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童子街29号:彭德怀每天夹虫子玩 2014-12-21 22:50:16

童子街29号:彭德怀每天夹虫子玩


我家从1964年到1973年9年时间,住在成都市童子街29号西南局宿舍院,我在这个院子里长大。


西南局宿舍院分散在几个地方,比较大的是童子街29号院(现在叫童子街庭苑)和罗锅巷院,其它几个比如永兴巷7号院,内北巷院,玉沙路(以前叫新玉沙街)院,和三槐树院要小一点。

A:内北巷院

B:三槐树院

C:通顺小学(我小学从4年级到6年级在这里完成)


我在地图中最东北角的成都五中读完初中。


大名鼎鼎的彭德怀,被从北京发配到西南局三线建委时,住在童子街29号院南边的永兴巷7号院,永兴巷7号当时也是西南三线建委机关所在地。从童子街29号到永兴巷7号,走大路去,大约是1.2公里的路。


根据彭德怀警卫员景希珍回忆,文革开始前,彭德怀曾经在一个雨夜,戴上口罩,从永兴巷7号院步行到童子街29号院,站在曾经担任过他副手的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的家门口,没有敢进门,只是看了看屋里窗子上灯光印出的邓华的身影,就走了。为什么?因为害怕牵连了邓华。彭的谨慎是有道理的。庐山会议上,彭黄周张加上李锐有一次聚在一起议论,被罗瑞卿看见,回去报告毛,彭黄周张由此被打成反党集团。当时彭身边的警卫员秘书,其实都是毛的耳目,彭深知这一点。

童子街29号院和永兴巷7号院同属西南局大院。童子街院的孩子们去永兴巷院玩。我有个从小学到现在还保持密切联系的同学,文革中就住永兴巷7院,我常去他家听他拉小提琴,学英语,读红楼梦。 我大妹妹也常去永兴巷院玩甚至在好朋友家里过夜。永兴巷院的孩子也会来童子街院玩。我听常和我一起玩的几个永兴巷7号院的孩子讲过关于彭德怀的一些事:


彭德怀住在永兴巷7号院里的一个独立小院里。7号院里的孩子们都知道声名赫赫的彭大将军住在那里,对他很好奇,常爬到小院墙头上看他在干什么。根据他们的描述,彭每天早上会在小庭院树下一个椅子上坐着晒太阳,瞌睡一会,然后站起来,一手拿个小瓶子,一手拿个小镊子,用小镊子把树上爬的小虫子一个一个夹起来放到瓶子里,然后坐下又瞌睡一会,又站起来夹虫子,每天上午都是如此,几个孩子用一种取笑的口吻说:“彭德怀那个老头太可笑太无聊了,每天没事干,就只知道从树上夹虫子玩”。


这几个孩子和我年龄相仿,文革开始大约12、3岁,用成都话讲都是“费头子”(调皮捣蛋孩子),当然也对彭居住的房子内部充满了好奇。文革中,应该是彭被抓到北京后,这几个孩子还翻墙到彭的小院里去,撬开房门,进去查看,看见里面有一个据说是斯大林送的大电视机,他们走时还拿走彭的一些物品其中有彭的军装,奖章,彭用过的那种很宽的苏式军用腰带。文革之中,公检法都被砸烂,到处都很混乱,这种事没有人管。


父亲回忆录中讲到成都文革一段时,提到过彭德怀:


“后来学生上街,冲击机关。有些北京学生来到西南局,把下放来西南局任建委副主任的彭德怀同志抓走,我想不通。建委有主任和第一,第二副主任,为什么不抓?偏偏要抓这位第三副主任。彭德怀平时不管事,只坐冷板凳。西南局开会,书记作报告。彭德怀和我们坐在下面听报告。平时他孤身一人,只有警卫员和秘书相伴。据建委秘书长说,他与彭老总去西昌,彭德怀沿路去看农村,到农民家访问,还拿出钱送给有困难的农民,他是爱民的,但却受迫害。被说成是’收买人心,讨好农民’.……。我实在难以理解“ 。


文革一开始批判三家村,西南局建委首先把彭抓出来斗争,除了翻老账外,有一条新罪名就是”收买人心,用小恩小惠讨好农民”。这条罪名的根据是,彭德怀外出视察时,身上经常装着很多钱,看见贫困农民就掏出几十上百的送出去。彭德怀对这些批判的回答是; “我已经是政治僵尸了,有什么好批的?”


西南三线建委主任是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第一副主任是西南局书记处书记和国家计委副主任程子华,第二副主任是西南局书记处书记阎秀峰,第三副主任才是彭德怀,还有个第四副主任钱敏。李井泉阎秀峰实际都不管三线的事,西南三线建委的实际领导掌握实权的是程子华和钱敏。


彭德怀虽然是副主任,但在西南三线建委连常委都不是,他当时是作为内部监控使用干部被发配来的,基本是闲职。他名义上分管的工作是煤炭,天然气,和水电。彭初到时,建委各局向他介绍三线建设布局情况,但独缺军工局的汇报。三线建设最重要最核心的是军工,但军工对他是保密的,绝不允许他过问。任何军工生产工作会议,他都不能参加。李井泉在对三线建委各局干部交底关于彭的工作安排时说:“你们可以听他的也可以不听他的,不要让他接触军工,让他也少接触群众。”


为什么这样?文革以后程子华回忆说:“彭德怀到三线建委,干什么工作,分管什么业务,我们都做不了主,都是中央决定的”。有人对彭真提议过,彭有军事背景,管军工合适,彭真回答说; “他管得了吗?”,此议就被否决了。


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亲口明确地把批判彭德怀做了这样的定性:“庐山会议是一场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对抗阶级的生死大搏斗!” 彭德怀以后一直不服气不认错,他特别对指责他里通外国这一条不服气,庐山会议后,先后写了8万言书和9万言书给中央为自己辩护。毛对此视为翻案,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并抓出了和彭历史上关系密切的习仲勋反党集团作为回答。为此中央还成立了彭德怀审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彭是阶级敌人,和彭的斗争是阶级斗争。参看:(马双有:彭德怀冤案后的冤案)。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西南局当时对于彭德怀这个阶级敌人的控制监管使用政策,符合毛以及中央对彭案的定性,


关于彭德怀到三线工作,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


一种是毛泽东已认识到对彭德怀进行罢官批判的错误,为了防止未来的战争,有意让彭德怀出来工作,将来还可以带兵打仗,以便到一定时候为他恢复名誉。


另一种说法就是:由于1965年3月美国出兵南越,4月12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加强战备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准备应付最严重的局面。9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又决定第三个五年计划实行“以国防建设第一,加强三线建设,逐步改变工业布局”的方针。在此形势下,毛泽东认为受审查的彭德怀、黄克诚、习仲勋等人不宜留在首都,提议分配他们到外地挂职下放。因此,对彭德怀的这一安排,实际上是变相的“流放”。


我认为上述看法都不靠谱,我的看法是:彭德怀被发配到成都和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战略算计有关。当时1965年底发配外地的还有黄克诚,习仲勋和杨尚昆,都是和彭历史上关系密切的人。毛是党内斗争第一高手, 他当时正在策划发动以打倒刘邓集团为目的的文革。就在彭从北京抵达成都上任的11月30号,报纸上发表了姚文元批判海瑞罢官的文章, 吹响了文革的序曲,这不是偶然巧合。同年12月毛在杭州说:“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在和刘邓决战前夕,毛把彭黄习杨等人外放,应该是为了专心对付刘邓,防止彭黄习杨影响下的党内军中势力和刘邓串联结合。彭黄习当时虽然已经被打倒,但彭一直不服,他们毕竟在军中党内有一定影响力,毛为了保证搬倒刘邓斗争有全胜的把握,减少干扰和绊脚石,必须考虑到各种的可能性,把自己的胜利放在最稳妥的基础上,所以就有了把彭黄习杨发配出北京这一招。


毛很会忽悠人,和彭和杨外放前的谈话都非常融洽。对彭说,三线军工建设很重要,好好干,今后可以恢复名誉带兵。可反党集团头子的帽子没有摘,里通外国的罪还在,怎么可能在三线好好干?谁会听他的话?西南局敢用他这个人吗?对免除了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的杨尚昆说:交给你一个任务,到广东后做调查工作,看看中央政策有什么不符合实际的地方,然后就是东扯西拉。谈话结束杨出来碰到田家英,田问了会谈内容后,大惊喊道:“完了完了,他要是骂你一顿,那倒好了,他这是敷衍你,以后大事不好。” 果然,半年以后516通知发出,杨就成了彭罗陆杨反党集团一员。最好笑的是刘邓彭真这些人,他们当时积极执行毛外放这几个人的指示时,万万没有想到,毛这是在为打倒他们做准备,他们就是毛的下一轮目标。从彭德怀等到刘邓,所有人最后都被毛玩了。


有报道说,由习近平亲自批示同意,电视剧《彭德怀元帅》即将开拍。不知道关于彭德怀在成都西南三线建委那一段会怎么拍,我很有兴趣地期待着看。


相关链接:


· 我生活过的三线工厂(组图)







浏览(4545) (3)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12-23 17:40:38
敬丘:

你说的名字的事我也听说。文革中有大字报就那么批判彭。

我发现你很能搞笑,最近几篇博文都很搞笑。我也祝愿你全家圣诞快乐!新年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12-23 17:37:17
报告北雁,我和夫妻双方的父母一直有联系,每年春节我和马嫂都会去看男方的母亲(父亲已经过世),和女方的父母。我们和妻子也有联系,但和丈夫没有联系了。他们的两个孩子也都上大学,估计是年龄老了的关系,火气没有那么大了,容忍度增加了。我看他们关系恢复不错,我心里是高兴的。没想到,你还记得此事还挂着此事,谢谢北雁关心!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4-12-23 08:45:19
马黑:
据说彭德怀被害还有一原因,他的名字彭德怀和彭得华发音相似,有彭得中华的意思,这可把毛吓坏了。
祝合家圣诞快乐!身体安康!新年万事如意!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4-12-23 07:07:06
马黑,我也很好奇,《彭德怀元帅》会拍成什么样?:-)

马黑,总想问你这件事:记得你写过一篇博文,你的朋友夫妻之间闹矛盾,你和马嫂帮助调解,结果你的朋友反倒不领情。我很想知道,你和那朋友还有联系吗?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12-23 03:38:28
老马,我在成都也许比你待得长,从一九五四年到八九年,后来左思右想——跑至今,结果跑对了!
安逸,我发现了内姜街?回忆四十多年前,还在当知青时耍第一个泡搔女朋友姓杜啥?,第一次去女朋友家在内姜街。现在,这个老孃现在肯定还在?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12-22 22:58:52
吃香喝辣:
你也熟悉那一带?那一带地区可是我长大的地方。华兴街交叉的总府街上以后个省府招待所,现在成酒店了。提督街有工人文化宫,我常去看电影。工人文化宫对面有个中心菜市场(现在没有了)总府街下去右转就是春熙路。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12-22 22:55:10
他石:
我们过去在论坛里聊过,我记得你,你家也是西南三线建委的。三槐树我小时候跟我父亲去过一两次,去看那里住的一个也是云南去的干部,我只记得从新玉沙街什么地方进去就是,印象不深了。谢谢你的补充纠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12-22 22:51:49
巴黎老高:
有一段不见你了,好吧?我对你说过我要写个童子街系列,你看这第一篇不就出来了,我说话算话吧?地图标出的这一段地区你一定很熟悉,那可是我长大的地方,从10岁到18岁都在那里度过,人生最重要的阶段。
回复 | 0
作者:吃香喝辣 留言时间:2014-12-22 17:07:47
我在福兴街和华兴街工作了几年,对那地方很熟。后来公安局六处搬到那里去了。海关大厦也立在对面
回复 | 0
作者:他石 留言时间:2014-12-22 15:21:06
彭掏钱给农民的原因是他召集了村名开会做调查研究,他觉得耽误了农民下地劳动。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听父亲讲过此事。彭刚到永兴巷,他问那些怀着敬畏正在观望他的小孩子:成都放雪没有。小孩子开始以为是放学没有。
回复 | 0
作者:他石 留言时间:2014-12-22 14:59:22
B画在桂王桥某街上了,三槐树被红星路二段省人民广播电台占据了。小时候经常去三槐树摘石榴。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12-22 06:21:23
气我!还放长如此熟悉的蓉城地图。马建生兄弟前不久因买波尔多酒庄路过巴黎。他老父满百岁不糊涂中国梦,这四五年的地下党川康省委副书记记得与我这流亡份子问好。我开玩笑转达:“要怪就怪马伯你们那一代,理想青年把我也害啦,今天共产党成了万恶的旧社会,,,。今不如昔,连成都的地下商场我去不了。彭德怀那时是在院坝头夹虫毛毛,眼下电视剧彭元帅咋拍的套路你应该清楚——从土农到天朝元帅。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