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运生的博客  
文化、哲学、诗学、文学  
我的网络日志
《红楼梦》解(17) 2018-11-18 15:57:13


《红楼梦》解(17)


“一面说,一面又至一间房前,只见炕上有个纺车,宝玉又问小厮们:‘这又是什么?’小厮们又告诉他原委,宝玉听说,便上来拧转作耍,自为有趣,只见一个约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别动坏了!’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手,陪笑说道:‘我因为没有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那丫头道:‘你们那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看。’秦钟暗拉宝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宝玉一把推开,笑道:‘该死的!再胡说,我就打了。’说着,只见那丫头纺起线来。宝玉正要说话时,只听那边老婆子叫道:‘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听见,丢下纺车,一径去了……外面旺儿预备下赏封,赏了本村主人,庄妇等来叩赏,凤姐并不在意,宝玉却留心看时,内中并无二丫头,一时上了车,出来走不多远,只见迎头二丫头怀里抱着他的小兄弟,同着几个小女孩子说笑而来。宝玉恨不得跟了他去,料是众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争奈车轻马快,一时展眼无踪”。(第十五回)

对于“宝玉”来说,这个世界首先是美好的:他可以有“纺车”“拧转作耍”,并且从中感觉到“有趣”;其次,有直率而泼辣的“二丫头”能够激发他与之“说话”的欲望,让他“恨不得跟了他(指二丫头)去”。

对于宝玉来说,这个世界也是可恶的:自己手下的“众小厮”会本能似的粗暴对待宝玉自己没有表现出对之反感的人——二丫头;对自己友好的“秦钟”也会不恰当地作出“该死的”“胡说”;其三,跟随自己的“众人”会阻止自己跟了二丫头而去这一愿望的实现;其四,“车轻马快”这类通常会被认为是优越的条件也会与人作对,让宝玉早早结束了自己对二丫头“以目相送”的快乐。

总之,这段文字中,“这个世界”既受到了隐秘的肯定又受到了隐秘的否定,因此,这也是一个天才悲剧。





浏览(5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红楼梦》解(16) 2018-11-16 16:14:59


《红楼梦》解(16)


“尤氏听了,又气又好笑,因向地下众人道:‘怪道人人都说这四丫头年轻糊涂,我只不信。你们听才一篇话,无原无故,又不知好歹,又没个轻重。虽然是小孩子的话,却又能寒人的心。’众嬷嬷笑道:‘姑娘年轻,奶奶自然要吃些亏的。’惜春冷笑道:‘我虽年轻,这话却不年轻。你们不看书不识几个字,所以都是些呆子,看着明白人,倒说我年轻糊涂。’尤氏道:‘你是状元榜眼探花,古今第一个才子,我们是糊涂人,不如你明白,何如?’惜春道:‘状元榜眼难道就没有糊涂的不成。可知他们也有不能了悟的。’尤氏笑道:‘你倒好。才是才子,这会子又作大和尚了,又讲起了悟来了。’惜春道:‘我不了悟,我也不舍得入画了。’尤氏道:‘可知你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道:‘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尤氏……今见惜春又说这句,因按捺不住,因问惜春道:‘怎么就带累了你了?你的丫头的不是,无故说我,我倒忍了这半日,你倒越发得了意,只管说这些话。你是千金万金的小姐,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即刻就叫人将入画带了过去!’说着,便赌气起身去了。惜春道:‘若果然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干净。’”(第七十四回)

“尤氏”最终生气了。让他人气急败坏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尤氏“又气又好笑”,也就是开始有些生气的时候,“众嬷嬷”就用“姑娘年轻,奶奶自然要吃些亏的”这样的话来劝解尤氏,尤氏的心情就可能平复下来;其次,让他人气急败坏还需要我们足够聪明——“惜春”的聪明表现为顺着对方的话,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你说我“年轻糊涂”,我就说你是“不看书不识几个字”的“呆子”;你不无讥刺地说我是“状元榜眼探花”,我就自高自大地说“状元榜眼难道就没有糊涂的不成”,等等等等。其三,让他人气急败坏的机会是难得的——惜春说出最后一番气人的话之前,尤氏已经“赌气起身去了”。

“让他人气急败坏(气死人)”受到了隐秘的肯定。

惜春在尤氏走后说出一番话,余音袅袅。





浏览(10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红楼梦》解(14) 2018-11-14 16:06:32


《红楼梦》解(14)


1、“鸳鸯闻知那边无故走了一个小厮,园内司棋又病重,要往外挪,心下料定是二人畏罪之故,‘生怕我说出来,方吓到这样。’因此自己反过意不去,指着来望候司棋,支出人去,反自己立身发誓,与司棋说:‘我告诉一个人,立刻现死现报!你只管放心养病,别白糟踏了小命儿。’司棋一把拉住,哭道:‘我的姐姐,咱们从小儿耳鬓厮磨,你不曾拿我当外人待,我也不敢怠慢了你。如今我一着走错,你若果然不告诉一个人,你就是我的亲娘一样,从此后我活一日是你给我一日,我的病好之后,把你立个长生牌位,我天天焚香礼拜,保佑你福寿双全,我若死了时,变驴变狗报答你。再俗语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过三二年,咱们都是要离这里的。俗语又说,‘浮萍尚有相逢日,人岂全无见面时。’倘或日后咱们又遇见了,那时我又怎么报你的德行。’一面说,一面哭。这一席话反把鸳鸯说的心酸,也哭起来了。”(第七十二回)

不是任何人都值得我们去哀求,“司棋”哀求的“鸳鸯”,既能影响司棋的命运,又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哀求他人需要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才能——司棋首先有语言方面的才能,这表现为“把鸳鸯说的心酸”的“一番话”;其次,司棋还有及时“哭”起来的才能。

“哀求他人”受到了隐秘的肯定。

 

2、“那王善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吧,别疯疯颠颠的。’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第七十四回)

愚蠢会给我们带来种种不良后果。因为愚蠢,“王善宝家的”自高自大,以为“众人”对“探春”的畏服,是因为他们“没眼力没胆量”,自己也就小看了探春的厉害,直到自己付出代价;因为愚蠢,王善宝家的想当然地以为一个“庶出”的“姑娘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愚蠢,王善宝家的感觉迟钝,误以为“探春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因为愚蠢,自己作为“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这样的身份,给王善宝家的带来的,不是自己“作脸”这一愿望的实现,反倒是走向了这一愿望的反面——丢脸。

“愚蠢”受到了隐秘的否定。





浏览(11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9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