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运生的博客  
文化、哲学、诗学、文学  
        http://blog.creaders.net/u/1195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彭运生谈艺录(94) 2017-08-18 15:58:46


彭运生谈艺录(94)


诗中有画

把诗的意思变成一幅画,这或许是“诗中有画”的基本含义。

“长河落日圆”,这是王维的名句,可以把此诗句画成一幅画吗?好像是毫无问题。但是且慢。作为画家,你怎样区分落日和朝日?你怎样确保那些看画者相信自己在画中看到的是落日?任何画家按照常规都会把日头画成圆圆的,而极少有诗人去指出日头的圆,诗人打破常规提及的圆和画家按照常规画成的圆,这两个圆是一回事吗?《红楼梦》中的香菱感觉不寻常的,正就是诗句中的那个“圆”。

“日暮天无云”,这是陶渊明的名句。“日暮天”当然可以变成画的内容,“无云”能吗?我们能画出云,却无法画出“无云”,天空中什么都不画,那也并不就是“无云”,而陶渊明此名句之所以是名句,关键在于这个“无云”,没有这个“无云”,孤零零的“日暮天”就没有意思了。诗句中至关紧要的“无云”却让任何高明的画家一筹莫展。

“雨中山果落”,这是王维的名句,把这句诗转化为一幅画,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吗?一枚山果正从枝条上彻底脱落,一个雨点击打到这枚山果上——这是“雨中山果落”的一种可能的情形,也是最能让人惊叹的情形,更是画家最难以画出的情形,或许是任何画家都不可能画出的情形。

或许,一切有言外之意的诗句都是本质上不可能被转化为一幅画的。

与“诗中有画”相对的“画中有诗”,则是容易理解的:它是这样的画,其中的事物之间的关系是明显的,直接形成各种语句,只不过是所谓“无声的语句”。譬如八大山人的一幅画,画中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下部有一个凹槽,可以供一只鸟栖身,而且真的有那么一只鸟,石头的顶部也站立着一只同类的鸟,上方的鸟眼睛盯着下面的凹槽,提防着下方的鸟的入侵;凹槽里的鸟眼睛看着上方,提防着上方的鸟的入侵。这两只鸟都在提防着对方,却忘记了各自的危险——上方的鸟不去提防来自天空的袭击,凹槽里的鸟不去提防来自地面的袭击。这样的画让人回味不已,因为其中有言外之意。不妨认为这是杰出的诗的一个类型,因为这种画,据我极有限的了解,在整个绘画史中是极小的一部分。





浏览(7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彭运生谈艺录(93) 2017-08-16 16:10:42


彭运生谈艺录(93)


言外之意与理由充足

天才作品的唯一根本特性是有言外之意,而言外之意的实质是“理由充足”意味。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是杜牧的名句,“一骑”的意思是一人一马。“妃子笑”是由“一骑红尘”引起的,后者是原因,前者是结果,但这样的因果关系只是妃子之外的其他人所看出的因果关系,妃子笑,其真正的原因,是“只有妃子本人才知道一种真相”——卷起“红尘”的那“一骑”是送“荔枝”而来的。总之,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真相,而知道真相的人(譬如“妃子”)会因为自己知道真相而快乐——“笑”。“知道真相”有两方面的价值。任何杰作中对一个事物的肯定(或否定),都会内在地提供两条以上的理由。这就是所谓“理由充足”。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是苏东坡的名句,江水变温暖,鸭子是第一个知道的,鸭子是江水温度变化问题的权威。想要成为第一名(权威),鸭子首先必须经常性地与江水接触;其次,鸭子最终成为江水温度变化方面的权威,还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让自己长期地浸泡在寒冷的江水中。

“雨中春树万人家”,这是王维的名句,“家”是房屋。“雨”可以解决人的饮水问题,“树”也有益于人的生存,“春”给人带来温暖,总之,人首先是大自然的宠儿;不过,雨带来饮用水的同时,也可以把人淋湿,以至于让人生病,但人有创造性,人凭自己的创造性而造出房屋,克服了雨的侵害。人是大自然的宠儿,人本身也有了不起的创造性。“人”受到两个方面的肯定。

“晨钟云外湿”,这是杜甫的名句。早晨的时候,一个人听到了钟声,抬头望了一望,终于做了一个推断:云外有一口被淋湿了的钟。做出推断不是轻而易举的,这个人做出这一推断,首先,他必须有功能正常的耳朵——能听到钟声,还必须有功能正常的眼睛——能看见云;其次,他还必须有相当丰富的知识:钟声响起的地方必定有一口钟、被水淋湿了的钟发出的声音与没被淋湿的钟发出的声音不同;还有,他必须有推理能力——既然云外某个地方想起了某种特殊的钟声,那一定是因为那里有一口被淋湿了的钟,总之,“晨钟云外湿”。从三个大的方面对“做出推断”的价值进行暗示,这是“理由充足”的加强版了。





浏览(1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彭运生谈艺录(92) 2017-08-14 16:06:55


彭运生谈艺录(92)

 

禅意是若有若无的因果关系

“雨中山果落”,这是王维的名句。现在正在下雨,山中树上的果子掉落了。果子掉落和下雨有什么关系?下雨是原因,果子掉落是结果?要是不下雨,果子就不掉落了吗?另一方面,下雨时,雨点给果子一个向下的冲击,雨点沾到果子身上也会增加果子掉落的可能性。总之,如果说下雨和果子掉落二者间有因果关系,那也只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因果关系。把“雨”和“山果落”只是并列起来,让某种因果关系时隐时现,艺术魅力自然涌现了。

“木末芙蓉花,深山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这是王维的《辛夷坞》。“涧户寂无人”与芙蓉花的“纷纷开且落”,二者间有因果关系吗?如果“涧户”里不是“无人”,而是有人,这些芙蓉花难道就不会“纷纷开且落”了?不至于吧。不过,如果“涧户”的有人,真的有可能没等芙蓉花开,那些枝条有可能已经被人折断了;没等这些芙蓉花自然凋落,它们已经被人摘掉了。总之,这里的因果关系也是若有若无的。

“长河落日圆”,这是王维的名句。“长河”与“落日”是什么样的关系?落日的存在是我们看见河的长的原因吗?河的长短难道不是一种所谓客观存在吗?当然是。不过,由落日来象征的明亮度对于我们看清河的长确实是必要的,如果世界处在永恒的黑暗之中,我们的语言中大概就不会有“长”这个词语了。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这被认为是所谓禅的境界,也就是有禅味,有禅意。历代有人指出王维的一些诗充满禅意。现在,我们似乎可以这么说:所谓禅意,指的就是那种若有若无的因果关系。“空山无人”是“水流花开”的若有若无的原因。




浏览(31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7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