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019回国: 四方台行-下山-感悟 2019-11-20 23:19:44

2019回国: 四方台行-下山-感悟


通天槽上叔叔墓前,按照预定计划完成所有程序后,就开始了第三段和第四段的下山路程。


第三段路程从通天槽下山回到老屋场宿营地


根据佳明手表记录:


出发时间:10月11号下午4点23分

时间:3小时15分

距离:5.05公里

卡路里:833

速度:1.5公里/小时

升高:13米 





下山就开始感觉膝盖痛了,尽管有所准备,比如戴上了护膝,也在膝盖上擦了些药,还是越走越痛,因为山路陡峭,很多地方干脆坐下顺势下滑,满地落叶非常松软,因为前段时间一直下雨,路比较滑,我和小郭摔跤几次,但都无妨,爬起来继续走。三个山民向导很厉害,从不摔跤。


距离宿营地还有一两个小时路时,可以看见营地点燃的篝火,任大哥在宿营地与我们开始相互呼叫,就是喔喔喔喔地相互呼应,据说山里人都是用这种呼喊保持相互联络报平安。


天刚刚黑定,终于回到宿营地。任大哥已经做好饭烧好水等我们回来。吃饭时,一轮明月从山中升起,这可是秦岭月啊,非常美,心中激动。此地不可以发微信,但是站在一定地方可以打电话,赶紧给马嫂表弟和小舅打电话报了平安。我知道,亲人们都在焦急等待马黑报平安的消息。






我与任大哥睡一帐篷。晚秋的秦岭山中夜里温度很低。我们带的睡袋是夏天用的,抵御不了寒冷。我穿着羽绒衣和长裤钻到睡袋里睡觉,依然被冻得无法入睡。凌晨稍微迷糊了一下就天亮起床了。


老屋场清晨:




清晨起来围坐烤火取暖的秦岭山民向导兄弟们:


照片中篝火右边是唐家两兄弟。站立者哥哥,蹲者为弟弟。他家原来住在距离四方台最近的大滩村。他们从小就在山中采药,通天槽上叔叔墓地一带如同他家的后花园一样,非常熟悉。1973年他们的母亲带着姐姐和哥哥从四川逃荒来到这里被父亲收留,两兄弟是同母异父,弟弟是母亲被父亲收留以后所生。两人都没有读过书,都四十多了还没有结婚,主要是贫穷,付不起彩礼钱。唐家弟弟老问我一句话:美国娶媳妇彩礼多少钱?他说他们这里彩礼至少要10万人民币,他出不起那么多钱娶媳妇。我回答美国没有彩礼一说。两个人恋爱结婚主要是双方的事,女方父母不可以为此收什么彩礼钱,他很吃惊。唐家哥哥生活比弟弟好一点,他已经在周至县城买了一套40万元的房子。他们的母亲80多岁,跟哥哥生活,明年春节准备带着母亲搬到县城去,在县城过年。


篝火左边靠里不带帽子的是小李,小李老家也是四川的,据说这一带地区居民原籍四川的很多。小李的父亲参加过1958年那次空难遇难者遗体的火化工作。


他们三人全都穿着解放牌高腰军用鞋爬山,他们说这种几十元人民币买的鞋爬山最好。他们根本瞧不起我穿的美国专业登山鞋Merrel,说一看就很笨重,还那么贵,不值不值。


老屋场宿营地起床吃完早饭后,除了我和唐家弟弟留守营地外,大家又去了大滩。大滩是距离四方台飞机失事地点最近的一个居民点,曾经有5户人家居住,当年处理飞机失事后事的指挥部就设在大滩。大滩也是唐家两兄弟的老家,弟弟就在大滩出生。而今的大滩因为已经被划入自然保护区,所有居民都已经搬离到海拔较低的地区,这里已经没有人居住。


我本来非常想去看看大滩。与四方台有关的两个地点我非常关注,一个是山脚下的双庙子村,另一个就是距离四方台顶峰最近的大滩村。2013年以来,没事看地图经常盯着这两个地点看。大滩也是可以正面看到四方台顶峰最近的地点。可是我因为昨天连续上山下山过度疲劳,膝盖疼痛,当天还要走10公里下山路,从老屋场到双庙子村,为了多休息减轻膝盖的疼痛,就没有去大滩。


四方台之行,最累的身体部位有如下四个地方:


膝盖。这是预计之中的。年龄增大,膝盖磨损大,上山时无感觉,下山时明显感觉出来。虽然有登山杖帮助支撑,但每次落脚着地,都会带来疼痛。


大脚指。下山因为山坡陡峭,脚掌向下挤压的力度大,下山时间长,大拇指就受力多。到现在已经一个半月了,我的两只大脚指的指甲还是黑紫色。


腰部,这是没有想到的。爬四方台很多地方,需要弯腰钻过树丛竹林,特别爬通天槽那一段,腰部用力很多。


手臂,这也是没有想到的。主要是通天槽那段路,手臂用力往上拉的时间很久,从通天槽下到老屋场后,两臂发酸。


任大哥他们在大滩,看到非常有趣的野猪"房子”和"澡堂",以下是他写的文字描述:


"途中,一个类似人类的”建筑”引起了小郭的注意,心想什么人会住在这里?原来这是深山野猪过冬的地窝。小李为了让我和小郭了解野猪的生活本领,抬起了建造整齐约两米直径的窝顶,下面露出了猪窝。窝里没有一点臭味,干燥整洁令人赞叹,再看看约用了一二百斤的柴草覆盖在上面,窝内侧是绵软的干草,连阴雨竟然都没有淋透屋顶。


会盖“房子”的,不仅是人类!


更有意思的是,不远处还有一个水塘,四周布满野猪蹄印,小李告诉我们这是野猪的澡堂,原来,看似丑陋的野猪也十分喜爱干净呀。唐家老大又说,它与人的洗澡方法可不一样,它是在水塘中滚一身泥,晒干了,擦掉泥就消灭了身上的寄生虫呢!


大滩村一行,让我们看到了先民们生存的不易,也了解了当年救援的艰难,有趣的是在深山见到了野猪的”房屋”和“澡堂“,了解了鲜为人知的动物生活和领地。”


有一件事感觉奇怪,为什么此地叫滩?滩应该有水,比如江河湖泊大海的岸边。可这里都是大山,怎么会称为滩?以后琢磨出来这里的滩大概就是平地的意思。在这个大山中很难找到平地,最大一块平地就是大滩了。老屋场也是难得找到的一块平地,所以叫场,场也是平地的意思,但没有滩大。


任大哥与向导小李和唐家哥哥在大滩的合影。很遗憾忘记叮嘱他们帮我照一张四方台山正面相片。他们说大滩后方,就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四方台。




从大滩到老屋场大约一个小时就可以来回。任大哥他们从大滩回到老屋场后,我们就开始了四方台行最后一段路程也是第四段路程,从老屋场宿营地下山回到山脚的双庙子村。


根据佳明手表记录:


出发时间:10月12号上午10点47分

时间:4小时40分

距离:10.28公里

卡路里:1104

速度:2.2公里/小时

升高:64米




羚牛用身子蹭过的树:



山中蘑菇 (小郭拍摄):



(小郭拍摄)



(小郭拍摄)



树上木耳(小郭拍摄):




小郭拍摄)


这种山果可食,外红内白,微甜。




大蜂窝:


山中倒塌的龙王庙。这样的龙王庙秦岭山中不少,说明山中过去山洪很多,山民修建龙王庙,祈求龙王保佑。


下山路途中经过一条小溪。唐家哥哥走在我前面对我照顾有加,不时转身伸手拉我一把。



四方台下山 过小溪


唐家哥哥说:缘分啊!真没有想到会与我们相识,一起爬山,一起吃饭,一起住帐篷过夜。


四方台下山 缘分啊


下山来到此处,电话响起来,有电话信号了。是小舅打来的电话,询问情况。我和小舅讲话都是讲四川话,我的四川话还标准吧?

四方台下山 有电话了


到了步行出发地方,坐上小李的由三轮车改装成的货车回旅馆。该车颠簸厉害,山路险峻。


四方台下山 回旅馆


四方台之行六人团队合影:


回到旅馆,已经是下午3点左右。吃了面条和稀粥,就乘车回到西安酒店,小舅在酒店门口等着迎接外甥,当时是晚上8点左右,四方台之行到此结束。


四方台之行结束后,一直到今天写此博文系列,心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父亲在世时,没有交代要我做此事。


我知道孃孃1987年在母亲陪同下去西安民航局,要求提供帮助去四方台给叔叔扫墓被拒绝的事。她们那年在北京住在我家,从北京返回昆明途中专门去西安。我虽然与孃孃关系非常亲密,但孃孃从没有要我做此事。


堂妹舫阳艾阳也没有主动提过此事。


我的姐妹们当然更没有这样的想法。


就我家传统来说,这事也真没有重要到非做不可。


四方台行进途中,听到任大哥团队的小郭教育三个山民向导说:没有烈士的牺牲,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叔叔因公遇难,确实收到毛泽东签发的烈士证书。据任大哥说,叔叔的墓可算得上是陕西境内海拔最高的烈士墓。但我的四方台之行,纯碎是亲情私事,与政治无关。


四方台行程中,任大哥曾经对我说,他有西安媒体的朋友对我家此事感兴趣,询问我是否愿意接受西安媒体采访,我婉拒了。我认为家事私事不要媒体介入为好。自家事自己写真实可靠,登在自己可控的博客里最好。


此次四方台行,因为连续几天下雨,从10月4号到达一直在西安等待到10月10号,而登山的那两天10月11号和12号一下子转为大晴天,真有天助我也的感觉。任大哥团队小郭为此对我说:哎呀,是你的孝心感动天了。博客里有朋友留言也是如此说。就我的感受而言,把此事上升到孝心的高度,是朋友们的鼓励夸赞,但有点言过其实。


让自己常怀有孝敬之心的长辈,应该是与自己有长期共同生活经历,有很多互动的人。我对叔叔,只有4岁以前一些片段的印象,我与他基本没有互动,要说我对他有很深厚的感情和怀念,那是不真实的。


我一直想此问题想到现在,我觉得我的四方台之行的缘由可能是这样的:



我有一种责任


父亲60年代初谈到此事时,把7、8岁的我抱在他怀里痛哭的一幕,深深刻印在我的记忆中。我问过姐妹们,她们都从没看过父亲痛哭,更没有以这样一种方式从父亲那里获悉此事。父亲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他唯一对我的哭诉,好像是要传递什么信息给我?我家从父亲一代到我这一代,就三个男人:父亲,叔叔,还有我。父亲母亲孃孃都已经过世,剩下的我们这代人除了我,全是女生,全都过60了。我觉得,这是我们家三个男人之间的事,而在今天这就是我的事,我必须趁着身体状况还好,替父亲,替孃孃去找寻去探望叔叔,完成此事。



我有强烈好奇心


通常的说法,男生比女生好奇心更强。从7-8岁时我就知道,叔叔飞机失事遇难是我家的一个巨大伤痛,叔叔埋在秦岭深山中。我听说过叔叔的种种故事,父母一谈起叔叔,总是这样说:你叔叔那么聪明能干那么能吃苦,但那么年轻就遇难牺牲,可惜了!可惜了!我有强烈的愿望,想去秦岭看看,叔叔长眠之地到底什么样子。


我对户外运动有兴趣


我家从90年代末开始,一直到母亲移民来美与我们居住的2005年之间,经常带儿子去户外活动,在森林湖畔沙漠中露营。母亲来美三年期间,这一活动中断。母亲回国后,虽然没有重启户外野营,但每周日上午两个小时爬250米的希帕拉山,一直没有中断。我两次爬过我家附近的威尔逊山(1700米)。秦岭,那是多么著名的中国名山。借此机会,走进秦岭深山,来一次独特的户外运动,不是很好的事吗。


我的博客


我最早在万维博客里谈过此事是2013年7月。我家永远的伤痛:1958叔叔空难遇难。2014年3月我在博客里宣布我计划2014年9月去秦岭四方台寻找叔叔墓地。  2013回国:九月九,秦岭四方台上走(完) 2014年10月我回国归来在博客里通报我计划中的四方台行因为大雨泡汤。2014 回国:马年诸事不顺。自此以后,我的四方台之行念想淡了一些。每次回国直奔昆明看母亲,外面不敢多停留。只记得以后的某一年,在我的一篇无关四方台的博文后,西木子博主留言问我:嘿,你的四方台之行怎么样了?我当时心中震了一下,心想还真有人记得我说过的话讲过的事。我既然博客里说过,就得对关心我的朋友们有个交代,于是,母亲过世后就有了四方台之行,终于办成了此事。


有一件事很有意思,进山两天,上下走了70里的山路,路途中流了很多汗,山上野营一夜,不得洗澡,回到西安旅馆,以为身体脏的不得了,赶紧洗澡。可是却发现身上几乎搓不出熬糟来(北方话叫搓泥)。为什么?小舅回答: 秦岭里空气干净啊。


小舅说的极有道理。


四方台之行,一方面找到了叔叔的墓地,实现了多年心中的念想,另一方面,这也是一次从身体到心灵的净化之旅。


淙淙流淌的山谷溪流,静静的老屋场宿营地,那通天陡峭的槽沟,那缓缓升起的秦岭月,那密密的青翠竹林,那清新无比的空气,实实在在感觉身体经历了一场美丽大自然的洗礼。


而一路上热心肠的西安任大哥和小郭的细心陪伴和照顾,淳朴友善的向导山民唐家两兄弟和小李的热情帮忙,西安亲人们马嫂表弟和小舅的种种安排和接待,真真切切感受到人间美好的亲情和友情,就像秦岭山中那清澈明亮的溪水,从心灵里静静流淌而过。


最后在此慰告已经过世的亲人们:


奶奶父亲母亲,我已经到过秦岭四方台叔叔墓前了,叔叔安好,他在山中与青山竹林明月为伴。


孃孃,你想到秦岭四方台给叔叔扫墓的的愿望,我已经帮你实现了,叔叔长眠之地居于高山之巅峡谷之上,面朝东方太阳。


叔叔,你在如此美丽的秦岭四方台山中安息吧! 


四方台,心中永远难忘的山!



相关链接:


2019回国:四方台行-登顶通天槽


2019回国: 四方台探路


2019回国: 四方台念想(2)


· 2019回国: 四方台念想(1)


浏览(1202) (15)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9-11-24 22:40:58

分脚趾的袜子可能是走长路用的,防止脚打泡,不是爬山用的。根据我这次的体会,你说的很对,厚袜子会比较好。

回复 | 1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9-11-24 19:53:06

分脚趾的袜子没穿过,不能表达意见,但是以我认识的比较专业的爬山的人当中是没有人穿这种袜子的。当然也有可能加拿大不流行。不管哪种袜子,最重要的是要厚要羊毛。这个一来是保暖,二来是羊毛打湿了还有保暖功能,第三呢,就是厚的话能起到一种缓冲的作用。这样长途徒步的话,脚跟就不会那么痛。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9-11-22 21:38:08

谢谢木桩再次来访留言!马嫂是我的后盾和支持,你说的非常对。再次谢谢木桩!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11-22 21:35:31

Siubuding:

谢谢你!

你的中国古典文学语言水平高,一读就知。我奶奶确实很坚强,我从小与她睡,就睡她脚头,与她感情很深。

不过豪杰一词过奖了,不敢当。

回复 | 0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19-11-22 12:33:14

看到几处,让我热泪涟涟。也几次出现马嫂贤惠美丽的倩影,真让我感动。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11-22 00:57:17

终于一口气拜读全部。

奶奶虽命运多舛历经沧桑,仍一面福相,英气逼人,贤惠坚韧,撑起一门豪杰。

豪杰冇需大富大贵叱诧风云,不作恶,好助人即是。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11-21 22:37:32

谢谢牧人!主要是膝盖,别的身体部位都还好,膝盖一疼,整个行动就困难了。年龄不饶人啊。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9-11-21 22:35:14

冬儿:

谢谢美言!我确实也比较满意最后的梳理,因为表达了自己。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9-11-21 22:31:48

雪草:

出发前真该请教你一下。你这些都是多年积累的经验,很宝贵。我买了有5个脚趾头的袜子,那是防止磨脚的,好像对爬山不太管用。

谢谢雪草经验分享。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9-11-21 22:28:31

西木:

确实办成此事后,心中高兴欣慰。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11-21 20:09:44

确实非常感人。

我有个同学就是周至的,不过他那里还不是秦岭山区。

秦岭大山深处真是山陡无路,连马黑大哥这样身体好、常年锻炼都有困难。

马黑大哥总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9-11-21 14:29:23

写得真好!亲情,人情,真性情,情情动人。尤其喜欢最后的思路梳理。

对秦岭风物的描绘也很吸引人。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9-11-21 00:10:53

马黑大哥终于完成了多年以来的夙愿,是责任也是使命感。

少少tips:

*长途徒步后要进行拉伸,否则第二天肌肉酸痛,膝盖也会痛

*下山最好有登山杖,树枝做的比没有的好,手握杖的时候,手肘为90度是正确的长度,下山要把杖拉长,上山正好相反要短。下山身体重量尽量压在登山杖上,以减轻膝盖负担。杖比腿先行。

*要羽绒睡袋和防水睡垫

*你的鞋肯定比解放鞋好

*下山前一定要重新绑好鞋带,要尽量绑紧,否则冲力会撞到指头,引起指头发黑,这是普遍现象。穿厚羊毛袜,鞋子最好大半码。

*要吃饱喝足,随时补充

*摔跤是因为平衡力不好,平衡力不好是因为肌肉不够强壮,也会部分引起膝盖痛

**以上全是马后炮**

哈哈,好好休息,马黑大哥了不起!

回复 | 4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9-11-20 22:58:45
如愿以尝! 完成了一件家族里的大事, 你今后会为此欣慰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