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纪念六四30年最大误区、缺憾及10问 2019-05-10 10:38:40

20140608064155_85653.jpg

纪念六四30年最大误区、缺憾及10问

——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开放性思考

文:格致夫


尽管与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有重大区别,纪念89年民运和六四悲剧无疑也是必要的。但30年后的今天,该如何更好地纪念,确实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回归常理常情,就任何重大历史事件而言,其真正的伟大精神、伟大意义反而不见得需要重复性大肆宣扬,因为那必然早已深入人心。果真需要年复一年不断强调和宣扬的话(如政府行为),如果不是为了洗脑,恐怕是那“伟大精神”、“伟大意义”本身就值得怀疑!熟悉中国政治者都该清楚这一点。


纪念六四同理。特别是在万维网这类海外中文网媒,各类信息和见解均可自由发表,广大海外读者对六四早已耳熟能详。如果30年过后,纪念六四的主流依然限于慷慨激昂于其伟大意义、伟大精神,悲情于六四英雄们的牺牲和流血,这简直就是另一种悲哀,那些年轻生命的鲜血恐怕反而有白流之虞!


多年来,从有关六四的不少新闻和纪念文字中,虽然也能看到一些反思性的东西,包括卡玛的纪录片《天安门》中受访者就事论事性反思,本人一个较深的感受依然是,作为民运参与者、亲历者和支持者一方,尚缺乏对事件的系统性深刻反思是一个最大缺憾。而年复一年地仍将注意力放在指责当年的残酷镇压、事后国内的整肃与禁言、以及至今中共坚持不予评反上,虽然不缺乏正义性,却是一个于事无补的最大误区!


很多时候,对一个历史事件的无保留肯定、支持甚或吹捧,远没有直面现实的客观反思更有责任感,更有启发性,更有营养。这令笔者想起中共的缔造者陈独秀这个独特的历史人物。颇具讽刺色彩的是,这位中国最早的马列主义传播者,也是最早对国际共运做出深刻反思的人。


与中共分道扬镳后,特别在其晚年,陈独秀对苏共体制的弊端、对斯大林错误的深刻认识要比苏联人和任何其他人都要早很多,也更深入。即使今天看来,依然是毫不逊色的真知灼见!


对于中国89民运,特别是六四悲剧,学运领袖、民运人士,也包括关注中国命运的所有人,最应该做的事情当然不是仍沉浸在该事件的悲情或其伟大中,而是从正反两个方面作出系统性深刻反思。在此,笔者仅从理清几个区分的角度,谈几点粗浅看法。


1】政府与民运双方责任的区分

这个区分看似最简单、最明显,但在涉及事件演变过程、责任承担,特别是反思与汲取教训等具体问题时,却存在不少混淆不清之处。这场爱国民主运动一步步演变为一场骇人听闻的大悲剧,显然双方均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无疑,政府的责任需要明确和清算,但那不是民运一方眼下能够操控的。更现实可行的选择是,反思清楚民运方自身的责任与问题。借用一句套话就是,总结经验,汲取教训,以利再“战”!这才是对未来中国民主运动最负责任的态度。


2】89民运与六四事件的区分

整个89民运是指胡耀邦4月15日逝世后至6月4日持续达50天之久,以青年学生为主体,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发生在全国许多地方的民主运动。而六四事件特指最终的流血悲剧。因此,不宜采用“六四运动这类概念,毕竟与五四运动有本质差异;更不宜杜撰容易误解的“六四精神”,六四悲剧实际上是一种本可避免的、非理性无为牺牲。

89民运的前、中期有理由定性为一场爱国民主运动。海外很多声音刻意回避爱国这个客观特性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学运领袖在与政府对话时表明的观点、游行队伍中出现的诸多横幅、标语和口号,特别是学运代表向各级政府提出的正式书面请愿诉求,主要包括反贪腐、反官僚、要民主,希望中国富强起来等,都能说明其爱国属性。

而六四事件或可包括运动后期(绝食开始后),演变为通过绝食提出无法达成的过激条件,拒绝与官方对话等手段,要挟政府,甚至试图推翻现政府的非理性事件,直至最后铸成流血悲剧,这与爱国民主运动的初衷已经南辕北辙!也正是运动最后阶段的非理性,才导致本可避免的悲剧。


3】六四英雄与学运领袖们的区分

六四英雄应该指那些为了这场爱国民主运动的初衷和根本目标,而献出自己生命的勇士们。他们有充分理由赢得中国人与世界的尊敬。毋容讳言,即使他们在某个阶段和某种程度上,不排除被误导或蒙蔽的因素,但这并不影响他们追求目标的正义性,更无损于他们的理想精神和可贵人格。

至于学运领袖们,他们都是缺乏社会历练的青年学生。而这场规模空前的自发民主运动,完全缺乏事先规划,亦没有前车之鉴,更不存在可预见性。尤其在获得工人、新闻界、知识界、文化界及社会各界广泛支持后,发展势头迅猛,权威性不够的学运领袖们显然难以驾驭之,难免表现出缺乏章法和理性,组织管理混乱,更没有对形势的清晰判断,亦包括内部不和甚至争权夺利,在与政府对话中进退失据,没有把握住可使运动暂告一段落的最佳时机等一系列问题。当然,这些问题除了遗憾,不宜成为严厉指责的理由,事后诸葛亮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关于几位主要学运领袖全身而退,走避海外,及事后发表夸大其词的不当言论等,过多的指责和抱怨亦于事无补。自私乃人之天性,理解他们的不当言行,或许才是成熟的理性态度。这与无原则、不负责任、甚或廉价的宽容与大度没有关系。当然,对于柴玲等人“期待流血”,就是另一个性质的问题。


4】89民运精神与六四事件负面影响的区分

对于前者,评论者早就有数不胜数的压倒性发挥和阐述,在此无需重复。对于后者,则未见足够阐述,在此试举几点。

—— 首先,至今不清楚有多少年轻的生命无为牺牲。官方曾说几十人,有人估计数百人或更多。对于此类恶性悲剧,至少带来一代人的思想纠结,如“天安门母亲”现象等多方面严重后遗症,而国内外在现实和历史两个层面也都不可能简单放下。

—— 其次,六四悲剧导致此前民主运动的既有成果和广泛影响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不仅民运本身进入最艰难时期,中国政改与思想自由的幼芽被无情掐掉。而贪腐、社会不公等学生们诉求解决的社会问题此后一度变本加厉,愈演愈烈。

—— 第三,中国当年正在改善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大挫折。西方发达国家一致对中国实施制裁,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遭受严重打击,几近被逆转,直至1992年邓南巡讲话后才回归。

—— 第四,直接导致中共高层中以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派下台或失势,保守派则趁机重新获得主动权,左右中国大局。

—— 第五,中共由此彻底改变了对民运的认识,再加苏东巨变的警钟,令中共产生前所未有的执政危机感。从政治、思想、文化、教育、学术等诸多领域的防范,到国家机器的强化(如建立武警部队),维稳成为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这造成六四之后30年来,中国再无任何民主运动的现实。


5】89民运的理性部分与过激部分的区分

显然,在运动前、中期,通过宣言、请愿书等提出的诉求主要部分都是相当理性的,包括反贪腐、反官僚、解决社会不公等,更是切中时弊的正确主张。学生们特别强调的爱国拥党基调和希望祖国强盛的根本诉求更与国家的大目标完全一致!而要求更多民主,包括重新评价胡耀邦等要求,虽算不上很现实,但同样不能说不在理。

但是,开始绝食进入运动后期,特别是遭受政府宣布戒严刺激之后,部分学运领袖逐渐失去理性思考,在广场上和与政府对话过程中提出不少过激的、当时无法实现的苛刻要求。此时的民主运动实际上已演变为通过“绑架”学生爱国热情,试图要挟政府,甚至推翻政府的非理性行为。而最后时刻,个别学运领袖“期待流血”就更无法原谅。


6】30年前后“两个中国”的区分

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中国过去30年所发生的经济与社会巨变,都是当年学生们内心深处的渴望,包括近年来的反腐倡廉,更是当年学生们的直接诉求。换句话讲,今日中国已经不是30年前的那个中国!

而世界也不再是30年前的那个世界。在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口中“亲密的朋友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运作下,走过70余年历程的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旗舰”苏联轰然崩溃,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迅速土崩瓦解。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事实上亦仅剩下名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之间的冷战对垒,正如消失的柏林墙,仅存在于记忆中;中印等新兴国家的崛起与美日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走下坡路是两个同样明显的大趋势。而世界另一面引人注目的演变是,多个移植西方民主制的国家并没有迎来快速发展与富强,而是陷入混乱和纷争,除了乌克兰等部分东欧国家,其中的典型包括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等国。


有鉴于此,所有有志于中国民主运动者,面对中国和世界的巨变,需要进一步系统反思的深层问题至少包括,但不限于如下10个:

1)总问题:“在野”民运力量还应该是30年前的那张老面孔吗?!

2)89爱国民运主要诉求有多少已经被政府吸收,或正在实行、实现中?

3)国际民主运动(如“阿拉伯之春”)的不堪现实给中国民运何种启示?

4)符合中国国情的、具备现实可操作性的民主化道路究竟是什么?

5)中国式民主与法治建设真的不存在任何乐观前景吗?

6)中国式发展道路真的是无法接受的现实选择吗?

7)今天中国民众对民主道路的基本态度和期待有哪些变化?

8)应该如何从中国30年巨变的个别负面发展中寻找新的切入点?

9)中国民运是否还能维持30前的基本目标和策略?

10)革命而非某种方式的改良才是中国的现实出路吗?


无疑,这些至少是中国民运中坚们不宜回避,理应认真给出答案的基本问题。

20140608064236_37892.jpg


浏览(1839) (6) 评论(7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9-05-17 00:59:17

老邓不怕犯众怒,好样的!

回复 | 0
作者:海叔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9-05-12 12:16:36

您大概没见识过法国的黄衫运动吧?没见过人家法国总统是怎么对话的吧?您不知道黄衫运动不依不饶,都好几个月了吧?

虽然我也觉得黄衫运动过分了,但是在法国总统眼里,黄衫运动是亡命徒么?

回复 | 0
作者:log_in 留言时间:2019-05-12 12:08:25

学生是啥,啥都不是,屁也不懂。但是全世界大约只有在中国,大学生被赋予天之骄子的光环,闹事时自信心令人惊人的膨胀,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本来是小屁孩一腔热血折腾一下,被不怀好意的人一挑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是打哪出来的了,以为自己牛逼到可以改变世界。就看五二凯西那厮在人民大会堂抱着个气枕头跟国家领导层撒野,就知道这事善终不了了。美国学生闹点事游行示威一下,敢奢望能上白宫到川普面前耍牛逼去么?

游行示威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出去,that's all。但是当年学生不认这个,觉得自己人多势众,要求政府完全跪了,不跪老子跟你死磕,这不就是亡命徒么?

中国人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哪要是出点事,全挤上去看热闹。看看人家洋人,警察要说戒严了,拉黄条子了,还有为看热闹敢冲封锁线的么?六四可不是这样,大喇叭广播两天,还特么敢上大街看热闹,不要命,这不是疯了么?那个天安门他妈的儿子,不就是这样被流弹打死的么?这能怪谁呢?

回复 | 4
作者:海叔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5-12 11:42:38
“【当然我知道,对我的说法,反共老海黄是不会服气的。】天哪!谈什么服气。我敢打赌,你的这段话,他们连听都听不懂。”

中国人民听得懂就够了吧?只要中共把万维给解禁了,一定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更多的对中国现行体制的支持态度吧。中共也太不自信了吧,太平洋对岸都有你和嘎拉哈等这么多支持,怕啥呢?还怕别人说几句话吗?

回复 | 4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5-12 11:21:49

【独裁体制下的民意仍然是值得尊重的。】

不,在反共右右的脑子里,每一个中国人民在晚上都是在共产党的皮鞭和刺刀威逼下安然入睡的。

他们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机械思维方式,去定义每一个中国人民,所以,才会认为每一个中国人民都会无条件服从于某一种势力。因为他们自己服从于某一种势力,早已习以为常了。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5-12 11:17:55

【当然我知道,对我的说法,反共老海黄是不会服气的。】

天哪!谈什么服气。我敢打赌,你的这段话,他们连听都听不懂。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5-12 05:37:08

格致夫这篇所提出的问题还是比较深刻的,其中不乏创新性的思考。例如,《如果30年过后,纪念六四的主流依然限于慷慨激昂于其伟大意义、伟大精神,悲情于六四英雄们的牺牲和流血,这简直就是另一种悲哀。。。》

从胡适起,中国人所提倡的自由民主精神,其实一直都是一种既不含德也不含赛的自由民主精神。至今为止,反共老海黄所宣扬的民主自由,无一不是被宗教化和教条化的。这就是为什么激进,感性,和不证自明性,总是紧紧地伴随着民主和自由的一个主要原因。

民主与民主精神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人普遍把民主简单地理解为体制的实现。其实民主精神是超越体制的。打个比方,如果说体制是民主的婚姻保障,那么民主精神则是对老百姓选择先恋爱后结婚,或者不急着结婚,甚至永远不打算结婚的一种理性尊重。

当然我知道,对我的说法,反共老海黄是不会服气的。即便是百分之八十的中国老百姓,对中国现行体制真的是持支持态度的。那么也很难获得反共老海黄的承认的。但是按照我对民主精神的理解,独裁体制下的民意仍然是值得尊重的。

回复 | 1
作者:海叔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5-11 14:22:27

在海外,与政府作对的事情司空见惯,像法国的黄衫运动闹了有好几个月了吧。所以一时误会了您那句话的角度。谢谢解释。

回复 | 0
作者:追求永生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5-11 11:00:04

【呵呵,这一条恐怕很多人都不会同意。你认为学生没有与政府对立的主观意识,这点我是认同的,但不包括后期。在我看来,追求民主权利,并不意味着必然与政府对立。你应该也知道,中共提出的核心价值观中,就包括民主、自由、平等。】

谢谢回复和讨论。我知道很少有人从这个角度思考,而且立场和态度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那就是民主。但是,我们的思考关键是不从众,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如果如兄弟所言,前期没有这个想法,那么我就更倾向于认为后期有人膨胀了,以为自己是和政府抗衡的一个力量了,可以不考虑政府的立场诉求自己的目标了;这还是好的,外来势力的渗入,就改变了性质,那就是处心积虑要改变颜色。民众多数情况下都是盲从的,立场坚定的少数人那个时候就是风向标。所以也改变了这个事件的性质。

从实践角度讲,是不是和政府对立,学生说了不算,政府怎么认为怎么行动才是最高权威。4/26社论已经定性,不可更改,六四清场,是对定性的极大肯定,这个就是事实。当然我不认为那个方式最好,正如许多单纯的学生一样,但是做出决定的人,显然比我们掌握的情况多,关键的是,他们有权力这样作。到此为止,学生作为公民,只有服从。当然反对政府也可以,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了。做了相应的事情,又抱怨政府的相应措施,就显得很不成熟了。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必要性。真的需要走那一步,脑袋掉了也要走,还顾得抱怨?现在那几位民运头面人物,哪里有这个担当?连个像样的领袖都没有,什么都搞不成。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5-11 10:30:54

【这也印证了一点,他们也并非什么真正的高人。】

你的分析对。在著名的颜色革命理论里,有一条,叫极限暴力。

意思就是,反政府运动的发起者一旦发现政府当局有动武的迹象,就应立刻中断抗议示威,或者游行运动,先撤退,然后日后再寻找机会再次发起。

而反观六四呢,从4月纪念胡耀邦开始,就没个停,4.26没停,5.19戒严令开始还没停,直到最终6.4。

另外,颜色革命之父吉尔夏普所写的颜色革命指南著作《从独裁到民主》一书,好像是1991年才出版的。时间比六四晚了一点。不过,不排除成书之前内容相同的材料流入中国。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1 10:22:42

刘宾雁已经死掉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1 09:53:37

嗯,六四这场悲剧给很多家庭带来的痛苦恐怕不是一两代人能够放下的。

关于武力清场,至少在6月3日反复播放的公告中已经讲得很明确了,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想不到军队真的会对民众开枪!

包括刘宾雁在内的多位当时学生们崇拜的名人预料不到这场悲剧的发生,也就概率很高了。这也印证了一点,他们也并非什么真正的高人。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海叔 留言时间:2019-05-11 09:33:33

呵呵,你这是误会了,弄错了我那句话的角度。

那句话是学生应对当政者据理力争的理据。我们要求民主,这也正是你们宣示的“核心价值观”的一部分,之前也早就有“人民民主”、“人民当家做主”的宣示,这怎么是与你政府对立呢?

作为亲历者或者旁观者应该明确一条,既然当年学生们并没有提出推翻中共的主张,就不能认为学生们是与政府作对。

这也是为什么说89民运在定性上依然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的原因,尽管其客观效果并非如此。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1 08:45:56

2012年初,笔者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老师通越洋电话;她伤感地道:我儿如果还在,也40岁了;我在街上看到40岁的男人,心里很难过;当初,要是有人警告会有大屠杀就好了!

我的眼泪猝然涌出(天可怜见,我自己也有宝贝疙瘩儿子!),道:丁老师,六四前夕,我和裴敏欣预言武力清场,可惜我们人微言轻,播之不远;而有的重量级人士却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胡说八道!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跳将起来,指着刘宾雁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胡说八道!你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依据何在?我预言武力清场,是基于军人政治家邓小平的铁血性格!我们身在美国,站着说话不腰疼;广场民众要流血、要掉脑袋!

人命关天只要能够挽救一个宝贝疙瘩儿子(或者宝贝疙瘩女儿)的生命,哪怕厚诬刘宾雁又何妨!

刘宾雁有惠于我是小义,为广场民众敲响警钟是大节!毛泽东曰:大道理管着小道理;我们不可因人废言。

人有九算,天有一除!奈何历史一笔为定,追悔莫及!

回复 | 0
作者:海叔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9-05-11 07:22:26

“在我看来,追求民主权利,并不意味着必然与政府对立。

你应该也知道,中共提出的核心价值观中,就包括民主、自由、平等。”

博主应该也了解,中共霸占对“民主、自由、平等”这些概念的解释权。中共的解释跟世界上大部分人包括大部分中国人对这些概念的理解几乎完全相反。要证明这一点,只要问中共允许中国人公开发表自己对这些概念的理解而不删贴吗?博主您认同中共对这些概念的解释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追求永生 留言时间:2019-05-11 06:38:24

【必要性。也许这个很大主观性,大家意见不一致。但是这个东西的检验最大的标准就是民心所向。现在除了几个反华媒体和那么几个过气民主斗士还在发发音,已经没有人支持,就知道根本没有必要性,真的必有民心支持。】

这个判断,我也是基本认同的,即国内民众并不看好海外民运。

但是,民众中的绝大多数还是希望有更多的民主权利,包括言论自由等,这种基本愿望也是显而易见的。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5-11 05:36:57

【移民激增,】我是指难民激增。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5-11 05:35:05

【后句,在除了西方国家的其他国家区域,也是如此。】

其实,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并没有出现反例。

只不过,西方国家在殖民地时代吃得太肥,民主刮油水的过程自然要比阿拉伯之春国家的过程长得多。吃老本还可以再吃一阵子。

现在,包括美国,西欧的很多国家,国家治理缺失,基础设施数十年缺乏资金更新,财政债台高筑,贫富差距拉大,移民激增,等等诸多问题正在一一浮现出来。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似玉 留言时间:2019-05-11 05:20:29

【就连六四事件死了多少人至今还是个谜】

64死亡人数根本不是个谜。

中共已经有官方的公布。就是袁木6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

到如今,也由丁子霖的个人调查结果证实。

然而,你选择不相信,那又能怪谁呢?

要说是谜,只不过是你自己把眼睛蒙上罢了。

鸵鸟把头埋进沙子的时候,至少它知道它在干这件事吧?

如果一只鸵鸟把头埋进沙子之后就直嚷嚷:我为什么看不见星星啊?

你觉得会有人告诉你答案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追求永生 留言时间:2019-05-11 05:16:50

【有深度比较全面的分析。不过我认为,最基本的问题还是8964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事件,然后就是这个事件是否真的必要;最后是这个时间有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谢谢你的详细评论!

【个人观点,叫民运,就问题很大。于中取事的人多于严谨思考者。我个人认为,就是一个简单的公民给政府提意见。说是民运,已经和政府对立了。学生群体并没有这个主观意识。】

呵呵,这一条恐怕很多人都不会同意。

你认为学生没有与政府对立的主观意识,这点我是认同的,但不包括后期。

在我看来,追求民主权利,并不意味着必然与政府对立。

你应该也知道,中共提出的核心价值观中,就包括民主、自由、平等。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似玉 留言时间:2019-05-11 05:06:10

【六四反专制反腐败追求民主的精神永垂不朽,它也不需要中共的平反。】

无论是当年的很多参与者,包括今天海外民运中的很多人,就不会认同你的这个观点,他们坚持应该平反!蒋彦永医生就一再上书要求为之“正名”。

这种观点不同,不也是因为某方或双方存在认识误区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似玉 留言时间:2019-05-11 04:56:02

【对任何一个历史事件的纪念都是以了解事件的真实性为基础。六四事件迄今30年由于中国官方的禁言误导和打压,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当时学生的主要述求被篡改支解和歪曲。就连六四事件死了多少人至今还是个谜?现在纪念六四的应该是留下尽可能多的事实真象。】

很好,当然应该还原真相。但问题是:

凭什么你认为的真相就是真相?而没有误区呢?

与你看法不同者有很多!那些为啥就都不是真相?只有你的看法是真相?

即使他们确实是错的,你是对的,那不也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出现误区吗?他们对六四的纪念,不也会出现误区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似玉 留言时间:2019-05-11 04:40:33

【纪念六四不存在什么误区!】

呵呵,你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个误区。

不要说对89民运最终演变为六四悲剧这场复杂运动的认识和纪念足以出现误区,就是运动的亲历者、当事各方(学生、政府、各界)也都存在种种误区。

就是一些远没有这么复杂的事情,也可以存在误区。

例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刘强东性侵女学生案,无论是刘的支持者,还是女学生的支持者,包括两位事件主角儿,也都难免存在各自误区!

这些你似玉能否认吗?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5-11 04:28:27

【进步可以带来民主,但民主不能带来进步】

很有道理!

前句,尤其在东方。台湾,南韩就是例子。

后句,在除了西方国家的其他国家区域,也是如此。

回复 | 2
作者:似玉 留言时间:2019-05-11 04:12:22

纪念六四不存在什么误区!

对任何一个历史事件的纪念都是以了解事件的真实性为基础。六四事件迄今30年由于中国官方的禁言误导和打压,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当时学生的主要述求被篡改支解和歪曲。就连六四事件死了多少人至今还是个谜?现在纪念六四的应该是留下尽可能多的事实真象。还事件本来面目。而不是根据当前中国的形势作所谓的纪念调整和提出所谓的纪念疑问。

六四学运以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为述求,并不是要推翻中共政权。但其运动发展如此迅猛,得到社会各界广泛支持,直接动摇中共的权威和统治。而中共的专制体制中既得利益集团决定它当时不可能作出顺应历史的改变。中共对学运的镇压不可避免。这是专制体制的必然。

六四事件的失败也是历史的必然,因为当时的条件和时机都不成熟。但六四反专制反腐败追求民主的精神永垂不朽,它也不需要中共的平反。它将作为中国近代历史的一座丰碑永远值得纪念。

回复 | 1
作者:追求永生 留言时间:2019-05-10 20:33:48

有深度比较全面的分析。不过我认为,最基本的问题还是8964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事件,然后就是这个事件是否真的必要;最后是这个时间有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个人观点,叫民运,就问题很大。于中取事的人多于严谨思考者。我个人认为,就是一个简单的公民给政府提意见。说是民运,已经和政府对立了。学生群体并没有这个主观意识。

这个定性也直接关系到这个时间的必要性。如果就是提意见,时过境迁就没事情了。而定性为民运,就要诉求所谓民主目标,而这些目标一提出,就具有和政府对立的性质,同时,有必然涉及到长期坚持,直到目标实现。而这个目标一定会成为一个不断提高过程。

必要性。也许这个很大主观性,大家意见不一致。但是这个东西的检验最大的标准就是民心所向。现在除了几个反华媒体和那么几个过气民主斗士还在发发音,已经没有人支持,就知道根本没有必要性,真的必有民心支持。

现在这个没有民心基础的命运现状,可以说所谓民主运动没有必要,也说明了可能开始就是有人弄出来的玄虚。由此可见,寻求西方民主那种政治模式,从来就没有那个根据,才造成现在难以为继,在一个自然存在的社会环境里实践一种政治诉求,而没有民众支持基础,已经强力宣布了那个政治诉求的死亡。

回复 | 1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5-10 20:11:46

【不认为民主了是进步,当然也未必是退步。

但认为中国过去几十年是进步。】

双不博,你完全没有看懂我摘抄的那一段网友评论。那是师承李光耀的观点。李光耀在香港回归前,曾经与末代总督彭定康有过一段面对面的争论。视频链接我已经贴在下面了。

李光耀的意思是,港人现在可以不必太在意民主选举,毕竟,1992年,还有5年就要回归。然而,英国政府却急急忙忙开始有史以来香港第一民主选举。这其中必有蹊跷。英国总督统治香港155年的时候干啥去了?但是,香港的经济进步却不是在民主时代所创立的,而是在港督个人独裁下完成的。

他进一步指出:等香港社会有60%到70%的中产阶级的时候再民主,就有推动作用。不然的话,现在的所谓一人一票,毫无意义。

有网友理解了李光耀的观点后,总结道:

进步可以带来民主,但民主不能带来进步。

这就是来龙去脉。而你的所答似是而非,答非所问。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05-10 19:37:58

【作者:安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5-10 17:45:25

你不知不觉回答了问题二,不过不够具体。】

呵呵,我完全相信,小龙鱼可以轻松回答所有10个问题。

安博也一样。希望能看到各位的看法。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5-10 19:30:36

【殖民300年是刘晓波的标签,他大概也因此获得了诺奖。如果他后来改变了看法,他应该公开的说明。没人知道他的说明意味着他的看法并没有变。】

这个说法更多反映刘晓波当年的“愤青”心态吧。

即使后来后悔这种过激说法,也不便再改口。

就刘整个经历而言,在民运人士中,他也确实是条汉子。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5-10 19:22:45

【应该加一个问题,民主值得神话吗?】

很好的问题!相信还有更多问题值得提出来思考和讨论。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