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周六宾州川普败诉输在哪里? 2020-11-24 22:36:13

周六宾州川普败诉输在哪里?


宾州联邦法官Matthew Brann周六,否决了川普律师要求法庭下令禁止宾州对2020大选结果认证的诉求。


我们知道拜登在六个摇摆州里领先川普的选票数最少的州也在1万张票以上(亚利桑那州和佐治亚州)。迄今为止,川普律师在所有6州法庭起诉的诉求中,所涉及的选票从几十张,到几百张,到几千张而已,就是胜诉,也不能改变任何一州的选举结果。而宾州周六判决的这个案子就不同了。宾州拜登领先川普票数目前为8万张,川普律师此案诉求所涉及的选票则达上百万张,如果胜诉,确实就可以改变宾州20张选票的归属,但距离改变大选结果仍然还有一段距离:拜登目前选举人票306,就算减去20,还有286,依然高于270票的胜选门槛。


11月23号也就是昨天,是宾州法律规定的对大选认证的最后期限。经过认证,才可以开始确定选举人代表,开始准备下个月的选举人投票。有人说,为什么宾州急不可待地要在11月23号启动大选认证程序?是不是有鬼啊。这种说法非常可笑。11月23号认证大选结果,这是宾州法律的规定,不是可以随意推迟提前的事。


川普律师在宾州联邦法庭提出的这一诉求所依据的证据是两份证人的证词(affidavit ),所依据的法律是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护(equal protection)的条款,其主要法律立场可以简述如下:


宾州民主党占优势大多数选拜登的7个县,允许通讯投票的选民,在一定时间内,回来改正选票上的一些技术性错误,而共和党占优势大多数选川普的一些县却没有这样的规定。


向法庭出示的两份证词,来自两个在共和党占优势大多数选川普的县的选民。这两个选民在证词中说,他们的通讯投票选票上填写时有技术性错误,但以后他们回去要求修改,被拒绝。


川普律师团队认为:这样的做法,违反了宪法平等保护条款。所谓平的保护条款就是说在相同的情况下,所有公民必须受到同等对待。宾州7个民主党占大多数县通讯投票选民可以投票后,有机会回去改正技术性错误,而其它共和党占大多数县的通讯投票选民则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些县的公民通讯投票选举权力没有受到同等的保护,因此,所有民主党占多数7个县上百万通讯选票选票不应该作数。11月23号宾州的大选认证必须停止。


宾州州务卿的律师的答辩是:州务卿鼓励全州各县都应该允许通讯投票选民有机会回来改正选票上犯下的技术性错误。州务卿并没有为各县制定不同的规则,造成问题的原因是各县执行不一。这是共和党占优势县可以按照州务卿的要求去做却没有做的问题。


法官在收到川普律师提交的法庭文件几个小时内就做出了否定其诉求的裁决,其主要理由是:原告诉讼中提出的受到的伤害与为此申请的法律救济之间有极大不相称性。


法官认为,原告因为受到伤害(harm)而向法庭申请的法律救济 (remedy), 之间应该有种对应或者说相称的关系,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有多大伤害就应该有多大救济,不能只是一点点的伤害,却要求天大一般的救济。


在此案中,原告为受到的伤害向法庭提交的证据,就是两份来自共和党占优势大多数投票给川普县的选民的证词,而原告为此提出的法律救济则是要求法院下令禁止宾州对2020大选的认证。对原告受到伤害的合理的法律救济,应该是对两个做出证词的的选民的选举权受到伤害一事补救,也就是让他们也可以像民主党占优势县的通讯投票选民那样,可以更改选票上的错误,完成投票过程。可原告为此向法庭提出的补救则是,禁止宾州对大选的认证,这无异于剥夺了宾州690万选民,其中既有投票选拜登的也有投票选川普的选民的选举权,因为宾州的总统选举结果是全州690万张选票投票后选出来的,禁止对这个选举结果的认证,实质上就是对690万选民选举权的侵犯。


原告的诉求还有一个不合理之处是,原告的诉求只是针对总统选举,而并非针对其它选举。一张选票上所列的选举除了总统选举外,还可能有国会议员的选举,宾州议员的选举,甚至学区委员的选举。如果根据宾州有的县允许通讯投票选票可以纠错而有的不允许纠错的事实,认定宾州选举违反了宪法平等保护条款,那么不但总统选举不能认证,所有其它选举也将无效,可是原告只是单挑总统选举来说事,显然不合理。


以下是宾州联邦法庭法官Matthew Brann裁决书中的一些重要英语原话:(后面中文翻译为大意,并非直译)


"It is not in the power of this Court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本法庭无权做出违反宪法的判决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is cannot justify the disenfranchisement of a single voter, let alone all the voters of its sixth most populated state. Our people, laws, and institutions demand more," the judge wrote. 


"At bottom, Plaintiffs have failed to meet their burden to state a claim upon which relief may be granted."


在美利坚合众国,依据这样的证据,连剥夺任何一个选民的选举权都不行 ,更不用说剥夺全美第六大人口州选民的选举权。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制度,要求的更多。


归根结底,原告没有尽到举证责任的要求来支持他们要求的法律救济。


Prohibiting certification of the election results would not reinstate the Individual Plaintiffs’ right to vote. It would simply deny more than 6.8 million [Pennsylvanians] their right to vote. “Standing is measured based on the theory of harm and the specific relief requested.” It is not “dispensed in gross: A plaintiff’s remedy must be tailored to redress the plaintiff’s particular injury.” 


禁止对宾州选举的认证,不能恢复原告诉求中受到伤害的个人选举权,而是会拒绝了宾州690万选民的选举权。法律上要占得住脚的立足点,应该是在伤害和救济之间有足够的考量。原告要求的救济,应该符合其所受到的特定的伤害。


Plaintiffs seek to remedy the denial of their votes by invalidating the votes of millions of others. Rather than requesting that their votes be counted, they seek to discredit scores of other votes, but only for one race [i.e., the presidential race, not the other contests down-ballot]. This is simply not how the Constitution works. [Emphasis added.]


原告向法庭诉求的救济,不是对两个选举权受到侵害的的个人选举权的救济,而是要求否定其它百万人的选举权,他们要求其它选民的选举无效,但不是选票上的所有选举无效,而只是总统选举无效。简单地说,宪法可不是这样工作的。


Granting Paintiffs’ requested relief would necessarily require invalidating the ballots of every person who voted in Pennsylvania. Because this Court has no authority to take away the right to vote of even a single person, let alone millions of citizens, it cannot grant Plaintiffs’ requested relief.


同意原告的救济诉求,将必然会使在宾州投票的每一个选民的选票作废。本法庭没有授权可以剥夺任何一个个人的选举权,更不用说剥夺上百万公民的选举权。因此本法庭拒绝了原告的救济要求。


大选已经过去两个星期时间了,而川普律师在宾州法庭上拿出的证据就是两份证词,凭这样两份证词,就要求法官下令禁止宾州11月23号依法对大选的认证?用川普的坚强盟友前新泽西州州长Chris Christie的话说:“Quite frankly, the conduct of the president's legal team has been a national embarrassment". “坦率地说,总统法律团队在法庭上的表现一直就是在全国人民面前自取其辱”


昨日11月23号,宾州已经依法完成了对2020大选的认证。


相关链接:


8千选票欺诈案证明美国选举制度值得信赖

川普2020竞选翻盘胜算几何?

川普2020大选法律诉讼简介

为什么美国的选举制度值得信赖?



浏览(3183) (28) 评论(1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盲从 留言时间:2020-11-27 21:32:49

对!代表三个法官书写裁决书的法官,还是川普提名的法官。

回复 | 0
作者:盲从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0-11-27 19:00:39

【联邦第三巡回法院今天已经驳回川普律师对周六联邦一审法官裁决的上诉。驳回理由是没有证据。】

用大法官的话就是“没有可取之处!”需要强调的是,四个联邦巡回法庭的大法官是清一色的共和党人。我曾发文,赞扬这是明智之举。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allinall 留言时间:2020-11-27 13:08:23

叫停的不是联邦法官,是州法院法官,但是州里已经完成认证。州司法部已经为此事上诉周州最高法院。

联邦第三巡回法院今天已经驳回川普律师对周六联邦一审法官裁决的上诉。驳回理由是没有证据。


回复 | 1
作者:allinall 留言时间:2020-11-27 09:14:57
最新消息,联邦法官叫停宾州选票认证。三州听证会有利特朗普。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6 19:54:05

Powell 已经起诉了。昨晚半夜起诉的。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0-11-25 20:44:48

【看来老古是真的相信美国存在大规模选举欺诈了。】

看来,马黑博是至今不相信此事了。

这个且不去说它。

现在讲宾州的法院系统,不掺和美国的联邦法院系统。

万维关于这个女法官的法官头衔就是翻译错了,详见下面1】中的英文连接。

她属于Commonwealth Court of Pennsylvania,谷歌翻成“中级上诉法院”,总之,属于宾州法院系统,但低于宾州最高法院。

至于Powell为什么失信,没有于今天抛出乔州和计票系统的大炮弹,万维网友

sparker说到一点可能有些道理:乔州正在选2位参议院,这两个名额决定了参议院两党的多-少数。

而Powell抛的材料是有关乔州共和党籍(!)州长的,可能会影响到乔州共和党2位参议员的选情。

这个很有说服力。

但律师Lin Wood有透露相关情况:

https://news.creaders.net/us/2020/11/25/2292765.html


https://www.nhpolitician.com/governor-and-secretary-of-state-in-georgia-took-money-from-china-to-steal-election-from-trump/






回复 | 3
作者:马黑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5 20:24:09

美国的司法体系两个系统,一个是州法院,另一个是联邦法院。万维没有翻译错。有的案子专属于州法院,联邦不管,有的案子属于联邦,州法院不管。他们的上诉系统也不一样。

那不是听证会,听证会是正式程序,那就是一个情况介绍会,

看来老古是真的相信美国存在大规模选举欺诈了。

那个被川普律师团队开除,叫Sidney Powell 的女律师昨晚在福克斯电视台说,今天也就是感恩节前,她会向法院起诉提交大量选举欺诈的证据。我对此很感兴趣。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她提交法院证据的消息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5 20:18:28

【注:这位女法官属于宾州地方法院与最高法院之间的一层法院。】

这里的“最高法院”,指的是宾州最高法院!

3】

【我这里讲的案子是告到联邦法院的案子。这个案子川普律师上诉到了联邦第三巡回上诉法院,而那个州法院案子宾州州司法部上诉到了州最高法院。】

这里马黑博不会认为,宾州最高法院的权力大于联邦第三巡回法院吧?

如果你的认识与我的一致:第三巡回法院高于宾州最高法院,那么,川普团队的起诉书是才交进去,第三巡回法院还没有判呢;它的判决结果应该比宾州最高法院要有力得多,这个没有异议吧?

如果宾州最高法院的判决与它的判决不同,然后的程序是什么,应该很容易地想到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1-25 20:14:46

共产党思维。他们以共产党的思维来看待美国分析美国。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0-11-25 20:11:44

【老古大概是说宾州州法院对宾州认证发出禁止令的事,可认证已经完成了,晚了。】

错!

1】

现在宾州正在召开关于选举弊案的公听会:

https://www.abc27.com/news/us-world/politics/election/pa-senate-majority-committee-to-hold-hearing-regarding-election-issues-in-gettysburg-wednesday/

视频实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fBD0JpeKEw&ab_channel=TheIndependent

2】

宾州中级上诉法官帕特里夏·麦卡洛(Patricia McCullough) 于11月25 日【周三】下令禁止宾州采取任何措施来完成 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认证。

万维首页可能由于与加国法律体系不同【宾州更特别一些】,翻为联邦法官。

不是,这位女法官属于宾州地方法院与最高法院之间的一层法院。

但是她确实有权叫停认证,哪怕已经认证过了:因为她认为选举存在弊端,需等公听会结束后才能决定认证是否有效:

24日,宾州州务卿凯西·波克瓦尔(Kathy Boockvar)认证宾州大选结果,确认拜登获胜。但是宾州联邦法官麦卡洛于25日下令,在该法院27日【周五】举行听证会之前,州官员不得继续认证2020年大选结果。

https://abc13.com/pennsylvania-election-mail-in-voting-certify-results-2020/8254952/



回复 | 1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1-25 20:05:59

看到华川粉们的丑陋表现,明白了处在中共的位置上不搞专制独裁几乎是不可能的。华川粉与中共的唯一区别就是他们没有掌握权力。

回复 | 6
作者:马黑 回复 NJM 留言时间:2020-11-25 19:58:51

老古大概是说宾州州法院对宾州认证发出禁止令的事,可认证已经完成了,晚了。而且宾州司法部已经马上上诉。川普团队官司输得一箩筐,我也希望他们可以再赢一两个回去。我这里讲的案子是告到联邦法院的案子,这个案子川普律师上诉到了联邦第三巡回上诉法院,而那个州法院案子宾州州司法部上诉到了州最高法院。等着看吧。

回复 | 2
作者:马黑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5 19:50:46

3拍也说说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5 19:50:31

讲讲一拍二拍吧。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盲从 留言时间:2020-11-25 19:49:18

谢谢!媒体报道的新闻,只是翻译整理了一下。

回复 | 0
作者:NJM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5 18:47:31

拍子不重要,你能不能提出新事証推翻賓州認證?胡鬧的上訴沒用。

回复 | 2
作者:gugeren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1-25 17:25:04

不,是落后了3拍!


回复 | 3
作者:gugeren 回复 盲从 留言时间:2020-11-25 16:53:06

马黑博主关于宾州的消息,已经落后了2拍,不止1拍呢!

回复 | 5
作者:盲从 留言时间:2020-11-25 12:18:22

论据充分,有条有理。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