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018回国:点滴感受(完) 2018-08-20 20:58:17

2018回国:点滴感受(完)


母亲走了。


人老了,走向人生的终点,那是多么自然的事。这样的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据说全球平均每天有172800人往生。母亲的过世,只是2018年6月8号那天,世界上发生的十几万个往生事件中的一件。


对医院来说,对杨主任谢医生她们来说,这是她们日常工作的一个部分一个过程,她们见的太多了。


2018年6月8号晚上母亲过世,第二天6月9号早上,太阳照常升起,地球照样转动,世间生活一切照常。


可对我来说,这是人生的一个里程碑,从此没有了母亲,人生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18岁时有人对我这样讲过:对一个男人来说,世界上对你最亲对你最好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母亲而另一个是老婆。而今母亲已经去,只剩下了老婆,人生有了一个巨大的遗失。


母亲离世之后,对世界的感觉都变了样。从此,每天下午5点不用再打电话;从此,回国不用直奔昆明;从此,故国故土更加远离,从此,中国无家可归。


家里钟点工小宁的母亲两年前在老家村子过世后,她再也没有回去过那个距离昆明很近的老家村子,她说回去心酸。我如果再回昆明去,说实在的都不想回家去住。那个没有了母亲的家已经不是家了,从小长大的那个父母建立的家已经随着母亲的离去而不复存在。


母亲的老年生活,基本上除了这次住院最后20天,大部分时间里生活质量都是高的,想到这点心中释然。


母亲在院子里在同龄人中,一直是健康老人。她的各个器官都非常健康,听力,牙齿,视力,心肺,肾脏,肝脏,腿脚四肢关节的灵活性和力量,都高于一般同龄人的水平。她经常抱怨的身体毛病是血压低,可没有想到她活到89岁,最后致命的病是之前根本没有发现的胃癌。胃癌从开始怀疑到确诊一年时间都不到,这段时间母亲身体没有大碍,而从确诊到病情恶化过世不到三个月。这点很像父亲的情况,父亲老年时大的毛病只是糖尿病,79岁时突然发现肺癌,从发现到过世也是几个月的时间。


有时会想当初我们四个孩子极力劝说母亲插上胃管到底对不对?母亲本来不想插胃管,她想速速离去,因为我们的坚持,她被插了胃管,跟着再插上尿管,腹水引流管,加上最早就有的肩上针水点滴用的静脉注射管,浑身都是管子。母亲开始对插胃管还会表示自己意见,到了插尿管,腹水引流管时,病情加重身体虚弱,已经无力表示自己意见,而是任凭医生去做。母亲过世前曾经有短暂的回光返照,有一天早上突然头脑清醒精神起来,她从床上做起来,突然对我们说:“我要吃早餐了,给我做早餐吃啊。”。她已经好几天吃不下东西,完全依靠胃管输液,让她试试,什么也吃不下。她又说扶我下床,我要去厕所方便,她忘记那时她已经浑身插满管子,根本不可能去厕所。插胃管的确延长了她的生命,刚插上胃管明显感觉脸色转好,有了精神。但好景不长,大约10天后,情况又开始恶化,最后20天其实是痛苦的。胃管输入的营养液一方面增加了营养体力,另一方面应该也加速了癌细胞的生长和扩散。我在想如果当初按照母亲的愿望不插胃管,母亲病床上最后的那段时光会不会少些痛苦?


母亲晚年一直期盼的就是能够快速有尊严地离开人世。母亲常提到马曜过世的故事。马曜是云南的一个著名学者,担任过云南民族学院院长。马曜95岁过世,过世那天晚上他一切正常。他先是嘱咐小保姆给他去煮牛奶。小保姆煮好牛奶端进屋给他喝,他躺在床上不动,小保姆喊他“爷爷爷爷,喝牛奶啦”, 他没有答应,到床边一摸他,发现不对劲,赶紧叫她夫人,进来看已经没有气息了。从生到死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没有一点痛苦。母亲没有能够实现她理想的马曜那样的离世过程。


母亲晚年一直坚持锻炼身体,她说她尽最大努力保持自理能力,有一份自尊。可这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一直以为自理能力的关键是腿脚。腿脚好可以行动,就有了自理能力。可当胃被癌症侵袭破坏丧失功能后,因为没有了营养,身体极度虚弱,平时锻炼得多强健的腿脚也会软弱无力不能站立行走。最后还是没有了自尊,大小便要在床上解决,离不开别人的护理。锻炼身体确实只与生命的质量有关,而与生命的长度无关,



我在北京读书时的一个老师生病住院后,她女儿严格控制去看望他的人,所有想去看望他的人必须经过她女儿同意。我听到后觉得很奇怪。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有体会。母亲病重期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亲朋好友得知消息来看她,凡是有人来看她,我总是从心里盼望他们快走。母亲在生命垂危之际,不能说话,痛苦之中,真不喜欢把她那时的境况展示给外人。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至亲陪在身旁就好。


我是没有宗教的人,母亲也没有宗教,但这次陪护母亲的经历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为什么人类需要宗教。母亲病重加剧痛苦之时,医生无能为力,我们更做不了什么,那时真想念叨点什么经,不管是佛经可兰经圣经还是道经,来祈求万能者帮忙减轻母亲的痛苦。


母亲邻床蒋老太过世那晚,我发现守在病床前的子女们都没有悲伤之感,当时有点诧异。以后轮到自己去感受了才明白原因。当母亲过世的那一刻,我也没有悲伤感,心里先是震惊,一个有生命的人就在一霎那转化为无生命体,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母亲永远不存在了。然后有为母亲感到解脱的感觉,好了好了不再受苦了。再以后就是后事处理。只是回到家中,看到母亲的房间,整理母亲的遗物,夜里醒来,心中悲伤才一阵阵强烈来袭。


最近看到一篇回忆赵紫阳生命最后时刻的文章,文中提到,赵病床上临终前,子女都守候在旁,他闭着的眼睛里突然泪如泉涌。儿女们马上跪倒在床前大哭。母亲临终前没有任何眼泪,只是紧闭双眼,肺炎高烧使她昏迷,咳不出来的积痰让她痛苦。母亲过世后我一直在想的是,母亲在生命最后那几个小时或者几分钟里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她会有离开这个世界离开我们的悲伤吗?如果她有,并且向我们表现出来,像赵紫阳那样泪如泉涌,那我们该会多么痛苦。我的结论是,母亲应该没有任何悲伤,她那时在生命线上挣扎,完全顾不上任何其它事。


母亲已经过世两个多月。不管怎么说她是高寿了,在我家父母两边的家族中,都没有人活到她这个年龄。身边还有不少朋友早就没有母亲了。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一直活到近90岁,我们之间有那么多交流,我享受母爱很长时间,想到此只有感恩。




相关链接:



· 2018回国: 堂妹艾: 握手一長嘆, 淚

· 2018回国:医院见闻

· 2018回国:巧合多多

· 2018回国: 母亲与她的孙辈们

· 2018回国: 母亲病中说

· 2018回国: 病中母亲

· 2018回国:诡异折返的南航CZ327

· 2018回国:龙行随雨母亲上路

· 2018回国:离别



浏览(8384) (12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