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运生的博客  
文化、哲学、诗学、文学  
        http://blog.creaders.net/u/1195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文化沉思录(72) 2017-03-24 16:24:34


文化沉思录(72)


中国的大型庆典,搞的是人海战术,庆典中的个人只有在出差错的时候,也就是没有与集体协调一致的时候,才能引起观众的注意。

在中国文化那里,个体的突出意味着群体的损失。


造物主不想让人类社会风平浪静,就给了每个男人两个睾丸,否则,就会只给一个。像希特勒这样的战争狂人,或许有三个睾丸。


二十世纪的中国经历过两次美学热——这是世界历史上不曾有过的现象。不过,美学本身没有从中受益。

中国文化喜爱的不是真理,而是热闹、一窝蜂。

 

下象棋是常人的说法,意思是:拈起象棋子,再把它放到另一个地方。对于象棋高手来说,下象棋的实质是:想出方案、实施方案、随时修改方案。

进攻是象棋的灵魂,有的人善于防守,但没有猛烈的进攻,就不会有精彩的防守。

 

中国象棋以擒杀敌方将帅为胜利。将帅本身几乎没有战斗力,却占据了中心位置,更是需要全力保护的对象,所谓丢车保帅是也。这折射了中国古人对于现实的清醒认识。中国象棋唯一让人难以理解的规定是:这样的将帅一旦被擒杀,为什么就算我们输了棋?丧失了这样的将帅,我们有什么真的损失?

中国象棋的发明者没有把皇帝拉进棋盘,否则,中国象棋会是被禁止的游戏。

 

象棋与围棋,在精神气质上相去十万八千里。

围棋追求的是抢占地盘,象棋手则像是游牧民族,更像是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勇士。一个高水平的象棋手,既不抢占地盘,也不追求吃光对手的兵力,而只想搞一搞斩首行动——他不惜一切代价、想出一切计谋,去擒杀敌方的将帅。

围棋是古代的侵略战争,象棋则是今天的高科技战争。围棋是人海战争,象棋则是人数有限的、多兵种合作的立体战争。

 

喜怒不形于色,这难以做到。喜悦比愤怒更难以控制。

观棋不语真君子,更难的,不是观棋不语,而是赢棋不语。

赢了棋的人,总要在语言上再赢一回。一个人赢的越多,话就越多,硬是闭嘴三分钟,就会有笑声迸发,如离弦之箭。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百折不挠,是输得起的典范。我至今不知道,称得上赢得起的人是谁。

轻浮是一种病,是胜利过敏症。

 

我的身体欠佳,下棋下到第四盘,就注意力不集中,棋友老杨就开始得便宜。不曾想,老杨说:谁的水平也不见得比别人高,谁发挥得好谁就赢。

我说:不是谁发挥得好谁就赢,而是谁注意力不集中谁就输。

身体不健康的人更容易知道真相。

 

李白平生的理想,是“急流勇退”——一旦建立了伟大功勋,就隐居起来。

街头象棋对弈,有的人走出了妙招,或者自以为走出了妙招,赶在他开始用嘴自吹自擂之前,他的两只手却已经兴奋了起来——每一只手插进另一只手的袖子里去。这两只手认为是自己立功了,于是以轰轰烈烈的方式隐藏起来。

 

一个人有丰富的知识,说汉语的人就说这个人有学问。学指的是学习书本,问指的是向别人请教。学和问原本都是获得知识的途径,汉语词语学问却成了知识本身。思考才是一切知识的唯一源泉。

中国人对自己的族谱有特殊的兴趣,此兴趣指向的是自己家族的源头,但中国人对知识的源头不闻不问。


造物主的宠儿似乎是女人,不是男人。

女人更容易获得快乐,对现实世界更容易认同,理所当然似的让自己去适应现实世界。

 

张三:人类的寿命太短,要是能活一千年,就能发现不少真理。

李四:不然。看一看科学史就知道,科学上那些重大的发现,基本上都是人们在五十岁之前完成的。

孔子自称“五十而知天命”,过了五十岁,孔子也没有认识上的重大进步了。

 








浏览(3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彭运生解《红楼梦》(1) 2017-03-23 16:15:29


彭运生解《红楼梦》(1)


像《红楼梦》这类被称之为“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外表上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贴得太近,以至于人们觉得自己有权从所谓人之常情出发,对文学作品谈说不休:这部作品的思想如何如何、某某人物形象的性格怎样怎样、某某人物形象对应于现实中(历史上)的某某人,等等。如果禁止谈论思想性、人物性格以及历史考证这些话题,今天的文学研究专家们,对于文学作品差不多就只好闭口了。

作者对于《红楼梦》一书的宏观把握是:《红楼梦》由一系列“精彩的小片段”构成其艺术价值,这些小片段相互独立。

本书只研究一个个这样的“精彩小片段”。在我看来,思想性、人物性格以及历史考证等,都同科学的文学研究无关。科学的文学研究只是对于文学作品之艺术性的研究。伟大的文学作品自有深邃的东西在其中,科学的文学研究(批评)仅只是揭示出这个深邃的东西——宇宙间的不朽者、亦即人性。“艺术性”是人性在艺术品中的存在。

 

一、甄士隐出家

《红楼梦》第一回末尾处写甄士隐出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

甄士隐为什么要出家?只相信常识的人会从书中找来这样的答案:1、唯一的女儿英莲丢失了;2、房屋毁于火灾;3、因为“近来水旱不收,鼠盗蜂起……官兵剿难,难以安身”,所以,“到田庄上去安身”就不可能了;4、甄士隐“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不料岳父刻薄奸诈,总之是“投人不着,心中未免悔恨”。

相信常识的人至此会说:甄士隐之所以出家,是因为他连遭不幸。相信常识的人还会认为:出家是人们面对悲惨命运时的一种选择,而且是不可取的选择。

但出家对于甄士隐来说,真地是消极的选择吗?实际上,小说倒是暗示:出家的原因不是一个人在现实世界中遭遇不幸,而在于他有“宿慧”、在于他有“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的禀性、在于他原来就是“神仙一流人品”。换言之,对于真正的“出家人”,通常所言“出家”只是一件外衣,只是天生的出家人在红尘为自己办理的一道手续。我们没有权力同情甄士隐出家的结局,因为甄士隐乃是“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这是什么样的洒脱与快乐?

甄士隐是“出世倾向”这一人性的象征,对于甄士隐来说,“出家”是唯一的终极归宿,甄士隐所应当做的,是证明“出家”的必然性和价值。结果是:用命运方面的连遭不幸来表明尘世不再值得留恋、用“甄士隐具有宿慧和神仙一流人品”来暗示出家不是任何人能轻易获得的归宿。

更深入地说则是:甄士隐因为最终想要出家,就首先让自己连遭不幸以为借口。李白的两句诗可以作证:“徘徊六合(指宇宙)无相知,飘若浮云且西去”——因为普天之下遇不上一个“相知”,所以就“飘若浮云且西去”,这同甄士隐故事一样,连“飘”字也出现了。“徘徊六合无相知”不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总结、不可能是统计学上的结论,我们仿佛出于某种天性似地不用“是否属实”来质疑它,相反,我们看上第一眼就认为这是好诗;另一方面,在我们面对小说时,我们容易联想到现实生活,最伟大的叙事作品也很难像诗那样显示出自己的神秘性。

 

二、贾雨村所述甄府“学生”

第二回写贾雨村讲述自己在甄府当塾师时遇到的“一个学生”。这个小男孩一系列的关于“女儿”(即少女或女童)所说的话让我们惊异。其实,此“学生”象征了作为人性之一种的“对于少女的热爱”。“学生”的那些话实质上是从各个方面暗中论证了“少女”的重要性或价值:1、“必得两个女儿伴着我读书,我方能认得字,心里也明白;不然我自己心里糊涂”——“女儿”有助于我们的记性;2、“学生”平时是“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但只要是“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竟又变了一个”——“女儿”可以让人脱离野蛮状态;3、“每(被父亲)打的吃疼不过时,他便‘姐姐’、‘妹妹’乱叫起来,……他说:‘急疼之时,只叫姐姐妹妹字样,或可解疼也未可知,因叫了一声,便果觉不疼了,遂得了秘法:每疼痛之极,便连叫姐妹起来了’”——“女儿”乃是特效而应急的止痛药。

用各种理由来暗中证明某种感情(目的或欲望)的合理性,也就是“内在的雄辩”,乃是本书作者所言“艺术性”的主要内容。

 

 





浏览(41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文化沉思录(71) 2017-03-23 16:03:58


文化沉思录(71)


中国象棋里的兵(卒),战斗力相对来说是最小的。战斗力最小的不就是最没有价值的,而是有可能完全相反。这取决于你怎样使用它。用兵(卒)来做诱饵,乃是最有效的诱饵,用战斗力强大的车、马、炮做诱饵,总是会引起对手的高度警惕。

强将手下无弱兵,这是中国格言。现在,我做出这样的理解:强将之所以强,是因为他能把弱兵巧妙地加以使用,被巧妙地加以使用的弱兵就不再是弱兵。

 

中国象棋对弈,一方对对方的将帅构成了威胁,就必须说一声:“将军”,意思是:你方统帅正在危险中,不采取有效措施就要完蛋了。

这似乎折射出了某种古老的军事伦理。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西方有类似的战争伦理:任何一方都不得暗杀对方的统帅。

这样的战争伦理,已是美好的传说,今天盛行的,是所谓“斩首行动”。

 

甲方的将帅被乙方按规则擒杀,则甲方输掉这盘棋。这是中国象棋的基本规定。象棋搏杀的最高目的是擒杀对方将帅,这本应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玩象棋的庸才却只对消灭对方的兵力感兴趣,这是对目标的偏离。两个庸才对垒,总是不能扣人心弦。丢卒保车、丢车保帅,象棋方面的这些术语都是消极意味的,真正扣人心弦的是弃子攻杀——攻杀的对象是对方的将帅。为了目的而付出的代价越是惨重,则比赛的观赏价值越高。

庸才千方百计地保存自己的实力,高手高瞻远瞩地去牺牲自己的实力。

 

中国象棋开局时的布局,有丰富的意味。战斗力最弱小的兵卒处在第一线,紧跟兵卒之后的是两门炮。两个卫士紧贴着统帅,卫士的外层是既能抵挡又能出击的两只大象。车和马是既能守卫又能远程进攻的两种力量,因为车的力量比马更为强大,所以,车离统帅更远,目的是更有效地保卫统帅。

象棋比赛的根本精神,消极地说,是保卫自己的统帅;积极地说,是擒杀对方的统帅。

中国象棋暗含了反对“有仗就打、能攻就攻”的原则。马和炮,二者的战斗力差不多,一开局,你就可以用自己的炮消灭对方的马,对方则可以用自己的车吃掉你这门炮,而且趁机出了车,从而能更早地发挥车巨大的战斗力。总之,一开局就用炮打马,这就是有仗就打、能攻就攻击,被认为是幼稚的做法,因为一时的痛快马上给你的全局造成一些被动。军事智慧在中国历史上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充分发展了起来。我以为是一位杰出的军事统帅发明了中国象棋。

 

中国象棋高手,与其说是善于取胜的人,不如说是善于主动牺牲的人。更激动人心的不是消灭对方的子力,而是主动牺牲自己的子力。最伟大的胜利不是把对方的子力给吃光,而是在对方子力基本上完整无缺的情况下擒杀对方的将帅。

 

我从中国象棋对弈中发现了一条原理,称之为“中国象棋彭氏定理”:进入残局,你剩下的兵(卒)的多少决定结局——一个兵是赢,两个兵是和,三个兵是输。这与常人的想法相反。

兵(卒)越多,你越是分心,你进军的速度就越是慢。只有一个兵(卒)的时候,你才能目标明确、一心一意。或许,真正的强大,就是目标明确和一心一意。

 





浏览(6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