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姥姥(有图) 2013-11-17 20:57:06

姥姥(有图)


本来正在写一篇关于父亲的文章,写到一半,毫无缘由地突然想起写马嫂的姥姥。
我是南方人,南方称呼母亲的母亲为外婆。我在北京时叫过姥姥10多年,是称呼马嫂的姥姥。
马嫂姥姥东北辽宁海城人。虽然上个世纪30年代就迁居北京,也算个老北京人了, 但她说话口音不是北京而是东北。
我和马嫂刚上大学不久开始交朋友,姥姥认为考上大学多不容易呀,批评马嫂不好好抓紧学习,听说我是南方人,又说南方人多数又黑又瘦,北方人身量高大,怎么也得找像舅舅们那样身高的人。马嫂原话转告我,我很受挫折,对姥姥有种畏惧感。有次我有事找住在姥姥家的马嫂,不敢进门,就在四合院门口等着,看见一个孩子出来,请他帮忙把马嫂表妹叫出来,然后才把马嫂找出来。
姥姥和3个舅舅还有三姨三姨夫的合照。后排站立的3个舅舅帅吧?姥姥拿他们作标准,马黑当然是比不过了。


1979年夏天马嫂跟我去昆明,关系比较确定了,回北京后,我鼓起勇气跟马嫂去见姥姥。我记得我的见面礼,就是这样一块专门从昆明提来的云南特产牛肉干巴:

(网上下载)

我进姥姥家时,她正在洗脚,我喊姥姥,她让我坐下。当晚是马嫂大舅做饭,做了这样一道炒干巴:

(网上下载)

大家都说干巴好吃,大舅说:“这么好吃的东西以后多多益善”。从此我就可以进姥姥家了。

姥姥家在菜市口附近。读书时周末我常跟马嫂到姥姥家。留校结婚工作后,我们长时期没有分到房子,住单身宿舍,周末也会到姥姥家住。姥姥家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四合院,有18间屋,她说这个四合院当年是用15根金条买的。以后因为长期复杂的历史原因,姥姥的房间只剩下一间正房,其它房间住着另外6家人。姥姥最不喜欢东厢房梁家,那家女主人在文革中斗过姥姥,态度非常恶劣,其余的几家人都处得很好。

姥姥在北京先后带过三姨和二舅两家四个孩子。三姨夫是广东人,三姨以后跟着去了广东,文革中怀孕期间得痢疾,因为误诊,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丢下姐弟两个年幼的孩子,都是姥姥带大。姐姐就是我博文提到过的日本表妹小玲。除正房外,姥姥还有间由地震棚改建的小屋,我们去姥姥家常住那间小屋。


马嫂母亲是6个孩子中的老二也是大姐,姥姥比较偏爱。姥姥的生活长期主要由马嫂母亲和三姨夫供养。马嫂母亲每月都会给姥姥寄30元生活费。文革中,姥姥带着很小的孩子,受到街道造反派的批斗,被剃了阴阳头,上街扫马路,很不容易。文革中,姥姥受到很大的经济损失。文革初期,姥姥一看风头不对,赶紧把自己收藏的一些值钱的物件,如金表首饰之类的东西装在一个箱子里,转移到胡同里一个叫马姥姥的人家里藏着。马姥姥是北城姥姥(姥爷第二个老婆)家里第3个女儿的干妈,和姥姥关系不错。可是文革结束后,姥姥去找马姥姥那里想取回东西,她却不认账,说姥姥记错了,她从来没有收到姥姥的那个装有宝贝值钱物件的箱子。因为是无凭无据的事,姥姥也就无法了。以后姥姥提起此事时常对我们说,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记错?

文革后,广东开放早,三姨夫给姥姥买个彩色电视,在邻居中第一家有彩电,每晚有好节目时,家里挤满来看电视的街坊,一下子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三姨夫虽然是黑黑瘦瘦的广东人,但是非常重情重义。两个孩子长大出国,他也再婚,还是一直给姥姥寄钱寄物。直到现在,尽管姥姥和马嫂母亲过世多年, 每年中秋节马嫂弟弟们还会收到三姨夫从广东寄过的月饼。 三姨夫的有情有义也遗传给女儿。姥姥90年代末病重,因为家中无厕所无暖气,在四合院里照顾很不方便。表妹出钱在北京房价还算低的时候给姥姥买了一套单元楼房,姥姥才从四合院搬进楼房住。

因为姥姥家,我在北京生活10年,虽然在学校工作,也很熟悉北京四合院的氛围和文化。四合院的邻里关系真是亲密。记得有一年,三姨的儿子突然肚子疼得不行,姥姥到院子里呼救,一下子进来好几个平时不怎么见面的热心邻居,找个平板车,几个人拉着车小跑,呼呼拉拉就把表弟送到邻近医院。查明是阑尾炎,当晚做了手术。
马嫂姥爷有两个老婆,姥姥住北京南城(宣武门外)是大,还有个北城(西单那边)姥姥是小。姥姥生了3男3女,北城姥姥也生了3男3女,但两边基本不往来。姥姥给我讲过她当年砸北城姥姥家的故事:大概是上世纪40年代的事,姥姥听说姥爷在外有小,一怒之下,找到新家去大闹,“我进去后把他们的结婚照和新买的穿衣镜给砸个粉碎。” 姥姥的性格够硬吧。不过 闹归闹,姥姥和那个时代的妇女一样,对姥爷感情很深。姥爷住在北城,也会到南城来看姥姥,吃顿饭。文革中,北城姥姥在五七干校,姥爷生病住院,姥姥每天到医院去陪床,给姥爷做很多好吃的。
姥姥是解放的小脚,她的小脚看起来比我奶奶的小脚要大很多。姥姥比我奶奶小8岁,1909年出生,接近民国了,估计因为西风渐进,比较早放开缠足,所以小脚比较大。姥姥和奶奶相比明显不同:姥姥是大地方人,更豪爽大气大方,一接触就知道是见过大场面大世面的人。我奶奶1983年摔坏腿,有一种同仁堂出的膏药很有疗效,脱销了药店里买不到。姥姥听说后,问清药名,第二天就让我去拿。我问怎么找到的,姥姥说,“嗨,在北京住了那么多年,我还是有几个可以帮上忙的朋友的” 我每次从昆明回北京,都会给姥姥带云南特产茶叶,但姥姥不喝都送人了,她只喝茉莉花茶。每次送姥姥茶叶,马嫂总会加一句:“您别再送人了”。我接着会对马嫂说,“送姥姥东西,由她全权处置,她随意就好,不用干涉”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小花(我取的名字),6个月时脐带绕颈胎死宫内,因无床位迟迟住不进医院,死胎不尽快拿出对马嫂会有危险,我急得没有办法,找到姥姥,姥姥马上带我去找姥爷一个在医院当大夫的堂弟。他是留日海归,在医院有一定地位。我按姥姥嘱咐买了几瓶高级饮品(麦乳精和橘子汁)当礼物,搀着小脚姥姥,在医院宿舍找到姥爷堂弟家。堂弟对堂嫂还是很尊敬的。第二天马嫂就住进医院。我们在学校是单身宿舍,引产同坐月子一样需要保养。因此马嫂出院后,先回姥姥家去休息,在姥姥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等到学校给了一间临时住房,马嫂才离开姥姥家。我想要是没有姥姥这个亲人在北京,我们遇到这样的事该有多困难。
1988年我只身赴美。姥姥请我到家吃饭。我刚坐下要吃饭,姥姥劈头盖脸直愣愣地问我一句:“你到美国不会在那儿再结婚成家吗?” 吓得我连声回答:“姥姥,不会!不会!不会!”
最后一次见姥姥是1996年第一次探亲路过北京。姥姥那时已经有严重的失忆症。她还认得我,还是按以前的习惯,用三姨夫的名字叫我,和姥姥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时间里,她反复问我一个问题:”你从美国来飞了多长时间啊?” 问第一次,我回答了,问第二次,我也回答了,问第三次,我还是回答了,问第四次时,我已经无法回答,忍不住流泪。
写此文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姥姥1999年90岁过世后,我和马嫂回国,路过北京多次,可居然没有想起找出时间去给姥姥扫过一次墓。马嫂说:”我们都是白眼狼”

相关链接

马嫂表妹东京来信 (2)

马嫂表妹东京来信 (1)

马嫂家有关日本的一些事

我有女儿了?(微博)








浏览(5335) (0) 评论(5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22 22:55:30
芹泥:

写不了什么,只能写点自己经历的事,这样写比较容易,如果别人读起来真觉得有点意思,那我真高兴。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3-11-22 16:36:50
马嫂的舅舅真的好帅,马嫂肯定也是超好看的。

马黑兄的家史真是非常丰富,读来很有趣味。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21 17:22:15
沐岚:

家里有事,回复迟了。

谢谢美言!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3-11-20 05:59:51
真是帅哥美女,像电影里的人物。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9 20:02:53
碧海蓝天:

你的留言让我想起我应该写篇关于我的那个女儿“小花”的博文。那次脐带绕颈是马嫂乘坐公共汽车被惊吓了造成的。你儿子太危险了,幸亏最后手术了。马嫂姥姥是很维护自己的孩子和孙辈。你们北方人就是直接,她没有任何拐弯抹角,我刚拿起筷子要吃饭,她就那么问我,真是给了我个震撼教育,永远难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9 19:40:09
脑勤:

其实啊,找对象这种事,都是瞎碰,偶然性很大,不是策划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运气缘分的问题。我就是运气好,一瞎碰就和马嫂碰成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9 19:36:44
舟人:

对啊,我们南方人黑黑瘦瘦,可我们也还是不错的啊。你一定知道干巴是什么东西,挺好吃的,是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9 19:31:05
剧团:

所以啊,我一看马嫂几个舅舅,我就想完了完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9 19:29:45
多虑了:

马嫂看中最重要。基本上她父母没有什么意见。姥姥开始反对,以后慢慢就接受了,我以后和姥姥处得还非常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9 19:27:25
無知者,無畏:

期待看到你写的家族回忆,我就对这种另类历史感兴趣。我的经验是,先从记得的事开始写,写小故事小片段,不管时间顺序,一点一点积累,不要说一开始就是从一个宏伟计划的开头写,想到什么写什么就好。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留言时间:2013-11-19 09:55:19
两件事触动我,一是马嫂的胎儿死在腹中,心好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以前不懂,怀我儿子的时候过了预产期13天,到医院就让立刻住院,剖腹产,B-超的诊断之一就是脐带绕颈。看了你的故事才知道多可怕,马嫂怎么就那么不幸。二是姥姥问你去了美国会不会另娶,她是经过了的人,知道怕什么,她是真的疼爱她的外孙女,好感动。
回复 | 0
作者:脑勤 留言时间:2013-11-19 06:53:39
马兄的故事娓娓道来,情深意切。到底是当班长的,找对象也是有勇有谋,个个击破,马嫂娘家喜得乘龙快婿,马兄也赢得美人归, 人人皆大欢喜 。看样子,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是“云南特产牛肉干巴”。佩服,佩服。
回复 | 0
作者:舟人夜语 留言时间:2013-11-19 06:23:18
哈哈,顶那句黑黑瘦瘦!马黑用牛干巴收买姥姥很经典!估计人家心里会说:云南还有这等好东西!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3-11-19 05:08:45
的确是都很蟀
回复 | 0
作者:多虑了 留言时间:2013-11-19 04:46:06
你能被马嫂家人看中,应该也是不错的。马嫂的几个舅舅的确都很帅哦。
回复 | 0
作者:無知者,無畏 留言时间:2013-11-19 02:50:41
馬兄的文章真樸實呀!

受你感染,我也想寫一些家族的前朝往事舊日河山。從清朝到民國,到共和國,再到改革開放。從川軍抗戰到現代知識後生“西征”。從纏小腳,童養媳到女權當道。從大飢荒到萬畝良田當今荒廢。

只可惜剛剛接手一個生意,投資很大,暫時無法分身。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3:54:29
河源:

那个时代这样的故事有很多。你母亲胆子还挺大的,敢出手救你爷爷奶奶。我记得赵紫阳的父亲好像就是在他当地委书记的那个地方土改中被枪毙掉。我母亲所在那个地区的地委书记的老岳父镇反中被抓起来,死在牢中。我母亲回忆里也提到过不少这样的故事,我亲外婆也是地主。估计人到了一定年龄都会变得比较感性。大题目的文章,提不起兴致来写,也没有信心写,就是小题目,自己经历的,写的兴致很高。
回复 | 0
作者:berry 留言时间:2013-11-18 23:50:42
博主说的没错,的确是个白眼狼.

像博主这样共党小干部家庭出身的红二代(老爸是中共地下党),又是穆斯林回回,在国内享受少数民族待遇,比一般大陆普通百姓家庭出生的人在党的关怀和少数民族政策沐浴下过得幸福多了,共党对穆斯林回回特别优待,而对大陆少数俄罗斯犹太后裔不但没有优蕙政策,而且歧视.博主竟还跑到国外,为了迎和西方反共,装成右派反党,这不是白眼狼,谁还是白眼狼?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3:44:58
河源:你的跟贴,不小心被我删掉了,幸好我的另一台电脑上还留有,赶快复制过来。

作者︰河源 留言時間︰2013-11-18 23:25:27
馬黑好。其實我也很喜歡看你這類的文章。這與男人、女人沒啥關系,與年齡有關系。歲數稍大一點,經歷多一點,回想一下過去,懷念前輩和老人,是人之常情。回想一下,覺得還是挺羨慕你。我從小到大,沒見過姥姥、姥爺。對爺爺奶奶也覺得沒啥印象。長大後,問過我母親,我爺爺、奶奶來過沒有,我母親說沒有。我說在我印象中,看到有一個老頭、老太太在外間鋪床。我母親才告訴我,那是你爺爺和奶奶,當時我才四歲。我知道,因我爺爺奶奶是地主,我父母不敢公開和他們來往。土改時,我母親拿著省委辦公廳的介紹信,把兩老伴遷到了異地,逃過了一劫。
回复 | 0
作者:berry 留言时间:2013-11-18 23:12:40
你为何把本人所谓"攻击人"的帖删掉? 为何不让大家看看是不是攻击了别人? 你现删了,还诽谤,再给人扣个帽子,你以为你很聪明对吧? 你这种下流卑鄙无耻的手段以前是不止一次害过人了吧?中国的恐怖份子好像不少也是回回吧?以前对你够尊重了,记住,多行不义必自毙!
回复 | 0
作者:berry 留言时间:2013-11-18 22:55:55
你太粗野了吧? 怎么攻击人了?你在诽谤! 你删了跟帖,还留个骂人的回复.别人不知的还真以为本人攻击谁了.你删了就删了,为何把诽谤的回复还留在那? 你把本人当成什么了? 好欺是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2:47:40
berry:

给你讲过多次,不要攻击别的博主,你就是不听,只好删你帖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58:15
某豆:

马嫂听了你的美言,也美滋滋的,谢某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56:52
水晶:

我对姥姥高度尊敬,她这一生也是很不容易,文革中受到很大冲击,都挺过来了,肯定佩服她。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54:09
春阳:

你是写家庭亲情故事的先驱。我和马嫂看过你博客里的很多故事,我写这些都是受你们故事的触动才开始写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51:45
Ottewell:

好久不见,都好吧?你是北京人,你一定熟悉北京四合院。北京学校里的教师单身宿舍也是那个时代的特色,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了好多单身宿舍的故事,以后有空要写,你也写来听听啊,四合院的故事也成啊。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48:05
米笑:

哈哈哈!!!上姥姥家可不敢用砖头敲门。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46:37
33:

我都有点担心,我写的文章,怎么变得比较女性化,从女生方面来的交流多,老是亲人亲情,小故事,而且怀旧情绪很重。是不是老男人荷尔蒙分泌减少,中性化女性化了(某豆语录)?我年轻时可不是这样。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40:42
珍曼:

最后一句,真是马嫂的原话,马嫂昨天说的,不是我编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8 21:39:23
1%:

你一定知道干巴是什么,因为你在云南呆过。对啊,以一块干巴就把姥姥家的门打开了,中国的送礼文化不错。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