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018回国: 病中母亲 2018-07-28 22:37:06

2018回国: 病中母亲


有这样一个说法:医院是展现人真实本性的地方。就是说当亲人住院需要家人更多付出关心和照顾时,最能看出人的真实本性,这里说的主要是有义务和责任照顾住院病人的家人的本性。


医院同时也是可以看出住院病人自身本性的地方。人生病住院特别到了人生尽头,命悬一线,他们在神志清醒状态下各自的态度和言行大不相同。有句说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可情况并非都是如此。听说过也见过有的老人生病住院后,面临生命最后关头,变得小气吝啬怪异,或者脾气暴躁,给家属子女造成很大负担和困扰。


母亲住院后,在生命最后阶段表现出来的是人性的美好。


母亲乐观面对死亡


去年四月母亲体检就检查出一个叫癌胚抗原的指标较高,医生怀疑她有胃癌,要求做胃镜检查确诊,但母亲说我都快90岁的人了,检查出是胃癌又怎么样呢?我那么大年龄做手术是不可能的,所以就任其自然吧。母亲是对的。如果母亲去年检查出胃癌来,我们去年十月就不可能有那趟美好的贵州之行来实现她的愿望了。


同病房邻床的蔣老太比母亲大一岁,住院后每天都不断喊叫:“我很悲观,我不行了”等等的话。母亲看不起她,母亲私下对我说,说这些有什么用?什么悲观乐观的,人都会死,该面对时就得面对。


母亲一直拒绝插胃管。胃癌的生长堵塞了胃与小肠的通道。母亲越来越吃不下食物。营养越来越差,身体越来越弱。医生建议插胃管,以提高生存质量。母亲说她已经是个残缺的生命了,活到这个年龄非常满足,只求快速自然离开人世。我们都劝说母亲听从医生的意见插胃管,但母亲执意坚决,说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不要我们干预。最后当我和大妹从美国回到昆明,四个孩子齐齐来到她身边一起恳求她时,她才被说服同意插了胃管。


母亲住院近三个月中,只要还有一点精神,就一直保持对时政新闻的关注。


我在马黑家娃儿微信圈转发了一篇回忆文章,讲的是1981年华国锋乘专机从大连返回北京时,沿途空军部队接到的上级专机不按照专机保障的指示。一般专机必须按照专机保障,有时非专机也按专机保障。这次却非常奇怪地专机不按专机保障。所谓专机保障,就是沿途空军战斗飞行训练停止以避让专机,高炮部队炮手离开炮位,以保证专机飞行安全。华回到北京不久,就被宣布下台。小妹把这个微信念给母亲听,母亲评论说:“毛不应该指定党的接班人,应该是党内选出来才对。”


川普私人律师的住所和办公室被纽约联邦执法人员搜查的消息我从手机上看到后,马上告诉母亲,我说这在中国不可能吧?能想象中国执法机构,不经过习大大同意就搜查他身边亲信的家和办公室吗?母亲说:“司法就是应该这样。”


母亲插完胃管后,刚开始不适应,很不舒服,那一夜没有睡好觉。可第二天早上刚有些适应了,母亲就急着问我:“川普律师被搜查那事有什么进展?”



母亲关怀弱者,嫉恶如仇


对待弱者的态度,可以检验社会公平公正,同也是检验一个人真善美本性最重要的标尺。


母亲生病期间,家里的钟点工小宁,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参加村里组织的旅游团到厦门去旅游。按照合同,除了正常法定假日,其它因故请假是要扣钱的。小宁回来后,母亲专门嘱咐小妹,不要扣小宁的钱,那个月的工资全数发给了小宁。小宁很感激母亲,下班以后的休息时间也常到医院看望母亲。母亲插胃管那天下午她已经从我家下班,但还是过来和我们一起守护母亲。手术房间里,是她抢在前面把母亲抱起放到手术的台子上。小宁在我家与母亲相处了将近5年,与母亲很有感情。母亲过世在周末,周一小宁来上班得知母亲已经过世,嚎啕大哭。


邻床蒋老太太的护工小吴来自禄劝轿子雪山的雪山乡。蒋老太太病情危急时,小吴几乎整夜不能睡觉。小吴是每天160元的24小时看护。这样24小时的看护,照顾一般病情的病人还可以对付,因为夜里多少还是可以睡觉,但对于蒋老太那样夜里很折腾的病人,就非常辛苦。母亲同情小吴。蒋老太儿子女儿白天过来时,母亲每次都抢着告诉他们,小吴昨天一夜没有睡觉很辛苦,你们要让她白天休息一下。但是小吴只被允许在楼道里会客的地方稍微睡一会儿。蒋老太太过世后,我们把小吴留下来做母亲的看护。每天早上我们来到医院后,母亲总会催着小吴:赶紧回家休息去,你昨晚辛苦了。在母亲的安排下,我们白天去看望母亲时,都会让小吴回家休息5到6个小时。母亲过世后,付清了给她的全部工钱,她本该回家休息,但第二天还主动自愿专门过来和我们一起参加了处理母亲后事的整个过程。


蒋老太过世后,邻床住进一个比母亲年轻4岁,自称家住省委1号院的阿姨。这个阿姨带着从楚雄农村来的保姆。 这个保姆趁那位阿姨不在时,对母亲诉说,工钱太少。她每周工作7天,工资只是2000元,而我家的钟点工小宁每周工作五天,只是上午4个小时,工钱每月1600元,相差很大。当然这个保姆是住在这个阿姨家的,就算这样,工钱也是大大低于市价。保姆到医院变成看护后,晚上睡觉也不给保姆提供折叠床,就让她坐在沙发上睡觉。母亲非常生气,对我说:‘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家“。那个阿姨几次过来与母亲说话,母亲都不理她,可以感觉出母亲对她的厌恶。母亲一生都是这样: 对喜欢的人以诚相待笑脸相迎, 而对不喜欢的人,马上就脸上表现出来绝不掩饰。


母亲自爱自尊好强,一直坚持到生命最后一刻


姐姐说过,妈妈很清高。所谓清高,从另一个角度说,就是高度的自爱自尊好强。


母亲住院期间,开始大量吊打针水,上厕所时陪护的人要推着挂各种针水的架子跟母亲到厕所里,每次陪护的人把针水架子推进后,母亲都是请别人出去,一个人在厕所里方便。以后随着母亲病情发展,身体越来越虚弱,我们建议她就在病床旁边的简易马桶上解决算了,她不干,只要身体有一点点力气,就一定坚持走到厕所,自己独立整理干净。


母亲住院期间回家两次。每次回家都是用轮椅推着回去。第一次回家走到院子门口,母亲不愿意让别人看见她坐轮椅,坚持下来走,进了楼道的单元门也是自己坚持爬上四楼回家。母亲在我们那个院子是有名的健康老人,院里很多老人身体不如她,特别是腿脚比她差很多,她要尽最大可能保持自己的健康形象。


而第二次回家,母亲就下不了轮椅了,她坐在轮椅上,我和小宁把她抬上楼回家。


母亲体谅别人,为别人着想,始终怀有一颗感恩之心。


母亲住院期间,总在不断感谢身边照顾她的每一个人。


每次杨主任谢医生来查房过后走时,母亲总是要对她们连声说感谢!


来打针换针水的每个护士,临走时母亲也从来不忘说声感谢!


小妹是我家这次护理母亲工程的总指挥。母亲银行账户里的钱和家里的所有资源由她掌握安排,我们国外回来的人她负责接待,同时还要安排协调我们与看护小吴之间护理母亲的工作。母亲这样对小妹说过好几次:“财政如何,够用吗?美国回来那么多人,你要接待他们安排他们吃住,你辛苦了!谢谢你了!”


堂妹李波每天下午下班后,都会来医院看望护理母亲。每次她来母亲总是催着她快回家吃饭休息,还让她把别人来看望她时送的东西带走。


大姐来看望母亲,母亲也总是催她早走回去照顾姐夫,也会告诉她,柜子里还有别人送的水果牛奶,你拿些回去吧。好几次姐姐到柜子里看,并没有她说的东西。老妈开始头脑昏了,但总还想着给来看望照顾她的人一点东西。


大妹回昆看护母亲近一个月 刚刚返回美国,又接到了母亲病重的消息,定下6月14号再次回国看望母亲的飞机票。母亲听说后要小妹转告她,已经看过一次了,不用再来了,劳民伤财的。




相关链接:



· 2018回国:诡异折返的南航CZ327

· 2018回国:龙行随雨母亲上路

· 2018回国:离别


浏览(3480) (41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