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网络日志正文
郑州水淹地铁等灾情视频全纪录,中共灾害大外宣破功 2021-07-21 20:16:48

为何中国屡屡发生严重洪灾?外媒提出5个关键问题(ZT)

中国河南近日下起极端豪雨,酿成严重灾情,外界也不禁疑惑,为何中国不断加强应变措施,却还是屡屡发生严重洪灾,外媒对此提出5个相关的问题。

《法新社》报导,第一个问题是「水坝有用吗」,中国过往依靠水坝来控制水流,但问题出在该国庞大的水资源管理系统,无法控制所有的洪水,而且几十年前建造的水坝也有耐久性问题,像是周二晚上,由于雨势过大,军方警告河南一座受损大坝随时可能倒塌,于是炸开大坝放水。

第二的问题是「气候变迁的影响」,由于地球暖化,大气含有更多的水分,使得降雨愈来愈强烈,数据上也是如此,中国水利部统计,去年夏天中国53条河流的水位达到历史最高,大坝的负担加剧。

第三个问题是「海绵城市有用吗」,中国都市化发展相当快速,但同时也意味着地表覆盖愈来愈多的水泥,一遇到大雨就可能导致积水无处排放,加上湖泊面积萎缩,因此中国推动海绵城市计画,试图用多孔材料覆盖城市地表。

第四个问题在于「谁受洪水影响最大」,答案是江河沿岸腹地区域,为了避开人口稠密的大都市,往往沿岸村庄居民会被疏散,建筑被洪水淹没。

最后一个问题是「还有什么可以做」,中国目前加强的是监测以及早期疏散系统,当地相关单位指出,去年6到8月因夏季洪灾而死亡或失踪的人数,比过去5年平均数减少一半,但经济损失却多了15%。

(以上转自台湾自由时报)



---------------------分界线---------------------


刚批欧洲体制失败 郑州暴雨打脸北京(ZT)

近日欧洲中西部地区强降雨引发特大洪涝灾害,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200人遇难、1000余人下落不明。对此,中共官媒继续延续以往高度关注他国灾祸、以彰显中共国民「幸福」的做法,密集报导欧洲各国的洪灾和伤亡情况,并大加批评当地政府。

如7月19日,《参考消息》援引英国《泰晤士报》的一篇文章《德国洪灾折射「体制的巨大失败」》,批评德国的预警系统,称「德国政府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果及时疏散危险区并向公众正确传达即将到来的危险的严重性,那么原本可以挽救多少生命」。

再如7月20日,《环球时报》发表《欧洲洪灾肆虐引发深度反思》一文,小标题是「预警机制暴露缺陷秩序神话不堪考验」,文章援引欧洲一些媒体的报导,批评欧洲洪水预警系统,认为「欧洲国家失去了风险意识」,并指出「政府、政客和媒体只会强调洪灾的原因是气候变化,因为这有助于政客们为失职找藉口」。

而一贯在重大问题上从不缺席、为中共主子摇旗吶喊的《环时》总编胡锡进更是在微博感嘆:这是悲剧。德国大水同时冲垮了当初中国网上德国人修建青岛「城市良心」级地下排水管并留下「油布包」的神话。从迈阿密塔楼到德国大水,更有疫情中西方国家反人道主义的表现,一拨又一拨深刻冲击着中国人原有对西方治理水平和其对人道主义忠诚的认知。


然而,7月18至21日河南郑州等地遭遇的一场强降雨,打脸北京当局以及刚刚批完欧洲的中共官媒。据大陆媒体报导,7月18日18时至21日0时,河南郑州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过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累积平均降水量449毫米。73站(占比约38%)累积降水量超过500毫米,最大新密白寨875毫米,郑州市的郑州、登封、新密、荥阳、巩义五站日降水量超过有气象记录以来极值。

暴雨加上泄洪,造成郑州市区出现严重内涝,郑州市铁路、公路及民航交通受到严重影响,街道成河,地铁部分地段进水,有的水没过车厢,大量人员受困。官方报导迄今已造成25人死亡,但从网上发布的视频和各种信息看,死亡人数应不止这些。基于中共各级政府向来有隐瞒灾难和事故中人员伤亡的真实数字的先例,国人是否能知晓真正的死难者并不乐观。

发生了如此巨大的灾情,中共当局又是如何反应的呢?央视说各地在暴雨前已经竭尽全力做好准备,但从民间发布的消息看,河南当局不仅没有做好充足的应对准备,如停运地铁等,而且救援也并不及时,许多困中水中、地铁中的人员没有得到第一时间的救助,而这期间又会死多少人?


更令人费解的是,暴雨期间,郑州没有任何官员或者部门召开发布会,安抚百姓,而是让大部分老百姓处于孤立无援或者自救的状态。郑州市政府官方微博「郑州发布」,居然称「这场罕见的大雨过后,城市会更乾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如此冷血之语折射的正是中共当局视人命为草芥的心理。要知道,城市更乾净和草木更旺盛的背后,是一条条逝去的鲜活的生命,而这些生命不正是死于无能的中共之手吗?

至于刚刚痛批欧洲政府的中共媒体,此时又变了一副嘴脸,再不见针对政府、政客的犀利,而是秉承着要将坏事变成好事、要弘扬所谓的主旋律的指示,将报导集中在了甩锅天气上,集中在救灾中的好人好事,以及领导的指示和抢险作秀上,而避谈人祸。而那个视德国洪水为「悲剧」的胡编辑,则两次在微博上写道:「这种极端天气导致洪灾是必然的」,「如此凶勐的降水举世罕见,重灾无可逃脱」。其为中共当局规避责任、引导民众怪罪大自然的意图极为明显。

无疑,郑州等地的灾情既是天灾也是人祸,而天灾也是因为世人不修德行所致。西汉的董仲舒曾在阴阳五行说的基础上提出了「天人感应」学说,其核心是天是最高的神,天人合一,天人可相互感应。具体来说,就是天人相类相通,天的赏罚是依据人类行为好坏而施。上天分别用符瑞和灾异对统治者显示赞赏和谴责,用以指导人世间的活动。他还特别强调灾异的警惧作用,认为自然界的灾害变异,是为政者的错误所导致。而发生在郑州、北京等多地的暴雨、洪水、酷热、瘟疫等灾害,其实就是在警示中南海,警示所有追随中共倒行逆施之人。

而毋庸置疑,头脑尚有分辨力的国人,对于中共媒体在发生在他国和本国的同一件事上的不同态度背后的原因,是心知肚明的。或许,胡编等中共官媒记者也希望通过这种对比让国人了解到如下真相:

一、中共国效率低下。在西方国家,洪水发生后,欧盟就马上启动民事了保护机制,并协调部署了救援人员、直升机和搜救船增援灾区,而中共国呢?

二、对于西方国家政府、政客的失职,西方媒体毫不客气地公开批评,甚至要求相关官员辞职,还有民众公开批评救援不得当。而在中共国呢?有哪个媒体、有哪个个体敢批评、追责郑州市委书记、市长?更遑论批评河南省省长、民政部部长和中南海高层了。

因此说什么西方体制失败,中共不过又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如果中共敢进行公开民意调查,想必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是乐意生活在西方「失败」的体制下,毕竟在这样的体制下,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行使公民的权利,还可以追责中南海。只是中共敢这样做吗?

(以上转自网路文章)


---------------------分界线---------------------


郑州大水的主因是「人造洪水」?(ZT)

郑州大水风传极端暴雨是主因专家说是「人造洪水」

郑州市内洪水造成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牵动着国人的心。有舆论认为,这次洪水是超出历史极值的暴雨造成的,不要怪责城市的排水系统。那么事实上是这样的吗?本台记者王允邀请到身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和以保卫太湖出名的环保专家吴立红,对这次洪水的成因进行了探讨。

以下是本次讨论的录音。

在郑州发生水灾的前几天,德国不少地区也发生了重大水灾。社媒上一时展开了对两国水灾的热烈讨论。

王维洛所住的德国鲁尔区紧邻这次发生大洪水的哈根、迈恩等地区。他所住的村庄也在这次洪灾中受损。

王维洛告诉本台,他自己家侥倖安全。但他对面邻居的地下室冲进了洪水。他隔壁的领居,两个孩子的爸爸,开车出门被洪水冲倒的树干砸中驾驶室,人差点受伤。郑州的水灾让他有些感同身受。


记者:王博士,这一次郑州水灾发生后,有很多人认为,主要原因是郑州降水超过了历史极值,德国前不久的水灾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不要去责怪城市的排水系统,这主要是一个天灾。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维洛:说这次是历史极值,这是错的,这次绝对不是中国暴雨的历史极值。你要仔细看报导,它说的是中国城市气象站所记载的暴雨量的极值。

中国最大的暴雨一次出现在1963年,在邯郸、邢台和保定这个地区。第二次则是在1975年,在河南驻马店地区的一次暴雨。这是中国大陆暴雨的历史极值。

记者:所以,这一次郑州水灾,是天然的因素更多,还是人为的因素更多?

王维洛:这次水灾是郑州市在自己发展的过程中制造的。他们现在把郑州市建造成一个水乡,包括河流、湿地这些都有,一环一环的,它的三环就是一条河,再加上南水北调的中线乾渠。上游的洪水下来的时候,全部都往郑州市中心压。

我们还要说他的排水系统。按照他的城市规划,到2020年,城市排水系统在一般地区,排雨水要达到三年一遇暴雨的标准,在重点地区是五年一遇的标准,这个标准是很低的,远远低于中国城市规定的指标。郑州实际上是一个降雨不少的地方,平均每年600毫米的降雨,是半湿润半乾旱的地区。

记者:那么德国呢,它的洪水是因为自然因素,雨量太大,是这样吗?

王维洛:也不完全是这个因素。八年以前,德国搞国土规划的人已经提出过警告,在防洪方面,不要以为发生了1999年和2003年的洪水之后,不会有太大的洪水,就放松了这一块。因为将来还有暴雨,要注意这方面的工作。

德国这次主要受影响的主要是一些偏僻的小镇、小溪流,它不是大河大江,暴雨来得比较急。那几天我们手机上都收到预警,说会有暴雨,但不能确定在哪个区域,而只是在很大的一个范围内报了一下。


记者:王博士提到了预警的问题。这次郑州水灾,之前几天也是有暴雨预报的,但看起来还是有很多人准备不足,造成一些人丧生。这当中政府有责任吗?有请吴先生。

吴立红:洪涝来的时候应该有预警。我们中国有气象台,对颱风等都会有预警,叫老百姓事先做好防范作用。

但这次几乎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就来了。来了之后,我看官媒都不怎么报的,都是社媒上在传,而且还有人被封杀,甚至有人被上门警告,说不准发这个东西。

现在就是出了问题,当局老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就说是天灾,归结于自然灾害,但恰恰这些灾害背后是有人为因素的,怠政、懒政,没有及时预警造成的。

记者:因为德国和郑州都因为大雨发生了洪灾,这是不是全球变暖的征兆呢?

吴立红:是的,雨量增多是全球变暖的一个征兆,这是自然界被破坏导致的。全球变暖的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呼吁。

记者:王博士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什么?

王维洛:不一定是全球变暖的征兆,但可能是暴雨模式的改变。若要把它和全球变暖或全球变冷联系起来,这还难以确定。

记者:对这次城市大水,有人说可以通过建设海绵城市,或者建水坝,来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吴先生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立红:郑州也造了海绵城市,说雨水来了之后,可以吸走,而且还可以循环使用。他们投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和金钱,这次洪涝来了之后,这些不都打了水漂了吗?

它这个海绵城市说谎,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的海绵城市并没有什么防洪能力。它只是官样文章,是豆腐渣工程。

记者:王博士怎么看待海绵城市的问题?

王维洛:海绵城市是说可以把雨水全部都吸到城市里面。这次郑州三天降了600多毫米,这是降在你自己土地上的雨水,这还不太要紧。但郑州地势比较低,河南西部的水下来的话,那你就不是600毫米了,而可能是2000毫米了。你再有什么海绵城市,他也是不能的。

记者:还有一个水库的问题。这次我们知道郑州的常庄水库因为降雨,发生了防汛的严峻情况,被迫在7月20日上午泄洪,所以有人说这次洪水跟泄洪是有关系的。您认为,水库在面对这种形势的时候,能起什么角色?

王维洛:你要想好建水坝是干什么用的。比如说供水的,常庄水库就是供水的,供水的水库一般不能把水放掉。而防洪的,在洪水来临前,要把水放掉。那种说水库既能防洪,又能抗旱,是来自史达林的政治经济学那本书里边的。中国就是学史达林那一套。水库是可以用来防洪,但防洪的时候,它的库容要特别大。但常庄水库这种都是很小的水库,下点雨它就满了。满了之后它就发生危险了,这个时候政府就不管下面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怎么样,它要先保大坝的安全,所以他要紧急放水。紧急放水放出来的水就是人造的洪水。

(以上转自网路文章)


---------------------分界线---------------------


中国河南郑州大水淹地铁等灾情视频全纪录


以下视频转自台湾东森新闻-关键时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HFSVM0K_U


浏览(2939) (58)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彼德 留言时间:2021-07-21 22:06:47

因為大陸人民自力救濟,知道中共官方會封鎖災情消息,勇敢站出來立即傳播這些中國鄭州死傷訊息給外界及外國....

導致習近平這大老爺,壹看事件鬧大了,外國都知道了,不好辦了,趕快下令各省動員起來救災.....

不然,照片等資料沒外洩,這幫中共大老爺們還在吹冷氣、翹二郎腿,好官我自為之,歌頌壹番偉光正,順便罵壹罵外國民不聊生、淹大水呢.....

哀,可悲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