」,所以不是共产党的错,是被整的人的错。

3)  中共等同于中国:批评中共就是反华辱华。为中国百姓的人权发声的人,却遭到很多中国人的痛骂。

4)  自觉抵制敏感信息翻墙甚至人到了海外,对于被中共隐瞒的真相,不看不听不信,认为都是假的

5)  「厉害了我的国」:把人民血汗创造的经济发展归功于党,在自豪和狂妄的混杂情绪中为中共摇旗吶喊。

6)  与「敌人」做斗争:对于中共用谎言树立起来的国内外敌人,老百姓很容易被煽动起来愤怒声讨和抵制。

7)  相信中共的「制度优势」:专制能集中力量办大事,而西方的党派轮替,成不了大事,美国的衰败是必然的,未来是中共国的世纪

8)  替中共的恶行开脱:他没看见的,他就认为共产党不会干。只要中共没有整到他头上,就不信共产党有这么坏。说中共不好就等于说他自己一样,面对多少证据,就是要替中共辩护。

9)  「天下乌鸦一般黑」:哪个国家没有腐败?哪个国家没有人权问题?哪个国家没有贫富不均?于是,中共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了。

被洗脑的症状还多得很,这里也不过是蜻蜓点水。


二、细数中共的洗脑术

要细数中共的洗脑术,还真是数不过来。笼统的说,我们可以大致从下面几个角度来看一看。

1) 基于无神论的党文化 ,营造了洗脑的大酱缸

五六十年代那种「思想改造」的运动,现在也少了。中共洗脑越来越容易了,原因就是几十年下来,五千年敬天奉神、善恶有报、仁义礼智信的神传文化,被中共代之以基于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党文化 。共产党本是黑帮、流氓、邪教的集合体,搞出来的党文化漠视生命,崇尚暴力,好勇斗狠,缺乏同情心,不信善恶有报,明哲保身,落井下石,是否不分,评判一件事的对错,不是从爱惜生命出发,而是「我要是共产党,也会如何如何」,「活该,为什么要跟党作对?」,不是指责共产党,而是责怪被共产党整的人。有了党文化这个大酱缸,有了无神论作为国教,中共做起恶来,就如鱼得水。

学生都很反感「政治课」,可是,从小学到大学漫长的政治课学习,不知不觉孩子们还是接受了无神论是真理,接受了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弱肉强食的斗争史。

被中共洗脑过的许多症状,往根里挖,很多都能找到无神论作祟的影子。不信神的社会,没有三尺头上的约束,道德自然会堕落,很多人却鄙视能提升道德的宗教信仰。中共的人权迫害,很多都与信仰团体有关,只要被戴上「迷信」的帽子,很多人对中共的打压也就听之任之了,甚至还帮着中共助纣为虐。因为无神论,也就没有了精神信仰的追求,沉迷于物质生活的满足,吃喝玩乐,没自由就没自由,被监控就被监控,只要党不整到自己头上就好,甘于被圈养。


2) 混淆中共与中国,「反党就是不爱国」

一个党不等于一个国家,这是常识,但是,在党文化中,这个常识就是「歪理邪说」。「党和国家」,「党和政府」,「党和人民」,「党和群众」,党永远在前面,党不但代表国家,而且比国家还大。从出生,上学,就业,到退休,从生几个孩子,到允许看什么网站,从给不给你饭吃,到给你什么饭吃,让你生让你死,什么都在共产党的掌握之中。在人们的印象中,已经记不得共产党是一百年前从欧洲传过来的舶来品,而感觉是土生土长的东西,如同没有共产党就不会有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一般,如同「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一样,不但从心理上觉得离不开党,从生理上也觉得离不党了。

奠定了「党等同于国」这个邪说之后,中共接下来的洗脑就是顺水推舟了:离开党去谈论国家,会变成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如同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所言,一听到反党,就以为是在反对国家。

那些所谓的「反华」「辱华」风波,大多都是这样的产物。人家批评中共的人权,揭露的是中共的恶行,是在为中国百姓的权利和福祉发声,被洗脑的人们却无线上纲成「反华势力」,大作文章配合共产党的宣传起闹。人权,是谁的人权?是中国人民的人权,你发不了声,人家帮你发声,不但不感谢,还骂人家是「反华势力」,多么可悲可嘆啊。


3) 营造「共产党跨了,中国就会乱」之类的伪命题

共产党摄取政权之后各种运动搞乱了中国,中国人对「动乱」谈虎色变。有了这样的心理基础,中共反过来就用「动乱」来恐吓百姓,宣传说如果没有共产党这样的强权,中国就又会陷入动乱,堂而皇之地「维稳」,为镇压百姓制造藉口。这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共产党是各种动乱的根本因素,没有了共产党,再乱也乱不到哪里去。关于这个话题可以展开大书特书,这里就不细说。


4) 盗用全球化带来的「大国崛起」为党贴金

再怎么「思想改造」,如果没有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共产党的洗脑不过是建在流沙上面,只要一走出国门,就会明白中共的谎言。四十年的经济发展,给了中共用来洗脑的本钱。但是,经济发展是不是就归功于共产党呢?中国人吃苦耐劳,只要有西方的资本和技术进来,只要政府不阻挡,经济当然能发展起来。儒家文化圈的亚洲「四小龙」,没有共产党,不也是发展得很好吗?

流行一时的「厉害了我的国」,就是用这些年的高楼大厦,基础设施,高铁支付宝这些东西来为中共唱赞歌。经济发展是全球化带来的机会,是人民血汗积累的成果,人民养肥了共产党,但是共产党悉数拿来为自己贴金。

要说中共对于「中国崛起」有没有贡献,也是有的。中共因为作恶太多,最后的合法性就完全取决于经济发展,于是,开启了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包括强取和盗窃智慧财产权,不给劳工合法权益,利用监狱劳教所奴工,不顾环境污染,上上下下的官员贪腐受贿权钱交易,没有底线的道德败坏,不守规矩的贸易政策,破坏国际经济秩序,不脚踏实地而幻想弯道超车等等,这种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短期内好像是刺激了经济发展,结果造成国内矛盾重重,国际上也四面树敌。国际社会给了中国一个相当友好的经济发展期,也期望中共能够改弦更张走向政治文明,但是,中共为了维持统治而糟蹋了这个机会。

面对西方对中共的警觉和制裁,中共也会一如既往地鼓譟西方在围堵中国的崛起,把国际普世价值与中共马列专制意识形态的冲突渲染成西方与中国的冲突。


5) 暴力,暴力,还是暴力

虽然我们上面谈到了依靠党文化与经济发展来洗脑,但是,中共最经典的洗脑手段——暴力和谎言——仍然是中共洗脑的基本功。

「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除了从肉体上折磨和消灭人,中共还有一招就是用饭碗来控制你,不给你饭吃。古人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因为可以脱掉乌纱帽回家过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中共掌控着一切资源,没有米你就熬不过今天,在生理极限下强制洗脑。

到了数字时代,中共把暴力也与时俱进到了网际网路领域,利用高科技来实施数字暴力。大数据,人工智慧,监视器,手机定位,一切高科技都可以被中共用到控制人民的身上,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大监狱。

高科技还给中共带来了一种洗脑的新理论。中共把道德搞坏了,现在说要用高科技来提升道德,打造诚信社会。遍地都是监控摄影头,小偷们自然望而却步;人脸识别羞辱闯红灯者,用来解决闯红灯这个老大难问题;电脑处理交通罚单,找人托关系就行不通了。马路的小偷可能少了,可是窃取国库的大偷们却越来越多。用高科技遏制自由,不可能提升道德。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有一个着名的理论,就是自由衍生出了道德,只有在人有自由选择权利的时候,能够对善和恶做出选择的时候,谈论道德才有意义。在等级最高的戒备森严的监狱里,犯人没有偷东西的自由,没有杀人的自由,那么这个监狱是不是就是一个道德高尚的社区呢?当然不是,因为犯人们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杀人,如何偷东西。

中共热烈拥抱人工智慧,不是中共喜欢技术,不是中共真的想要打造诚信,而是喜欢这种技术带来的对人监控的力度和规模。中国本来就是一个警察国家,现在加上人工智慧,一个警察变成了十个、百个警察,是不是大大加强了维稳?这才是人工智慧被中共这样的独裁极权国家钟爱的根本原因。


6) 一言堂,一言堂,还是一言堂

任何洗脑都离不开封闭性的谎言灌输。无论中共号称自己如何盛世了,国力如何强大了,都绝没有放松对信息的控制。连亲共的一些人都觉得共产党太没自信了。不是共产党不自信,是共产党知道它隐瞒了太多的真相,制造了太多的谎言,一旦真相暴露,共产党就绝对只有垮台一条路。

中共掩盖国内真相是家常便饭,报喜不报忧,天天伟大成就,浮华喧嚣,歌舞昇平,看不到底层百姓的疾苦,看不到百姓有理无处讲的绝望,看不到道德堕落带来的千疮百孔的腐烂,美其名曰所谓「正能量」宣传。同时,中共也大量报导外国的负面新闻。中共喉舌的驻外记者平时没有事,一遇到国外哪里有抗议,骚乱,疫情,枪击案,火灾水灾,大楼垮塌等悲剧事件时,马上实况转播。大陆人知道美国发生的这种事情可能比在美国的华人知道得还快。长期下来,中国大陆的民众自然而然地就觉得只有中共统治的地方最稳定最安全,西方社会都是动盪不安,民不聊生。


7) 制造洗脑的网络生态圈

这是党文化在网络时代的一种延伸。中共有网络封锁,但是,却在自己的区域网里制造出了一个自己的生态圈,从搜寻引擎到社交媒体,从网购到视频,几乎西方有的中共都复制了一个,大陆民众在这个区域网里感觉什么都有了,甚至比别人的还丰富。

长期下来,人们就习惯于这个生态圈了,对外界反而有了牴触感。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史丹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完成了一项研究,「媒体审查的影响力:来自中国现场的实验」(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Evidence from a Field Experiment in China)。在2015年到2017年之间,对逾1800名北京的大学生进行了调查,研究了他们访问网站的习惯。其中大约80%的学生从未试图通过翻墙等工具绕过防火墙。结果显示,虽然大学生们获得了工具可以不受限制的访问网际网路,但他们对被屏蔽的新闻网站的需求并不高。仅有不到5%的人会在实验期间浏览外国网站。调查还发现,学生们浏览国外网站时,看的网站内容大多与政治敏感事件无关。

这对中共来讲是一个好消息,中共制造的网络生态圈真的能把网民圈起来。中共也会有意识地去占领舆论阵地,五毛大军就不说了,中共还会制造很多看起来很精致的电视节目,讲解从中国到世界的历史文化发展,对很多历史事件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去解读。这种精致的洗脑很恶毒,好像是给人扩展了视野,了解到很多国内外的大事,而且大量的引经据典,头头是道,动不动就是外国人自己说的什么什么,但是,报导和解读的手法或者留一手,话只说一半对中共有利的,或者故意歪曲,或者断章取义,或者乾脆杜撰,真真假假掺在一起,这种洗脑是真的很厉害。

曾经看过大陆的报导说美国杀了以千万计的土着印第安人,因为文章引经据典,让人不得不信服,以为是白人用枪实施的大屠杀。事实是如何呢?从欧洲来到美洲大陆,殖民者把天花、疟疾等传染病也带过来了,由于土着人完全没有对于这些疾病的免疫力,在部落一旦传开,就不堪设想。据历史学家考证,百分之九十的土着人是死于疾病,而不是死于跟白人的冲突。无论在历史上如何,民主社会现在都可以自由反思、调查过去的事情。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广场边上也有土着人博物馆,讲述他们的历史。而中共呢?有文革纪念馆吗?

如果说过去中共洗脑主要是不让你知道什么,现在的洗脑更多的是让你什么都知道,但都不是完整和真实的,而是被中共按照自己的口径修剪过,想让你知道的部分。他们判断海外消息的真假,凭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共灌输给他们的东西。于是,很多人认为西方和台湾的新闻网站和媒体都是充斥着谎言和诋毁中国的,不信不看不传。

不少华人到了西方,天天还是上大陆国内的网站看新闻,甚至带着机上盒出来,天天看国内的新闻和娱乐。因为那个熟悉的味道才舒服,才感到安全,感到亲切。这也是洗脑的一种境界,洗出了味道,就像吸毒一样,离开不了了,中共就如一个无形的背影笼罩在他们身上。自己可以骂共产党,但是一听见有外人批评中共,揭露中共的黑暗,就感觉是在抹黑中国,就如同在骂他自己一样。共产党不把他当自己人,自己却把自己当作党的人。


8) 煽动民族主义

这是老套路,人作为个体都有民族情结,这一点被中共利用得得心应手,是转嫁矛盾的拿手好戏。宣扬百年屈辱,没有共产党,就如何如何,可是,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比如印度,也独立了,也站起来了。宣扬共产党可以两弹一星,可以登月,可以去火星,可是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早就去了月球,去了火星。

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才1000元,还有很多地方的孩子上不起学,大飞机也还没有成气候,可是,中共为什么要劳民伤财去月球去火星呢?世界上很多已开发国家都没有想要去,一个很大的动机就是中共想要用这种特殊科技上的成就来给人民洗脑,要让人民相信共产党有多了不起。其实,内行人都知道,航天比航空要容易得多,因为飞机是要重复使用的,对可靠性、耐用性和安全性要求比航天高得多,而航天发射不过是一次性买卖,失败了也不过就是烧钱而已。

共产主义理想泡汤之后,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越来越成为中共用来动员、煽动国人的利器。在国内要树立敌人,在国际上也要树立敌人,然后,把这些中共的敌人,宣扬成中国人民的敌人,摇起民族主义的大旗,鼓譟人们去斗争。


9) 集中运动式洗脑

针对特定的人群,中共一样沿用着「思想改造」的模式,就是把人关到一个地方,集中学习改造,常常用「法律培训班」「职业培训班」的名义,其实就是一个黑监狱,地地道道的洗脑班。针对法轮功学员如此,针对新疆维吾尔人也如此。

中国有681所监狱,310个劳教所。这些监狱和劳教所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场所。中央、省市县和乡镇以及各个单位、学校、工厂、军警都有自己的或联合的洗脑班,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是临时的,有的是长期使用,一期又一期,把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进去。据明慧网报导,整理出的洗脑班名单多达3600个。

洗脑班就是一个法律之外的黑监狱。在里面要强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各种谎言,搞车轮战,疲劳战,剥夺睡眠的权利(这是中共专家总结出的最有效的洗脑经验),用尽歪理邪说来进行精神折磨,要把人的信仰灭绝掉,用签署「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作为转化指标。转化率是中共对各级官员和职能机构的硬性考核槓桿,于是中共就动员起整部国家机器来对付法轮功。不转化的学员就面临可怕的后果:酷刑折磨,送劳教、送监狱,开除工作等等。就算到了劳教所和监狱,那里一样有洗脑班,继续强制转化。


10) 其它形形色色的洗脑手法

正如前面说的,中共的洗脑是一项系统工程,几乎一切都是为了给人洗脑,甚至娱乐和晚会节目都是为了给人洗脑。所以,要想列出中共都有哪些洗脑手法,是不可能的。上面只是列出了几个比较典型的,下面再简要地说说其它的。

用「巨大的市场」诱惑西方。中共与西方打交道,十几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常常被中共拿来做诱饵,用利益把人心中最贪婪丑恶的一面勾起来,弄得那些把民主自由人权挂在嘴上的西方社会的很多人,也把自己的价值观丢在一边,与中共同流合污。他们自愿被中共洗脑,也会充当帮凶替中共洗脑中国和西方民众。脸书的扎克伯格在天安门广场跑步,在采访时桌上放着习近平着作,就是一个可笑的例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用「大外宣」给海外的人洗脑,再出口转内销,把被洗脑的外国人帮中共说的话,转回国内继续给大陆民众洗脑。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媒体财政困难,中共就趁人之危,去收购,去投广告,在西方国家的很多主流报纸里把中共的报纸当作广告插页,用钱让西方媒体不敢对中共的人权恶行吱声,甚至还为中共的人权恶行辩护漂白。在西方各国的大学、智库大力渗透投资,收买、培养代言人,还重金投资好莱坞,让好莱坞的影片自我审查,不敢涉及任何中共的敏感话题。NBA的球员为了钱,也成为中共的旗子,用他们的嘴给中国人民洗脑。

制度对比,扭曲报导,这是中共玩弄「田忌赛马」的典型例子,用中共专制的所谓「优势」去对比西方社会的制度「劣势」,用专制的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去嘲笑民主制度的「党派争论」。其实,党派争论恰恰是民间意见分裂在民选官员身上的反应。如果民间没有分裂的意见,比如,疫情期间需要呼吸机,需要疫苗,这个民众没有分歧,民主社会同样展现着快速的反应,同样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而且与中共的黑箱操做相比,更透明更公平。

「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中共在无法掩盖自己的恶行时候,瞒天过海的常用招式。哪个国家没有腐败?哪个国家没有人权问题?只要挑出别人的问题,然后就告诉中国人民大家都一样,这不是中共的错。有问题不可怕,如何处理问题还是重点。是不是公开透明,是不是真诚反思,是不是毫无保留的放到檯面上,是不是有政策杜绝不再发生。中共掩盖的正是其它国家对这些问题的处理过程。

你是民主社会,你有自由,你就应该让我胡来。你不是有新闻自由吗?你就应该让我的喉舌媒体长驱直入,安营扎寨。你不是市场经济吗?你就应该让我的商品随便倾销。中共大钻民主自由社会的空子,大喊「时间站在中共一边」,幻想假以时日,就会把西方掏空。


三、中共的洗脑真会一直有效吗?

本文的重点是揭露中共洗脑招数,把中共洗脑的方方面面尽量列举出来,会给人一种中共洗脑无处不在,「无坚不摧」的错觉。其实,就在共产党如此强大的洗脑场中,仍然有很多人翻墙主动寻求真相,就在无神论肆虐几十年的中国大陆,仍然有很多人追求对神的信仰,包括地下教会,包括几千万法轮功修炼者,这些都是对中共洗脑的有力回击。海外华人致力于恢复真正的五千年神传文化,特别是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演,是对共产党洗脑大环境党文化的釜底抽薪。

西方社会也并非是让中共任意宰割的鱼肉,国际秩序也不是中共可以永远随心所欲玩弄的东西,别以为中共是在给中国人民占便宜,中共下三滥的做法,早晚会激起西方的反弹川普川普)的「对等」政策,就是对中共的棒喝,煞住了中共的邪气。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将会变得恶劣,中共还想要用经济发展来给百姓洗脑的资本就会不复存在。

前面提到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史丹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做的「媒体审查的影响力:来自中国现场的实验」,虽然发现很多人不翻墙,甚至翻墙也不看敏感信息,但是,也发现了一个令人鼓舞的现象。研究人员使用了有奖问答的方式,比如提出一个问题,其答案在《纽约时报》的报导内容之中可以找到,如果答对就能拿到一个小红包。在这组研究结束时,大学生们在《纽约时报》等网站上浏览时间增加了九倍。他们开始花费更多时间浏览在中国被屏蔽的信息。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群体「在知识、观念和态度上发生了实质性和持续性的变化。」他们对政府的信心度下降,对经济发展的评估变得更加悲观,许多人表示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体制需要根本的改观。

心病还得心药医,洗脑是用错误的信息进行灌输,突破它还得靠真相。中共用急功近利构建起来的虚假的经济繁荣,终会浮云散去。中国人民要想长治久安,要想与文明世界和平共处,互相提携,就得拔出共产党这个毒瘤。

(以上转自网路文章)


------------------分界线-----------------


余杰《病毒、谎言、大外宣》: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这是历史上最大的谎言(ZT)


〈中国人是黄帝子孙吗?〉

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谎言。黄帝与炎帝是不共戴天的敌人,炎帝被皇帝灭掉了。你若是炎帝的子孙,就当杀掉黄帝的子孙,为你的祖先报仇。你若是黄帝的子孙,就当继续杀戮炎帝的子孙,以保有祖先传下来的政权。所以,你不可能既是黄帝的子孙又是炎帝的子孙。更何况,中国历史上究竟有没有黄帝和炎帝其人,都是一笔缺少文字记载的煳涂帐。

统治者可不管历史真相是什么。二○一九年四月七日上午,农历三月初三,己亥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在河南新郑黄帝故里举行。中国官媒报导,来自海内外近四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嘉宾约八千人聚集中原大地,拜谒轩辕黄帝。

大典典礼仪程为中国国务院公佈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专案认定的九项,分别是:盛世礼炮、敬献花篮、净手上香、行施拜礼、恭读拜文、高唱颂歌、乐舞敬拜、祈福中华、天地人和。

大典主拜人由副国级领导、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齐续春担任;主司仪由河南省政协主席刘伟担任;河南省人民政府省长陈润儿代表大典主办单位致欢迎辞。参加祭拜大典的官员中,级别最高的齐续春在中国官场并不知名。齐续春毕业于北大数学系,与习近平一样是知青一代,早年为河北承德的中学教师,后来从政,主管文教领域,然后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八大「花瓶政党」之一),由河北省政协副主席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许,由这样的「党外人士」(其实,他一定是共产党秘密党员)出面担任「主拜人」,可以避免引发「封建迷信」与共产党主流意识形态之冲撞。


黄帝崇拜已成新帝国主义之指标

中国官媒用报导奥运会和世博会的「热情洋溢」的口吻描述说:黄帝故里拜祖活动,自从二○○六年升格为「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以来,已经连续成功举办多年,二○○八年由国务院确定,新郑黄帝拜祖祭典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共官媒更强调,二○一九年正逢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二○一九年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在全部活动设计和大典流程中,强化「爱国」主题和「国家」意识。大典期间,将围绕「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让中原更加出彩、郑州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等工作策划举办第十三届中国(河南)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特色文化体验游、文化创意产品展示等相关活动,让中外嘉宾分享郑州大都市发展商机,实现共赢发展。有趣的是,神圣的祭祖大典仍然需要跟经贸活动紧密挂钩,这是贫困的河南的一大「商机」。

黄帝祭典从二○○六年开始起不断升格,其升格的过程跟中国从「韬光养晦」到「野蛮崛起」的步伐完全吻合。「六四」屠杀之后,中共的意识形态宣传术与时俱进、精准调校:既然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无法凝聚民心,就搬出被毛泽东砸烂的中国传统文化麻醉人心。于是,黄帝与孔子一起粉墨登场,全然不顾在中国历史上两者如火与冰般不相容:

在汉代初期,帝王皆行黄(黄帝)老(老子)之术,垂拱而治、清静无为,黄帝这个符号被归入道家范畴;此后,汉武帝好大喜功、穷兵黩武,董仲舒投其所好,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首要清除的就是黄老之术,而以法家化的儒学取而代之。不过,中共从来不学无术,哪里尊重历史渊源,权力在手,自可「乱点鸳鸯谱」,让「黄帝与孔子同传」(《史记》中,老子与韩非同传)。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施拜礼」后,齐续春缓步登上拜祖台,恭读拜祖文。在拜祖文中,首次提到全面小康、改革开放、和平统一、一带一路等「中央大计」。其中引入注目的「应景段落」有:

修德怀远,封土固疆。肇守一统,和合共襄。……港澳来归,合力向前。两岸相望,血脉相连。和平统一,势所必然。一个中国,蚍蜉难撼。人类兴衰,命运相连。共为一体,唇亡齿寒。……一带一路,文明互鉴。合作共赢,和平发展。龙腾云起,日月经天。天长地久,四海同欢。

在此一天朝帝国叙事中,黄帝崇拜已成新帝国主义之指标。表面上看冠冕堂皇、威风凛凛、出师有名,实际上漏洞百出、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经过民国时代顾颉刚等「古史辨派」的研究,中国已有的考古资料无法证明黄帝在历史上实有其人,它只是神话传说而已。即便黄帝实有其人,也只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大的部落的酋长,而非帝国皇帝。那时并无大一统的中国,也没有「号令天下、谁与争锋」的卡里斯玛领袖。所以,中共以黄帝来为一带一路和武力统一台湾开路,只能是「问道于盲」。


辛亥革命前后,黄帝是汉民族主义的旗帜

在汉武帝时代儒家获得官方意识形态的地位之后,一千多年来,孔子始终是「万世师表」,而黄帝并不尊贵。

黄帝成为「网红」,是因为清朝末年,革命党人为「反满」,抬出中国最古的一位「天下共主」黄帝。同时也有人倡议说,中国应以黄帝纪年。

最早提议以黄帝纪年的,不是革命党人,而是戊戌前后的第一代翻译家严复。严复在一八九八年即提出「开国自黄帝至今四千三百八十六年」的说法。一九○三年,另一位国学大师刘师培发表《黄帝纪年论》一文,称:「凡一民族,不得不溯其源。为吾四百兆汉种之祖者谁乎?是为黄帝轩辕氏。」刘师培将黄帝比作日本的神武天皇,「日本立国,以神武天皇纪年」,中国自当以黄帝纪年。刘师培在此文的末尾署其年份为「黄帝降生四千六百一十四年」。

清末新政未能缓解革命潮起。立宪运动受挫,皇族内阁出台,更让满汉矛盾激化。在此背景下,黄帝纪年的说法得到民间热烈响应。一九○三年出版的《黄帝魂》一书,采用黄帝纪年,将当年推定为黄帝纪年之四千六百一十四年。同年创刊的《江苏》杂志,从第三期起取消光绪年号,以黄帝纪年,它以创刊之年为黄帝纪年之四千三百九十四年。革命党人宋教仁根据《皇极经世》、《通鑑辑览》等书,将一九○五年推定为黄帝纪年之四千六百○三年。随即,革命党人创办《民报》,与改良派的《新民丛报》争夺舆论领导权,并用「中国开国纪元」的名义正式使用黄帝纪年。

从以上五花八门的计算方式可看出,既然黄帝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黄帝纪年就人言人殊,无法达成基本共识。武昌起义成功,各省独立,不少省份宣佈使用黄帝纪年,各省之计算方式遂有天壤之别。中华民国成立后,临时大总统孙文电令各省,从「黄帝纪年四千六百九年十一月十三日」,即从一九一二年元旦起,停用黄帝纪年,全国统一采用公历和中华民国纪年。

其实,黄帝纪年之争早在汉代就已不可开交。如昭帝元凤三年(西元前七十八年),就发生过历法之争。太史令张寿王与待诏李信根据传世的黄帝《调历》计算,「言黄帝至元凤三年六千余岁」;而另一方则依据历书《终始》,认为「黄帝以来三千六百二十九岁」,两者之差,竟至三千岁!

学者孙隆基在《清季民族主义与黄帝崇拜之发明》一文中指出,春秋以前的文献如《诗经》、《书经》所载最古之帝王皆止于禹,不曾提及黄帝、尧、舜,《论语》、《墨子》、《孟子》等书则上溯至尧、舜而不及黄帝。黄帝传说之大盛,在战国时代在中华文明被纳入西方中心的邦国秩序之前,不会有「民族肇始者」的构想。甚至有人说:中国是一个文明屈居一个「国家」之下。长期以来,中国高举孔教文明,其中心人物只可能是孔子,不可能是黄帝,这是无需争辩之事实。

孙隆基继而指出,中华这个「天下」演变成西方式「国家」,在符号学层次上,以戊戌维新为开端,以辛亥革命前后为高潮。颇有象征性的一幕是:一九○三年初,来自浙江的留日学生周树人(鲁迅)剪掉象征满族统治的辫子,并拍一张「断髮照」,送给同乡好友许寿裳。相片后提了一首诗,即着名的「我以我血荐轩辕」。此时,各地之汉民族主义者展开树立黄帝为共祖之运动。革命党机关报《民报》第一期刊首印有黄帝像,图下说明「世界第一之民族主义大伟人黄帝」。

这种汉民族主义是排他性的,反西方的(一九一七年,俄国革命成功后,马克思列宁主义传入中国,将义和团式的排外主义升级换代为「反帝」学说),很多论述与后来的义大利法西斯主义和德国纳粹相似。他们试图以黄帝纪年取代光绪纪年和耶稣纪元,可谓「反满」与「反帝」并重。于是,史学上的争论被搁置,学术乖乖服从于政治,清朝两百六十年的「异族统治」遂被五千年的「黄统」所排挤。

有趣的是,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未采取「黄帝纪年」。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为了填补「六四」屠杀之后的所谓「民族虚无主义」,炎黄热又在官方的鼓励下兴起(即便是党内开明派的言论阵地、最重要的杂志亦名为《炎黄春秋》)。于是,又有人老话重提,提议以黄帝纪年。

他们的理由是,西元纪年有基督教的宗教背景(又称「耶历」),是西方文化的产物(故又称「西历」),实行黄帝纪年,有助于恢复传统文化、增强民族凝聚力和自信心。此外还有主张实行以孔子纪年者,称为「孔历」。但是,中共当局不敢作出如此重大的调整——共产党的马列主义意识形态与中国传统文化之整合迟迟无法完成,中共没有能力讲述一套平衡两者的「中国故事」。


对黄帝最深刻的批判出现在台湾和香港

刘晓波之后,中国本土「全盘反传统」的知识人几乎断绝。中国国内的自由派、改革派公共知识份子,即便有反共之心,却也无「反华」之胆,反倒龟缩到大中华、大一统的沼泽中「抱团取暖」。对黄帝及天下叙事作出最深刻批判和反省的人物和思想,出现在「帝国边缘」的台湾和香港,倒也是理所当然——帝国中心早已溃烂,找不到一方净土、一口净水;反倒是帝国的边缘,自由激发出智慧和勇气,滋润了选择与真理同行的知识人。

台湾知识人曾昭明多年来致力于研究天朝主义谱系学,隔岸观火、明察秋毫,对「中国自由派」的病灶看得一清二楚。当法学家许章润批评「今上」、因言获罪,被视为「中国良心」,连台湾外交部都在推特上发文声援之际,唯有曾昭明确确实实地指出,许章润的「真话」是包了糖衣的毒药,许章润的言论自由固然要保障,但其思想见识「不足道也」。

从许的文风到思想观念,都指向「儒教自由帝国」这个「四不像」。曾昭明仔细剖析许氏之〈论「家国天下」〉、〈今天中国为何需要省思「国家理性」〉、〈现代中国的国家理性:关于国家建构的自由民族主义共和法理〉等论文后发现:「中国自由派」迄今还是相信,中国可以「走出帝制」而无需「走出帝国」。许反对习近平,乃是反对暴君,而不反对帝国,若帝国出现明君,他乐于充任帝王师。

曾昭明指出,许章润的文章,以「民族国家论」为修辞脉络,却以「文明帝国论」为论题指向,刻意用心将天朝学人关于「天下帝国论」的种种立论,挪移到「民族国家论」的架构内重新表述,将「天下帝国的精神」嫁接到「中华民族」上,形成了貌似温良恭让、宛如磨平了狼爪的「中国特色帝国民族论」。许氏文章和思想,比中共国台办的喊打喊杀更危险、更黑暗,因为后者的邪恶是明明可见的,前者的邪恶则以善的名义展开,让人防不胜防、猝不及防,如曾昭明所论:许章润的「儒教自由帝国」,类似国民党的三民主义教义学,依然有着浓重的「天朝丧尸」况味。


另一位批判中华帝国主义的健笔,是年轻的香港评论人卢斯达。卢斯达是港独思想的重要阐释者,也是最早戳破「民主中国」幻想的香港独立知识人——「中国」这个概念与民主就是不相容的,除非它分裂。针对索罗斯(George Soros)等西方左派在批判习近平和共产党的同时寄望于中华传统,卢斯达嘲讽说,索罗斯等大概发现了,左派的普世平等价值最早是由中国发明的:

古中华讲圣王统治,讲大同世界、统一九州,讲世界是「一个的天下」,讲「全」,讲「道」是「一以贯之」,到之后秦始皇将它实行了出来,也是非常「整全主义」的;「仁」是人和世界终极的本质;至于君子之政,就是将仁政推行到世界所有地方。是故,《纽约时报》和CNN真该到中国、到河南新郑的黄帝祭祀大典上「寻根」。中国政协副主席齐续春宣读的皇帝祭文,像不像《纽约时报》的社论和CNN的假新闻呢?

黄帝没有那么英明神武。孔子认为,「三代」是好的,古圣王统治的时代是伊甸园,古圣王都是德才兼备的,但庄子透过盗跖之口指出:「黄帝不能致德,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舜作,立群臣,汤放其主,武王杀纣。自是之后,以强凌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由此,卢斯达论述说:暴君使用性善论、中国式哲学王的概念,去合理化自己扩大权力,最终使纷杂的「中原」不幸走向大一统、以宗教权威腐蚀各国各地的自治,令中原的分立和封建过早终结。

共产党的根基不是货真价实的无神论和唯物论,共产党乃是一种变形的神权统治。作为祭祀大典背景的轩辕皇帝的巨型塑像,怎么看都有一种苏联工农兵现实主义的艺术风格。就如同美国首都华盛顿潮汐湖畔的马丁.路德.金恩塑像,出自中国专门塑造毛泽东像的雕塑家雷宜锌之手,于是马丁.路德.金恩就有了几分毛主席「一览众山小」的轩昂气势——而为之揭幕是美国总统欧巴马,其夫人在白宫的圣诞树上毫无违和感地悬挂毛泽东像,这一切绝非偶然。

胡锦涛时代,孔子像曾被安置在天安门广场一侧,但没有几天,又被静悄悄地移走。习近平时代,尽管习近平大力推崇马克思,但中共没有塑造更大的马克思像,倒是向马克思的故乡德国特里尔市赠送马克思像,这一举动意味深长——两年多之后,武汉肺炎肆虐欧洲,愤怒的德国人为特里尔市中心的马克思铜像戴上冠状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红旗,以示马克思为冠状病毒「始祖」之意。人们围在戴着冠状病毒王冠、披着病毒红旗的马克思像四周争相拍照——中共的大外宣,成了打向自己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以上转自网路关键评论)

浏览(1976) (2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彼德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1-07-20 06:45:41

謝謝提醒,已變更字體

回复 | 0
作者:frank_ly 留言时间:2021-07-20 05:46:55

写得好。但是感觉字体有些过大了,文字还可以精简。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