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外公晚年忏悔的三件事 2012-01-05 21:55:09

外公晚年忏悔的三件事


小时候家在成都,几乎每年寒暑假我都到乐山外公家去玩。有一年寒假,我大约123岁,在外公家过春节。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睡觉,外公只穿背心,用脸盆里的热水擦身子。我那时练举重哑铃,很崇拜胳膊上有粗壮肌肉的男性。外公打过仗,当过国军和共军的师长,我想象他胳膊上一定有粗壮的肌肉。可是仔细观察,我发现外公的胳膊并不粗壮,我有点怀疑外公是否真的打过仗杀过人,就问了一句:“公公,你亲手杀过人吗?”外公回答说:“当兵打仗,哪有不杀人的啊”外公的这个回答和当时屋子里的场景:昏暗的灯光,洗脸盆里热水冒出的热气,外公穿着背心的上半身和赤裸的不太粗壮的胳膊,以及回答我话时的表情,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中。


外公任职第四野战军师长时的照片:


外公晚年忏悔的三件事都和杀人有关。这三件事是1968年夏天从二舅那里听来的。我几个舅舅中,二舅最熟悉外公的历史故事。当时二舅在成都我家住,和我睡一个床,晚上天气炎热,睡不着觉,二舅就给我讲了以下三个故事。


1930年代初,外公从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到滇军龙雨苍部担任排连长之类的职务。当时龙云刚刚从军阀混战中取得胜利,夺取了云南的统治权。为了恢复发展经济,首要之务是剿灭土匪,保证商路通畅。那时滇南一带土匪非常猖獗,外公所在部队被调到滇南去剿匪。有次部队包围攻打盘据在一个大宅子里的一伙土匪,屡攻不下,伤亡很大,其中有外公一个很亲密的拜把兄弟,在进攻中被打死。土匪在宅子里坚守反击时,有个人声音很大叫骂很凶。外公的部队费了很大力气,最后攻下宅子。外公因为自己人伤亡惨重,暴怒无比,命令把所有俘虏集中起来,然后问,“刚才大声叫骂的人是谁”?好几个人都说是一个只有156岁孩子模样的土匪,外公听完二话不说,从一个士兵的手中拿过一支带刺刀的步枪,一刺刀就捅死了那个孩子。这件事外公在晚年回忆,觉得当时很可能是几个成年土匪,为了转移外公的怒火,胡乱指认年轻孩子当替罪羊。外公年轻气盛,情绪失控,杀了还是个孩子模样的俘虏,到了晚年,对此事心里有忏悔,


另外一件事也是发生在滇南的剿匪战斗中。滇南有个叫周子牙的大土匪,不但实力强大而且非常凶悍狡猾,进剿多次,都不成功。为了掌握土匪行踪和内部情报,外公奉命乔装打扮,打入土匪内部,取得了周子牙的信任。周子牙的三姨太太很能干,是辅佐周子牙的重要人物,她看上了外公,对外公一往情深,告诉外公她积攒很多钱和金银珠宝,和外公相约不当土匪了,一起私奔逃到香港。因为她在土匪内部的重要地位,外公也不敢得罪她,就对她虚与委蛇。最后在外公从内部的配合下,周子牙和三姨太以及其它重要匪首,在到一个火车站(可能是滇越铁路上的蒙自站)搭乘火车时,被埋伏好的部队,全部抓获,周子牙,三姨太和其它土匪以后全部被枪决。外公因此受到龙云政府的嘉奖,当时云南日报有篇文章,专门介绍外公如何机智勇敢,在剿灭土匪过程中立大功。此次立大功是外公年轻时代很自豪的一件事。但是那个对外公真情相爱,外公对她也可能有些感情的三姨太,最后和其它土匪一起被抓被杀,外公到了晚年,心中也有对不起她的歉意。


第三件事发生在抗日战争中1940年 代初,滇军编为第一集团军驻守湖南。外公时任第一集团军警卫团长。他有个拜把兄弟叫王世高,也是个团长。(王世高在国共内战辽沈战役中,为国军93 20师师长,是防守锦州外围义县的国军主将,义县被攻破后为共军俘获。)王世高在当地一所中学找了一个女学生结了婚。王新 婚不久,就带兵出去打仗,照顾年轻妻子的事托付给外公。就在外公受托期间,他发现王妻对王不忠,和同一学校里的男老师有奸情。外公非常愤怒,认为这对正在 抗日前线作战的拜把兄弟是很大的侮辱,他派了部下几个人把王妻抓起来给杀掉了。派去杀王妻的人,杀完以后,找当地老乡借锄头掩埋尸体,老乡问埋什么东西,回答说是掩埋死狗。当地人有吃狗肉习惯,就去扒开掩埋土想找狗肉吃,结果发现是人尸,事情由此爆发。当地驻军得知人命案后,马上派出部队追捕外公派去的人,在一个小旅店和外公的人相遇,外公这边的一个人没有来得及拔枪,就被对方打死,其余人全部被擒获,由此牵连到外公。当时的战区司令官薛岳因为此事把外公抓起来军法审判,要枪毙外公。王世高从 前线回来,得知此事马上跑到法庭上去抢生死牌,说人不是外公杀的而是他杀的,由他来抵命,搞得法官判不下来。最后卢汉花了重金,才把外公营救出来。此类案 件在那个时代对军阀而言很平常,薛岳借由此事抓外公,真实目的是想拔除外公这颗龙云卢汉安插在滇军,防止被蒋介石分化瓦解的钉子。据马子华《从“绥署政训 处”到“行营政治部”》一文的记载(云南文史丛刊1990年 第三期),当时卢汉在昆明养病,高荫槐代理总司令。但军中人事更换均由时任警卫团长的外公向昆明提出建议,再由卢汉电令更换,高无权过问。张冲曾对母亲说 过,“你爸爸就是卢汉的人事处长”,也印证了马子华的记载。因为外公,蒋介石薛岳处心积虑想绕过龙云卢汉直接控制滇军的目的很难得逞。而此事正好给了他们 一个拔除这颗钉子的借口。当外公进入晚年后,他反省这也是一件做过了头的往事。



外公26年的军中生涯中,杀人的事件应该不只这三件。但这三个事件却长久留在他的记忆中。他晚年时,时常以忏悔的心情回忆谈论这三件事。这三件事中,滇南剿匪杀的那个土匪和三姨太,因为都是发生在你死我活杀红了眼的战场上,情有可原。我觉得外公最不应该杀的是王世高不忠的妻子和情人。男欢女爱,人世间最自然的事。最多教训一下,然后放他们一条生路,那样做了该多好。

 

相关博文链接: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http://blog.creaders.net/38YHB/user_blog_diary.php?did=88704

天上掉下来的东北小姨http://blog.creaders.net/38YHB/user_blog_diary.php?did=77135

浏览(18314) (0) 评论(9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12-14 14:02:20
peacejoy:

还有,计划好了的起码还有4个,都是小故事。写小故事容易。不过我都只是开了个头,突然有足够冲动了,就写下去,写完,然后发表在博客里。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2-12-13 04:32:51
外公和叶挺侧面满像。有更多的故事吗?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2-12-13 04:27:17
读完了,感觉外公是个义人,一条汉子。用现在的标准来议那个年代不大赞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4-29 22:41:03
芹泥:

谢谢你把我过去的博文也翻出来看。

家里这些故事从小就听父母舅舅们讲过,不觉得什么,老了一点一点写出来,才觉得真好像有点意思,有点文学性戏剧性。长春起义那一段有过电视剧了。90年代初,长春电视台拍过一个关于长春起义的电视剧叫《长夜春晓》,来昆明采访过母亲,电视剧里用的是母亲的真名。国内有个报纸也连载过一个小说,里面也是用母亲的真名。不过我认为写得都不好,那种文学加工还不如真实的本来的故事好。我现在就是借这个博客,慢慢地一个一个的把我知道的真实故事先写下来,先有个记录在说。不正式出什么作品,就是自己看,给博友们交流,我就感到很满足很高兴。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2-04-29 14:08:14
马黑,

一口气拜读你家祖孙三代的传奇故事,你(包括家人)的经历和文字都异常的精彩。我觉得你(家)的故事几乎不要什么演绎就是一个电影(视)剧本。地处云南那样一个神奇地方,又充斥着了彝族土司,穆斯林,马帮,土匪,国军,共军,贵族大小姐与穷回回轰轰烈烈的爱情,台儿庄战役,神秘的小姨, 等等等等那么多不同寻常的元素, 电视剧起码得有第三部第四部。
谢谢精彩故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5 18:33:55
谷语:

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论。有些朋友的评论不是认真的评论,我们也不要认真对待。我相信大多数朋友对你的留言的意思都非常明白理解,不会因为别人的评论而对你的留言的意思有丝毫的改变。

谷语春节好!
回复 | 0
作者:谷语草鸣 留言时间:2012-01-15 16:24:32
我需要解释一下我大伯和王震的关系,因为有网友疑质。我只能确定我的大伯在王震离开延安时或后成为他的部下。我从未见过大伯,关于他的事也是听家里长辈说得。
回复 | 0
作者:黑山老猫 留言时间:2012-01-14 06:57:07
马黑:
是不是和云南部队打过? 红军时期长征的时候好像有. 但在东北战场提过. 祖父在林彪手下干过很长时间, 因为都是双一出身. 关系较近.

家族是很有故事. 不过父母在, 不乱写. 以后考虑用小说或者什么其他的方式春秋笔法一下. 呵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3 22:51:36
老猫:

看来你的家族很有故事啊,讲讲给我们听听?说不定我外公和你祖父在战场上对打过。红军长征过云南时,外公的部队去围堵过。:=)
回复 | 0
作者:黑山老猫 留言时间:2012-01-13 10:05:29
哈哈哈. 好, 还是叫马黑吧. 曾祖父30年代就阵亡了. 祖父活到改革开放. 的确做派很梁山好汉.呵呵. 战争年代需要他们这样的"亡命之徒"或者炮灰吧. 和平年代天朝还是更需要祖英将军这样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3 08:58:45
老猫:

哈哈。别叫我大叔。朋友们叫我 “马大叔”, “马老”,“老前辈”,一把年纪的“糟老头子”,我心里真悲哀啊。这样叫下去,我会更老得快。就叫我马黑或者马黑兄好吗?这样我感觉自己不老,自我阿Q点,心里好过一点。

那家里的老前辈都是老红军了。那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好汉。知道了。
回复 | 0
作者:黑山老猫 留言时间:2012-01-12 15:59:16
俺的岁数? 得喊你马大叔了. 呵呵.

曾祖父和祖父都是江湖走镖的, 26/27年左右跟了共军的. 都没有什么文化. 仗着身上的功夫在刀口上活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2 15:37:59
黑山老猫:

哇,那你是军人世家了。向你家里的老军人前辈们致敬!
看起来你年纪不会太老,因为共军这边的历史就那么长。非常同意这个看法,共党杀共党很残酷,是共党历史上最丑陋最令人厌恶的一点。
回复 | 0
作者:黑山老猫 留言时间:2012-01-12 10:52:25
马黑: 刚看到你的回帖. 这万维的破系统. 很高兴我和马嫂意见一致. 我曾祖父和祖父也是军人出身, 不过是共党这头的. 呵呵. 对于打仗, 我祖父曾说过就是你死我活, 没什么悔不悔的, 一错神, 死的就是你了. 不过他对杀俘, 杀妇孺, 杀平民是极端反对的. 另外对共党残杀自己人极端反感. 说做了那样的事情你一辈子良心不安.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1 11:34:02
在水:

是啊,女生一般都不喜欢这类有血腥味的话题。不不过这些血腥暴力的故事中,确实也有人情人性的内容。这个故事我从14岁时就听过,留在记忆中,写这篇博文之前,只给很熟悉的朋友讲过。最后一个故事母亲的回忆里提到过。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2-01-10 23:23:20
马黑 一直对和军事有关的事不关心,看到你这篇文章的题目觉得可能是谈军事上的事,所以没进来读.今天看到后面那么多评论就溜进来看一眼,没想到像看电视剧一样有情节,也让人再理解战争,生命,忏悔等人生中的话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0 21:16:48
昭君:

外公在四川凉山金阳县的彝族姓是马黑。金阳县就在金沙江边,和云南的昭通地区就隔着金沙江。两边的彝族都有亲戚关系。外公大约十岁时,昭通地区一家和马黑家有亲戚关系的陇姓彝族土司没有了后人,财产可能会被官府没收,陇家就到金阳县找了外公,假称是陇家留在凉山的后人,外公就跟着陇家的人,过了金沙江到了云南去继承陇姓土司的土地。所以外公和母亲就变成姓陇。我有个舅舅,是母亲的堂弟,现在在乐山,就还是凉山彝族姓名字叫马黑古哈。

外公1955年到乐山,1977年过世。这期间一直是乐山负责文教卫生的副专员。老一点的在乐山文教卫生系统工作过的人对他应该有印象。我以后计划写篇博文《外公在乐山》。

父母快回来了吧?你母亲说乐山话? 我很熟悉乐山话。小舅小舅妈都会说乐山话。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2-01-10 17:54:33
马黑兄:
这两天开学了,忙得乱七八糟,这篇好文差点错过!!!外公真是侠骨柔肠的一条汉子!!!

记得你说你的博名是你母亲的姓(彝文马赫),那你外公的姓怎么又不同呢?如果不方便回答没关系,只是有点好奇而已。刚刚顺着链接又把前两篇回忆文章复习了一遍,才注意到你说过外公退役后就一直在乐山做管文教的副专员!我想我外公他们那一辈的亲戚应该都知道他---外公和他的兄姐们因为30年代参加上海地下党后来被捕后脱党的经历在文革中遭受冲击,之后一直都在乐山地区从事文教工作,比如乐山教育学院等地。下月我妈回来了一定要问问她。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0 13:38:00
公道话:

在令狐博客里给你留言了。既然开博客了,就要准备好不好听的话。我有精神准备。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2-01-10 11:36:11
又一篇好文。记得你的上一篇你被人冠予"民运份子"和"在台湾国民党外省人那打工"。这次可没见有人称你"五毛"。谢天谢地!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10 11:31:46
哈哈,侃侃说话太好玩了。
回复 | 0
作者:侃侃 留言时间:2012-01-10 10:29:47
嘿嘿,马黑兄,不是侃侃客气,而是觉得有点: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在下面交头接耳的意思。呵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09 22:51:08
侃侃:

我不会删你的留言。你的留言没有什么啊。不要客气。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09 22:48:55
远浦帆:

我不会删你的评论。谢谢理解。
回复 | 0
作者:侃侃 留言时间:2012-01-09 19:26:21
借马黑兄的宝地和汤安兄聊了两句,谢谢马黑兄。

可以删除侃侃的那个跟帖了,劳驾马黑兄。
回复 | 0
作者:远浦帆 留言时间:2012-01-09 17:37:26
马黑博,

抱歉打扰。别的不说了,完全理解你的看法(客观上也的确危害你的博客),请把本人的几个跟贴删掉。

So long.

汤安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09 17:32:39
乡华:

你说得太对了!同样地,有很多关于人生的名言哲理,小时候,我常常装深沉地引用,但只有到了今天,有了一定的生活积累后,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这些话的深刻。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1-09 17:26:41
远浦帆/汤安:

打住。到我的博客里来就评论我的博客。请不要评论其它的人和事。我不认为这个博客里有谁反华。同样的我也不看不出这里有谁是五毛(共党特务的意思?)。我年龄大了精力有限,有很多自己感兴趣的题目要花时间去写,同时还要工作,没有时间去关注卷入“反华”和“五毛”的争论。

谢谢!拜托!
回复 | 0
作者:远浦帆 留言时间:2012-01-09 16:53:01
谢谢侃兄,

海外网站也需要一定的操守准则和至少是光明垒落,至少能把根留住。可惜,万维管理者既无水平,也无胸襟,连事先保证的事项都做不到。完全躲在阴暗中怕见阳光。

兰冠云和德孤可以有万维技术人员的"特供"服务,导读也是不管多烂都得是它们。那么个滥博,出去旅游时还有万维提供的特别保护功能,百般呵护。这样护着反华者,打压另一方的把戏能吸引普通博主发博才怪。

好话不听,那只好看它笑话了。
回复 | 0
作者:侃侃 留言时间:2012-01-09 14:41:52
欢迎,远浦帆,汤安兄!

一些根本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在那里鼓吹民主,真是给民主抹黑!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