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共产党的双重悲悼及台湾危机在邻居远离文明、人性 2021-01-19 17:22:13

朱敬一专文:中国共产党的双重悲悼(ZT)

我在WTO任大使时,有一回与该机构副祕书长布鲁那(Karl Brunner)聊天,瞎掰「中国共产党与德国共产党,哪一个比较坏?」这有点像两个小学生在讨论「是你的老师比较凶还是我的老师比较凶?」纯粹是茶余饭后。由于我们彼此都只有单一观察,所以也没有什么把握肯定地下结论。


哪一群人比较坏,是新鲜生勐的「比较历史学」

布氏对德国共产党的感受,是有个人经验的。他家住柏林,但是有个哥哥在冷战时期身陷东柏林,他们兄弟之间偶有通信。有一回东柏林的哥哥在信中表示,希望有机会移居西柏林,结果信件被检查。东德情治机关单单因为这封信,就以「意图通敌」之类的罪名将他哥哥入罪、下狱数年,一直到柏林围墙倒塌之后,哥哥才重获自由。我相信这个经验刻骨铭心,也使布氏很难相信,世界上还有哪个极权体制,能够比东德共产党更可恶。

隐隐然,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更可恶、更扭曲人性。这个感觉,当然是有背景基础的。在读毕《唱垮柏林围墙的传奇诗人》《18个囚徒与2个香港人的越狱》两本书,有更多的资料背景,能够帮助我把「极权体制比烂研究」这个题材,做更系统性的探讨。


二十世纪的共产极权体制,苏联当然是老大哥。东德、苏联统治下的东欧诸国、一九四九年之后的中国,都是苏联老大哥所教出来的小老弟。毛泽东早年说「跟着苏联老大哥走」,应该是真心诚意的。《唱垮柏林围墙的传奇诗人》书中描述,东德共产党也是看苏联脸色行事。即使是一九二○年代的中国国民党,也与中国共产党是同胞兄弟,当年孙文确实吸收了不少苏联的统治方法。

各国共产党系出同门,但如今皆挂羊头卖狗肉

但是「系出同门」并不表示没有优劣之别,而就「比烂」而言,后起的共产党政权也未必不能青出于蓝。以下,我试图将文献中读到的极权体制种种彼此参照,做一番比较。

林彪、邓小平两人,都曾经将「马恩列斯毛」并列;说他们是「共产主义体制的五大巨人」。但是把马克思与恩格斯两位拿笔桿的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三位拿枪桿的并列,恐怕是抬举了马、恩二人;他们两个人的道行,差得远了!马、恩二人只是画出一个「共产社会」的乌托邦图像,完全没有想清楚要如何达成乌托邦。照毛泽东的描述,马、恩似乎以为无产阶级革命只是请客吃饭,做文章,绘画绣花,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毛氏对革命的了解更为精确:「革命就是暴动⋯⋯」。

另一方面,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三个人所完成的革命政权,也都与马克思、恩格斯所鼓吹的共产主义,没有什么关系。列斯毛三人都清楚看到了夺取政权的暴力本质。但是他们的夺权就只是夺权,一番血腥斗争之后,原先揭橥的任何革命目标,早就忘得一乾二净。依据极具权威的《世界不平等报告》所载,撇开中东产油国、战乱地区不谈,今天全世界所得分配最不均的前几名是印度、俄罗斯、巴西、中国、南撒哈拉、美国,这前六名就包括了中国与俄罗斯两个号称实施共产主义的国家。「共产」国家能够产生比资本主义国家更严重的贫富不均,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是什么?

看清共产主义之恶,需要的时间非常长

为什么卖狗肉的中国与俄罗斯,还要坚持挂着「共产主义」、「共产党」的羊头呢?那是因为,卸下了羊头,这两个国家的统治集团,就完全失去了骗人的幌子,会动摇统治基础。一百多年前,「共产主义」的确是有理想性的召唤;不只是召唤工农群众,更召唤了知识分子。当年的孙文、李大钊、鲁迅等人,都是在国外喝过洋墨水的,但也都深受共产主义影响。

德国的诗人兼作曲家比尔曼(Wolf Biermann)自己也说,他的父母亲都是共产党员,他自己从小也对共产党执着,正因为如此,才一直不愿意离开东德。比尔曼这样的执着,一直要到近六十岁才扭转。但是,比尔曼的转向是经验性的,不是理论性的。撰写《中国的古拉格群岛》的廖亦武也提到,鲁迅的学生胡风后来被毛泽东斗,但至死都还只是觉得毛泽东误解了他,还没有正视共产主义之恶。

就总体经济面向看,中国的共产主义实验,要到大跃进、土法鍊钢之后才露馅。苏联则更晚,该国在一九七○年代之前经济成长都超越美国,发射人造卫星也领先,一直到七○年代末,苏联的经济才显露危机。在七○年代,美国还有不少学者到苏联参观,回国之后高度赞扬苏联计画经济之好。台湾到了二十一世纪初,还有朱云汉等人在盛赞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老共也努力向国际做大外宣。种种迹象显示,在强势宣传之下,要全世界都看清楚共产主义的邪恶,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

所以我想换个角度,从理论面解释,为什么推动共产主义必然走向极权与独裁。



财产权与政治统治的互为依存

虽然许多人对于一九七○年之前的苏联与一九九○至二○二○年中国的经济快速成长有不同的解读,但是大家对于中国、俄罗斯、冷战时东欧诸国的压抑人权、迫害民众,看法却相当一致。这里有个根本问题:为什么共产主义国家都在压迫人权?为什么比尔曼所描述的东德,与廖亦武描写的中国,其欺压凌虐人民竟然若合符节?所以我必须要先解释:共产主义经济,与政治极权是一体的两面;如果政治不独裁,共产经济根本没办法运作。财产若是私有,要强推独裁也极为困难。

在民主自由、财产私有的资本主义社会,有两类因素促使社会远离独裁。

其一:私有财产本身就涵括了附带的处分权,因此至少你的房子、你的汽车、你的土地要如何处置,其决定权在你,不是由国家或政党决定。这些决策范围虽然不大,但频率却非常高,至少创造了许多独裁者力所不及的区块,有「帝力于我何有哉」的自主感。

其二,私有财产也使个人对于财产相关的公共政策有强烈而坚定的意志,他们遂有参与、影响、改变政策的强烈动机。例如,土地所有者才会奋力抗争土地征收、股票大户才会努力游说股利降税⋯⋯这些「因为自己财产利益」而涉入的政策关注,自然而然强化各个领域的社会凝聚力,也容易迫使想要一意孤行的政治势力退让。当私有财产范围越广,社会各阶层关注的政策也就越多元,其所产生的社会力就越大,当然形成更强的政治制衡。

即使在西方民主国家,也有许多人忽略了管理者与被管理者先验「定格」的重要性。桑思坦(Cass Sunstein)与塞勒(Richard Thaler)两人在二○○九年写了一本书Nudge,中文翻译为《推力》。他们在书中强调,主政者不必太过干涉人民,只要轻推(nudge)一下,引导或扭转方向,就够了。他们说,这种轻推,是父权自由主义(paternalistic liberalism)。但是此中谬误甚多!与共产主义一样,桑思坦与塞勒两人忽略了最最关键的问题:谁是决策者?谁在推人?谁是被推的人?如果先验上有些人就注定要被别人推,那么这还能叫「自由主义」?所以,轻推或重推,没有差别;主词与受词的先验定格,那才是极权思想的关键。在共产社会,拿走人民财产的是「主词」,被拿走财产的是「受词」,主与客一旦定格,就绝无自由可言。

列宁主义的创新

「共产」制度拿走每一个人对全部社会资源的所有权,但是整个社会资源终究还是要有所归属。要如何贯彻这个以共产为名的极权体制呢?这就是列宁的创新了。他创建了一个以「共产党」为核心的控制体系:工厂有党、军队有党、政府机关有党、地方社区有党、工会有党、监狱有党、学校有党⋯⋯事实上依中国的规定,所有超过三个以上党员的群体,全都要成立党组织。所以今天在中国,阿里巴巴、富士康、华为⋯⋯所有上市上柜公司,全部都有党组织,都有党委书记。列宁这一套武林祕笈传给了中国共产党、东欧各国共产党,也传给了国民党。

五十年前,台湾各大学都有校园党部;民间企业只要有点规模的,也有党组织。理论上,每个党组织承接上级党部的指令,执行由上而下的决策。所以,整个国家的决策体系,是透过「共产党组织」而层层串接。名义上,这个国家是个实施共产主义的国家,因为到处都是共产党组织。但是实质上,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权体制;全国各个学校、企业、政府部门⋯⋯都由各级党部控制,而各级党部则由上层的党书记依序控制。列宁的创新设计是政治性的,其与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还有没有关系,完全不是重点。

但是东欧国家学列宁的党国体制,就没有中国学得到位。事实上,毛泽东真的是把列宁的极权控制体系,玩到青出于蓝。怎么个青出于蓝呢?让我举几个对照的例子做说明。

毛泽东极权控制的青出于蓝

例一:在《唱垮柏林围墙的传奇诗人》书中,作者比尔曼是东德的歌唱家兼诗人,经常带着他的吉他四处演唱,其歌曲歌词都是比尔曼自做,极尽讽刺主政者的迂腐颟顸。美国知名女歌手琼.拜亚(Joan Baez)到访,也能顺利与比尔曼会面。

但是比尔曼的故事在同时间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是不可能的。我们读知名画家、文学家木心所写的〈双重悲悼〉一文即知,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对艺术家、音乐家所制造的普遍恐惧,恐怕十倍于东德。木心说,当年任何一幅水彩画,都是「西方资产阶级」的污染,文革期间画家争相把画销毁,以免成为被斗争的题材,甚至连藏在盆栽土壤内的宣纸,都会被搜出来。

因为画是毁定了,所以「人在画在」、「人亡画在」皆不可能。「人亡画亡」划不来;唯有「人在画亡」一个选项。于是画家们自动毁去画作,苟延残喘地活着。木心在此期间入狱两次,打断他三根手指,令他无法再作画。对照而言,比尔曼还有一双能拨弦按音的手。德国共产党比之中国共产党,和蔼多了。

例二:索忍尼辛的《古拉格群岛》,记述苏联时期的集中营,记载了不少逮捕、拘禁、作秀式审判。可是如果读廖亦武《18个囚徒与2个香港人的越狱》以为对照,我们就会发现:相同时期中国的政治斗争,更普遍、更随机、更大规模、更令人髮指。中国古拉格群岛遍布之广,远非苏联能望其项背。


中国共中国摧残人权,残忍凄苦产党在一九六○年代掀起的土改斗争,是全国广泛的农民清算地主。毛泽东要彻底摧毁原有的一切农村价值,所以不能只是政治上由上而下斗争,必须要由广大农民由下而上。因为由下而上斗争规模超级庞大,就必然涉及报复、恶意、借刀杀人等算计,不但过程狠毒,也把人民心底最邪恶丑陋的阴暗面,全都勾了出来。廖亦武所撰写的凄苦文学,我连读起来都感到锥心之痛,遑论身历其境之人?你说,毛泽东与斯大林,谁更能制造凄苦?

例三:歌手比尔曼声名大噪之后,东德不太知道怎么处理这位异议分子。后来东德允许比尔曼赴西德演唱,然后就撤销他的护照,让比氏回不了东德,形同被驱逐出境。对照来看,中国如何对待异议分子呢?

你看看刘晓波吧。他也不过写了一份内容普通的〈零八宪章〉的文字,就被捕下狱。比尔曼名声大,但是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奖,名声更响吧?中国不但不让他出国领奖,还制裁颁奖的国家挪威,禁止该国鲑鱼进口中国,长达八年;这是挪威前驻WTO大使咬牙切齿亲口跟我讲的。至于刘晓波,国际名声反而让他关更久,关到死都不准他出国就医。二○二○年,中国外长王毅甚至警告瑞典:不准颁诺贝尔和平奖给中国异议人士。你说,中国共产党与东德共产党,谁比较病态?



毛泽东生活监控,滴水不漏

例四:比尔曼在书中描述他的生活,整体而言,日子苦一些,但是没有什么飢饿。他经常被祕密警察监控,但是到朋友家拜访、唱歌,倒是没有禁止。然而中国呢?毛泽东搞的土法鍊钢、大跃进,造成数千万人飢饿死亡。「飢饿」在当年的中国根本是普遍现象;当时有人开玩笑说,「全中国的胖子大概只有一百人,毛泽东是其中之一」。

至于中国的社区监控,让我描述一个人口学文献上记载的例子:为了有效控制人口,中国强制执行「一胎化」政策,避免已经有一个孩子的母亲再怀孕。许多城市的「街道委员会」,在巷子口墙面上贴上一张大海报,记载着这个巷子里每个妇女的「月经起讫时间纪录」。每个女生连最隐私的月经时间都是贴在巷口,你说,中国共产党的监控,比起东德共产党,做得如何?

例五:比一比杀人吧?唉!这种比较非常无聊。但是如果从中能够凸显统治者的心态,那还是有意义的。东德与东欧诸国的共产党,都是斯大林的小老弟,杀人与残忍还不能与斯氏相比。依据维基百科,斯大林所搞的斗争、清洗政敌,顶多整死大概百余万人。毛泽东呢?五○年代清算地主,失踪自杀的不算,依据他自己的估计,大概杀了两百万人。大跃进时的大飢荒,饿死数千万人。文化大革命期间「非正常死亡」人数,大概在数百万到两千万人之间。最骇人听闻的,是毛氏与赫鲁雪夫的对话。毛说,他希望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在中国,由中国引诱美军深入,然后请苏联向中国投掷原子弹,一举歼灭美国主力军队。中国人可能死亡四亿(当时人口六亿),但是很快就可以补上⋯⋯你说,这样病态的杀人政权,普天之下谁能企及?

例六:共产党极权统治者当然都是斗争高手,但是堪称战略专家的,恐怕没有人能与毛泽东相提并论。毛氏提出「口袋战术」,用之于国共内战与韩战,让国民政府与美军皆伤亡惨重。毛氏的游击战术十六字「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则更有代表性。这十六个字不但刻画出游击战死缠烂打的精髓,更凸显毛氏心中完全没有「成本」的影像。我追、我扰、我打,都是要付出我军代价的。正常的军事布局,都是要在成本与战果之间取得平衡。但是毛泽东不是;他只看战果,不计代价。战果是他的政治胜利,代价是别人的生命牺牲。你说,这样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会治理出什么样的国家?

疯子即使死去,余孽犹存

任何一个极权体制,都是由一个「极权者」建立的;天下是他打下来的、政治控制是他搞定的。极权体制有多烂、多可恶、多扭曲人性,就要看这个创建极权的「始作俑者」有多病态、多邪恶、多丧心病狂。例如希特勒,他搞集中营、屠杀几百万犹太人,大概是邪恶的标竿型人物。又如毛泽东,他搞人民公社、大跃进、土法鍊钢、文化大革命,搞死几千万人眉头不皱一下,应该也是病态邪恶的典型。希特勒是病态地仇恨犹太人,但是毛泽东却不止于仇恨一个特定族群;他把所有对他无限极权有阻碍的人,全都视为「要清除的对象」。所以毛泽东所直接间接杀掉的人,可以十倍于希特勒。

毛氏不但堪当古今中外杀人冠军,他对于「体制」的摧毁,大概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秦始皇的焚书,只是焚掉书的文字。但是文化大革命,却是从根本面焚掉书的正当性。文革时「不会出问题」的文章,大概只剩下毛泽东或是鲁迅所写的;其他所有的书,还是担心会出问题。秦始皇的坑「儒」,其实只是坑掉一些医卜人士。但是文革期间,绝大多数读书人的下放劳改、高考停摆、升学看「手上老茧」决定,是完全坑掉「知识」。为了权力斗争,毛泽东什么都干。

我们经常听人说,一个人的声誉要建立,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要毁坏名誉,却可以在一夕之间。摧毁文化的过程却恰恰相反:你要搞文化大革命,可以在短短几年之内毁掉文明;但是毁了之后要重建,却是极为困难、漫长。像毛泽东这样丧心病狂的领导人,他统治中国三十余年所带来的政治、文化、社会冲击,恐怕会影响非常非常长久。文革之后,中国整体经济文化气氛大乱,即使邓小平掌权,推动改革开放,也要十几年之后经济才渐上轨道。毛泽东虽然死了,但是当年在文革期间耳濡目染的习近平,你认为有没有感染到毛氏病毒?

对中国共产党,有两重悲悼

为什么残暴统治的阴影会挥之不去呢?中共是不是如马英九所说,已经「改邪归正」了呢?让我再说个木心的故事。在他〈双重悲悼〉一文中,木心提到他绘画老师林风眠,因为年轻时的水彩绘画在文革期间全部销毁了,所以在文革结束后,林先生试图重拾画作。但是木心说,文章、乐谱烧了还可以靠记忆重写,但是画作,就是没有办法重绘。如果画可以重绘,那就不会有所谓「神来之笔」。文革之后林风眠已过高峰,他在文革受到打击是悲悼,但是在文革后想要重绘已然无法再现的画风,那是「双重」悲悼。我几次读到这里,心里都难过得难以自持。


极权狂人对文明的摧残,是难以在短期重建的。硬要去搞几百间孔子学院或是重建大国形象,都像是重绘原画,都有一种极为勉强的空虚。

在毛泽东残忍暴戾数十年统治之后,中国似乎已经习惯了人命如草芥,所以才会在一九八九年六四民运时,有「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这样的狂犬病逻辑。台湾今天的处境危险,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在「千百年难得一见」的人魔毛泽东肆虐之后,已经离人性的温暖太遥远。台湾的危险,不是因为邻居有多少战机、有几艘航空母舰,而是因为对我们有敌意的统治者离「文明」太遥远

他们从一九五○到一九九○年狠狠摧毁了文明的温暖,那是一重悲悼。

现在又试图强用经济力、用战狼的帝国姿态,去勉强填补还未能复原的文明空虚,这不是第二重悲悼吗?



*作者为美国密西根大学经济学博士,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曾任中研院副院长、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行政院政务委员、国家科学委员会主委、我国驻世界贸易组织(WTO)常任代表等职。2010年获选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院士。2017年复获选美国国家科学院(NAS)海外院士,是亚洲第一位获选的社会科学研究者。本文选自作者新着《维尼、跳虎与台湾民主》(印刻)

(以上转自台湾风传媒报导)

浏览(1195) (16)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彼德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1-20 23:27:52

要台灣當中國人已可以啊

學美國、日本,台灣人很多想當美國人、日本人,特別是每次中共喊著要打台灣的時候......


只有中共國及其爪牙及被洗腦者,才會附和、認同中共洗腦的話....

多麼野蠻的中共國及國民

還整天喊中國、中國.真是丟中國人的臉

不要臉....


回复 | 0
作者:彼德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20 22:59:47

你可以說台灣人來自

原住民、三國曹魏、河南洛陽、大陸各省(滿漢蒙回藏苗瑤族)、還有外國人通婚的後代....


這些都是中國人?真是昧於事實...

清代以前的皇帝都要抗議,砍你頭的,只有清朝....等皇帝臣子、財產,沒有中國人?要造反阿.....



回复 | 1
作者:彼德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1-20 22:52:32

我們台灣人很多祖先的....

如祖先原住民(南島語族)、

閩南人(據說是曹操家族於曹魏被晉朝滅後,逃到福建與當地土著結合通婚,形成閩南人)

客家人(據說是中原河洛逃難遷居)

外省人那就多了,各省都有


中國人?那是清末、民國推行民族主義泡製出來˙,抄襲外國人的觀念的概念.....

中國以前只有皇帝,沒有個人的,只有清朝、明朝.....等,都是帝王臣子,都是皇帝所有,換言之都是奴隸,啥中國人?那是啥東西,狗屁,跪安吧,退下奴才,小心砍你頭,滿門抄斬.....


你真的不用功.....無言,我教你很累的,應該收學費,真懶得理你們,程度很差,到海外還不敢看真相,真是懦夫.....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20 21:53:00
你敢说你的祖先不是中国人吗?所谓台湾人除了本地高山族,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不是从福建等地移民过去的?台湾的陈姓林姓更多远祖从河南中原大地先移居福建再后才是移居台湾。这些不是事实?你否认的了吗?为什么你们还在使用汉字,中文,可以造台湾子嘛,别讲中国话,最不幸的闽南话也是中国话。你们也不要讲。不是什么懒得理谁的问题,是理屈词穷的问题。骂他人为狗屎者,自己本身就是狗屎。
回复 | 1
作者:彼德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1-20 08:37:08

喔中國人真偉大....狗屎

2千年前有個屁中國人,只有戰國七雄.落後的秦國

無中生有,欺騙世人

愛做中國人就回中國阿跑來海外搞中國那落後的概念,落伍了拉

還以為你有啥先進觀念了

果然5毛

老一套

無聊

不說了

安靜一點

懶的說你們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1-20 08:24:51
懂中国人看三个人的文章陈寅恪、顾准、余英时。别说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其实是一副德行。说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的德性,所以鲁迅临死前十四天还要中国人看明恩博写的《中国人的素质》,因为明恩博是美国人所以未将其列入其中。说自己不是中国人的台湾人,你们自创一套文字,不要用中文或者汉语,再来说话。什么台语?这世界上有台语?闽南话而已罢了。
回复 | 0
作者:彼德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1-19 22:19:28

"說了半天,還是沒有說到點子上,沒有真正搞懂中共的本質,大多局限於壹種憤怒而己。這即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也解決不了臺灣的問題。"


恩,這篇文章小弟看來已經不錯了,很有參考價值了,盡信書不如無書,或為篇幅所限,或為中共體制外人觀察所得,有其侷限性,但也不錯了....

可以情您說說"真正搞懂中共的本質"、"解決中國的問題也解決臺灣的問題"的文章,或是觀點在哪裡嗎?

不然也只是亂批評一通而已...,與5毛等輩行徑無異

回复 | 0
作者:彼德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1-19 22:15:34

"楊開煌原本是國民黨的文筆。現在為共產黨服務。"


確實,國民黨以前就有容共的傳統,在習近平上台前,台灣國民黨還有人對中共存在幻想.....

習近平倒行逆施到如今,許多統派及藍營慢慢覺醒,或受到教訓、逼迫,被迫清醒一點,但還是有人上鉤了,被勾住嘴吧轉為共黨服務了,可悲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1-19 21:49:04
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到点子上,没有真正搞懂中共的本质,大多局限于一种愤怒而己。这即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台湾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1-19 21:10:06

朱云汉和杨开煌写的文章就像大陆学者写的文章。用台湾的话来说,他们已经被赤化。杨开煌原本是国民党的文笔。现在为共产党服务。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